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23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第39章

  孙今妍说的没错,两天后,果然省里下了文件,全面解封,号召全省各界加快复工复产。

  仿佛一夜之间,这座被疫情的阴影笼罩的城市,瞬间云开雾散!

  上午十点,上唐村村口,全村的老百姓都戴着口罩过来了,大家神色肃然,自发在道路两侧排成了两排,看着老支书和村长亲手搬开了执勤卡点的栏杆,众人欢呼一声,噼里啪啦的掌声响彻云霄。

  唐新勇带着村里几个壮小伙,扛着一挂挂红艳艳的鞭炮,从村口一路放到了村尾。

  春节才过了一半就遭遇封城,老百姓家里还留着许多过年用的烟花炮竹没来得及用,这会儿也不管了,全部拿出来放掉!

  于是,这一天,整个上唐村好像又重新过了一个年三十,清脆的鞭炮声从下午一直响到了半夜,到了天黑,大伙儿还放起了烟花,热闹非凡!

  “卉卉,你没回来真是太可惜了!听到没?外面比年三十还热闹呢,就像网友说的那样,真想这一年能一键重启啊!”打开窗户,唐新岚把手机伸出窗外,让视频那头的章家卉看窗外漫天的烟花。

  真好啊!这几个月简直就像是一场噩梦,幸好,梦醒了,家国亲人尚在!

  只是,好姐妹估计暂时是回不来了。

  镇上设在省城的仓库一时半会还撤不掉,大部分人都回来了,只留了一小部分自愿服务的志愿者看守仓库,等还没发完的物资全部清空,他们才能回来。

  章家卉第一时间就报名留下了——别人回去叫回家,她回去,那叫羊入虎口,她才不回去呢!

  “不回来也好,过阵子我和新勇哥去省城办事,到时候我去找你,你有啥想吃的?我给你捎过去。”唐新岚关上窗户,把自己丢到了被窝里,今晚她什么也不想做,只想和最好的朋友痛痛快快聊会儿。

  “给我带点儿婶儿腌的五香萝卜条吧?还有酱豆角和酱瓜皮!这里的盒饭味儿太淡了。”章家卉也不是没吃过苦的,以前在厂里的时候,食堂里的饭菜和猪食也差不多,要不是唐妈每次给她捎的咸菜,只怕她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嗯!明儿我去割点艾叶回来,再做点艾叶粑粑,新勇哥还说要给我下笼子抓点河虾呢,我让我妈给你包点韭菜河虾馅儿的米饺,对了,你租房子的事儿怎么样了?最好租个带厨房的,读书经常熬夜,有个厨房,晚上还能自己做点宵夜吃。”唐新岚絮叨得仿佛唐妈附体。

  “知道啦,唐嬷嬷~”章家卉在视频那头笑得美滋滋的。

  大约是从小缺乏来自家人的关心和絮叨,她特别享受被唐新岚和唐妈唠叨的感觉,有时候她自己也在想,说不定她命里本该就是唐家的女儿,只是不小心错投到了章家……

  不过,谁规定有血缘的人才能相亲相爱呢?

  她虽然不姓唐,但在她心里,其实早就已经把唐家人当成了自己的亲人。

  “对了,我明天跟人约了去看房子,你一定猜不到我租房子的地方在哪!”

  “在哪?快说快说!”

  “就在医科大职工宿舍里面!你还记得我上次跟你说过,我直播间里有好多大神学霸教我做题吗?前天我直播的时候问了一句大学城附近有没有房租便宜点的小区,没想到之前教我做题的学霸居然私信我,说他们家有房子可以租给我!而且房租一个月只要600块钱!”

  “啥?一个月600块钱?还是大学城那边?不会是个骗子吧?不行!你别一个人去看房子!等我和新勇哥过来,我们陪你一起去!”唐新岚立刻急了。

  大学城那边的房子她也租过,哪怕是合租的单间,也没有低于800块钱一间的,这还是外边,教职工宿舍那边就更贵了,怎么可能这么低?

  “不会是看你长得漂亮,想干啥坏事吧?”唐新岚越想越是心跳加速。

  没办法,章家卉实在是长得太好看了,那张脸一般的小明星都没她好看,万一有人看了直播,想打什么歪主意呢?

  “哎呀你想多啦,人家也不是白给我便宜的,那个房子的户主是学霸的妈妈,也是医科大的退休老师,现在一个人住着呢,她现在人在外地上班,她妈又不肯搬过去和她们一起住,担心老人家一个人住容易出事,所以另一间屋子以前一直都是租给本校女生的,不过今年因为疫情恰好没租出去,听说我要报成人高考,就让我先租啦。”

  “再说了,人家学霸是个女的,连孩子都有了,能图我啥呀?”章家卉抿嘴一乐。

  别看她长得像小白兔,毕竟初中毕业就开始在社会上混日子里,厂里喜欢揩油占便宜的流氓难道还少了?

  那时候她都有本事保护好自己,更别说现在了。

  她这八年的社会饭可不是白吃的!

  不过,那些烂糟事儿就没必要说出来脏了唐新岚的耳朵了。

  而且,她还挺享受唐新岚对她的关心和念叨的,机会难得,不趁机多听几遍岂不是亏了?

  “算了!你明天约的几点?我和新勇哥陪你一起去,顺便也去认认门,下次去省城就不用再问你了。”唐新岚依旧是不放心。

  “真不用来啦!好吧,跟你说实话,明天我找了跟我一起在仓库做志愿者的男生陪我一起去看房子,这下你总放心了吧?”

  “男生?多大了?哪里人?干什么的?”唐新岚立刻雷达全开,恨不得立刻去翻人家户口本,最好再搞清楚有没有犯罪记录……

  章家卉这个年纪,按理说也该谈男朋友了。只是,一想到最好的姐妹居然背着自己偷偷有了喜欢的人,唐新岚这颗心呐,顿时跟掉进了陈年的老醋坛子里似的,又酸又苦!

  “唐新岚,你是不是想考回镇上做居委会大妈?查户口呢?”章家卉哭笑不得地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你觉得我这脑子里现在除了学习和赚钱,还装得下别的什么吗?”

  “我找他帮忙,一个是因为我觉得人家品行不错,靠得住,另一个,他们家就住在医科大对面小区,顺路带我过去也方便。”

  “哼……才认识多久啊,你怎么就知道人家品行不错啦?”唐新岚酸唧唧地哼了两声。

  “总之租房子的事情你就别担心了,等我安顿好了会把地址定位发你的。”

  “租房合同,还有房东姓名电话也得发我!”唐新岚立刻补充道。

  这天晚上,唐新岚是一宿没睡安稳,大半夜的还爬起来,点开手机购物软件,开始搜电子指纹锁。

  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租房还是很危险的,尤其是跟人合租,虽然是个老太太,但老太太也有亲戚啊,万一遇到个心怀不轨的亲戚,偷偷藏了房间钥匙,半夜偷偷溜进去……不行不行,还是换锁吧!换个指纹锁,安全!

  第二天早上,唐妈叫半天没把闺女叫起来,想到昨晚村里放了半宿的烟花,估计是吵得睡不着,干脆就没叫她起来吃早饭,一口气让她睡到了吃中午饭。

  谁知闺女爬起来头也不梳、脸也不洗,抱着手机就在那儿捣鼓起来了。

  “我看你这手机瘾是越来越大了……”唐妈不爽地拿筷子敲了敲碗,示意闺女趁她还没发飙,赶紧放下手机吃饭。

  “哎呀妈,我现在哪儿还吃得下饭?你不知道,今天卉卉要去租房子,听说是个网友家里的房子,我在等她回我信息呢。”

  “啥?”

  这下子,唐爸唐妈也吃不下饭了。

  一家三口魂不守舍地吞了几口饭,章家卉那边总算回信息了。

  “怎么样?那个网友可靠吗?”唐妈忙凑了过来。

  章家卉也算细心,特意发了个看房的视频过来。

  看得出来,虽然宿舍楼年代久远了些,但户主却是个爱干净的,而且房子内部装修看起来好像还翻新过,是这几年流行的现代简约风,两室两厅,章家卉要租的那间朝西,约莫有十几个平方,还带一个独立的小卫生间,房东虽然没有露面,但看到阳台上种满了花儿,唐妈顿时放心多了——大学退休老师,还喜欢养花,应该是个好相处的。

  “这边离医科大图书馆很近,走路只要几分钟就行了,以后我白天可以去找份工作,晚上就去图书馆看书上自习,钟老师说可以帮我在学校食堂办一张饭卡,吃饭比在外面吃便宜多了。”

  章家卉对这个房子挺满意的,价格合适,附近交通方便,吃饭还便宜,还有免费的图书馆,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卉啊,那你回头问问这钟老师平时有没有啥喜欢吃的,我下回做了让岚岚给你带过去,人家毕竟是大学老师,这方面懂的多,你自己复习考大学多难啊,咱们也帮不上忙,你记得多问问人家老师知道不?”唐妈自己没读过几年书,对于能做大学教授的女教师就格外敬佩。

  她不知道自考到底是怎么考的,心里琢磨着,当年唐新岚高三那会儿,她可是整整去县城陪读了一年女儿才考上重点大学的,章家那死老婆子一心想拿女儿卖钱,哪里会去陪读?想来想去,只能指望章家卉自己了。

  想到这里,唐妈顿时一阵心疼,大晚上的开始在家里翻箱倒柜,打算找点稀罕的土特产,回头让闺女带到省城去,章家卉可以留一部分自己吃,还能拿些送给房东老师。

  城乡全面解封,被困在村里一个多月的打工人也忙着收拾行李,准备进程找活儿了,陈二妮也在收拾东西,她已经打听到了镇上设在省城的仓库在哪,这次非把章家卉这死丫头给抓回来不可!也别出去打工了,关在家里收收心,等着嫁人吧!

第40章

  “妈,你这回找到大姐,好好跟她说,别张嘴就骂人知道吗?我姐那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章家栋转了转眼珠子,“妈你好好劝劝我姐,女孩子长得好看又没啥用,现在城里人找媳妇都要大学生,她那个学历怎么拿得出手?还不如趁着现在年轻,找个有钱人家嫁过去享福呢。”

  “人家现在有村长撑腰,我哪敢骂她?行了,你好好看家,我过两天就回来。”陈二妮这次做足了准备,特意从娘家找了两个人陪她一起去省城找人,打定主意找到人就拧住了带回村。

  她还不信了,这法律还能管得了亲妈找孩子吗?

  就算闹到派出所,那户口本上也是写的清清楚楚,章家卉就是她陈二妮亲生的闺女!那还能作假?

  然而,陈二妮和章家栋没想到的是,唐新岚早就防着他们这一出呢。

  打从城乡解封的消息传出来,唐新岚就托陈二妮的左右邻居帮忙留意他们家的动静了,那两家因为跟着她一起做艾叶粑粑赚到了钱,自然肯卖她这个面子,一看到陈二妮大包小包的出了门,立刻就给唐新岚打了小报告。

  “卉卉!你家隔壁邻居说你妈收拾东西坐车出门了,八成是去省城找你的,你赶紧躲起来!别叫她找到了,她那个人最抠门了,省城物价那么贵,她找几天找不到你,又舍不得花钱,自然就死心了。”

  唐新岚的意思是想让她干脆连租房子的地方都先别去了,找个宾馆先藏起来再说。

  省城大大小小的宾馆没有一万也有八千,陈二妮又不是霸道总裁,哪有那么多人脉一家家的去查?

  “好!那等她回去了你跟我说一声。”章家卉也知道这钱再舍不得也得花了,仓库那边也有人知道她在医科大宿舍区租房子了,一打听就能找到这边来,这么一想,还是唐新岚的法子最好,找个宾馆住下来,大不了吃几天外卖,省城这么大,她妈找不到她,自然就死心了。

  刚来就给人添麻烦,章家卉也挺过意不去的,不过,这种事情现在不说,到时候万一她妈找上门来,反倒是给人惹麻烦,想到这里,章家卉敲开了房东的房门。

  “小章啊,怎么啦?”钟雁南盯着章家卉有些微红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这孩子的事情她听女儿说过,是个可怜孩子,搬过来两天,虽然别的还看不出来,但爱干净、勤快、安静这三点,倒是合了钟雁南的心意。

  “钟老师,实在是对不住,我家里……”看着钟雁南温柔慈和的笑容,这一刻,不知为何,章家卉心里突然涌上一股难言的羞耻。

  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命就这么苦?

  别人家的妈妈哪怕重男轻女,也不至于这么糟践女儿,小时候拿她当免费保姆,带弟弟做家务,从来不关心她的作业有没有做完,考试考了多少分……

  那时候她甚至还窃喜过,因为别的同学期末考试考不好,回家会被混合双打,她妈从来都不看她成绩单,有一次还顺手拿了她的奖状垫盘子。

  那时候她真的差点被她妈给洗脑了,觉得女孩子念书好不好都一样,反正长大了也是要嫁人的……直到唐新岚收到了县一中的录取通知书。

  那个夏天,她顶着四十度的高温,拖着行李和老乡进了厂,听到她妈在电话里跟她抱怨,说唐家那丫头不就是考了个一中,至于高兴到要满村子里请客吃饭,害得她还花了二百块钱去吃喜酒……那一刻,她突然就明白了。

  她妈不是不知道女孩子成绩好是件好事,她只是舍不得在她身上花钱罢了。

  只是,那毕竟是她亲妈。

  她也知道她妈这辈子过得苦,如果可以的话,章家卉也想尽可能的帮她妈减轻一点压力。

  可是,拿她的卖身钱去给弟弟买房子?

  那一刻起,章家卉就知道,她或许早就没有妈妈了。

  她不知道怎么把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跟钟雁南解释清楚,只能跟她说,她妈带了人想来城里抓她回去相亲,她不想结婚,想上大学,就只能跑了。

  “钟老师,我妈那个人……不太讲理,您要是觉得不合适,我今天就搬出去。”

  “搬什么搬?咱们学校的保安是吃闲饭的吗?你有你妈的照片吗?”

  “啊?有……”

  “发我微信上,你哪儿也不用去,就好好在学校呆着!我倒要看看,这省城还有谁敢从咱们学校抢人。”钟雁南冷笑一声,拿起了手机。

  别看医科大在本省排名不算靠前,但谁让校长是部队出身呢?

  敢到他们学校抢人,怕是不知道他们学校的保安很多都是退伍军人吧?

  唐新岚并不知道她闺蜜无意中抱上了一根金大腿,听到章家卉在电话里说不去住宾馆了,就待在出租房里,顿时就急了。

  “不行,我得去一趟省城!”唐新岚坐不住了。

  她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陈二妮这次还特意带了人过去,会不会其实早就给女儿找好了婆家?

  她未必不清楚把女儿带回村,有唐爸在,她想强行嫁女儿也会被村里阻拦,所以,万一这女人一开始就打算直接把女儿送到“亲家”那边去呢?

  唐新岚立刻把自己的猜测和唐爸唐妈说了,陈二妮平时很少这么嚣张,她敢堂而皇之的叫人去省城,摆明了就是有后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