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吃瓜群众简直想给唐新岚鼓掌喝彩!

  这绵里藏针的反讽小技巧,不愧是念过书的大学生哈哈!上唐村谁不知道陈二妮这人最是自私,旁人送年货起码也要送一只鹅,她倒好,年年都是砍半只鹅半只腌鸡送人,还故意包成了两包,她会舍得把家里过年的三只鹅都送给陈大友?

  亲爹都没这待遇好吗?

  其他人似乎也想到了陈二妮的抠门,顿时嗤笑出声。

  “我、这是我自己在集市上买的鹅不行吗?天下的鹅不都长得一样,你们凭啥说这是鹅场的鹅?”陈大友脸色通红地吵嚷道。

  “好像没人说这鹅是鹅场的吧?”唐爸幽幽地看了陈大友一眼。

  那一眼,看得陈大友浑身发寒……之前他一直挺瞧不起唐有才的,身为村长,居然对自己丈母娘家孝顺得跟孙子似得,这边的规矩是女婿腊月里要给丈母娘家送年货,别人家都是两刀肋条肉(大概十几斤)、一百个鸡蛋外加两瓶酒、两条烟,条件好坏,烟酒的牌子就不一样,别人都是中规中矩的,只有唐有才,别人送肋条肉,他一送就送一整头猪,还专挑家里最肥的一头!

  他们村谁不笑话唐有才是个憨傻的?一整头本地黑猪,能卖三四千块钱呢!

  可现在,这个被他瞧不起的男人,却只是轻飘飘瞟了他一眼,就让他遍体生寒,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新勇,年前你鹅场那边丢了几只鹅?”

  “五只,还都是我留种的老鹅。”唐新勇看着装在麻袋里的鹅毛,突然几步走过去,从一堆乱糟糟的鹅毛里翻出了两根已经变成淡紫色的翎毛,“年前卖鹅的时候,担心工人抓错了,我还特意在留种的老鹅身上刷了点紫色。”

  “年前集市上一只活的老鹅能卖到150块钱,五只的话就是750块钱,再加上村长家丢的这只,够报案了。”唐有才已经不去看陈大友了,他拿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偷鸡摸狗的事情,村里年年都有,偶尔嘴馋管不住手,顶多批评一顿,可陈大友这件事情性质不一样,疫情期间顶风作案就罢了,唐新勇的养鹅场可是他们镇上的青年返乡创业扶持项目!

  说白了,哪怕老支书家的大鹅被偷了,也没这个性质恶劣!要是村里人人都学陈大友,都去薅回乡创业青年的羊毛,今后村里哪个年轻人还敢回乡创业?

  “别报警!我、我可是卉卉的姥爷……”陈大友终于慌了,在村民面前他还能狡辩两句,进了局子,他还敢骗警察吗?他可不是法盲,知道做假口供可是罪加一等的!

  “你就是我姥爷今天也得报警!”老支书涨红了脸,几步走上去,扬起手,狠狠给了陈大友一个大耳刮子,“我怎么就招了你这么个祸害?!”

  作为上唐村的村支书,唐有志比任何人都明白唐爸果断报警的用意,要是村里人都学陈大友这样,欺负人家回乡创业的小年轻,今后谁还敢来他们上唐村投资?

  别人不知道,他心里清楚,这次借着村里直播扶贫抗疫的事情,唐有才又从镇上拉来了几个有意向的项目,等疫情过去就要请人家到村里来考察的,到时候要是闹出村里人偷盗鹅场大鹅的丑闻,那他们做了这么多努力,岂不是都白做了?

  “等等!我认错!我认错还不行吗?这鹅多少钱我赔你们!别报警!”陈大友终于害怕了,四处看了看,突然冲着唐新岚大声喊道,“岚岚你帮我说两句吧?你和我家卉卉不是最好了吗?你不能看着她姥爷被抓去吃牢饭啊!”

  唐新岚默默翻了个白眼,又不是嫡亲的姥爷,装什么装?更何况,她又不瞎,陈大友平时对章家卉根本就当没这个外孙女,反倒是对章家栋这个外孙还有几分真心,说白了,不就是重男轻女,觉得外孙能帮他养老送终吗?哦,平时吃你一碗粥都舍不得,现在想起来还有章家卉这个外孙女啦?

  其实唐爸也只是想诈一诈他,现在镇上防疫形势比村里还严峻,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大半个月没有休息了,既然陈大友已经承认错误,唐爸和几个村干部商量了一下,当场对他宣布了村里的处罚措施:

  第一,限陈大友两天内把村支书和鹅场的损失赔偿到位。

  第二,陈大友必须写一封保证书,在村委大喇叭里亲口向全村宣读,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偷村里的东西了。

  陈大友犹豫了片刻,看了看唐爸还捏在手里的手机,吞吞吐吐地咬牙答应了。

  大喇叭公开道歉虽然丢人,但他脸皮厚无所谓,总比吃牢饭要好得多……

  唐新勇也没想到,他一直以为鹅场丢的那些鹅是村里的二流子偷去打牙祭的,因为丢的不多,又怕万一报警以后惹得这帮人动不动就来找茬,就咬牙认了,没想到真正偷了他鹅的,居然还是他本家舅舅!

  这一刻,唐新勇无比庆幸,当初他妈说让陈大友这个舅舅来鹅场帮忙的时候他找借口拒绝了,现在想想,当初要是答应了,别说大鹅了,怕是鹅蛋都得被这位舅舅给顺回家不少……

  凡人们的决定大鹅听不懂,见一帮人类光顾着说话,根本对它“老婆”的惨死无动于衷,大白鹅终于愤怒了。

  于是,在所有人都觉得这件事情差不多已经尘埃落定的时候,彪悍的大鹅眼神锐利地瞅准了陈大友的屁股,快准狠地狠狠叨了下去。

  速度之快,简直迅如闪电!

  “啊~~~~”陈大友惨叫一声,捂着屁股满院子狂奔起来。

  在他身后,愤怒的大鹅紧追不舍,软弱的人类根本就靠不住,要报仇,还是得靠他自己!

第27章

  “哈哈哈哈~鹅兄干得漂亮!”

  “我居然被一只鹅给圈粉了……”

  “这鹅是个纯爷们啊!冲冠一怒为红颜哈哈!”

  “大鹅男友力爆棚!冲鸭~”

  “感动~母鹅死了,它还跑到养鹅场去看着鹅蛋呢,好爸爸!”

  “男友不如一只鹅……”

  “老公不如一只鹅……”

  弹幕区,原本看到村干部们这么轻易就放过了杀鹅凶手还有些不忿的网友,彻底被这只敢爱敢恨的大白鹅给圈粉了,这种有仇当场就报的鹅设,简直就是复仇爽文的现实向!

  村干部们也蔫坏蔫坏的,见陈大友被大鹅追杀,一面喊着冷静(大鹅能听懂才怪~),一面动作熟练地在陈大友家屋子前面的草垛找了个掩体躲了起来。

  那啥,真不是他们见死不救,大鹅叨人有多疼,地球人都知道!

  陈大友被愤怒的大鹅追着叨了半个村,屁股都肿了,最后还是爬上了河边的一棵歪脖子树才逃过一劫。

  从那以后,这只鹅简直就像是在陈大友身上装了定位器,但凡他在村子里溜达,这只鹅总能从任何地方冲过来,嘎嘎叫着冲上去叨人。陈大友恨得半死,然鹅却毫无办法,因为这只鹅,它现在也是村委的编制外工作人员了……

  又能破案又能叨人,这只综合素质出色的大鹅,幸运地被唐爸看中了,他自己花钱找这只鹅原主人,也就是他的同族侄女儿唐新悦,把这只鹅买了下来,啥也不干,每天除了去养鹅场看一下他的鹅蛋,剩下的时候都蹲在村口的“要塞”,负责盯梢!要是遇到有不讲理强闯的,直接放大鹅!

  大鹅多好啊!放狗的话,被狗咬伤了还得赔人家打狂犬疫苗的钱,可谁听说被鹅叨了要赔钱的?

  你丫的连一只鹅都打不过,还好意思满世界嚷嚷吗?

  就这样,唐村长为上唐村招到了一个编外保安,包吃住。每天卡口吃剩下的米饭,拿热水泡一下,再扯一把麦田里没人要的鹅草,就是大鹅的工作餐了。至于住的地方,唐有才本来想在家里给它盘个窝,谁知这大鹅天天晚上都要跑到鹅场那边看孩子,没办法,只能暂时先交给唐新勇,

  唐有才已经和唐新勇说过了,等那一窝鹅蛋都孵出来,今年这窝小鹅他也要了,老一辈人都迷信,唐爸觉得这大鹅这么有灵性,又有情有义,十分合他胃口,这么有缘分,合该是他们家的鹅。

  老支书:“……”你们是不是都忘了那些鹅蛋是我家的了?

  唐有才还真给忘了,主要是这些鹅蛋的亲爹存在感太强了,以至于连鹅蛋的主人都被抢尽了风头。还是唐新岚提了一嘴,唐爸才想起来去和老支书打了个招呼,他们这么多年的搭档了,就这十几个鹅蛋,压根都没提钱的事儿,两瓶土烧就把老支书给搞定了。

  “恭喜主播小姐姐再添萌宠!”

  “神特么萌宠,我看是战宠才对吧?”

  “战宠没毛病!”

  “护村大鹅,火力输出!”

  “话说主播有没有给大鹅起个名字?”

  “对对对!这么牛逼的鹅,必须有个拉风的名字!”

  唐新岚原本只是在直播的时候让大鹅出了个镜,顺便告诉大家她们家有了新成员,没想到网友们居然关心起了这只鹅的名字,看来居家隔离真的是快把人闲疯了……

  最后,经过弹幕区一晚上的激烈角逐(争吵),大家都觉得“叨哥”这个名字特别适合这只战斗力彪悍的鹅,最重要的是——

  “这个名字太有辨识度了呀!叨这个技能可不是一般的战宠都有的!”取这个名字的网友振振有词,并且还特意给叨哥刷了好几个大礼花,请主播帮忙给叨哥多买点饲料,别一天天的捡村委的剩饭吃……

  “额~谢谢这位大哥打赏,那啥,我们村家养的鹅很少吃饲料的,都是吃煮过的碎米,米饭泡软了比碎米还好吃,还有就是地里挖的鹅草,就是那种长的很像荠菜的野草。”唐新岚简直无语,大鹅又不是城里的宠物,要不要买点进口猫粮伺候着?

  不过,网友也是好心,想了想,她决定这笔打赏还是得花在叨哥身上——

  “这样好了,等那些鹅蛋孵出小鹅了,我拿这个钱给小鹅买点精饲料,再弄点蛋黄给它们补补,行不?”

  怎么不行?这太可以了啊!

  一想到那十几个鹅蛋还没出生就没了妈,就剩一个亲爹,还要去村委“上班”,顾不上照顾它们,热心网友们顿时一阵心酸,又有好些刷礼物给小鹅蛋宝宝们打赏的,只恨鹅蛋们不能喝奶,不然这会儿估计奶粉钱都刷上了……

  几天后,唐新勇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有几只鹅蛋已经破壳了,他那边的鹅蛋都是统一孵化养殖的,小鹅雏们都长得差不多,怕混进去找不到了,赶紧让他们把孵化出来的小鹅拿回来。

  唐新岚也是头一回进孵化房,征得了堂哥同意,她还特意开了直播,打算请无聊的网友们一起去孵化房看看毛茸茸刚出壳的小鹅雏。

  “小鹅出壳有什么好看的?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戳进来~”

  “小鹅也没有什么好看的,不过是毛茸茸圆乎乎很好吸罢了……”

  “啊啊啊我小时候养过小鸭子!相信我,超!可!爱!”

  “我也养过!毛绒绒!好撸!”

  嘴上嫌弃着孵化房有什么好玩的,看着直播在线人数很快就蹿到了十万加,唐新岚抿嘴一乐,她就知道这帮人嘴上喊着不要不要,收藏夹还是很诚实的嘛~

  唐新勇的鹅场开在上唐村两条河交汇的下游,这里有一大片荒滩,因为雨季经常涨水,连菜也不能种,就一直荒废在那里,唐新勇找村委把这片荒滩以一个极低的价格租了十年,当时村里还有人笑他傻,就这么个荒滩,平时也没人用,就算把鹅放在这边,都是一个村的,村委也未必会找他要钱。

  然而唐新勇还是老老实实每年给村里交几千块钱的租金,直到前年,市里开始整顿农村集体资产,村里好多偷偷占用集体资产的都退了回去,只有唐新勇,因为是和村里签了正式合同的,鹅场才没受什么影响。

  “新勇哥,你这片水芹菜长得不错呀,再过几天就能吃头茬菜了。”看到河滩边上冒出来的一簇簇水芹菜,唐新岚惊喜道。

  “我就知道你爱吃!特意给你留着呢,往前你每回五一放假回来,有才叔都过来给你摘这水芹菜,那边还有些鸭脚板和苦菜,这些东西鹅也不吃,也不知道你怎么尽爱吃这些个野菜。”唐新勇对自家堂妹的口味表示费解。

  然而,弹幕里的网友们却忍不住嗷嗷叫了起来——

  “啊啊啊好嫩的水芹菜!主播求代购!求上架!”

  “赶紧解封吧!不然别说荠菜了,水芹菜都长老了!”

  “我觉得我今年大概吃不到春天的第一把野菜了……”

  这片荒滩是唐新勇拿来养鹅的,能留下一小片水芹菜给自家堂妹就不错了,而且从镜头里面看过去,那水芹菜只冒出一指长的嫩芽,都摘完估计也只够唐新岚一个人吃两顿的,哪里轮得到他们?

  想到这里,网友们忍不住在弹幕区流下了悲伤的眼泪,眼看着小区里的早梅都快落了,别说解封了,他们连口罩都快断货了,至于新的……那是想都不敢想,现在全国上下咬紧了牙关,宁可把自己圈禁在家里,也要把好不容易生产出来的口罩和防护服送到抗疫一线去,国家能保障他们居家隔离这段时间吃饱肚子就不错了,难道还让志愿者们冒着危险去给自己采野菜吗?

  唐新岚光顾着走路了,并没有看到弹幕区大家对野菜的渴望,河滩这帮的路特别难走,都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一脚踩下去,重心不稳就容易摔个趔趄。

  沿着河滩上走了几分钟,就到了唐新勇养鹅的鹅棚,唐新岚之前也来过几次鹅场,不过那时唐新勇技术还没到位,这孵化房是去年才新建的,就在河边一个小山包下面,山上都是竹林,倒也僻静,据说刚出壳的鹅雏不能受惊吓,也难怪唐新勇把孵化房建在了这里。

  进去之前要先消毒,孵化房这边年前囤了许多消毒用品,疫情封村后,因为自己太忙没办法报名去卡口执勤,唐新勇还给村委捐了一批消毒用品,这也是为什么村支书听到陈大友连鹅场的鹅都敢偷之后那么生气的原因——要不是有唐新勇捐赠的这批消毒物品,他们村哪有那么快封村?

  口罩和防护服都能DIY,可消毒用品这玩意儿到哪弄啊?

  隔着一道门,就能听到里面唧唧唧的叫声了,走进去之后,只见两边的架子上摆着一个个浅口的竹筐,里面一只只鹅黄色毛绒绒的小鹅雏簇拥在一起,虽然人工孵化没有母鹅,但孵化房里温度正好,小鹅们刚出壳,正是对一切都充满好奇的时候,看到什么都想动嘴啄两下,唐新岚把手指头伸了进去,几只小鹅嫩嫩的小嘴巴立刻啄了过来,不疼,反倒有些痒痒的。

  “小岚,这就是老支书送来的鹅蛋孵出来的小鹅,已经孵出来五只了。”唐新勇从角落里搬出来一个单独放起来的竹筐,乍一看,稻草里面是一大坨淡黄色的绒毛,凑近了一看,唐新岚差点笑喷了。

  这五只小鹅大概是刚吃饱肚子,正犯困呢,竹筐里铺的稻草又很厚,小鹅们站不稳,一个个的慢慢堆到了一起,低着头,嫩黄色的小尖嘴藏在厚厚的绒毛里,远远看去,好像一大团绒毛,简直让她这种绒毛控按捺不住蠢蠢欲动的双手……

  “别动!哥,你把这个筐借我吧,等我把它们带回去再还你。”唐新岚小心翼翼地把竹筐抱到自己怀里,几只小鹅似乎察觉到了晃动,蜷缩在一起蠕动了几下,又挤在一起呼呼大睡起来。

  “啊啊啊萌死老娘了!”

  “主播别卖猪肉了!卖小毛团子吧啊啊啊!”

  “我闺女已经在哭着要养鹅了……”

  “虽然我也想,但建议前面的给你闺女看看大鹅叨人的视频~”

  唐新岚抱着五只刚出壳的小鹅雏回家了,刚出生的小鹅吃食上要精细,好在唐家以前养过鹅,不用唐妈指导,唐新岚先拿开水把昨天吃剩下的米饭泡了起来,然后到院子里把上午刚从麦田里挖回来的鹅草翻了翻,挑出最嫩的洗了一盆,切碎后和泡发的米饭搅拌均匀,拿一个浅口的小搪瓷盆子装好了,放在一个大竹筐里,下面还垫了一块破布。

  一切准备好之后,唐新岚特意拿来了三脚架,把直播给打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