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52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说不定等他妈发现他刚过完年就偷偷跑到唐新岚家,会误以为他真的和唐新岚打算处对象了呢?

  甭管小唐同学承不承认吧,反正他是决定单方面强行捆绑一下了,为了自由!

  再说了,他也不是单方面捆绑呀,这不还有一层股东关系么?他们这都是为了帮助老百姓共同富裕呀!

  苏彭回来的很及时,并且完全不用担心和老同学强行捆绑炒CP的尴尬,因为——

  “这一茬萝卜的采收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哈,这里是根据生产线每周需求量制定的采收计划,后面附了每亩地的预测产量和人工成本之类的,你自己慢慢看,这边我就交给你啦,省农大的专家团周五要去板栗沟那边考察,听说他们今年有几个对口援助的计划,我和陈书记都想替板栗沟争取一下,这几天我就不回来啦。”

  说完,唐新岚放下资料就急匆匆地回去收拾行李了,沈凯平没做过项目申报资料,陈书记特意打电话过来,让她和孙今妍去帮个忙,正好这事儿本来就是她牵头的,板栗沟的林下经济也是她起头做起来的,倒是义不容辞。

  沈凯平也没想到新年刚上班,就从天而降这么一块大饼,正好砸在他怀里,用陈书记的话说就是,他的运气是真的好!

  谁能想到呢?

  一开始陈新平把他放到板栗沟这边,确实是想给他一个下基层锻炼的机会,板栗沟的集体经济还在萌芽状态,正是最有生命力的时候,最关键的是还有唐新岚这个强力外援,只要老老实实配合唐新岚,帮着板栗沟把村集体经济搞起来,那就是实打实的政绩。

  可是,谁也没想到,这板栗没火起来,倒是“副产品”林下香菇先火起来了。

  起因还是唐新岚让陈欢欢拍的那几段视频。

  秋收后的板栗林显得有些荒凉,不过,很快这里就变得热闹起来,板栗沟的老百姓用扁担挑着菌棒行走在山间,给这片寂静的山林带来了一片欢声笑语。

  菌棒种下之后,因为温度湿度适宜,才一个月就陆续有小香菇冒出来了,头茬采摘的香菇数量不多,但堆在一起也挺有画面感的,看着村民们一担担的把摘下来的香菇挑到收购点去,网友们就好像看到了自己种的香菇丰收了,嘴角不由自主就扬起来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省农大专门研究大型真菌领域的孙一飞教授看到这几段视频后,这个年都没怎么过好,他没想到,就在他眼皮子底下,距离农大不过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居然藏了这么一个适合大型真菌培育的山林!

  孙教授当时就给唐新岚打了电话过来,听说她一口气搞了二百亩板栗林做试点,孙教授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大的种植规模,已经完全符合省农大每年的一对一专项扶贫项目立项条件了,这丫头是不是傻?

  唐新岚确实傻眼了。

  她单知道项目搞大点,产生效益之后可以通过乡镇向县里申报项目,申请各种专项扶贫补助和税费减免之类的资金补助,可却没想到,省农大居然也有这样的项目可以申报?

  要知道唐爸之前搞生态养猪基地的时候,为了能得到省农大的技术支持,还特意花了一笔钱才挂了个对口技术支持的牌子呢,咋的养猪要给专家钱,种蘑菇还能从专家们手里赚钱啦?

  “你以为农大的老师们能有多少钱给你赚?”听到唐新岚的咕哝,孙教授没好气地在电话那头提醒她,“你去我们省农大官网看看,就新闻那个版块去找!咱们学校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每年都会从各个学院的对口援助项目里选出几个优秀项目重点扶持,其实奖金倒是其次,最主要的福利是能免费得到农大的专项技术支持,还有,入选项目之后,以后你买菌种,起码能比现在便宜一半的价钱!”

  “哦,对了,如果能成为我们的实验基地,以后那块基地的菌种都是免费的,还有我们农大的学生定期去养护,怎么样,想不想试试?”

  “想!!!”小唐老板可耻地心动了。

第271章

  孙今妍已经收拾好行李了,开了自己的私家车过来接唐新岚,她们这次要在板栗沟蹲点好几天,所以不能用村里的车,好在她这辆小破车还没卖。

  “妍姐你等等,我带点补给过去。”唐新岚把行李箱放在后排座椅上,让孙今妍帮忙打开后备箱,把准备好的泡面、火腿肠、各种小零食都塞了进去,“这几天晚上肯定要加班了,不好让村里人帮忙准备宵夜,咱们自己克服一下吧,偶尔吃个泡面也没啥。”

  “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算了,都搬上来吧,咱们人不少,多搬点,不然不够吃。”孙今妍打开后备箱,里面赫然是一大箱泡面和一箱鲜奶饼干。

  “啊啊啊啊我最爱的特浓芝士泡面!我今晚就要吃这个!”唐新岚一看到包装就抱住不松手了。

  这种泡面她已经回购过N次了,浓郁的芝士味道特别好吃,还有旁边那个鲜奶饼干,也是这几年刚流行起来的,浓郁的鲜奶香味,饱腹感也不错。

  这次只是配合做材料,所以唐新岚就把陈欢欢给留下来了,让她负责代班做两期直播,顺便盯着地里的萝卜有没有定时定量的采收回来,毕竟开春之后萝卜就要抽薹开花了,不趁着这段时间天气凉赶紧采收了,再拖下去萝卜口感就不好了。

  俩人一路开车到了板栗沟,蒋秋霞已经帮她们把住的地方收拾好了,沈凯平也把唐新岚要的资料整理好了,时间紧张,几个人也没空寒暄,放下行李就直奔村委。

  省农大的申报材料其实他们都没做过,但是有孙教授指点,唐新岚还是从农大官网上扒到了往届获奖项目的申报材料公示,现成的获奖模板,照着抄就行了呗。

  一整天都在照着模板疯狂填补材料,有些资料村里都没有,还要打电话去镇上要,一直忙到天黑,才把整体框架打出来。

  “先休息吧,明天早上咱们上山,去拍孙教授要的照片。”唐新岚站起来揉了揉老腰。

  其实他们之前为了卖板栗也拍了好多照片,但拍的都是板栗和板栗树,孙教授要的是周边环境照片,还有几个山头的航拍图,这就要专门去拍了,而且目测他们明天得在山里跑一整天……谁特么说当老板的都吃的膘肥体壮?她刚毕业那会儿是126斤,现在都瘦到115斤了。

  到了自己的地盘上,沈凯平当然不可能让她们真的吃泡面。

  “走吧,去我家,给你们尝尝我妈做的菜吧。”沈凯平站起来,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丝笑容。

  “阿姨现在能下厨了?”唐新岚惊喜万分地抬起头看着他。

  “何止~我也没想到,换个地方生活,我妈能好的这么快。她现在好像忘了我跟我爸了,不过记起了很多小时候的事情,我妈跟我说这里跟她老家特别像,她现在已经在院子里养了几十只小鸡,还打算开春挖地种点菜,家里的饭现在也都是她在做了。”沈凯平挠了挠头,其实他不在乎他妈是不是忘了他,他只是想让她能开心地活下去罢了。

  现在这样真好,他妈妈忘了爸爸和他,这样就不会想起失去丈夫的痛苦了,有时候他妈犯迷糊了,还问他是谁,沈凯平就逗她说是她捡来的孩子,他妈还抱着他说以后一定会把他当亲生儿子一样。

  再一次见到沈妈妈,唐新岚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躺在床上、形容枯槁的女人,正穿着厚实暖和的珊瑚绒家居服,外面穿了一件印有鸡饲料广告的围裙,在温暖的厨房里忙活着,白净的脸上挂着恬淡的笑容,岁月仿佛遗忘了这个饱受苦难的女人,刻意为她打造了一方独立的空间……

  “原来阿姨长得这么好看……”褪去了长久卧床的浮肿,适当的家务并没有让她过于疲倦,反倒平添了一股鲜活的气息,光洁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打湿的刘海贴在白皙的肌肤上,黑鸦鸦的秀发,倒是衬得她那双丹凤眼更加的妩媚动人了。

  难怪沈凯平长得好看,原来是遗传了沈妈妈。

  “妈!我带小孙村长和唐姐姐过来啦。”沈凯平对着厨房喊了一嗓子。

  “哎~饭菜都好了,你们赶紧去洗手,准备吃饭啦。”沈妈妈擦了擦手,笑眯眯地揭开锅盖准备开饭。

  儿子很少带同龄的女孩子回家吃饭,自以为猜到了什么的沈妈妈,为了今晚这顿饭可以说是做足了心思,桌上光是肉菜就有好几个——

  一整个猪蹄膀,炸得表皮金黄后,做了红烧蹄髈,下面垫了生菜叶片,卖相看着就很好吃。

  村里买的一只老母鸡,一半炖了鸡汤,另一半切块后,先红烧入味,再和冬笋、香菇一起搁在一个小砂锅里炖了好几个小时,喷香诱人。

  特意托人从镇上带的一条鲫鱼,做了鲫鱼炖豆腐,还有一斤多的冷冻大虾,按照小姑娘们爱吃的口味,尝试着做了茄汁大虾,盘子边上还用香菜和西芹做了点缀,单就摆盘来看,沈妈妈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文艺女青年。

  除了这几样之外,还有一盘板栗烧肉、一盘萝卜丸子、一碟莴笋肉片和一盘醋溜白菜,米饭居然还是网上很流行的彩色糯米饭团,彩色米饭焖熟后做成一个个单独的饭团,里面包了炸好的里脊肉、酸豆角、胡萝卜丝、肉松之类的,外面拿生菜叶子包好了,放在一个大圆盘里,吃的时候单独取一个就行了,不用自己动手做,非常方便。

  “阿姨这手艺可真好!怪不得我觉得小沈你好像吃胖了点?”孙今妍跟沈凯平开玩笑道。

  “嘿嘿,我妈心疼我工作太忙了呗,这些菜都是我妈跟着美食博主学的,你们快尝尝,我跟你们说,这个彩色饭团绝对好吃!尤其是里面的酸豆角,绝配!”

  “咦?这酸豆角是岚岚家的吧?”

  “对呀哈哈,你尝出来啦?上回我们搬到村里,你们不是都送东西过来了吗?我妈特别喜欢章阿姨送的那一坛子酸豆角,还说等过完年,她也要在院子里种点豆角自己腌点泡菜呢。”

  “那感情好啊,阿姨您也别去买种子了,我家菜种子多得是,回头我给您每样都捎点过来,长豆角、短豆角还有扁豆,我家都有,对了,茄子辣椒甜瓜西瓜这些菜苗我家每年都育好多,自己都用不完,阿姨您不要自己育苗哈,到时候我家的苗出来了,我叫人顺路给你带过来。”唐新岚现在也算半个种菜达人了,菜园子里一年四季种啥菜,她跟着看了三年多,看也看明白了。

  “那好呀,我听村里人说,这边春天山野菜多得很,你送我菜苗,我摘野菜给你吃。”沈妈妈笑眯眯地应下了,还偷偷看了儿子一眼,见沈凯平露出了一个赞赏的表情,立刻笑得更开心了。

  吃饱喝足,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唐新岚和孙今妍赶紧告辞离开,准备回去早点休息,毕竟明天还要爬一整天的山……

  不过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他们还没出发呢,村里的狩猎队就回来了。

  这几年因为野生动物保护法,再加上山里人都跑出去打工了,板栗沟附近简直野猪泛滥,前年还有人进山采蘑菇的时候被野猪撞成重伤的,以前这帮孽畜糟蹋些玉米红薯就罢了,可去年有一片山头的香菇菌棒被野猪给拱了之后,山荣就坐不住了。

  他跑了好几趟镇上,拿到了林业和公安的审批之后,总算申请到了狩猎证,赶在第二批菌棒下地之前,山荣在村里组织了狩猎队,沿着村边的山林挨个巡了两圈,端了好几个离板栗林太近的野猪窝——打野猪倒是其次,主要是想把这些孽畜给吓走,别等到了开春又来糟蹋村里放的菌棒。

  虽然菌棒不是村里出钱买的,但这些菌棒长出来的香菇,卖了钱就有一半是村里的集体财产啊!必须把这群野猪赶出村里的地盘!

  狩猎队凯旋归来,还扛了五头打死的大野猪回来,全村都轰动了!

  “乖乖!这么大的野猪,我长这么大都没见到过!”看着被人拿毛竹竿串着抬下山的大野猪,唐新岚咋舌道。

  她记得小时候那会儿还没什么野生动物保护这一说,为了保护村里的庄稼,也偶尔因为吃不起肉想打个牙祭,那会儿唐爸就经常带村里的男人们进山打野猪,不过可能是年年都打的缘故,山里的野猪都不大,不像眼前这个,一看就知道肯定偷吃了不少板栗沟的板栗。

  “留一头招待省农大的专家们还有岚岚他们,剩下四头今天就宰了,咱们全村分肉啦!”山荣村长振臂一呼,全村老百姓都轰然鼓掌。

  “早该上山震一震这帮畜生了!每年偷吃了咱们多少板栗子!”

  “就是!上回还拱了咱们的香菇呢,也不吃,就乱拱糟蹋东西!”

  “荣哥,山里野猪多吗?”

  村民们你一嘴我一嘴的打听着。

  “多!怎么不多?还下了好些小猪崽子呢,一个个跑得飞快!长枪怕是打不完,我叫人跟着拍了视频,回头发到镇上去,这野猪太多了,不管管怕是不行的。”山荣叫人把长枪收了回来,登记封存,拿毛巾擦了擦脖子上的汗,又跟唐新岚保证——

  “过几天我再组织村民上山把那十几个野猪窝给捣了,带几挂鞭炮上去把它们吓到老林子里去,别叫它们跑下来拱了咱们的香菇棒子。”

  “十几个野猪窝?乖乖~这边的野猪生的够多的啊!”孙今妍同情地看了沈凯平一眼。

  像他们这种多山的村子,野猪太多可不是啥好事,这东西一年生一窝,还是个保护动物,只有威胁到老百姓生活才能去走审批猎杀,杀几只都要登记在册的,反正就是个麻烦!

  这一点上唐村就挺好的,山林子太浅了,野猪搁里面藏不住。不然这会儿估计她也得去镇上走审批,组织人手上山打野猪了。

  哎哎,基层干部真是太难了,谁能想到,当个村长还得负责上山打野猪呢?

第272章

  这天,板栗沟家家户户都领到了一份新鲜宰杀的野猪肉,山荣回来了,自然要请唐新岚她们吃饭,唐新岚欣然答应。听说她们要进山去给村里的申报材料拍照片,山荣叫了两个长枪使得好的年轻人跟她们一起去。

  “咱们这边不比你们村,山林子深,野猪啊,狼啊什么的都能见着,你们路上小心点,亮子你带他们走咱们走的那条路,那一片咱们刚蹚过,鸟兽都惊跑了。”

  叫亮子和登登的年轻人跟新上任的村支书沈凯平看起来关系不错,大家都是年轻人,路上聊了一会儿就熟络了。

  唐新岚这才知道,原来他们俩以前一个回村养过长毛兔,一个做过山野菜生意,不过都没有做成,还欠了不少外债,但毕竟是做过生意的,沈凯平在村里摸底摸了一遍之后,不知道跟他俩怎么说的,就把人留在村里帮忙了,现在亮子分管香菇种植基地的日常巡查管理,登登负责采收期间的人员管理和记账。

  正月刚过,山里草木还没发芽,满地都是落叶残枝,走在上面咯嚓咯嚓响,唐新岚要进到林子里面去拍摄林下地貌环境,亮子和登登拿了砍刀在前面探路,山荣村长说的没错,他们蹚过的路果然没碰到什么野猪之类的,这个时节山里的蛇也还在冬眠,路上倒还算安全。

  “这片林子松菌特别多,以前我做山野菜生意的时候,每年都带人上山来采菌子。”登登带着他们走到了一片松树林里,“从这边上山好走点,等过几个月你们过来采菌子,我带你们来。”

  唐新岚把这一片地貌环境也拍了一组照片和一段视频,既然这里连野生菌都能长得好,想必人工栽培的菌棒也能长得不错,也不知道农大的教授到底想在山里试验什么品种的菌菇,唐新岚打算尽可能的多拍点,做好标记,回头让专家们自己来选好了。

  这片松树长得非常高,要是夏天走在这里面,肯定是遮天蔽日了,因为上面的林子太密了,下面的枯草也不多,果然很好走,徒步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山顶。

  从山顶往下看,这山真的是很高,再往前看,里面绵延不绝的都是山林,有两座山远远看去山顶都是白的,显然是因为海拔太高,山顶的积雪都还没化呢。

  唐新岚拿出无人机,从山顶飞出去,绕着整个板栗沟飞了半圈就把无人机飞回来了,这里实在是太大了,怕飞出去找不回来。

  “那边今天肯定是来不及了,只能明天从另一条路上去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亮子提议他们赶紧往回走,山里不是只有天黑之后才危险的,反倒是傍晚的时候,好些夜行动物都准备出来觅食了,那时候才最危险,因为路上真的会碰到狼。

  果然,他们走到板栗林边缘的时候,身后已经隐约传来了野狼的嚎叫声,林子里还有些奇怪的响动,唐新岚和孙今妍没进过深山,听着声音都觉得寒毛都竖起来了。

  “你们都不知道,我过来之后看过村里之前的统计数据,当时还好奇呢,上千亩的板栗林,怎么每年各家收上来的板栗那么少。”

  “后来问了他们才知道,咱们板栗沟的板栗啊,老百姓只能收回来一半,剩下的一半,都叫野猪、山猴子、松鼠这些东西给吃了,从刚结籽吃到板栗成熟,我还撞见过山里的猴子故意把野猪引到林子里,叫野猪撞树,把树上成熟的板栗撞下来,它们好捡现成的呢。”沈凯平哭笑不得地跟她们俩说起了村里的趣事。

  还有这种事?

  唐新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我觉得,你们村的板栗或许卖不了多少钱,但是你们要是能做个自媒体账号来,说不定真能火起来。”

  猴子把野猪骗过来给它们打板栗啊,多么好的素材!这要是拍下来,还不分分钟冲上热榜?

  “欢欢也是这么说的,我打算等忙完这阵子就申请个账号,平时叫他们巡山的时候给我拍点素材,坚持更新,看能不能也给咱们村提高点知名度。”沈凯平难为情地笑了笑,“到时候镇上的旅游业要是发展起来了,说不定咱们这里也能弄个景区呢,妍姐,到时候咱们板栗沟的宣传册能搁在你们村的展厅里帮忙宣传一下吗?”

  “这有啥不行的?咱们都是一个镇的,再说了,到你们这玩起码要一天时间吧?板栗沟这边又没有住宿的地方,到时候还不是要回咱们村住?这也是变相给咱们村的农家乐提高入住率嘛,你好好把村里的旅游资源整合一下,回头做个册子出来,这事儿我肯定给你办成了。”

  孙今妍眼珠一转就发现这事儿他们两个村子其实可以互惠互利,这还用得着考虑吗?

  回到村里,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唐新岚和孙今妍要先回屋把设备放好,再换一身衣裳才去山荣村长家吃饭,沈凯平也要回家换身衣裳,几个人约好六点钟准时到村长家集合,各自回屋换衣裳洗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