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57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苏雪荞是真的气昏头了,这么好的一个投资机会,就在眼皮子底下,她精心培养的接班人居然都没有发现,还要别人来提醒他!人家方案都写好了!

  要不是唐新岚自己没钱,苏雪荞完全相信,这丫头自己就能把这事儿给办成了,还有她儿子什么事?

  自己儿子在想什么,她这个亲妈会不知道?

  什么要不要他帮忙挑块好的?肯定是自己拿不定主意,居然敢来试探老娘?胆儿肥了啊!苏雪荞气得刚做好的发型都快炸毛了,恨不得立刻抓住儿子直接打死!可是不行,儿子就一个,接班人也没有备胎……

  憋了一肚子气,苏女士甚至没能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就先给唐新岚打了个电话,让她先不要去和板栗沟谈租赁宅基地的事情。然后,第二天一早,苏女士就亲自过来了。

  “老娘回头再收拾你!”看到儿子,苏雪荞狠狠瞪了他一眼,转过头,瞬间切换到了隔壁二婶的亲切笑容,“岚岚啊,你那个托管民宿的方案阿姨看了,引进第三方投资人的想法确实不错,可这投资人多了,你们托管也麻烦啊。”

  “阿姨您的意思是……”唐新岚仿佛猜到了什么,心脏剧烈跳动了起来。

  “你这丫头,傻了么?”苏雪荞抿嘴一笑,忍不住伸出罪恶的手指,戳了戳她圆乎乎手感颇好的小脸蛋,“现成的大客户就在你眼前站着呢,你与其花钱打广告,去外面一个个的找客户,怎么不先问问自己人呢?别人不说,就说我和孙总,算了,孙总你还是别找他了,他那个人抠得很,舍不得给自己花钱的,丫头,我跟你说,这事儿你得这么办……”

  接下来,苏女士踢开儿子,给自己的小迷妹上了一趟干货满满的投资理财课——

  “现在城里确实有很多中产阶级有这方面的需求,但是省城几百万人,你知道去哪里找这些人?找到了,他们中间有多少人有这个实力,能一次拿出两、三百万投资民宿?”

  “就算能拿得出来,万一到时候又遇到像新冠这样的疫情,连着好几年旅游业都起不来,等于几百万就这么被套牢了,一般家庭能承受得住?到时候闹起来,头疼的就是你们了!”

  “你与其去一个个跟这些人磨,还不如干脆找几个有实力的大公司,丫头,你要记住一点,跟钱打交道,永远比跟人打交道要容易得多!”

  “现在省城那些上规模的企业,哪家银行账户里没个几千万甚至几个亿的?这些企业每年也要找各种途径去分散投资呢,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呀。”

  “远了不说,就说你们县里,那些规模上亿的企业,你一家家的跑过去,十个里面有一个愿意投资,你这盘棋也就盘活了。”

  “最关键的是,这些企业每年投资的项目也多,很多做的都是长线投资,不会像普通人那样,连续亏损两年就恨不得割肉跑路了,他们亏得起,也会给你试错的机会。”

  “还有,我听彭彭说,你是想在板栗沟那边打造一个相对高端的度假民宿,那就更要在投资方的选择上尽量往高处去掐尖了。你知道为啥吗?”

  “我知道,因为有钱人的亲朋好友,很多也都是有钱人,这帮人才是我们的目标客户。”唐新岚并不笨,苏雪荞都把道理说的这么清楚了,她要是还弄不明白其中的关键,那就真的只能在村里喂一辈子猪了。

  “只要我能让这帮有钱人成为民宿的股东,即便是为了盈利,他们也会在自己的圈子里推荐我们的,到时候我们都不用花钱去外面搞推广了,只做这个圈子里的生意就足够维持民宿运营了。”

  “听到没有?人家是一听就懂!你呢?跟着我学了两三年了,脑子里都学了啥?”苏雪荞狠狠瞪了儿子一眼。

  “阿姨您别怪班长呀,我跟他情况不一样的。”人家妈妈教了自己这么多干货,唐新岚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母子俩因为自己闹的不愉快?“班长想不到是正常的,他本来就是有钱人嘛,资方只管出钱投资就行了呗,只有自己没钱,才会想办法去找资本借力。”

  说白了,她和苏雪荞能想到这一点,是因为她们都吃过没钱的苦,草根也有草根的优势,正是因为自己手里没钱,所以才会绞尽脑汁去找钱。

  可是苏彭不一样,他出生的时候,苏雪荞的生意就已经做的很好了,从小就没为钱犯过愁,甚至因为苏雪荞的关系,他一进职场就直接站在了资方的位置上,习惯了别人来找自己筹资,真到了需要伸手找人要钱的时候,脑子反倒没有唐新岚这么活络了。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太有钱了!!!

  “这倒是……”苏雪荞琢磨了一下,觉得让儿子在村里锻炼一下,倒是误打误撞,让这个从小就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接班人,能感受一下创业的艰难。

  一番话点醒了唐新岚之后,苏雪荞也没跟她客气,直接问她打算做多大规模的民宿群,大概投入是多少,让她重新出一个细化的招商方案给自己。

  “等等!妈你不是说公司没钱了吗?”苏彭目瞪口呆,觉得他可能从来就没真正了解过自己亲妈。

  “给你当然没钱!投资还是有钱的。”苏女士毫不掩饰自己锻炼接班人的意图,当初答应让苏彭过来开设分公司,就是为了给他独立运作一个项目的锻炼机会的,自然要在资金上卡一下他,好叫儿子感受感受,做生意哪有事事顺心的?

  苏彭:“……”不用去打听了,他肯定是他妈当初在医院生孩子的时候抱错了!

  从天而降一个送上门的金主爸爸,小唐老板喜出望外,当天晚上就把沈凯平叫了过来,俩人熬了个大夜班,连夜把新的招商方案给弄出来了。

  这次和苏雪荞的谈话,给了唐新岚很多启发,以前她对于投资方面的一些理解还停留在原始阶段,能想出引进第三方资本,已经算是她本人的极限了。

  可现在,被苏女士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她感觉自己的思维一下子就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在眼前缓缓打开——

  “我觉得我们一开始摊子不要铺的太大,但是也不能太小,规模太小了,人家根本瞧不上眼。”

  “我刚才重新算了算你帮我统计的村里的宅基地存量,这样,我们先拿出三分之一,做十二间民宿出来,既然是投资人直接参与,那就不存在中间的溢价部分了,按照实际的建造成本,就算是一栋两百万吧,加上后期其他费用,前期投资大概是两千五百万元,这样我们只要找到两个大股东,基本就能筹集到一期的成本了。”

  “这样的话,规模可控,前期可以专心做精品,把品牌和口碑做上来,后面如果咱们运气好,赶上国内旅游业复苏,就能让金主爸爸们看到收益,后面的地价也能稍微抬一抬,给村里多创造点收益。”

  “是的,我和老村长说了,前期宁可白菜价把咱们的宅基地给租出去,也要想办法把村里的旅游产业给带起来,说白了,咱们没钱,就别想着一口气吃个胖子,引进外面的资本,别人赚大钱,我们跟着喝口肉汤也是好的。”

  “没想到你还挺清醒的嘛~”唐新岚赞赏地看了他一眼。

  “不清醒不行啊,你是不知道我刚去村里报到的时候,村里的账面多难看,别说余额了,还欠着外债呢!”说起村里之前的情况,沈凯平嘴里发苦,“去年还是多亏了你带着大伙儿种香菇,村委才把外面欠的外债给还清了,我也跟山荣老村长说了,咱们村可再不能守着大山吃糠咽菜啦!”

  “只有外面的人愿意进来投资,咱们村才能见到活钱,有了钱,才能像你们村这样,想修路就修路,想开晚托班就开晚托班,没钱,你就是一块宅基地开价十万,那也得找到冤大头来买单才行呀?”

  “老村长也答应我了,要是能引进外面的投资商,他会帮我扛住压力,尽可能的把租赁宅基地的成本压下来。我算过了,这样虽然村里租地的收益少了,但是民宿要是真开起来,到时候肯定要就近招人,就算一个人月薪三千,一年人均年收入也有三万多,总体算下来,村里人还是能得到不少实惠的。”

  “其实村里想发展集体经济,主要还是为了给老百姓多发点钱,既然能直接解决老百姓的工作问题,让他们自己有本事赚钱,这么好的事情,村委没道理拦着的,宅基地租金一年能有多少?顶破天一年两万块吧?”

  “可这块地要是能建成民宿,一间民宿起码需要两个保洁一个前台吧?还有做饭的厨师、维护庭院的绿化工……这些才是真正能让村里人过上好日子的长久买卖!”

  “咱们村是穷,也没钱做这么大的买卖,不过我相信,只要村里肯挑担子,别让老百姓乱喊价,把人给吓跑了,慢慢的总能把生意给做起来的。”或许是因为个人经历的缘故,沈凯平的身上并没有他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会有的浮躁和跳脱,看起来反而比苏彭更加的沉稳一些,思考问题的方式也更接地气。

  “就是这个道理啊!没钱有没钱的做法,咱们互惠互利,只要诚心合作,总能把事情给做起来的!”唐新岚拍了拍已经打印好的新方案,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五十了,这个点沈凯平肯定没办法赶回去了,不过楼上的客房已经住满了,唐新岚只能给他在二楼的小客厅里铺了被褥,让他在客厅委屈一晚上了。

  “哪里委屈了?你不知道,我头一天晚上住在板栗沟那边,大晚上的屋子里好几只大老鼠在打架,闹的我一夜没敢睡,生怕被老鼠给啃了。”沈凯平倒是很能吃苦,刚才他已经借了唐家的公共卫生间洗了澡,现在直接倒头就睡。

  年轻人睡眠真好!

  唐新岚一边羡慕,一边打开了备忘录,她还要把刚才想到的一些不方便写到合同里的内容记下来,明天需要口头和苏雪荞请教一下。

  就比如说,如果沈凯平和老村长他们能想办法压低宅基地租赁价格的话,能不能给板栗沟的村民们置换出一批就业岗位?

第281章

  苏雪荞没想到唐新岚居然这么拼,连夜就把板栗沟的村支书给叫了过来,当天晚上就把新的招商方案给弄出来了!

  顾不上吃早饭,苏雪荞拿起新方案仔细看了起来,看完之后,苏女士忍不住捂了捂心口,面露惋惜之色。

  这么好的闺女,她儿子是眼睛瞎了吗?居然同学四年都没下手去追?啊啊啊~气死她了!!

  “苏阿姨,这个方案怎么样?我们连夜改出来的,其实还有点粗糙,您帮我们看看还有哪些地方需要改一改的?只要能促进这次合作,我和板栗沟那边肯定会全力配合,甚至镇上和县里,有些政策我们也会去努力争取的……”

  这一条唐新岚没有写到方案里,因为税收优惠政策和扶贫项目补贴这两项,其实变数还挺大的,能不能申请到,要看当地的地方政策变动,也要看运气,所以他们没办法写到方案甚至合同里给出明确的保证,只能口头给出承诺。

  “这个无所谓,怎么跟地方政策借力,到时候合作谈成了,你们这边使力,合作方难道就不想多节省点成本?不会帮着你一起想办法?像我们这样的规模企业,本身都有这些门路的。”苏雪荞没想到唐新岚居然连这些细节都想到了,眼神愈发的满意。

  这要是她的准儿媳,有这样的媳妇,即便儿子蠢一点,夫妻俩也能支撑起家业了,未来带领集团更进一步也不是不可能,唉!

  帮着唐新岚把方案稍微修改了几个地方,让她重新打印了几份,苏雪荞来去匆匆,第二天下午就要回去。

  “阿姨你等等!给你带点自己家的菜回去吃。”唐新岚让苏雪荞的司机帮忙打开了后备箱,然后,和唐爸俩人大包小包的的开始往里面拎东西。

  自家山上挖的春笋,装了大半个编织袋;菜园子里的青菜蒜苗大葱香菜菠菜各种蔬菜装了好几个塑料袋;唐妈自己腌的泡菜,都用封口的食品袋一包一包装好了,外面再用一个大塑料袋装好,这样带回家放在冰箱里,吃多少拿多少,可以吃半个月。

  还有宰杀好的一只老母鸡和一只鸭子,一箱土鸡蛋,他们自己家去年晒的各种菜干,唐妈还指挥着唐爸搬了三个老南瓜,让苏雪荞拿回去煮粥吃,

  存放了一整个冬天的老南瓜,瓜肉软糯甘甜,煮粥是最好的,拿来做南瓜饼也非常好吃,送走苏雪荞,唐新岚就缠着唐妈要吃南瓜饼。

  “行!你赶紧忙你的去,小沈晚上也在家里吃吧?好不容易来一趟,住两天再回去吧?”章月红挽起袖子要去搬麦面。

  “不了阿姨,下次吧,我这都一晚上没回去了,得回去看看我妈,我怕她见不到我着急。”搁在平时,沈凯平是绝对不会在外面过夜的,他妈虽然现在比以前精神好了许多,但保不齐万一看不到他,又犯迷糊了呢?

  沈凯平说完就急匆匆告辞回去了,章月红想给他带点东西他都没要。

  “没事的妈,咱们家跟小沈他们村,以后来往的机会多着呢。”唐新岚简单把自己和沈凯平打算做的事情,跟爸妈解释了一下,又叫他们先不要在外面说,不然万一做不成,反倒让板栗沟那边空欢喜一场。

  谁知她这边保密工作做得好,没想到反倒是板栗沟自己人按捺不住嚷嚷了出来。他们倒是没什么坏心眼,只是之前一直看着同一个乡镇的其他村子都发达了,他们板栗沟还是个穷山沟,连一条可以开货车的水泥路都没有,心理难免不平衡,这下子听说他们村也要搞旅游了,哪里还忍得住?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全镇广播宣传一下!

  别的村还好,听了这个消息,顶多是羡慕板栗沟撞大运了,不知道怎么搭上了唐新岚这个财神爷的路子,这就原地飞升了。上唐村的人可就不高兴了,尤其是族里那几个长辈们,当时就一个电话把唐有才给喊到祠堂去喝茶了。

  “有才啊,你家岚岚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嘞?”

  “就是!咱们老唐家这日子还过得紧巴巴的呢,她倒好,大把赚钱的机会不留着给自家人,反倒去帮着人家板栗沟去了!”

  “我记得你们家跟板栗沟那边没啥亲戚关系吧?”

  “有才,你家岚岚不会是看上那个小沈了吧?那孩子才多大啊,比岚岚小了好几岁吧?”

  “听说他家还有个精神不太正常的老娘……”

  几个长辈你一言我一语的唠叨起来,话里话外的无非就一个意思:你们父女俩既然姓唐,那就搞清楚屁股该往哪里歪,别胳膊肘往外拐,伤了族人们的心……

  他们说自己还好,一听到话里还牵扯到了沈凯平的母亲,唐有才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五叔,有些话不好乱说的!”

  “小沈的父亲可是为国捐躯的烈士!他的母亲也是烈士遗孀,什么叫精神不太正常?人家年纪轻轻没了丈夫,本来就够苦的了,你们这么说,这不是往人家心口扎刀子吗?”

  这番话一说出来,几个族老脸上都讪讪的,不过,攻击沈凯平可不是他们今天的目的,他们之所以急匆匆的把唐有才给叫过来,主要还是为了那件事——

  “咳!我怎么听说,岚岚搞了个什么高端度假村的项目,还非要放到板栗沟那边去呀?咱们村还这么多空地呢,哪里不能造房子了?地方又大!路又宽敞,不比它板栗沟的深山老林子住着方便?”

  “就是!听说苏总还答应了要帮他们拉好几千万的投资进去?这么大的项目,有才啊,这可是关系到咱们村子孙后代的大好处啊!千万别叫岚岚给了不相干的人啊!”

  见唐有才低着头不说话,几个族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重重叹息一声,都以为自己猜到了唐有才纵容唐新岚乱来的真正原因,几个人对视一眼,三叔公开口了——

  “有才啊,我知道你心里憋着一股气呢,岚岚不是男娃,你跟月红这个年纪也不能生了,往后这族长的位置,肯定要落到别人手里去。”

  “你是不是担心,万一下一任族长换了别人,今天你家岚岚给村里做的这些事情,往后都白白便宜了别人?”

  “这事儿啊,我们几个也商量过了,有才,你看这样成吗?你家岚岚这年纪也不小了,你要是不乐意叫别人替了你这个族长呢,就抓紧让岚岚找个对象,赶紧生个男娃!”

  “当然了,咱们村的规矩你这个族长最清楚了,甭管岚岚的对象是不是入赘,这孩子啊得姓唐!到时候入了咱们老唐家的族谱,就是咱们老唐家的人了,你要让你外孙当族长,只要他姓唐,我们几个都没意见……”

  “三叔你在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想让我外孙当族长了?”唐有才憋着一肚子火听到现在,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嚯的一声站了起来,面色涨红地看着几个叔伯长辈。

  “第一,我从没想过要让岚岚或者岚岚的孩子来做这个族长!我这个族长听着好听,这些年受了多少委屈,别人不知道,几位叔伯不知道吗?这活儿我这辈子干的够够的了!以后等我躺在医院要闭眼了,我也要给子孙后代留个遗言,这辈子当牛做马,也千万别做这狗屁的族长!”

  “第二,我家岚岚爱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谁特么也甭想逼她!她就是不结婚!不生孩子,劳资也愿意养她一辈子!”

  “第三,你们以为我家岚岚有多大本事?人家几千万的投资,她说搁哪儿就搁哪儿?人家大老板就是看中了板栗沟那地方,非要在那儿砸钱,你们叫岚岚怎么办?反正我们是没办法劝人家大老板改主意的,你们要是觉得你们能劝得动,自己去试试吧!”

  看到几个族老面色忽青忽白,这一刻,唐有才突然觉得心里真是说不出的痛快!

  这族长他真是做够了!还真当他稀罕?谁愿意做谁做去!

  “还有,人家大老板是做正经合法生意的,要租的也是村里的宅基地,咱们村还剩下几块宅基地,不用我说吧?族里的账本里都记得清清楚楚!”

  “咱们村剩下那些,可都是国家保护耕地!别说我不敢打那些地的主意了,今天就是镇上的陈书记来了!他也不敢张口就要把国家保护耕地变成宅基地拿去赚钱!这事儿闹大了特么是要坐牢的!”

  “行了,反正我今儿就把话撂在这儿了,这个族长,谁要是愿意做的话,只管来跟我说,劳资巴不得不做这狗屁族长呢!一天天的净受气去了!”

  “还有,叫咱们村里人管好自己的嘴!自己村里人闲话两句,最多打一架。要是有人敢在外面胡咧咧,伤了烈士家属的名声,别怪我不顾同族的情面!到时候我会亲自去县人武部举报的!”

  “人家拿命在保护咱们呢,保护这个国家!家里就剩下老婆孩子两个人,你们也知道小沈年纪不大?人家那么小一个孩子,每天起早贪黑的帮着村里脱贫,人全家不欠着咱们的!是咱们欠着他们家的!”

  “你们要觉着非得是亲戚关系,岚岚才能帮着人家小沈,那行!回头我就舍了这张老脸,叫小沈认我做干爹!我唐有才的干儿子,也算半个儿子了!我家岚岚帮着自己弟弟,村里人总不会说啥了吧?”

  说完,唐有才也不管几个长辈脸上有多难看了,他自己甩袖子走了。

  真是受够了,都特么的给劳资滚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