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16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去年听说苏彭的蔬菜加工厂因为本地蔬菜产量跟不上,都要去外地采购蔬菜的消息之后,他们村就坐不住了。

  大棚蔬菜本来就是他们村的强项,种了十来年了,技术都摸透了,最关键的是这一行的门槛低,只要技术指导跟上了,种植户跟着学就能把菜给种好,因此,他们也想跟唐新岚学习,像她的野菜种植基地那样,搞个大棚蔬菜种植基地出来……反正他们做的也是订单农业,只要跟着订单种,基本稳赚不赔。

  “这样的话,广义舅舅,你们得拿个方案出来,先找人去柳树洼那边探探底价,看看租地的成本大概要多少,再核算一下建造大棚的成本和大概的年产量,最好能再细化到每个月的供应量有多少。”

  “这样的话,我和苏总这边就能根据你们的供应量,再对比我们闲置月份的采购缺口,帮你们反算出前期能扩大多少种植面积了,也免得你们花了大成本把蔬菜大棚造出来,到时候菜卖不出去,把本钱都搭进去了。”

  唐新岚喜欢把丑话说在前面,她自己就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太知道农村人创业风险有多大了,那可不是简简单单一句“从头再来”就能翻盘的,有的人家攒了好几辈子的家底子,拿出来创业,要是失败了,等于几辈人白忙,连带着儿孙都得跟着受穷吃苦。

  正因为创业风险大,所以有些话,唐新岚才必须要和他们说清楚。

第296章

  “广义舅舅,还有个事儿,你们也得考虑好,”想了想,唐新岚干脆把他们这边的情况也跟他透了个底儿,“去年咱们蔬菜加工厂确实因为缺货停工了一阵子,所以后来我和苏总就自己租了一百多亩地准备做种植基地,现在看来这些地也不够,后面肯定要继续扩大生产的,但是这扩大,也得有计划地扩。”

  “我是这么想的,广义舅舅,你们要是能把柳树洼那边谈下来,咱们两边就把现有的土地资源整合一下,然后按照每个月的供货量需求,错开大棚的种植时间,这样就可以确保全年都能实现稳定供货了,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大家一窝蜂的上市,反倒让菜贩子有了压价的底气。”

  “行呀!只要能带着村里人过上好日子,岚岚你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干!”章广义现在已经充分体会到了被大佬带着上分的快乐,简直停不下来,躺赢的感觉可太爽了!

  “那就这样,等你们这边谈妥了,到时候咱们几家约个时间坐下来开个会,把手头的供需量再对一对,尽量不要出现产能过剩或者不足的情况,只要规划科学合理,老天爷赏饭吃,咱们这门生意呀,就能长长久久地做下去!”

  “到时候子孙后代都能捧上铁饭碗啦!这可比攒了几辈子的钱,去城里买一套房子靠谱多了。我看这房价现在涨的这么高,早晚还得跌下来,说来说去,还是做实业心里踏实!”

  唐新岚真是个乌鸦嘴!

  她这话说出去还不到半天呢,晚上回去就看到手机弹出来一个本地新闻。

  “卧槽!省城房价居然跌了?”唐新岚使劲儿揉了揉眼睛,点开新闻仔细看了下去,等看到她和章家卉那个小区现在的房价的时候,整个人都哭笑不得了。

  她们当初买的那个小区因为学区好,买了之后就一直在涨,最高的时候达到了两万七一个平方,不过他们三家买了都是打算自己住的,所以一直都没卖。

  现在好了,从国家到地方都开始拆分学区,淡化学区房概念,连带着他们的房子价值也开始缩水了,从两万七降到了两万三。

  不过唐新岚倒是很想得开,造房子成本价能有多少?就他们省城这地价,顶破天卖到八千多,开发商还有得赚呢,他们当初买的时候都一万三了,这中间的溢价老百姓就不该出!

  “那咱这房子要不要卖了?反正以后也没啥学区一说了。”唐妈也有些犹豫。

  以前她老觉得女儿早晚要嫁到城里去,那在城里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好歹也算个退路。可这几年下来,她对这事儿已经完全不抱希望了——她闺女这摆明了就是不想结婚,还要个屁的后路?她自己就是自己的后路!

  “暂时别动吧,咱们省城未来的发展空间还是很大的,房价怕是没那么容易跌,再说了,咱们那个小区上学多方便啊,妈你不是说了吗,就算不结婚,我难道不能自己要个孩子?到时候带孩子去省城上学,总归比在咱们镇上师资条件好得多。”唐新岚安慰她妈。

  “这些我们也不懂,你自己看着办好了,房子买了就是你的,就是这孩子……岚啊,我看小苏那孩子是真不错。”章月红左右看看,正好店里现在没人,她索性把胖墩墩的橘猫给挪了个位置,自己坐到了闺女身边,低声劝她。

  “丫头!实在不行,咱就当给娃弄个准生证呗?你们俩处着试试看,要是觉得还行,也别提什么过一辈子的鬼话了,我看呀,你们这一辈就过不到一块儿去!谁也不愿意受委屈,我们也不愿意你们委屈自己。”

  “这样,不行你跟小苏就当是一起生个娃嘛,现在不是可以做什么试管吗?不行就一次做两个,生下来咱们一家一个,又合法,又是自己生的,多好。”

  “到时候有了孩子,你们愿意一起过日子也好,分开也好,都随你们呗。我看小苏的妈妈也不是什么不讲理的,我们又不要他家什么补偿,咱自己养得起!”

  “不是,妈,你这一天到晚忙的团团转,怎么还有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唐新岚目瞪口呆。

  亲妈比自己思想还开放这件事,实在是冲击性太大了。

  “你不懂!我最近关注了好几个博主,都在聊这个事儿,好些人还做了对比呢,我听他们说的确实有道理,去国外要个孩子成本高不说,还有风险,顶好还是在国内……”唐妈骨子里到底还是传统的,如果可能的话,她还是希望自己能有个华夏血脉的外孙或者外孙女,混血的是好看,可她怕族里到时候不让孩子入族谱,那不就麻烦了吗?

  唐新岚:“……”

  回头得把她妈手机偷出来,仔细查查她的关注列表,这种乱七八糟的博主赶紧取消关注!

  不过,虽然亲妈脑洞清奇,但是有一点唐新岚还是很感动的,不管她想做什么,她妈好像都能给她找到一个合理的理由,支持她必须去做这件事,至于她爸,在家基本都是听她妈的,可以忽略不计。

  唐新岚毫不怀疑,就算她像神雕侠侣里面的郭襄一样,一生不嫁,而是找个山头开宗立派,她妈也照样会积极主动地替她张罗教众,争取给她搜罗一堆徒子徒孙替她养老……

  晚上,唐新岚闲着无聊,把这事儿当笑话跟章家卉分享了一下,没想到她最亲爱的姐妹在视频那头沉默半晌,居然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我倒是觉得阿姨这法子不错,那个苏彭我也见过几次,嘴巴是坏了点,心肠倒是不坏。”

  “最重要的是,他家有钱!有钱人,不管是自己真的素质好,还是为了装门面,总归不会像穷人家那么计较。说白了吧,既然是要找个人一起生孩子,与其找个家庭条件不好的,到时候借着孩子的由头,一辈子吸你家的血,还不如找个苏彭这样的呢。”

  “他们家可比你家有钱多了,本地富豪榜排名都很靠前的,他妈妈还是咱们省女企业家协会的秘书长,你们俩要在一起,说不定反倒是他们担心你去吸他们家的血了。”

  “等等!我就跟你开个玩笑,你怎么当真了?我还不到三十岁,生孩子也太早了吧?”唐新岚一脸黑线地打断了她。

  “你过完年虚岁都二十八了!再过几年就特么是高龄产妇了好吗?早什么早?”章家卉仿佛受到了某种启发,凑到镜头前,跟个西方童话世界里的巫婆似的蛊惑她——

  “高龄产妇生孩子有多危险,不用我跟你科普吧?”

  “再说了,你忍心为了个孩子,让叔叔阿姨白发人送黑发人?”

  “听我的,趁现在还年轻,生完孩子恢复得也好,大人孩子都不受罪,赶紧想办法要一个!”

  “不行我也去弄一个来,到时候要是一男一女,咱俩正好凑一对做个亲家,多好?”

  唐新岚:“……”这个世界真的要完了!亲妈和亲闺蜜好像都有点不对劲。

  赶紧挂断电话,唐新岚决定去洗个热水澡,再回档一下,看看刚才是不是穿越到平行时空去了,以至于听到了这么多可怕的想法。

  不过,第二天她就忙的没时间再想这件事了,因为今年的春茶在拖延了半个月之后,终于开采了!

  所以说做农业真的是看老天爷心情吃饭,去年冬天大旱,基本没有下过一场大雪,雨水也少,开春后,没有充足的雨水,茶叶新芽迟迟没有发芽,直到现在,眼看着清明节都快到了,才勉强符合开采条件。

  今年是上唐村的生态茶园第一次大规模采摘,孙二叔从去年冬天发现旱情的时候就一直焦虑到现在,直到最近听说今年本地好多茶园都遭遇了旱情,青叶减产,干茶价格飙升,脸上的表情才好了许多。

  虽然价格涨上来了,可孙二叔还是想薅唐新岚这个百万大V一把羊毛,盛情邀请她去帮自己直播茶山开采节。

  唐新岚趁机就提议让他给采茶工买一批电视上那种采茶女穿的演出服——

  “我在网上看了,成衣价格不贵的,这样穿着拍起来好看,二叔你再去请个牛逼的摄影师,帮你拍一组茶山的宣传片,到时候还可以放在公司的微信号上宣传一下,再找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过来采访一下,毕竟你这茶园也算是扶贫助农项目嘛~”

  “对对对!电视台和报社是肯定要请的,那个采茶女的演出服,你不说我倒是忘了,这点钱是该花的。”说罢,孙二叔叫了助理过来,把这两件事吩咐了下去,让办公室以公司的名义多邀请几家媒体记者。

  “等等!仪式就不要办了,二叔,咱们这么做……”看到助理手里还拿了一份活动策划方案,唐新岚头一痛,赶紧一把拽住了助理君,把人家手里的活动方案给扯了过来。

  跟红泥沟有什么好学的?他们上唐村做宣传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来!

  “你详细说说看!”孙二叔素来知道唐新岚这丫头在搞事情,呸!是搞宣传上是个天生的鬼才,一听到她说有个新点子,立刻决定先听听她怎么说。

  毕竟,助理报过来的几个活动策划方案,最便宜的也要四十万一场,现在的这个什么明星也忒敢要钱了,就去了一趟什么选秀,回来就要八万块钱出场费,还只唱两首歌,多一首都要加钱……孙二叔简直想想就恨不得踹掉人家,自己上去唱两首算了。

第297章

  唐新岚如此这般给孙二叔支了一招,孙二叔眼前一亮,再默默估算了一下这个新方案的费用支出,握拳往手心里一捣:“就这么办!我现在就去村委找妍妍!”

  “那您可得快点,我看咱们镇上的陈书记估计也想趁这个机会宣传一下咱们这的土特产呢,您先去说,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抢个主办方的署名呢。”

  “对对对!这个最要紧!”孙二叔本来想吃完饭再去找大侄女的,现在干脆连午饭都不吃了,急匆匆叫上助理就去了村委。

  找村里和镇上公关的事情有孙二叔了,唐新岚放下心来,她这边也要紧跟着开两个会呢。

  最要紧的当然是把村里有客房的村民都召集起来,趁着午休的时候,开了一个紧急会议——

  这次春茶开采节,虽然说是孙二叔的茶场唱主角,但依着唐新岚的想法,是想把这部大男主戏改成群像戏的——茶园么,上去转一圈拍个照啥的,其实就没啥好玩的了,总不能让游客辛辛苦苦跑一趟,就来拍个照吧?

  所以,客房和餐饮这种基础保障必须到位。

  “卫生和防疫之前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这次咱们还是照着老规矩来就行,没啥好说的了。”

  “今天重点要说的,就是这个民俗美食节,为了给美食节导客,我打算找村里打个申请,给大家发一批代金券,预定客房的,按照预定的天数,每天每人可以领取2张面值十元的代金券,大家放心,这笔钱不用你们出,到时候你们帮忙发放就行了。”

  “还有就是因为美食节在晚上,那几天客人们估计回来的也晚,要辛苦大家几天了,家里有孩子的也看好了,别出去乱跑,到时候村里来玩的人估计不少。”

  这边的会议开完之后,唐新岚又马不停蹄地把野菜种植基地、林下香菇种植基地和养鸡场的管理层都召集过来,开了一个更大的会议。

  本次会议的议题只有一个:集思广益,怎样趁着美食节把他们的名气在本地打响。

  随着种植基地的扩大,唐新岚一开始只是养着玩的养鸡场,现在整合起来的规模已经非常可观了,所以这次也有幸在展位上占据了一个位置。

  “我打算把咱们这几处整合起来,打造一个生态农场的概念,到时候会租赁一个大展位,我们的野菜、香菇、土鸡、鸡蛋这些都要参加展销,还有菜干、咸鸡蛋这些衍生产品,也要参展。”

  “具体怎么做,稍后我会出一个详细方案,大家照着计划来就行了,不过要提前培训演练几次,你们先各自回去找人,每家安排四个接待员,做一休一,轮流值夜班去美食节给我们的产品做推介。”

  “放心,不会让大家白忙活的,美食节期间的晚班,下午四点到晚上九点,固定加班费是每人一百元。另外,按照实际销售额,会有百分之二的提成可以拿,卖得多,赚得多。”

  半天就有一百块钱,还能额外拿销售提成?估计这消息要是放出去,多的是人挤破了头要来值夜班了。

  几个管理层都说招人没有压力,还有两个开玩笑说实在招不到合适的,她们就自己上!

  反正孩子现在有晚托班辅导作业,经过上次闹了一场,她们自家男人也不像以前那样,油瓶子倒了都不扶一下了。

  现在村里的女人们可算是想开了,在家里累死累活的做家务,别人也不会念着你的好,还不如索性出来赚钱呢,只要手里攥着钱,在家里说话腰杆子都能挺得起来,男人敢做妖?直接休了!

  “那行,方案出来后我们马上组织培训,明天中午前你们把名单报给欢欢,欢欢,你这边负责给值夜班的排班,再做个单独的绩效表格,等美食节结束,咱们按照绩效来发奖金。”

  安顿好这边,唐新岚又骑着电瓶车去了一趟章家村,办乡村特色美食节,当然是摊位越多越好,她得提前跟大舅透个消息,让他和大舅妈把参展的东西和值班人员安排好。

  “岚岚,咱们这酱菜跟泡菜在网上都不够卖,有必要去参加这个什么美食节吗?”章大舅对外甥女的想法不太理解。

  “大舅,你忘了广义舅舅要去找柳树洼租地种菜的事儿啦?我猜这事儿柳树洼那边肯定会答应的,到时候咱们生产规模扩大了,粉丝消费毕竟也是有限的,也要考虑到以后适当开拓一些其他的销售渠道。”

  “这次来参加采茶节的,我听说有不少都是大老板,说不定人家尝了咱们的酱菜和泡菜觉得不错,能给咱们拉几个订单呢?”

  “几包泡菜能卖几个钱?咱们这次主要还是去展示产品的,我看接下来疫情过去之后,各地的餐饮旅游肯定会很快火起来的,咱们得想办法再去拓展一下实体的销售渠道。”

  “这样啊,那我到时候再蒸几笼馒头带着吧,买酱菜送馒头,正好现场就能尝尝味儿。”章舅妈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一个拉订单的好机会。

  “反正就几天,我看也别找人了,干脆就我跟你舅妈轮流去吧,既然是要拉订单,找别人去也不合适。”章大舅也反应过来了,脸上的表情有些激动。

  说实话,自从跟外甥女一起开作坊之后,章大舅觉得自己简直就像个做吃等死的米虫,什么季节种什么、怎么种,种出来做成酱菜卖给谁,都是外甥女安排好的,虽然村里人都夸他有福气,外甥女愿意帮衬亲舅家,可他毕竟是个大老爷们,怎么好意思事事都让外甥女替他出头呢?

  “岚岚你别多想啊,你大舅就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不叫他干活浑身难受。你别听那些人嚼舌根乱说,咱们两家就是一家人,这作坊本来就是你的,谁也夺不走!”章舅妈瞪了章大舅一眼,有些不安地看了看唐新岚。

  其实她心里也有些没底。

  之前作坊的销售渠道一直是唐新岚这边在管着呢,现在突然放手让他们夫妻俩也学着去谈订单,难保不是听到了什么闲言碎语。

  想到这里,章舅妈真是把村里那些三姑六婆恨得不行,你说这些人坏吧,她们还真没那个胆子做啥坏事。可你要是说她们不坏,这帮人又是一天到晚见不得别人家好,恨不得村里谁家都闹得家宅不宁,她们才有乐子看呢。

  “什么嚼舌根?”唐新岚楞了一下。

  这下子轮到章大舅夫妻俩尴尬了。

  怎么办?外甥女好像还不知道这事儿呢?

  “嗐!我就说吧!岚岚压根就没这闲工夫去听那些乱七八糟的!”还是章大舅脸皮厚,对外甥女告状也不觉得丢脸,见她还不知道,索性三言两语把事情解释了一下,“还不都是前阵子你让广义哥去柳树洼那边租地,村里好几个娘家在别的村子的,大概是没占到便宜,心里不舒服了,背地里说小话呢。”

  “她们说我啥了?”

  “也没敢说啥,就说你现在生意做大了,越发不把长辈们看在眼里了什么的,说你先前还防着我跟你舅妈,销售渠道和买种子都亲自过手,现在连村里都要听你指挥了……总之你别听她们的,咱们自己家日子过好了就行,那些话也就她们自己信,你看村里可有人传话来着?”章大舅安慰她。

  刚听到这些人嚼舌根的时候,章大舅也挺生气的,还在家里跳脚骂人,说以后作坊千万不能招这几个人来干活,被章舅妈暴力镇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