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44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第256章

  上唐村的狗狗们,应该是最早察觉到女人们“揭竿而起”的苗头的,只可惜它们不会说人话,只能在女人们四处串门子的时候汪汪叫几声,有的混熟了,去人家家里串门,连这家养的狗狗都懒得叫唤了。

  “这么晚还来找你?不是又有活儿了吧?你赶紧去!”

  一听说是唐新岚那边的作坊管事来叫人,村里的男人们微微一笑,这种场面过去的两年简直太常见了,越是这种需要趁着夜色出来找人的,越是说明这活儿应该能挣到不少钱,所以一般管事的都会优先来找自己的好姐妹。

  男人们自以为猜到了真相,反而主动把孩子揽到了身边,叫女人赶紧出去,别耽误了赚钱。

  只是,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一次,唐新岚是打算带着村里的女人们,玩一票大的……

  村里要分钱的事情,现在整个上唐村没人不知道,只是,老一辈传下的规矩都是只有唐家人才能有资格参与分红,她们这些嫁进来的媳妇,从来都是没份儿的。

  以前她们都习惯了,反正钱是自己家男人拿回来的,总归是要贴补家用的,女人们就没计较那么多,不过,也有一些人家,男人拿了这钱就揣自己兜里打牌吃酒,一分钱都不给老婆孩子花的,这种算是极少数了,可归根结底,钱在谁手里,都不如捏在自己手里用着痛快。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一听说签字按手印,以后就有机会和村里的男人们一样,年年从村里拿分红,女人们几乎有一个算一个,都答应会在请愿书上签字。

  少数几个犹豫的,也赌咒发誓一定不会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她们也不敢泄露,万一查出来是她们说的,就算是把唐新岚这个领头要“起义”的人给得罪死了,今后唐新岚肯定不会再带着她们一起赚钱了。

  “这几个不愿意签字的,就视为自动放弃分红权益吧。”看着几个画了叉叉的名字,唐新岚笑了笑。

  她可不是活菩萨,做不到以德报怨,一个人如果连自己都不肯为自己的前途拼一把的话,靠别人强行拉着往前走,又能走多远呢?

  农历十一月十六,正是礼拜天孩子们都放学在家的时候,这天上午,上唐村的女人们,上到头发已经花白的奶奶们,下到还在上学的女学生,有一个算一个,大家不约而同地汇聚到了唐家祠堂前。

  唐新岚穿着一身挺括的黑色风衣,一头乌黑的秀发整齐地梳在了脑头,捧着按满了鲜红色手印的请愿书,将正准备出发去村委发放今年分红的族老们,堵在了祠堂里。

  “族长!今年村里的集体分红,我们不同意!”

  “第一,村集体经济虽然是唐家祖产,但今年下地干活,给村里赚钱的,不仅仅是村里的男人们,女人们付出的劳动更多,凭什么发放分红的时候,这些干活最多的,反而一分钱都拿不到?我们不服!”

  “第二,外姓人嫁到咱们上唐村,替咱们唐家生儿育女、伺候一家老小,还要下地干活、去作坊打零工给家里挣钱,给村集体挣钱,所付出的劳动,一点也不比男人们少,凭什么吃苦的时候她们就是唐家人,分钱的时候,她们就成了外人了?我们不服!”

  “第三,现在已经不是封建社会了,□□他老人家都说了,妇女能顶半边天,为什么咱们村的女人还过得跟旧社会一样?今天,在这里,我要代表咱们全村的女人,向族老们讨个说法,凭什么嫁出去的唐家女儿,就不是唐家人了?凭什么嫁进来的外姓女,为老唐家辛苦了半辈子,到头来还拿她们当外人?!”

  “族长,各位叔伯族老们,你们看看这些奶奶、婶娘、姑姑嫂子们!她们也是你们的亲人,她们也一样起早贪黑帮着咱们村挣钱!她们还要生孩子带孩子、做家务做饭,她们做的一点也不比咱们老唐家的男人们少,你们摸着良心问问自己,她们不该、不配拿这份分红吗?”

  唐新岚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不为自己,而是为了像她妈妈这样,为这个家、为这个村子辛苦了半辈子的女人们。

  都说嫁人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可谁又能想到呢?在很多像他们村这样的宗族里,嫁进来的女人根本就不算自家人!

  她们离开了生养自己的家,却得不到第二个家的承认,要是不幸离婚,像唐春芳和唐红秀那样,就连回娘家,娘家人也不拿她们当自家人,这辈子活得有多可怜?

  她一哭,后面跟着的女人们也忍不住泪流满面。

  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唐有才沉着脸,站在祠堂高高的台阶上,低头看着他的女儿,这个带着全村的女人们、准备掀翻他这个族长的女孩。

  他的宝贝女儿,真的是长大了!

  居然把他犹豫了十几年都不敢干的事儿给干成了……真是,干得漂亮啊!!!

  唐有才半点也没有责怪女儿,相反,此时此刻,他的一颗心疯狂地跳动起来,他的面无表情,其实只是在努力克制住内心的冲动,那股恨不得想要站到“敌方阵营”去,和村里的女人们一起并肩反抗这些陈规陋俗的冲动……

  但是唐有才清楚知道,他现在必须要保持冷静!因为,只有他继续站在祠堂这边,才能在接下来的双方拉锯战中,尽可能的为女儿,或者说为村里这帮女人们,争取到更多的赞同票!

  “胡闹!这是咱们老唐家祖辈传下来的规矩!哪能说改就改?”

  “就是!闹啥呢?男人们把钱领回去,还不是给你们老娘们用的?赶紧的!谁家老娘们谁家领回去!别搁这儿丢人现眼的!”

  “有才啊,赶紧叫你闺女回去吧!咱村的女人今年在你闺女那也挣了不少钱吧?听说比咱村里的分红都多,这大钱都挣了,怎么还来要村里这点小钱?”

  族老们议论纷纷,有催着让旁边站着的男人们赶紧把自家女人拉回去的,有劝唐有才赶紧把唐新岚给赶回去的,反正没一个族老愿意伸伸手,哪怕从唐新岚手里把这份按满了手印的请愿书给接过去看一眼的。

  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女人们在想什么,也根本不愿意改掉村里几百年来世代传承的老规矩……

  “都不肯接是吧?”唐新岚左右看了一眼,慢慢将手里的请愿书收了回去,深深看了唐爸一眼,转过头,看了一眼跟在她身后的女人们,慢慢笑了一声,“看到了吧?现在死心了吗?你们辛辛苦苦为这个家、为村里挣了那么多钱,可他们呢?他们从来就没拿你们当一家人!”

  “等等!唐新岚,把你手里那个……拿给我看看!”唐有才忍不住扶额。

  他这闺女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上头了谁的面子也不给,唐有才坚信,今天要是就这么让这丫头把这帮老娘们给带出去了,回头她能带着人把整个村子给掀翻了。

  “有才!你咋也纵着你闺女搁这儿胡闹?”已经七十多岁的三叔公恨恨地杵着拐杖,骂骂咧咧不许唐有才去接那封所谓的请愿书。

  “还有你们!都站那儿干啥呢?还不赶紧把你妈、你媳妇弄回家去?女人家的,不在家做饭带孩子,跑出来瞎吵吵什么?”

  “我就说不该叫这帮女人出来工作!有才,你赶紧跟你闺女说说,也别等明年了,就今年吧,把她厂子里那些工作都给咱们村的男人们,叫这帮女人安心在家带孩子!一天天的在外面都闹野了……”

  村里的女人们原本还在等着唐新岚和唐有才谈判,一听到这番话,彻底炸了——

  “去尼玛的!凭啥让老娘把这一个月几千块的工作让给别人?”

  “我说怎么一个个的都看咱们不顺眼呢,之前闹着叫我赶紧生二胎,其实就是想叫我把厂里的工作让给你吧?”

  “老天爷!你怎么不降下一道雷,把这帮没良心的畜生给劈死?哄着我们累死累活的给家里挣钱就算了,现在看到这工作稳定又赚钱,一个个的都眼红了,看不见我们早上三点半爬起来去山上铲野菜,只看到我们一个月往家里拿多少钱?我呸!”

  人群顿时炸了锅,如果只是村里的分红争取不到,大伙儿最多气一阵子也就算了,毕竟她们现在在唐新岚这里一年也能赚到不少钱,就算拿不到村里的分红,大多数人家里还是有男人能拿到的,只要这钱用在家里,那也就等于是给她们的了。

  可你要叫她们让出现在这份工作?不好意思,既然你们都没拿我们当一家人,我骂你家祖宗两句没问题吧?

  现场顿时一片国骂声,还有人气不过,看到自家男人站在边上,连老公也跟着族老们一起狠狠挨了一顿骂。

  “好了!都别在这儿吵了,他们不是觉着咱们女人就只配回家做饭带孩子吗?行!那咱们走!不就是那么点分红吗?村里不给!我带你们赚回来!咱们不用求人,自己赚钱自己花,心里舒坦!”唐新岚跳到祠堂门口一块大石头上,振臂一呼,呼啦啦一阵,女人们都跟着她跑了。

  “这、她们这是认怂了?”男人们面面相觑,许久,只听到三叔公冷笑一声——

  “都杵在这里做什么?这都快晌午了,这帮老娘们不得回家做饭去?”

  对啊!抬头看了看日头,男人们暗暗松了一口气,没吵起来就好,这要是搁以前,他们早大耳刮子打上去了。但是这两年老婆有工作了,每个月都往家里拿不少钱,这要是一巴掌把老婆给打跑了,全家老小可咋办呢?

  现在好了,愿意回去做饭就好!这样他们也不用得罪族老了,毕竟眼看着就要分钱了,他们可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族里管着分红的这几位。

  男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大的已经约好去买两瓶酒,中午凑一桌喝两杯了。

  殊不知,等到他们拎着买来的酒晃晃悠悠回到家,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往常做好的香喷喷的饭菜,而是冷冰冰的锅灶和饿得都快从猪圈里跳出来的大猪……

  老婆呢?

第257章

  “这日子我是一天也过不下去了!离婚!”

  “对!离婚!不行咱们自己凑钱买块地,就跟红泥沟那边一样,盖个带电梯的楼房,一家一户,咱们自己带着孩子过!”

  “就是!不用伺候一家老小,不用下班回家还要摘菜煮饭刷碗伺候一大家子,这日子不知道多痛快!”

  “岚岚,你就说句话吧!你说咱们咋办,咱们就咋办!”

  “对!我也相信岚岚!我家那个死鬼,每年村里发了钱,没一次拿回来给咱们娘俩的,自己吃光喝净!年年出去打工,年年带不回来一分钱,还好意思腆着脸到处嚷嚷着说他养我?呸!哪年不是靠我种地卖粮食过年?这种男人我要他干啥?我嫁到上唐村十几年,十几年加在一起,从他手里拿到的钱,还不如岚岚这里一个月给我的多呢。”

  ……

  女人们一面走一面骂,走到唐新岚作坊这边的时候,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们的孩子还在家里,衣裳被褥也什么都没带,家里的猪也没喂、孩子作业也不知道做完没有,就这么跑出来了,以后咋办?

  “这样吧,老作坊那边二楼都是空的,楼下还有做饭的地方,谁要是不愿意回家,就暂时住到作坊那边吧,我现在回家给大伙儿弄点吃的过来,米面蔬菜也拿点过来,你们放心,只要有我一口饭吃,就绝不会饿着你们!”

  说罢,唐新岚就把作坊钥匙递给了唐新悦:“新悦姐,你先带她们去作坊那边,把锅灶洗一洗,要回去拿东西的就先回家,想把孩子带出来的也行,除了作坊二楼,咱们仓库还有一间空着呢,那边也能住人。”

  “我就不信了!离了他们,咱们还能流落街头不成?大不了我直接盖个宿舍!这世上就没有花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唐新岚回到家,唐爸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小店门口抽烟,唐有才已经戒烟很久了,看得出来,这回是被他闺女给刺激得不轻……

  “爸……”唐新岚一脸愧疚地凑了过去,就看到她爸跟见了救星一样,瞬间从凳子上弹跳起来,一把拉住了她——

  “闺女你可算是回来了!你快跟你妈说说,这事儿我可从来没说我不同意啊,都是族里那帮老东西闹的,现在好了,你妈以为我跟他们是一伙的,都不给我做饭了!”

  “蛤?!”唐新岚呆住了。

  “唐新岚你长本事了啊!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跟你妈讲!”正说着呢,就看到章月红怒气冲冲从店里走出来了,手上还捧着一碗泡面,“今天家里没饭吃,要吃自己泡面去!”

  唐新岚这会儿哪有心思吃饭啊?

  “妈,村里好些婶娘嫂子们都不肯回家了,我现在把人安顿在作坊那边,大伙儿都没吃饭呢,我得送点吃的过去。那你先吃,我自己搬哈。”唐新岚不怕她爹生气,因为唐爸生气就是一阵风,过去就完了。但她妈不一样,章月红平时脾气很好,但真要惹她生气,那就是超长待机版本的怄气!想哄好她妈,那必然是一场持久战!

  “你怎么不早说?我跟你一起去!”没想到章月红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泡面碗,帮着唐新岚一起开始搬东西。

  作坊那边已经有一阵子没开火了,农村老鼠多,那边不开火的时候,怕糟蹋了好东西,平时用的油盐酱醋都是拿回来的,现在又要重新搬一些过去,唐新岚没啥过日子的经验,还是章月红经验丰富,连引火做饭的打火机都给她拿了好几个。

  唐有才也过来帮忙了,不过,很显然,这种程度的献殷勤,并没有换来老婆孩子的好脸色。

  “那个,月红啊,晚上你想吃啥?我给你做?”看着闺女骑车走远了,唐有才小心翼翼地凑到老婆面前卖乖讨好。

  “我想吃了你!”章月红恨恨瞪了他一眼,“你不是族长吗?不是很牛吗?怎么连自己闺女都护不住?这事儿我看岚岚没说错,咱们村这多少年的老规矩,早就该改一改了!凭啥我们女人累死累活的,一年到头村里一分钱分红都轮不到咱们?既然都拿媳妇儿当外人,那你们还娶个啥媳妇儿?都特么打光棍去吧!”

  章月红越说越生气,干脆把唐爸刚才屁股底下坐着的板凳给拿了回去:“今晚开始我就住店里,你自己一个人睡去吧!家里的饭你做!衣裳你洗!卫生你打扫!鸡鸭鹅你来喂!”

  “还有!从今天开始,咱们俩赚的钱各自管着吧,你赚你的,我赚我的,反正你老了也有村里的分红,不像我~毕竟是个外人,又没有退休金,死活都只能靠自己!哼!”章月红说着说着,眼圈都红了。

  她嫁到唐家的时候,唐家条件并不算好,结婚都是住的老房子,后面那一排已经被拆了的砖瓦房,还是唐有才当年自己去外面给人拉砖挣的钱盖的,那年是他们家最苦的时候,唐有才在外面给人打工,她大着肚子还要下地干活……现在想想真是没意思!

  这么多年了,她自认对老唐家也算是有情有义了,到头来,连村里人都觉得她们不是自家人,真是想想就心灰意冷,就连看着老公都是一肚子火!

  唐有才以为自己被老婆单方面分居已经够惨的了,没想到还有比他更惨的——

  这天晚上,无数老唐家的男人们人生头一次感受到了老婆的重要性。

  唐有华从祠堂回来之后,先顺路去唐家小卖部买了一瓶十块钱的烧白,又切了半只卤鸭和一盘卤豆干,看到章月红还在店里忙活着,唐有华这一颗心可算是放到了肚子里。他就说嘛,唐新岚那小丫头再厉害,能拧得过她亲爹?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她爸训了一顿,躲在楼上哭鼻子呢,没看到就连月红嫂子都乖乖呆在家里看店卖东西吗?

  抿着小酒、得意洋洋地回到家,迎接唐有华的并不是往日熟悉的热饭热菜,而是骂骂咧咧的亲爹和满屋子的鸡飞狗跳。

  “秋霞呢?都这个点了,怎么中午饭还没做?”

  “做个屁!你娶的好老婆!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癫,刚才回来收拾了东西,拉着孩子不知道跑哪去了,要我看这媳妇是不能要了!”

  唐有华亲妈早逝,自己又是独生子,所以结婚后亲爹还是跟着他们一起住的,不过他爹跟他一样都好吃懒做,以前父子俩都是去外面打工,赚多少都能在外面吃喝干净,日子不知道多潇洒。

  去年因为疫情,省城工作不好找,再加上村里也能找到工作了,父子俩就回来了。

  可怜唐有华的老婆蒋秋霞,本来以为公公和丈夫都回来了,他们家三个大人挣钱,以后日子一定会越来越好,她也能轻松点。

  没想到这回来的不是俩壮劳力,而是两个祖宗——唐有华父子俩就属于那种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懒骨头,每个月在村里打零工挣的那点钱,还不够父子俩喝酒吃肉的呢,非但不给家里补贴家用,反倒要让蒋秋霞每个月平白多了许多水电费和网费之类的支出。

  这就罢了,唐有华父子俩回来之后,家里事情一点不做,蒋秋霞以前一个人在村里当留守妈妈的时候,只要照顾好女儿和她自己就行了,自从这父子俩回来之后,家里就跟多了俩巨婴似的,每天衣服要洗一大盆,一天三顿饭都要吃好的!

  以前蒋秋霞晚饭之后还能挤出时间监督孩子写作业,现在好了,这父子俩晚上爱喝酒,一顿晚饭从天黑吃到九点多,有时候还要吆喝村里其他人到家里吃饭喝酒,蒋秋霞有时候真是恨不得这对父子俩能死在外面算了!这样她日子还能轻省点……

  这次唐新岚叫人去找她签字,蒋秋霞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那一刻,她心里是真的想要和丈夫离婚的——要是唐新岚的这份请愿书族里能同意,那以后她和女儿每年就能从村里拿到两份分红了,再加上她在唐新岚这里每年赚的钱,足够她和女儿两个人过得很好了。

  她再也受不了在唐家给唐有华父子俩当免费保姆的日子了,如果不是为了女儿,她早就跑了!

  蒋秋霞带着女儿住到了作坊那边,唐有华父子俩的好日子也算是到头了——别看平时他们总埋汰蒋秋霞,说她一天就做点家务活还叫苦叫累的,可实际上,换成他们自己,他们连洗衣机都不知道怎么用,脏衣服堆了好几天,一日三餐也没人做了,唐有华试着去找过蒋秋霞,可蒋秋霞根本就不愿意跟他回去,还提了一个他根本就不可能答应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