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30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你口中的外人,想尽了办法在帮你和念笙争取抚养费!”

  “你那个男人呢?人家连个正经名分都不肯给你!念笙长这么大,他给过你一分钱吗?他算我哪门子的女婿?!”

  一番话骂得钟丽丽面红耳赤,抱着孩子讪讪地躲到里屋去了。

  倒是没舍得走,因为快到饭点了,村里又没有快餐店,不在她妈这里蹭一顿的话,她跟儿子晚上就要回去吃方便面了。

  谁也没有想到,钟丽丽会偷偷从沈秀芳的通话记录里找到了曹笙华现在用的电话号码……晚上吃完饭,钟丽丽说想回去把被单被罩洗一下,让沈秀芳帮她看会儿孩子。

  沈秀芳也不是头一回帮女儿带孩子了,曹念笙这孩子乖得很,可能是从小跟着母亲过惯了寄人篱下的生活,他到哪都很少哭闹,给他一张纸几根彩笔,他能一个人坐在那里玩半天,沈秀芳每次被女儿气得半死的时候,看着外孙乖巧懂事的样子,有多少气也都狠不下心了。

  只是,让沈秀芳没想到的是,女儿这一走,就再也没回来。

  晚上十点多,曹念笙在外婆这里洗完澡都打哈欠了,钟丽丽还没过来接他,这孩子离开妈妈就不肯睡,沈秀芳没办法,只能抱着孩子,打着手电筒去出租房找女儿。

  谁知房东说钟丽丽六点多回来,收拾了一个行李箱就走了。

  “她跟我说是在外面找了个工作,明天就要去上班,所以把孩子的东西收拾一下给你送过去。”房东也懵了。

  找个屁的工作!一定是去找曹笙华那个人渣了!

  沈秀芳气得一阵眩晕,差点抱着外孙一头栽倒在地上,吓得房东手忙脚乱把人给扶到了屋里。

  沈秀芳到底还是抱着外孙离开了,已经十点多了,人家房东明天一早也要去上工的,不过,临走的时候,沈秀芳请房东帮忙,把她给女儿租的那间房的门锁给撬开了,进去翻找了一会儿,果然钟丽丽把身份证和钱包都带走了,桌上还留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她要亲自去找曹笙华问个清楚,等她问清楚了就回来。

  最关键的当事人跑路了,谈判还怎么谈?唐新岚听到沈秀芳说钟丽丽连夜跑了,简直无语,碰到这种你想帮她维权,她还嫌你们多管闲事破坏他们夫妻感情的奇葩,再牛逼的律师也搞不定好吗?

  唐新岚只能说幸好他们还没来得及出发去县妇联,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长微信,以书面形式把这件事情跟薛律师解释了一下,又郑重道了歉。

  没办法,这么羞耻的事情,让她打电话去解释,她根本说不出口!

  没想到薛律师还挺淡定的,回复说这种事情她们打离婚官司也经常遇到,让她这边有需要再给她打电话。

  不过,这一次,对方估计是要收费了。

  只是,让唐新岚没有想到的是,她和沈秀芳等来的不是钟丽丽和渣男的撕逼大战,而是交警部门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钟丽丽家属吗?这里是**县交警大队,昨天凌晨一点,在我县沈家渡与省道交叉口发生了一起交通事故……”

  沈秀芳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折磨了她半辈子的孽障,最后留给她的,竟然是一副被撞得支离破碎、几乎看不出人样儿的尸体!

  钟丽丽太想去找曹笙华了,拿到了他的手机号码之后,她甚至连一晚上都不想再等,连夜步行去镇上,花两百块钱找了一辆面包车送她去省城。

  没想到车子开到沈家渡的时候,和对面一辆醉酒驾驶的越野车撞倒了一起,因为对方是压线撞过来的,正好撞到了面包车后排,前面的驾驶员侥幸逃过一劫,只是胳膊骨折,身上多处擦伤,可是,坐在后排的钟丽丽却被越野车重重压在下面,等到交警叫了吊车把越野车移开的时候,被压在下面的钟丽丽,已经看不出人形了……

第231章

  钟丽丽的死,让沈秀芳的精神受到了极大刺激,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继续上课了,唐新岚请金芸芸帮忙,让她男人在镇上帮忙找了另一个退休老师来代班,她和章家卉两个人开着章家卉的车,忙了好几天,帮着沈秀芳办好了钟丽丽的身后事。

  因为肇事司机是醉酒驾驶,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但是后续赔偿没那么快,唐新岚她们就先送沈秀芳回村了——钟丽丽虽然没了,但毕竟还有个外孙,这孩子也是沈老师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只是,一想到女儿是为了去找那个渣男才出了车祸的,这下子沈老师可以说是把曹笙华给恨到了骨子里!现在晚托班有老师代课,她自己抱着孩子去了县妇联,带着县里以前给她颁发的优秀教师荣誉证书,请妇联出面,无论如何,就算没办法让曹笙华这个狗东西判刑,她也一定要狠狠从他身上撕下一块肉来!

  这种人,满嘴情情爱爱,其实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利益,不然也不会为了生意主动打电话给沈秀芳寻求私了了。

  妇联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关注这个新闻,没办法,事情闹的太大了,虽然二中因为当年处置及时没有被舆论风暴扫到,但省台的记者可一直都在关注这件事的后续处理,现在看到沈秀芳抱着孩子来求助,妇联主席暗暗松了一口气,太好了!愿意来找他们求援,就说明人民群众还是信任他们妇联的,最起码不会被媒体喷他们失职了……

  都不需要沈秀芳主动提,妇联就火速帮她联系到了对口援助妇联的律师,担心口说无凭,还特意打电话给省台晚间新闻,联系上了一直跟踪报道这件事的记者,以县妇联的名义请记者来做见证,可见妇联这段时间的压力是真的很大了。

  不过,妇联的压力再大,那也没有曹笙华的压力大。

  退了那些闹事的家长们剩下的课时费之后,他之前攒下来的积蓄和卖车的钱几乎全花光了,不过,好在妻子乐乐手里还有一笔钱——这也是他顶着压力也要去找沈秀芳“和解”的主要原因,他打算把手头剩下的最后一点钱拿去,让沈秀芳这个老东西赶紧带着那个晦气的小东西有多远滚多远。

  至于他们一家?有乐乐手里之前攒下来的几十万,再卖现在住的这套房子,换个偏僻点的地方,到时候找个合伙人,以对方的名义重新创业,也不是什么难事,反正现在国内兴趣班的需求量那么大,只要这回能顺利脱身,他就不信不能东山再起!

  当着妇联的面,曹笙华可怜兮兮地把自己的账户余额给对方看了,又答应把剩下的钱全部补偿给他的儿子,这幅主动认错的样子,倒是让妇联的人暗暗松了一口气。

  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钟丽丽的死说起来都是她自己作的,曹笙华有道德瑕疵,却没有任何法律责任,妇联只能劝沈秀芳尽可能的为了孩子着想,接受曹笙华的抚养费补偿……

  解决了最后一件事,曹笙华几乎是一身轻松地坐上了回家的出租车,他决定回去就把房子挂中介赶紧卖掉,然后带着乐乐和孩子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然而,曹笙华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当他回到家,等待他的,不是娇妻爱子,而是一帮正在搬家的壮汉……

  “你们在干什么?这是我家!你们走错门了吧?”曹笙华慌忙拦住了一个正在往外搬电脑的人,试图把他的电脑抢回来。

  “什么走错门?我认得你!你就是那个把自己学生肚子搞大又不肯负责的人渣吧?呸!就你这种人还好意思当老师?”

  “哈哈~什么锅配什么盖,他那个小三老婆也不是个好东西!”

  “实话告诉你,你这个房子你老婆已经抵押给我们老板了,还有房子里的电器家具也都卖了,你丫的不是为了这个小三,老婆孩子都不要了吗?这就是报应哈哈!”

  “什么?!”曹笙华瞬间瞪大了眼睛。

  片刻之后,他仿佛突然惊醒,颤抖着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乐乐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再去看微信,微信也被拉黑了,曹笙华不死心地打开了扣扣,他有一个私密的扣扣号,是以前和乐乐刚在一起的时候,为了躲着钟丽丽翻他聊天记录特意开的一个小号,里面只有乐乐一个好友。

  曹笙华输入密码,打开这个小号,看到了妻子乐乐在对话框里给他的留言——

  笙哥,对不起!我带着轩轩走了,你别来找我,这个家已经完了,我不能让轩轩继续跟着我们吃苦。

  家里的钱我带走了,算是你这个当爸爸的,留给孩子的最后一份礼物吧。真的别来找我们了!如果你不想让轩轩以后在学校被同学嘲笑的话……

  盯着短短的对话框里连续出现了两次的“别来找我”,曹笙华的心,一下子就凉透了。

  这一刻,他突然想到了那年,钟丽丽大着肚子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那时候他在哪里呢?

  那天他好不容易找人卖了房子,又把银行里的存款全部取了出来,就连家里的电视机和冰箱洗衣机都转手卖了,几乎把那个小小的家搜刮的一干二净,就像今天的乐乐一样,卷走了家里的每一分钱,消失在了钟丽丽的世界里……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报应啊!

  这天晚上,S县发生了一起醉酒误杀案,几个喝了酒的男人在夜市上打假,推搡中,一个男人被推到了路中间,不慎被飞驰而过的一辆车撞飞了出去,等到围观群众叫了120过来,被撞的醉汉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咦?这个人我知道,不就是那个画室老师嘛?搞大女学生肚子那个?”

  “啥?!”吃瓜群众原本还在揪心同情,一听到这被撞的居然是之前闹得满城风雨的人渣老师,一个个跟躲瘟神似的闪到了一边。

  真是晦气!!!

  也有好事的拍了照片发到了网上,不过,这件事情的热度已经过去了,除了还记得的网友点了个赞之外,并没有掀起多大的水花。

  本地人都对这个渣男的死不感兴趣,更别提远在千里之外的沈秀芳了。

  沈秀芳去和曹笙华谈判和解的时候,没有告诉唐新岚,她已经麻烦这个学生太多了,也不想让她平白招来曹笙华这么个小人的记恨,反正,等到唐新岚知道的时候,沈秀芳已经带着外孙回村了,一起带回来的,还有一本存了三十六万元抚养费的存折。

  “岚岚,曹笙华那个狗东西说了,这笔钱给了我,以后这孩子就跟他没关系了,这样也好,我想给他改个名字,把户口也迁到我这边,听说你爸和镇上派出所关系不错,能帮我问问怎么迁户口吗?”

  巨大的悲痛过后,沈秀芳迅速冷静下来,她不想十几年后外孙再被曹笙华以亲生父亲的名义勒索赡养,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监护权和户口都紧紧抓在手里!

  她得去工作,得多赚点钱!外孙是女儿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了,她得看着这孩子长大……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她已经没有时间悲伤了。

  “岚岚,咱们想办法帮帮沈老师吧?”

  “对啊,咱们村的孩子都喜欢沈老师带他们上课。”

  “沈老师对孩子们多好啊,有时候我们太忙没时间去接孩子,打个电话过去,她还把孩子给送到家门口。”

  “沈老师现在一个人带着小外孙太难了,尤其是住的地方,就一间房,上厕所洗澡都要借别人家卫生间,怎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呢?”

  唐家小店门口,几个家里有孩子的妈妈们一边编竹篮,一边聊着沈老师的事情。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们年龄都比唐新岚大好多,可遇到事情,还是习惯性的想来听听她的意见。

  “大家说的问题村里也在考虑呢,别急,小孙村长已经去找沈老师了,问问她愿不愿意带着孩子来咱们村落户,这样往后每年起码能多一份村里的分红,这件事情村里已经表决通过了,三分之二的村民都同意的。”

  “啥?还有三分之一的人不同意?他们还是人吗?”

  “就是!沈老师对咱们村孩子多好啊!我倒想看看是哪几个没爹妈教养的不同意!”

  “还能是谁?左右就是那几家没孩子上学的,觉得占不到晚托班的便宜,吃了大亏了!呸!这种人,不是我嘴巴毒,真是活该断子绝孙的命!”

  ……

  如果搁在以前,这帮婶娘嫂子们手心朝上找男人要钱过日子的时候,即便心里对沈老师再同情,恐怕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可现在不一样了。唐新岚每年带着她们赚到的钱,已经是村里分红的好几倍了,甚至很多人家里男人的工作,都是靠自家老婆去找唐新岚给解决的,正所谓经济基础决定家庭地位,事到如今,她们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在婆家连个屁都不敢放的小媳妇了。

  孙今妍很快就说服了沈秀芳把她和外孙的户口迁到上唐村来,现在一个农村户口可比城市户口之前,尤其是上唐村这种集体经济搞的比较好、每年都有分红的村,就连嫁出去的女孩子都想迁回来,更何况给一个外人呢?

  可沈秀芳却是个例外。

  她在镇中做了几十年老师,毫不夸张地说,整个上唐村,但凡家里有孩子的,几乎都受过她的教导之恩,沈秀芳一直觉得教育好自己带的每一届孩子都是她分内的事情,却不知道,这种不求回报的爱,会被一届又一届的孩子们记在心里。

  而现在,当初那些被她亲手带出来的学生,也成了这个社会拥有投票权的一群人。他们合法行使自己的投票权,一票一票的,给自己曾经的恩师,争取到了一个安稳的晚年。

  除了户口之外,村里还额外批了一块宅基地给沈秀芳,不过现在宅基地特别紧张,批给她的宅基地不大,紧巴巴的只有两开间,不过祖孙俩住着倒是绰绰有余,沈秀芳也没让村里为难,她把镇上的房子卖了,补足了村里的宅基地钱,剩下的找了个工程队,盖了上下两层的小楼房,乔迁那天,村里大半人家都过来了,送的东西堆满了一楼一间房,唐妈本来是打算送四件套的,后来看到好多人都送床上四件套和各种家用品,她索性直接给沈老师的外孙,现在已经改名叫沈双河的小男孩,包了一个大红包。

  就连孙二叔和苏彭都派人送了乔迁礼过来,苏彭对于唐新岚居然没有找他请律师这件事情非常不满——

  “孙董合作的那些律所都是擅长打经济官司的,这事儿你要是找我,我肯定叫那个渣男连底裤都赔掉!”

  “你们家不也是搞实业的吗?怎么还认识打民事官司的律师?”

  “我当然不认识,我妈有个朋友打这种官司超厉害!当初我奶奶,呸!老彭家那几个人渣,就是她亲手送进去吃牢饭的。”

  “啥?”唐新岚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豪门八卦,瞬间就精神了。

  “算了,电话里说不清楚,改天我去村里咱们再聊,我忙去了啊。”苏彭自说自话的挂断了电话。

  唐新岚:“……”你妹!

  爆瓜爆一半,都是王八蛋!

  苏彭是真的有急事,不知道怎么的,最近舆论对冻干蔬菜的风向标一下子就变了,之前夸冻干蔬菜多么有营养还能减肥的公众号,现在又开始一窝蜂的骂冻干蔬菜根本就是智商税,尤其是一些不知道真假的所谓营养师也站出来打假之后,关于冻干蔬菜的前景,现在业内其实已经打上了一个问号。

  苏彭不得不召集团队紧急磋商,毕竟现在虽然机器已经买回来了,但还没投入生产,及时止损的话,也不是不可能。

  这场会议从下午两点一直开到六点半,几个部门吵得差点当场打起来,还是没个结论,苏彭气得不行,这时候他倒是有些羡慕唐新岚这个老同学了,毕竟,她那边几乎就是她自己的一言堂,她说啥,下面员工就闷头跟着干,绝不会因为决策的问题跟老板拍桌子吵架……

  想到唐新岚,苏彭眼前一亮:其实现在公司对冻干蔬菜的前景不看好,主要还是担心销售渠道问题,这事儿他们关起门来就算打一架也打不出结果啊,为什么不去问问唐新岚呢?

  毕竟,小唐老板除了经营本地土特产之外,还是孙二叔的一级代理商呢。

  “做!干嘛不做?你信那帮营养师的鬼话!我跟你说,你要是肯给分销代理商10%的推广费,信不信他们能请一帮水军帮你把冻干蔬菜给吹上天?”面对老同学近乎脑残的提问,唐同学忍不住发出了源自灵魂深处的质疑——

  “老班,你不会是相亲相傻了吧?”

  苏彭:“……”

  果然恋爱毁智商,他这还没开始恋爱呢,就相了一次亲,智商就退化成这样了,真谈恋爱了那还得了?

  唐同学你等等我!我马上回归九零后搞钱大军!

  相什么亲?赶紧跑吧!

  想到这里,苏彭赶紧摸出手机,把之前他妈推给他的那位“名媛”的微信找了出来,简单粗暴地单方面宣布,他觉得他们还是不合适,最主要的是他暂时还不想结婚,也不好意思再耽误人家女孩子寻找幸福,最后祝她早日觅得如意郎君。

  发完之后,他也没敢叫公司派车,自己开车连夜跑到了上唐村。

  远远看到唐新岚的库房里灯火通明,这一刻,苏彭突然有种错觉,仿佛那里才是他应该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