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59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妥了!!!

  一场方案宣讲会,从上午十点钟一直开到了十二点半,金主爸爸们不愧是商界精英,一边看方案一边提问题,提的还都是一些现实又尖锐的问题,唐新岚只能暗暗庆幸自己前期准备工作做得充足,才没有被大佬们问得卡壳。

  即便如此,一场会开下来,她也累得头晕脑胀,所以说想拉点赞助多难啊!亏得他们老唐家的族老们还以为她振臂一呼,就有人上赶着给她送钱呢,呸!

  简单吃了个工作餐,一行人连午休都顾不上,立刻准备进山。

  这回可轮到山荣老村长上线了。

  他给每个人都准备了几根布条子,把袖口、裤腿都扎紧了,这样山里的虫子就不会爬进衣裳里面去了,还找村民家里借了一些斗笠过来,每人分了一个——

  “咱们老林子里虫子多,有时候直接掉到人身上还好,要是掉到头发里面去,钻进去了,抓都抓不出来!我们平时进山都是戴着斗笠的,这几年外面的年轻人还买了那种防晒帽回来,也挺好用的,小沈呐,下回给咱们村里买上十几个防晒帽,领导们来的时候戴着那个,轻便些。”

  一听说山里的虫子居然还能钻到头发里,众人也不嫌弃老村长拿来的斗笠笨重了,赶紧戴好,就连两位女士也顾不上精心打理的发型了,发型可以再找时间做,可万一虫子钻到头发里了,一想到那种虫子在头皮上蠕动的感觉,苏雪荞就觉得整个人鸡皮疙瘩都要冒出来了。

  不过,等进了林子,看到板栗树下的菌棒上冒出的小香菇,众人哪里还顾得上头上会不会掉虫子?

  “这边香菇刚采过一茬,个头不大,我带你们去那边采,那边还能找到松树菌和鸡油菌呢。”进了山,就是山荣老村长的主场了,他老人家也知道招待好这帮贵客,他们村投资几千万的项目才能有着落,一路带着他们去了自己的老窝子。

  这里和上次几位教授去的那片松树林是一片的,但是这边地势比较隐蔽,而且以前这里还有一窝野猪,所以村里人来的不多,到了那儿一看,果然地上有不少金黄色的鸡油菌,有些居然已经腐烂了!

  “太可惜了!这东西现在去菜市场想买都买不到了。”几个年纪大的股东看着地上的鸡油菌,忍不住回忆起了自己小时候上山捡菌子的往事,那时候山里的蘑菇到处都是,也不值钱,因为清洗太麻烦,就算捡回去,爸妈也没时间精心烹饪了给他们吃,大部分都是直接晒干了留着冬天炖肉吃。

  现在好了,他们有钱也有时间了,反倒是这种小时候常见的野山菌,越来越少见了。

  “这一片鸡油菌每年都有,那边松树林子下边还有松菌跟青头菌呢。你们先在这边摘,摘完我带你们去那边。”山荣老村长说完,就拿了背篓去旁边摘香菇去了,并不和客人们抢地上的野山菌。

  这玩意儿他们每年都能采,不像城里人,就稀罕这个。

  再说了,山荣特意背了个大号背篓过来,也是想顺路摘点新鲜香菇,这一片的香菇发得快,下面有些长得太大的已经不符合做冻干香菇的标准了,但是摘回去卖给收购点,这么大一背篓的大香菇,能赚二十元。

  苏彭也是会做生意,标准规格的香菇收回去做冻干香菇卖,这种大香菇成本低,他也叫人收购回去,打成块状做成风干香菇块,转手卖给自家公司,做自热米饭或者自热火锅的配菜,又能小赚一笔。

  这种大香菇采摘起来非常快,没一会儿,山荣就摘了满满一背篓,打电话叫儿子过来帮他背下山,他又换了个新背篓……

  苏雪荞他们在林子里捡菌子捡得不亦乐乎,差点玩到忘了回去的时间,山荣老村长也没闲着,三个多小时他就换了七、八次背篓,光是这一下午就净赚一百多块钱!

  因为时间太晚了,担心晚上开车走山路不安全,沈凯平也没敢强留他们在村里吃晚饭,而是找了些干净的塑料袋,帮他们把自己摘的野山菌装起来,又每人给包了一大袋新鲜的香菇,一大袋现掐回来的麦叶。

  除了这些之外,这次来的几个股东,有一个算一个,都从农民家里买了好些腊肉!整只的火腿要买,熏好的五花肉也要买,就连看到熏得黑乎乎的猪头,也要买回去尝尝,毕竟在城里可买不到这种正宗土猪肉做的熏腊猪头肉……

  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他们自己根本拎不动,山荣老村长就从村里叫了好些壮小伙,拿了自家的扁担和箩筐来,帮他们把东西挑到了车上。

  “苏总,周总,程总,这次招待不周,等下回过来,咱们提前安排好住宿,你们一定要在板栗沟多住两天,到时候叫村里的狩猎队去打两头野猪回来给大家尝尝!”小沈书记不愧是陈新平亲自教出来的学生,非常的自来熟,这次客人还没走呢,就开始跟人家约下回了。

  “哈哈~等咱们的民宿项目做起来了,到时候哪里还用得着村里给安排住宿?咱们就住民宿好了,反正都是股东,总能享受到优先订房的福利吧?”苏雪荞这番话里的信息量可太大了。

  听她这么说,几个股东非但没有一开始的抗拒,反倒笑眯眯地跟着点头,有的还说等民宿装修好了,干脆自己家包下一整栋,带全家人一起过来玩个痛快呢。

  这事儿……算是成了?!

  唐新岚和沈凯平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丝狂喜。

第284章

  “本来就是必成的事儿!”送走亲妈和公司的股东们,苏彭也一身轻松,看着唐新岚没出息的样子,忍不住嗤笑了一声,“也就是我妈念着旧情,有什么发财的机会都带着几个老朋友,不然就她那身家,都不必走这个过场,她自己就能投钱把这事儿给办起来!”

  “好羡慕苏阿姨啊……”唐新岚真的对苏雪荞这么些年攒下来的现金流羡慕死了。

  她要是能有这么庞大的现金流,早就带着整个双弯镇原地飞升了好吗?

  想到这里,小财迷一把勾住了老班长的脖子:“班长!你说你要是结婚的话,你妈会给未来儿媳妇多少彩礼啊?会不会像偶像剧里那样,什么豪宅豪车、金条钻戒都给配上?再砸个几百万的见面礼?”

  “你想干嘛?”苏大少一脸警惕地跳开了。

  “嘿嘿~我就随口那么一问,你紧张什么?”唐新岚笑眯眯地走开了,晚上沈妈妈请吃饭,她一定要多吃点,爬山爬了一下午,可把她给累坏了。

  留下苏彭一脸惊疑地捂住了胸口,不会吧?这丫头不会真为了彩礼想嫁到他们家来吧?

  真要是这样,别人他不敢说,他妈肯定恨不得立刻砸个几百万把唐新岚这丫头娶进门的……到时候再给他下点药,生米煮成熟饭,有了孙子,下一步是不是就要“去父留子”了?

  “等等!我在胡思乱想什么?”苏大少呆愣了一下,狠狠给了自己脑袋两下,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他和唐新岚?怎么可能?

  因山路难走,吃完饭,唐新岚和苏彭就歇在了板栗沟,准备第二天早上再回去。苏彭和沈凯平两个大男人凑合了一晚上,唐新岚跑去找了蒋秋霞。

  蒋秋霞已经和唐有华离婚了,离婚的理由也很扯淡:不是蒋秋霞起诉离婚的,是唐有华主动要跟她离婚,而且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

  “我猜他是外面有人了,不然不会这么火急火燎的要跟我离婚,怕是要给那一个让位子吧?”蒋秋霞冷笑一声,这样正合了她的心意,反正她现在每个月都有稳定的工资,福利待遇样样都不错,还能顾得上女儿,离了婚,反倒比她从前过得还要畅快,没什么好伤心的。

  “我才不担心你会伤心呢,我看你拿到离婚证都快笑出来了,好歹收敛点啊,赚点同情分不好吗?”唐新岚有些无语,她只是不经常来罢了,又不是眼睛瞎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蒋秋霞自从拿到了离婚证,整个人都称得上是“容光焕发”了好吗?哪里伤心难过了?

  就是这笑容未免也太灿烂了,这个社会对于女人是远比男人苛刻的,女人离了婚,要是不装出一副失魂落魄的弃妇模样,城里还好说,农村这些三姑六婆还不知道要在背后怎么埋汰人呢,说不定还会倒打一耙,怀疑蒋秋霞说不定早就在外面有人了!

  不然哪家的女人孩子这么小就迫不及待吵着要离婚?一个人养孩子多辛苦?一定是在外面早就找好了接盘侠!

  “也是!算了,那我就努力克制一下吧。”蒋秋霞演技不错,马上切换到了标准的弃妇脸,不就是让人看到自己离婚后过的不怎么样吗?之前她去村里找山荣老村长买宅基地的时候,也不是没哭过,唐新岚说得对,在唐有华那个人渣再婚之前,为了自己的名声,还是得收敛点。

  蒋秋霞带着女儿住在职工宿舍一楼,她来得早,挑了一个大一点的房间,现在已经被她用窗帘布隔出了里外两间,里面是一张大床,靠窗台下面还有一张竹床,上面摆了些玩具和图画书,应该是她女儿平时玩的地方,床头没有放柜子,直接放了一个带储物功能的梳妆台,墙上贴了她在网上买的打折墙纸。

  板栗沟这边交通不方便,大概是不好买衣柜,蒋秋霞心思灵巧,干脆没要衣柜,而是用处理打磨好的竹片,在床对面的空地上隔出了一个不到3平米的“衣帽间”,里面用竹竿做了上下六排挂衣服的杆子,一年四季的衣裳都能挂得下!

  看了蒋秋霞的衣帽间,唐新岚决定回去自己也山寨一个同款的,这可比她那个衣柜好看多了,而且拿取还方便,就是没有穿衣镜这个不太方便。

  “秋霞姐,我回头给你拿面穿衣镜过来吧。”板栗沟这边现在连快递都送不到的,村里人在网上买东西,地址只能填镇上的快递代收点,等东西到了再去镇上拿,一件快递还得交两块钱的保管费,实在是麻烦,不像上唐村,三年前就快递下乡了。

  唐新岚打算给蒋秋霞买一面穿衣镜,看了看她们母女俩的宿舍,心里暗暗盘算了一下,准备再给孩子买个三轮小自行车。蒋秋霞虽然嘴上说日子比从前好得多,可看得出来生活还是极为节省的,估计也是为了攒钱留着给女儿上学用。

  因为厂里还有事,第二天一早,在沈妈妈家吃完早饭,俩人就急匆匆离开了,唐新岚在路上拿出手机,下单买了小孩子玩的自行车,又买了一个落地式的穿衣镜,嘴里还不忘跟苏彭吐槽现在的男人有多不靠谱,浑然忘了苏大少也是个男人……

  “我要是秋霞姐,我绝不这么痛快答应离婚!凭什么啊?嫁过去伺候一家老小好几年,还给生了个女儿,就算是给人家当保姆,一年也得给个几万块钱工资吧?”

  “就这么轻易放过这个男人,未免太可惜了!”不知道是不是感同身受,苏大少居然站在了蒋秋霞这边,还惋惜她没有趁机找前夫索要一笔青春损失费。

  “算了吧!唐有华连自己女儿的抚养费都不愿意给,还青春损失费?”唐新岚冷笑一声,“我估摸着秋霞姐也是知道他这些年根本没存下钱,就算要也要不到,索性不去跟他扯皮了,能把女儿抚养权要到手就行了。”

  “这种人居然也能躺在家里拿分红?我看你们村要是再不改一改规矩,怕是以后多得是唐有华这样混吃等死的混混。”作为一个正能量的富二代,苏大少最看不惯的就是吃祖宗饭的男人了。

  “算了吧,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再说了,从今年开始,咱们村的女人也能参与分红了,往后分到各人手上的钱就少了,一年几千块,我看他怎么活……等等!怪不得!我知道了!”唐新岚狠狠拍了一下大腿。

  “你知道什么了?”

  “我就说唐有华那个自私鬼,怎么会这么快就答应跟秋霞姐离婚呢,感情是怕秋霞姐到村里告状,说他拿了分红不养家,到时候村里直接把钱打到秋霞姐户头上,他想拿钱去鬼魂就难了。”

  “先离婚,再找个懂事听话好拿捏的媳妇,再生俩孩子,这样他们一家四口,加上老头子,每年就能从村里拿五份分红了,到时候这笔钱留着自己花用,岂不是痛快?”

  “卧槽!他这种人你们宗族也不管的吗?生了也不养,是人吗?一撮白还知道直播的时候卖个蠢,给小猪崽们挣点儿打赏买猪饲料吃呢。”

  “你不知道,农村这种男人多了去了!还有的男人自己不挣钱养家,看到老婆出去打零工挣到钱了,还要去找老婆要钱呢,不给就打,我们村以前就有一个,后来他老婆喝农药自杀了。”唐新岚冷着脸,对唐家宗祠这狗屁的规矩愈发的看不上眼,要是能有机会改一改就好了……

  路上聊了这么不开心的话题,下车后,俩人的脸色都不太好,孙今妍还以为是板栗沟那边的项目没谈成呢,正想说要不拿着方案去找她爸试试看,就听到唐新岚说了蒋秋霞离婚的事情。

  没想到孙今妍居然笑了起来。

  “秋霞姐抓紧离了才好呢!这事儿旁人不知道,咱们村委可是都知道了。”

  “怎么?这里面还有啥内情不成?”唐新岚顿时来了精神。

  “走吧!先进去喝杯茶,我慢慢跟你说。”

  上唐村就这么丁点大,有什么事情是村联防办不知道的?这帮人每天在村里巡逻,就连谁家养的狗生了几个崽儿都摸得清清楚楚,更别提那么大的活人整天往村外边跑了。

  小孙村长的情报,就来自于联防办的爆料——

  “你猜的可真准!唐有华确实在外边有人了,不过他瞒得紧,不是因为想要跟秋霞姐离婚,而是因为他勾搭的那个女人自己还没离婚……”

  “卧槽!有夫之妇?那不是……偷人?”唐新岚瞪大了眼睛,就连苏彭也忍不住侧目了。

  “还不止呢!这人估计你还认识,就是咱们镇上卖牛肉那家的媳妇。”

  “老山家的?卧槽这个我真认识啊!说起来,老山也是板栗沟出来的,他家跟山荣老村长说不定还是亲戚呢。”

  “可不是?山民擅长打猎,处理猎物也是一把好手,这个老山啊,我也是才知道,他不光会杀猪宰牛,还喜欢打老婆呢!他媳妇大概就是受不了三天两头挨打,所以才偷摸着跟唐有华好上了,现在唐有华这边已经离婚了,我估计她那边也快了。”

  唐新岚和苏彭原本还有些同情这个老山被戴了绿帽子,听到他居然是个喜欢打老婆的家暴男,顿时把自己那点同情给收回来了。

  “唐有华胆子挺大啊,居然敢给老山戴绿帽子?人家老山连几百斤的牛都能放倒了,就他那小身板,估计都不够老山两拳头的。”想到色令智昏的唐有华,唐新岚忍不住乐了,这下可有一场好戏看了。

  “我看他这是在找死!”孙今妍可笑不出来,村里去年已经出了个杀人犯,今年要是再闹出人命,村干部们的脸往哪里放?“我已经叫联防办的人盯着他家了,要是老山屠户过来找他算账,村里肯定是要拦一拦的。”

  虽然心里一万个不乐意,恨不得唐有华这个抛妻弃子的渣男,跟老山那个家暴男同归于尽,可维护地方治安也是村干部的职责所在,孙今妍心里不痛快是真的,要拦着老山别让他出手伤人也是真的。

第285章

  孙今妍和上唐村联防办的同志们做好了捞唐有华一把的准备,却万万没想到,最先出手的,居然是唐有华!

  唐新岚疑惑的没错,按照常理来说,唐有华这种弱鸡是万万不敢给老山屠户戴绿帽子的,可如果他一开始就盘算着要了老山的命呢?

  村里每年的分红,唐有华确实舍不得,可他更眼馋的,却是老山这么多年攒下来的丰厚家产!

  老山离开板栗沟到镇上讨生活的时候,只带了自己守寡的老母出来,后来他媳妇也是他在镇上杀猪赚了钱之后才娶的,前些年他老母也病故了,所以现在家里就老山和他媳妇,外加俩人的儿子。

  也就是说,老山已经没有别的直系亲属了,他要是死了,那他在镇上的三层楼的大房子,一个屠宰场,外加几十万的存款,岂不是全部都由老婆孩子继承了?

  唐有华打的就是这个主意,而且他歪点子多,早就想好了要怎么整死老山了——

  老山在镇上的屠宰场,杀猪宰牛用的都是电击,把要宰杀的猪和牛用电击昏后,就可以轻松宰杀了。

  唐有华和他姘头商量过了,老山平时每天宰杀完都喜欢喝两杯,到了约好动手的那天,就让小媳妇给老山做几个好菜,再买一瓶度数高的好酒,等到老山喝醉了,拿电猪牛的家伙给电昏,把人架起来丢到水槽里,假装是醉酒后失足淹死的……岂不是神不知鬼不觉?

  计划很完美,但是这俩缺心眼的忘了,这年头的法医可不好糊弄,人家的痕迹学可是经过实战考验的,从饭桌到水槽这段路,去过屠宰场的都知道,地上很容易留下脚印的,是自己走过去的,还是被人架起来拖过去的,脚底下的痕迹就是铁证!

  不过,即便是抹去了脚底下拖行的痕迹,老山屠户那么大的吨位,俩人强行把让人拖到水槽边上推下去,腋窝下和胳膊上也留下了清晰明显的青紫痕迹。

  此外还有老山屠户身上被电击留下的痕迹,再加上联防办的证词,办案民警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从老山屠户淹死到破案抓人,整个过程还不到三天!

  只能说,有些人真是天生的又坏又蠢!

  你真想杀人,何必搞这么多花里胡哨的?老山屠户那个家暴男不是喜欢打老婆吗?趁他喝醉酒之后,关起门来,弄出些声响,叫邻居以为他在打老婆,到时候你丫的就算把人戳成马蜂窝,那也是正当防卫,到时候顶多算个防卫过当,反正这家伙打老婆的名声邻居都知道的,也不怕找不到人给自己作证,说不定舆论还会同情他老婆呢。

  这下好了,双宿双飞是不可能了,双双入狱倒是板上钉钉的。

  唐新岚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唐有华已经被依法逮捕了。

  孙今妍气得头发都快竖起来了。

  亏得她还担心唐有华被那个戴了绿帽子的屠户找上门来揍一顿,还想保他狗命呢,没想到这人胆子居然这么大,偷了人家老婆不算,还敢谋财害命?西门庆都没这么狠毒好吗?人家只是图人,又没想要武大郎的家产。

  他爹还不肯相信呢,闹到了宗祠,想让唐有才这个族长帮忙走走门路,看看能不能给他儿子“伸冤”。

  唐有才气得差点吐血,当场跳起来把人骂了一顿,又请了族老们过来,要即刻把唐有华这个败坏门风的家伙给踢出唐家宗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