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50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和往年不一样,今年的年夜饭,唐新岚和章月红一早就商量好了,精心制定了一张菜单,做的都是以后自家民宿要上的招牌菜,自然是要蹭一蹭年三十的热度,好好宣传一下了。

  陈欢欢穿着唐妈给她买的珊瑚绒家居服,举着三脚架就冲到厨房去了。

  这里的习俗是年夜饭的主菜一定要配足十道菜,寓意十全十美,其中,鸡、鸭、鱼、肉是一定要有的,鸡是一整只老母鸡炖出来的,里面只加一点蘑菇和香葱,而且鸡头一定要朝着家里的晚辈,据说这样小孩子来年成绩就会好。

  咸鸭子煮熟后切块装盘,鱼也要烧一整条的,往年都是用鲤鱼,今年唐家条件宽裕了,唐有才特意找镇上卖鱼的定了两条鳜鱼,一条就在年三十做一道松鼠鳜鱼,另一条留着等丈母娘一家过年来做客再吃。

  肉不必说,唐家自己就有养猪场,唐有才特意养了两头本地黑猪,腊月的时候杀了一头做腊肉火腿,剩下一头前两天才宰杀,猪腿依然是做火腿,一个大猪头送到祠堂去祭祖了,年三十吃的主要是一个冰糖蹄髈和扣肉。

  过年就讲究个彩头,像是梅干菜这种带“霉”字的菜都是没资格上桌的,所以扣肉里面加的是白果、荸荠、杏鲍菇和彩椒,色彩鲜艳,吃着也好吃。

  今年家里买了烤箱,正好陈欢欢买了一头羊回来,章月红想着这羊肉也算是欢欢的一番心意,她一个女孩子家,大过年的不能回家,还要在别人家里过年,她买的菜,章月红高低也得做上两道菜,于是,今年的年夜饭又加了一个孜然烤羊排和一道萝卜炖羊肉。

  除了肉类,另外还有一盘爆炒鳝片、一盘番茄炒蛋、一盘高汤娃娃菜和一碟凉拌菠菜豆腐皮,凑齐了十全十美的主菜,剩下的两样汤羹点心也是章月红的拿手菜。

  羹是拿头天晚上炖的老母鸡剔出鸡胸脯上的鸡丝,重新下锅,煮沸后拿葛根粉勾芡而成,只需要加一点盐和葱花就鲜美无比。葛根在本地又被称为“神仙藤”,据说古时候的修士进山修行,都是靠吃这种葛根才能修炼飞升的,老百姓虽然不指望吃点葛根就能飞升,但蹭一下神仙的仙气还是很吉利的。

  点心就复杂了,是拿新鲜的五花肉和腌制好的咸肉各一半,再加上新鲜的冬笋、白菜杆儿、胡萝卜一起切成丁,泡发的木耳、香菇、虾仁切碎后,加入剁碎的蒜泥、干辣椒和盐、胡椒粉等,搅拌均匀制成的馅料,再拿大米做的米粉做出米饺皮来,包上馅料,下油锅炸到金黄色就行了。这道点心有个很吉利的名字叫做“黄金万两”。

  炸好的点心,拿一个长条的盘子摆得高高的放在桌子上,远远看去,可不正像是一大盘金锭子?好看又好吃。

  年夜饭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顿饭,甭管多穷的人家,这一顿饭都必须上家里能拿得出手的最好的酒菜。所以,唐有才难得奢侈地开了一瓶苏彭之前送的茅台酒,章月红也没有念叨他,反倒叫唐新岚也去拿一瓶红酒出来。

  家里这三个丫头都长大了,也是时候给她们练练酒量了,在家里喝醉了还好,顶多让自家人看个笑话。以后出去应酬,万一遇到啥推不掉的酒局,不知道自己酒量深浅,出丑倒是其次,现在外面心怀不轨的男人也不少,章月红实在是担心。

  “咱们娘几个今天也开个荤,岚岚,给咱把红酒倒上,希望你们几个,还有咱们家,明年的生意就跟这红酒一样,红红火火!”章月红拿了几个高脚杯过来,女孩子们嘻嘻哈哈地倒上了红酒,玻璃高脚杯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

  吃完年夜饭,唐有才拿出了三个大红包,给三个丫头都发了压岁钱,这才打开了大门,备好了糖果点心之类的,准备迎接拜年的孩子们。

  平时这个点,村里的小孩都被拘在家里写作业呢,难得年三十家长给放了假,一个个跟下了山的猴子似得,满村乱窜,知道唐家有小卖部,好吃的多,都往这边跑,唐爸唐妈笑眯眯地给小家伙们抓糖果点心瓜子之类的,遇到本家的晚辈,还要偷偷给塞个十块钱的小红包——这种红包家长一般是不会没收的,也是小孩子们年三十出来拜年最大的动力。

  运气好的话,攒上一百多块钱,下学期的零花钱就有了。

  今天年三十,全国老百姓都在吃团圆饭,姐妹俩都没有直播,章家卉把提前录制好的给粉丝拜年的视频放了上去,唐新岚就比较坏了,直接把陈欢欢拍的年夜饭素材剪辑了一下放了上去,说是拜年,依好姐妹看,她这分明是想气死那些因为疫情没有吃上团圆饭的粉丝们。

  要不是因为这条拜年视频下面还安排了一个民宿体验抽奖活动,估计评论区已经开始骂骂咧咧了——谁让唐妈妈烧的年夜饭看起来就很好吃呢?听说以后唐家民宿也会有这些菜?太好了,这次听说开放的客房多,就算没有中奖,他们难道不能自己出钱定客房吗?

  如果说年三十是孩子们的主场,那么大年初一就是成年人的拜年主场了。

  因为初二都要陪媳妇儿回娘家,所以年初一互相拜年都是不留饭的,主要是一些平时关系比较好的人家互相走动。不过今年,唐家却格外的热闹。

  不是因为唐有才这个族长,而是因为唐新岚腊月里带着全村的女人们闹出来的那件事,直接把唐家宗祠的老规矩给掀翻了,为全村的女人们争取到了和男人同等的分红权益。

  这人情可欠大发了!!!

  一大早就陆续有村里的婶娘嫂子姐姐们拎着东西到唐家来拜年,说是给唐家拜年,其实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冲着唐新岚来的。

  正热闹着呢,村委的车子绑着大喇叭一路开过来了——

  “拜年不忘防疫情,勤洗手来戴口罩。”

  “亲朋拜年喝杯茶,感情不在一顿饭……”

  很好!这下别说年初一了,估计正月十五之前,大伙儿都别想像往年那样敞开了摆酒吃喝了。

  不过也难怪,听说那个新冠病毒还变异出了好几种更厉害的,传播起来特别快,只要携带这种病毒的,哪怕只是路过的地方,接触了就容易被感染,这谁吃得消?

  算了算了,散了吧……

  亲戚朋友之间的聚会可以取消,不过,红泥沟那边的邀请却是没办法拒绝的。

  汪书记亲自给唐新岚打了电话过来,说是年初三会安排镇上的居民参观一下他们未来的新家,邀请唐新岚也去热闹热闹,最主要的是——

  “我叫人先把你们那个豆制品厂的地皮给清出来了,你过来看看,没问题的话,过了正月就能开工了。”

  这可是个好消息!!!

  唐新岚马上给牛放打了个电话,牛放本来就是红泥沟的人,这次开放参观的回迁房也有他们家的呢,一听说唐新岚要去看豆制品厂的地皮,牛放满口答应到时候一起去,新房子什么时候都能看,反正现在没装修也不能住,还是先去看地皮好了。

  “红泥沟那边的厂区,要隔出一部分做古法磨豆浆做豆干的工艺展示,还要留出给游客玩的体验区,你叫两个有经验的老师傅跟着,我带了无人机,到时候直接把那块地航拍图打印出来,先大概划分一下。”唐新岚叮嘱道。

  “你还说我太拼?大年初一就开始给员工布置工作,资本家都不敢这么干好吗?”她这边打完电话,就接到了来自好姐妹的报复性嘲笑。

  “哎呀,做生意的不需要在乎什么节假日,再说了,我这不也是为了帮助红泥沟的乡亲们早日回到家乡就业呀。”小唐老板美滋滋地把无人机翻了出来,又极力邀请好姐妹跟她一起去红泥沟玩玩——

  “那边的茶园可漂亮了!我觉着等你出夏款的时候,完全可以去茶园那边拍一组产品图,肯定好看!”

  章家卉就这么被骗去做了免费劳动力——唐新岚全程都在跟牛放和两个老师傅商量新厂子怎么布局,她和陈欢欢被抠门的汪书记拉去帮忙拍老百姓返乡参观回迁房的照片和视频去了。

  本来这活儿可以请专业摄影师来做的,但是摄影师过年得加钱——平时跑一趟活儿1000,过年期间最少的也开价1800,摄影加摄像两个人那就是3600,汪金俊哪里舍得花这个钱?

  不过,章家卉也不算白跑一趟,因为,红泥沟这边的茶山风景是真的不错,大片呈阶梯状分布的茶林,还有大生产那会儿老百姓用山里炸出来的石头砌出来的梯田,几十年过去了,山石已经长满了青苔,一阶阶走上去,特别有感觉!

  章家卉已经忍不住拍了几十张照片,打算回去跟模特商量一下怎么拍,她脑子里已经闪过好几个不错的场景了。

  因为在红泥沟这边有了这个意外的发现,初四唐新岚去板栗沟的时候,章家卉也跟着去了,想看看板栗沟那边有没有什么好看的外景地可以挖掘一下。

  今年的板栗沟可真是热闹了——和上唐村一样,听说在自家村子里打工,一天也有一百多,好多在外面做保姆、做家政的村民都回来了。

  一个月三四千,和城里赚的差不多,还能天天看到孩子,当了妈之后,谁不想要这样的工作呢?

  哪怕赚的少一点,只要能陪着孩子,她们也是愿意的。

第268章

  听说唐新岚过来了,蒋秋霞也牵着女儿过来给她拜年。

  不过就一个多月没见,小姑娘就肉眼可见的白胖了起来,可能是板栗沟的水土养人,也有可能是远离了那个让小姑娘整日心惊胆战的家,再加上蒋秋霞赚的不少,以前赚的钱还要供应全家花销,现在却能优先供应女儿,小丫头能吃能睡,看着倒是比在唐家村那会儿更活泼壮实了。

  “给!这是大伯跟大伯母给你的压岁钱。”唐新岚从包里取出了唐妈给她的红包。

  因为不想回村招惹那对没脸没皮的父子俩,所以今年过年蒋秋霞都没带孩子回村。不过,唐有才却没忘了这个晚辈,听说唐新岚要来板栗沟办事,特意叫唐妈给包了二百块钱的红包给这孩子。

  “这、我们都没去给你爸妈拜年……”蒋秋霞羞得脸通红,她真的只是想来看看唐新岚,没想到唐爸居然还给孩子准备了红包。

  “拿着吧!咱们本家的孩子人人有份的,我爸说了,就算你跟华子哥离婚了,那萱萱也是咱们老唐家的闺女,该她的压岁钱就是她的!”

  唐新岚这次过来,主要就是为了村里的第一次分账。

  本来按照计划,她是想半年或者一年分一次账的,不过今年情况特殊,山荣村长特意给她打电话解释了,说想趁着村里人过年都回来了,先分一次账,只有让村里人实实在在看到利润了,接下来的事情才好做。

  最主要的是,县里下文件要求各乡镇要实现财务透明、账目公开,他们这次是特殊情况,赶在过年期间分红,没办法请乡镇的干部来主持,不过可以全程录像,留着存档就行了。

  陈欢欢这边架好了设备,山荣和沈凯平一个主持,一个记录,把年前这一茬的香菇收益现场又核算了一遍。

  这次可不是之前在上唐村的小打小闹了,板栗沟这边的山林面积是真的大!

  除了一千多亩板栗林之外,板栗沟还有将近一万亩的毛竹林、松树林和杂树林子,山地也有几百亩,而且山林大多是黄壤,雨量充沛,高山区常年云雾缭绕,特别适合菌菇生长。

  这次唐新岚大手笔的砸了两百亩的菌棒下去,投入大,收益自然就更大。

  最主要的是,一般平原地带种植香菇还要花钱租地、盖大棚、改良土壤、制造基质之类的,一亩地光是前期投入成本就要好几万。可唐新岚这次是直接利用板栗沟天然林场投放的菌棒,除了上山砍草花了两万多块钱的人工成本,盖几个值班的草棚子花了几千块钱之外,这两百亩的香菇种植基地,几乎没有花费多少建筑成本。

  可省农大研究出来的菌棒它产量高啊!一亩地光是年前这几茬的亩均产量就达到了一万五千斤!

  “这一季咱们的销售额一共是一千两百四十七万元,扣除前期采购菌棒、改造林地的六百多万,再扣掉采摘期的人工成本五百七十万余元,这一季的盈余是,一百三十六万九千元,哎!差一点就能凑个整数了。”

  这里面,唐新岚作为投资方,还要分走将近五十万的纯利润。

  不过即便如此,剩下的钱分到板栗沟每个村民头上,还是有将近五千块钱一个人。

  板栗沟不像上唐村,还要宗祠族老来主持分红,他们村是真正在解放后由政府出面新建的村子,村干部说话管用,那事儿就好办多了,也甭管男女老少了,按各家各户出力、出地的份额分账就行了。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钱从天上来啊!

  听说村里大过年的就要分一次钱,板栗沟的村民都轰动了,正好今年过年镇上还是不许各家各户摆酒请客,光是走亲戚喝杯茶挺没意思的,这下子,好些外村来走亲戚的也跟着跑到村委来看热闹了。

  这一看,可把板栗沟本村的村民给刺激到了——

  “啥?光是雇人上山摘香菇,就花了五百多万?”

  “早知道摘香菇这么挣钱,这钱干嘛给外村人挣啊?咱们自己村没人了吗?”

  “就是!早知道摘香菇这么挣钱,我早几个月就回来了。”

  村民们懊悔不已,还有的已经迫不及待去问村干部们,下一季香菇什么时候采摘了,要是时间合适的话,他们今年就不打算出去打工了,直接在村里找活儿干就行。

  毕竟那可是五百多万啊!到时候他们忙不过来,难道就不能请亲戚朋友过来帮忙?钱给外人赚了,还不如给自己人赚呢。

  唐新岚听到村民们这些话,简直快要笑出声了,这次的盈利实在是超乎她的预料,如果能多增加点人手的话,明年她打算再投放一百亩的菌棒。

  发展林下香菇,最麻烦的就是采摘期人手不足的问题,上次他们已经把附近乡镇能搜罗到的人手都搜刮了一遍,就这,后期还有好些零散的菌棒没来得及采收,最后香菇长得太大了,伞面炸开,就只能让附近老百姓自己去摘了吃掉了。

  如果采摘人手足够的话,她这次分到的绝对不止五十万呐!!

  赶紧滴呼朋引伴吧各位!带着亲戚们共同脱贫致富哇!顺便也带着我一起攒钱买厂房……看着刚到手的五十多万,唐新岚又想把镇上那家竹制品厂给盘下来了。

  “想盘就盘呀,还差多少?”回去的路上,听她一直在哪儿算小账,章家卉实在是忍不住了。

  “呜呜~我算了算现在手头的存款,扣掉过完年要给工程队的尾款,只有不到四十万了,人家连机器带厂房,开价两百万……”

  “有没有跟对方还过价?”

  “木有~我当时连一百万都凑不齐,哪敢开口还价啊,而且我打听了一下,人家厂里的机器才用了不到三年,机器这块人家估计不肯让太多的。”唐新岚委屈巴巴地看着好姐妹。

  “你先说说,那个厂子你打算盘下来做什么?”章家卉把车给停下了。

  如果合适的话,正好先别回村了,先去镇上看看那个厂子。

  “当然是改行做竹工艺品啦,以后咱们村和红泥沟那边不是要开通观光大道,发展乡村旅游么?我想城里人不去那些名山大川,来咱们这种小山村玩,图的就是咱们这儿的乡土风情吧?”

  “正好咱们村不是在打造民宿农家乐吗?我看好些人家还没开始装修,到时候这种特色竹木家具和一些装饰用品肯定有市场的。”

  “而且我上次直播的时候,也有很多粉丝在问我那些竹木家具在哪买的,我感觉咱们这里的竹木家具环保又实用,肯定还是有市场的。”

  “而且,我其实想盘下这个厂,一开始是想做宠物生意的,比如说猫爬架和猫窝狗屋什么的……”

  “等等!宠物市场倒是可以……你仔细说说看。”章家卉眼前一亮。

  做竹木家具物流成本太高,竹木装饰品的话,客户定位很难把握,推广的时候面铺的太大,钱花了,效果不一定有。

  不过,要是只做宠物经济的话,那客户群就可以精准定位了……已经尝到精准客群定位甜头的章老板,不由得心思一动。

  唐新岚就把之前唐爸给家里四个毛团子做的豪华猫爬架翻出来给她看了一下:“喏,就这个!之前我嫌网上卖的太贵了,而且买回来还要我自己组装,就叫我爸按照这个样式,自己去山里找木头做了一个,结果直播间好多家里养毛孩子的都私信问我卖不卖同款,他们也想要。”

  “还有后来它们四个睡一起老是打架,还啃一嘴毛,我妈就叫人给它们拿小水竹子编了四个猫窝,又有好多人嚷嚷着叫我上架。”

  “后来我就上网搜了一下,好家伙!你是不知道,现在宠物市场好火爆的!铲屎尿官们自己省吃俭用的,给自家毛孩子花钱,那叫一个挥金如土,我当时都惊呆了!”

  “就那么一个带盖儿的竹编猫窝,居然要一百多块钱!咱们这里小婴儿用的那种竹编摇篮也才一百多呢。”

  “你才知道啊?”章家卉翻了个白眼,“去年我要拍一组家居服,摄影师让我去租个漂亮的小猫咪来,说是喵星人能提升整个画面的温馨感,结果你猜怎么的?我租了一只猫,就一天!花了我三百块钱!”

  “好家伙!这租猫比我这请人干活还贵呀?我这里请个工人上山摘香菇,一天也才一百出头呢。”唐新岚咋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