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40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章家卉没有细说,唐新岚却听懂了。

  陈二妮想娶儿媳妇抱孙子的野心,村里人尽皆知。然而现在不是旧社会了,章家卉不签字,陈二妮也没办法把人打晕了送到男方家里去——正常人家里也不敢这么干,不然遇到性子烈的,哪怕生米煮成熟饭,没有结婚证也不算,到时候再告你个强J罪,妥妥的吃牢饭好吗?

  这条路行不通,陈二妮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从女儿这里多捞些钱贴补儿子,这钱放在章家卉这里,还真不如放在她那里更安全。

  “行!我爸和新勇哥也要入股呢,到时候我按照你们的投资额给你们分股,你签个字,把文件给收好了,分红我就先不给你了,等章家栋那个兔崽子结了婚再说!”唐新岚咬牙道,只要一想到那小兔崽子为了买婚房居然想卖了他亲姐姐,唐老板就恨不得把他捶成人肉丸子!

  “要不是……我真想回去跟你一起开厂!”

  章家卉对于考大学其实并没有什么执念,只不过这是她目前唯一一个可以摆脱原生家庭的希望,所以她才不得不死死抓住。

  “还是算了吧,我希望你走得远远的,离他们越远越好。”哪怕陈二妮做了再多错事,再偏心小儿子,只要她还是章家卉的亲妈,章家卉就不能不管她,到时候亲妈生病了,又或者是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舆论就会天然偏向弱势一方,唐新岚不想让好姐妹被道德绑架,唯一的办法,就是远远躲开。

  “反正现在哪里都有飞机场,我要是想你了,大不了飞过去找你玩咯。”唐新岚决定教基友耍无赖。

  “对呀,反正你自己当老板,想放假就放假。”章家卉给她倒了一杯水,靠在书桌边拍了拍桌上厚厚的一堆试卷和辅导书,“我现在的目标就是刷题!争取给自己刷一张名校录取通知书,学校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学生被抓回去卖了吧?”

  这年头虽然城里大学生已经不值钱了,但在农村,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还是很能唬人的。

  阶层这玩意儿看不见摸不着,可却是真实存在的。否则为什么唐新岚这样的女大学生回家那么久,村里没一个做媒的敢到唐家来给她说媒?

  说白了就是男方学历够不上,知道唐新岚这样重点大学出来的女大学生根本不会嫁回村里去。而章家卉现在想做的,就是努力让自己也成为一个“在农村嫁不出去的女人”。

  “走吧,做饭去,我妈给你带了不少好东西,我带你去看看。”唐新岚从床上爬起来,俩人把乱糟糟的床铺重新理好,跑到厨房就忙活起来。

  整个的火腿章家卉暂时不打算吃,就先挂到院子里晒着,两只老母鸡一只放到冰箱里冷冻起来,一只拿来炖汤,这老母鸡是家养的,个头特别大,一只压力锅都放不下,索性砍成两半,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

  唐妈知道城里菜市场卖的肉不好吃,还特意买了两刀土猪肉拿过来。

  这个量词“刀”绝对不是一斤的意思,而是连着肋排一起切下来的一整块猪肉,一刀猪肉好几斤,有肋排也有五花肉,章家卉拿剔骨刀把肋排剔下来,剁成块,打算做个红烧仔排,五花肉也切了一块,正好唐妈上次送来的梅干菜还有,泡一把,做个梅干菜扣肉。

  “还有早上刚割下来的草头,新下来的香椿头,迟莴笋,蕨菜头,还有晒干的槐树花,河虾干,螺蛳干,我妈还单给你装了一罐子黄豆酱,拿来蒸河虾干和螺蛳干,比外面买的好吃。”唐新岚跟个土拨鼠似得,一边往外拿,一边给她一样样点出来。

  “嘿嘿,还是红姨心疼我。”章家卉美滋滋地把黄豆酱拿到冰箱上层冷藏起来,这种晒过的黄豆酱不需要再晒了,放在冰箱里能吃好久。

  “我爸也心疼你呢,这些河虾和螺蛳都是他自己下网子网的。你不知道,自从他不当村长了,闲着没事他就去下网子捞鱼,每天都折腾回来一堆河虾泥鳅螺蛳什么的,泥鳅我大舅爱吃,上回给我姥爷带回去了,剩下的都给你啦。”

  “岚岚你怎么就不是个男孩子呢?你要是男孩子就好了,我嫁到你们家,这辈子真是享不尽的福了。”章家卉一脸扼腕地看着好基友。

  “等我到时候嫁不出去了,我肯定会向我妈大力推荐你这个上门女婿,哦不,上门媳妇的。”唐新岚也扼腕啊,她们俩但凡性别能有一个为男,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陈二妮再牛,也不敢找唐爸索要高额彩礼啊——唐爸的战斗力随着他卸任村长之后简直是与日俱增,以前还顾忌一下村长的位置上很多话不能讲,很多人不能骂,现在好了,谁敢惹到他老人家头上,简直就是在老虎屁股上扎针。

第64章

  中午一起吃了个饭,下午章家卉还要去补习班上课,唐新岚也带着给班长大人的“贿赂”,打车去了学校。

  学校门口戒备森严,查看健康、测量体温、最后还要看一下返校通知的短信,登记了姓名电话之后才拿到了一张准入证,上面居然还有时间限制!

  担心时间不够,唐新岚忙电话联系了班长,先去男生寝室把东西送去,然后揪了俩壮丁过来,帮她把寝室里的行李打包好。

  其实也没啥好打包的,几个月没来,好些衣裳和被褥都发霉不能要了,索性丢掉,值得打包的只有一些私人用品和书本电脑之类的,分类装到快递箱里。

  为了方便返校毕业生把东西寄回去,学校特意让快递公司来学校设点,把东西寄出去,再去找辅导员领取毕业证,哦,因为毕业论文写得好,唐新岚还得了一张优秀毕业论文奖状,辅导员戴着无菌手套,非常热情地握住了她的手摇了半天,夸她给班级、给学校争气了。

  唐新岚脸都红了。

  她自己知道自己这个“网红”的来历到底有多乌龙,根本就不像辅导员夸的那样,“不愧是咱们新闻系出来的,一鸣惊人”什么的,简直羞耻……

  不过,当辅导员寒暄完毕,代表校报对她发出了采访邀约之后,唐新岚还是很痛快地答应了——毕竟是为学校争荣誉,辅导员还想在新一期的校报里向新入学的大一新生展现他们新闻系的风姿呢,校报虽小,也不是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会报道的。

  因为答应了这件事,唐新岚不得不改变计划,在省城又多住了一晚上,章家卉是最高兴的,连带着家里的伙食条件都提升了一大截。

  钟雁南吃到一半,抚了抚自己日益凸起的小肚子,暗暗叹息一声,决定这个学期还要再报一个瑜伽班,不然这体型真的没眼看了……

  唐新岚却吃的美滋滋。

  也不知道是不是基因突变,作为唐妈的亲生闺女,她是一点都没遗传到唐妈做菜的好手艺,反倒是章家卉,从小就点亮了厨艺技能,做菜的手艺不输唐妈,最关键的是还很会创新,手机里看到什么新菜式都会自己试着做,什么油条菠萝、番茄金针菇培根卷、电饭锅红焖鸡……还给唐新岚做了一大桶网红雪花酥和几袋奶枣,吃得唐新岚差点跪下叫爸爸。

  “卉姐!我看你干脆直播卖自己做的小零食吧?肯定会火的!”吃着美味的奶枣,唐新岚眼泪差点掉下来。

  这玩意儿是今年刚火起来的,没想到刚火,快递就停运了,短视频里好多博主都在拍自制奶枣,她也试过,结果……不提也罢!反正她妈拎着被烧糊了底儿的平底锅,差点追杀了她半条街!

  “这两袋你自己吃,这两袋给红姨,这个雪花酥很好做的,你吃完跟我说,我再给你做,这个不能放太久,里面的花生潮了就不好吃了。”章家卉一样一样把东西给她理好,又从衣柜里翻出三个大大的手提袋。

  “端午节我就不回去了,这是给唐叔、红姨和你买的新衣裳,别喷我啊,没乱花钱,都是商场打折我挑的好的,你也知道今年这疫情闹得商场都没人了,打折很厉害的,虽然都是去年的老款,但我挑了几套样式比较耐穿的,你先看看你的。”章家卉把那个樱花色的手提袋打开了。

  里面是一条经典的黑色及膝连衣裙,领口带点商务范儿的严谨,倒是很适合小唐老板现在的身份,还有一条黑色小脚西装裤和同款小外套,两件稍微带点设计感的软绸衬衫,都是唐新岚现在需要的商务范儿,杏色和淡樱色衬衫又带点少女气息,不至于太沉闷。

  章家卉买衣服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出挑。

  “正好下个月要去镇上开会,就穿这套去!”这衬衫的设计还能遮住小肚腩,卉姐真不愧是她的贴心大姐姐。

  “给叔叔阿姨的回去再看吧,我妈那边……算了,我要是给她买了衣裳,下回就该找我要钱了。”章家卉苦笑一声,帮她把东西拎上了车。

  一起被送上车的,还有院子里的那几盆珍品菊花苗,章家卉接下来备考会很辛苦,唐新岚不想她这么辛苦还要每天回来伺候这些花草,索性提前给带回去了:她和唐爸几十盆花都伺候了,还差这几盆吗?

  唐新岚大包小包的进城去,又大包小包的回村来,那阵仗把半个村子的人都吸引过来了,听说车里这些东西都是章家卉买给唐家三口的,众人顿时捂着嘴偷偷乐了起来。

  村里人虽然爱八卦,但不幸的是,爱八卦的大多都是女人。

  这世道,女人本就过得苦,尤其是唐妈那一代,多少女孩子为了给家里的哥哥/弟弟娶媳妇,任由家里人把自己给卖了个好价钱?

  陈二妮的做法不能说错了,因为他们家情况确实困难,这年头农村男娃娃想娶个好媳妇,没个一、两百万根本想都别想,就他们家这条件,除了卖女儿,也确实没有第二条路了。

  可怪就怪在章家栋自己有手有脚,姐姐小小年纪就进厂打工给家里赚钱,他倒好,年纪一大把,还要找他妈伸手要零花钱,简直是烂泥扶不上墙!

  这么一对比,章家卉的种种看似“不孝顺”的行为,反倒是让村里的女人们觉得解气得很——现在可不是旧社会了,她们女人生下来也不是家里的牲口,随时准备为了供养家族卖了自己。

  陈二妮气得差点厥过去——本地端午节的习俗,是女儿一定要给亲妈买衣裳,条件好的买一整套,条件差的买件外套也没人说啥,但是一定要买!

  她家那个孽障倒好,亲生的妈不孝顺,反倒去孝顺一个连亲戚都算不上的外人,还害得她在村里被八婆们看笑话!

  “这日子没法过了!可怜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她拉扯大,如今竟连一根纱都轮不到我的……”陈二妮捧着一只大茶缸,坐在门口破口大骂,骂累了就喝两口水。

  她自以为出了一口恶气,却没想到又把她的宝贝儿子给推坑里去了——

  章家栋虽然家里条件不好,但人长得还不错,属于女孩子比较喜欢的五官精致的相貌,原本凭着这张脸,陈二妮又下血本答应了只要对方愿意嫁过来,就给夫妻俩准备20万的首付款去县城买房,总算是骗到了一个看脸的……谁知陈二妮这么一闹,对方的亲妈和女性亲友团立刻投了反对票!

  “女孩子嫁人还是要看婆婆的!”

  “这婆婆对自己亲生闺女都这么狠,你还指望她能对儿媳妇一个外人多好?”

  “她这么一骂,那个章家卉怕是更没人敢要了,这亲妈的心肠也未免太狠毒了……”

  “要么毒,要么蠢,她总要认一样,反正都不是好东西!”

  就这样,女方家的女性亲友团凑在一起吃了一顿饭,就单方面把章家栋给踢出了候选人名单——反正现在农村女孩子都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多得是条件比章家好的可以挑呢,不如章家栋长得好看又怎样?

  相亲又不是谈恋爱,终究是要看过日子好不好的。光是一张脸好看有什么用?看脸能一辈子不吃不喝吗?

  “哈哈哈哈~让她作!再作下去,整个双弯镇都没人敢把闺女嫁到他们家了!”听到这个意外惊喜,唐妈关起门来笑得格外嚣张。

  早些年她和陈二妮还没闹翻的时候,也不止一次劝过她,偏心儿子也别太过了,对女儿稍微好点,陈二妮那脑子,简直就跟混凝土浇筑出来的一样,认死了一个道理:闺女养大了都是别人家的,对她再好也没用,老了还得靠儿子!

  依着她的心思,恨不得把章家卉连皮带骨头都拆了供养她弟。

  这么说吧,小时候章家卉的校服短了她都舍不得给她买新的,还是唐妈实在看不过去,推说给唐新岚买的校服不合身,故意“淘汰”给章家卉,这才让这孩子不至于因为校服太短在学校被人笑话。

  “所以那时候你每次给我买校服,我穿着都觉得有点紧,是因为本来就是照着卉姐的尺寸买的?”知道真相的唐新岚颇有些目瞪口呆。

  “是因为你小时候长得太胖了!”唐妈毫不留情地怼了回去。说完就拿了个塑料小框去鸡窝捡鸡蛋去了。

  虽然嘴上嫌弃闺女有点圆润,但唐妈今年还是多养了几十只鸡,预备着随时杀一只给闺女补身子。

  最近因为跟着唐新岚赚到了不少钱,村里那十几个留守妈妈又从家里逮了鸡送过来,这是他们这里的习俗,别人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家里孩子每天放学还要到作坊那边去写作业,还要吃一顿点心,大伙儿心里颇过意不去,逮只自家养的鸡鸭,或者捡几十只土鸡蛋送过来以示感谢。

  现在唐妈几乎每天都能捡十几个鸡蛋,除开他们自家吃之外,攒得多了就托唐家勇去城里的时候捎给章家卉——念书伤脑筋,吃点土鸡蛋补补也好的。

  被唐妈无情怼过,唐新岚摸了摸自己的小肚腩,痛下了(第N次)决心,这次一定要减肥成功!

  换上运动装,拿起自拍杆,先绕村里跑一圈,正好上次答应了粉丝带他们去看大鹅叨哥和他的小鹅们,跑到大塘那边,镜头里就看到满塘都是大鹅带着小鹅们在里面嬉水觅食。

  鹅是杂食性家禽,水里的小鱼小虾、螺蛳河蚌也吃,河坝上的青草也吃,家里喂稻谷也行,不过叨哥是一只严谨的鹅爸爸,每天跟个毛绒闹钟一样,严格按照作息表带着他的鹅儿子/女儿们——

  早上先在唐家吃一顿剩下的泡饭加一盆剁碎的青菜,吃完之后就带着小鹅们一摇一摆的踱到铺满了鹅卵石的河边,先下水清洗一番,然后就蹲在河滩被晒得暖烘烘的鹅卵石上晾干翎毛,中间还会在河滩上啄食一些青草补充体力。中午它们是不回去的——因为唐新勇这边会给他的鹅投喂饲料。

  饲料这玩意儿对于鹅来说大概也属于薯片可乐之类的垃圾食品,经常吃,腻味,隔一阵子不吃,又馋得慌。

  叨哥非常精明,每天中午带着小鹅们来鹅场这边蹭一顿饲料解解馋,看在唐爸的面子上,唐新勇自然不会驱赶它们。

  下午叨哥会带着小鹅们去大塘嬉水,那边水深,可以锻炼一下小鹅们深潜的本事,最重要的是,大塘里还有其他同龄的小鹅,鹅爸爸可以放心让小鹅和小伙伴们一起玩耍,自己蹲在岸边歇口气:一只公鹅带着十几只小鹅,也实在是辛苦!

  唐新岚直播的时候正是下午,直播间里没有多少人,不过她这次直播本来也就是为了“还债”——下播后,截了一段叨哥带着一群小鹅子埋头啃草的视频放到围脖上,告诉粉丝们想看的可以去看回放,就收起手机专心跑步。

  跑到引水渠那边的时候,跑不动了……

  村里几个小屁孩正在水渠里摸田螺。

  本地俗语曰“清明螺、赛过鹅”,清明前后的螺蛳味道最是鲜美,见他们摸得多,唐新岚也忍不住有些馋了,从腰包里取出零钱,跟小孩子们买了半篓子田螺——村里孩子这时候摸田螺,很多都是攒起来拿到集市上卖的,换点零花钱,见唐新岚要买,索性几个人攒到一起,都卖给她了。

  抱着田螺,回去路上还在田埂上摘了一把紫苏叶,回去才发现,这田螺里泥巴特别多,还得养两天,吐干净泥巴才能吃呢……紫苏叶白摘了!

第65章

  这天晚上,唐新岚虽然没有吃到炒田螺,但是却吃到了另一种美食:咸菜笋丝烧河蚌。

  这也是清明前后本地人餐桌上必备的一道美食:处理干净内脏的河蚌肉切成块,和自家腌的咸菜、酸笋丝一起烧汤,做出来的河蚌汤酸辣开胃,一碗喝下去,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春困也没了。

  “真好吃!妈,这河蚌你去集市上买的吗?”痛快吃了两大碗,唐新岚停下来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你盛五姑给我的,她家小子去河里摸的,不知道是不是摸到了河蚌的老窝,听说摸了一百多个,她拿了十几个嫩壳的给我。”唐妈微微翘起了嘴角。

  现在村里人对她的态度不能说是好,简直就是恭敬!甚至比唐爸当村长那些年还要热情许多。

  没办法,谁让村里这么多人家如今都要靠着她闺女吃饭呢?她闺女最近还做了一桩大好事,给镇小学几个老师家属解决了就业问题,村里谁家没孩子在镇上读书啊?

  就算现在没有,以后也会有。再没有人比他们更想让学校的老师们留下来了。

  唐新岚把这件事情给办成了,全镇的老百姓都得感谢她!

  虽然唐新岚最初只是想解决中午没人值班的问题,但镇上的教师家属却是实打实的解决了就业问题,非但工作给安排好了,小唐老板还大手一挥,允许她们放学了也能把孩子带到这边来——反正楼上桌椅都是现成的,不过是加了几份点心罢了。

  这样一来,家属们原本只能做到下午两点,现在能直接做到五点钟下班,收入增加了,孩子也能呆在身边,皆大欢喜。

  唐爸还给闺女打了个“补丁”——这么多孩子在作坊写作业,没人看着,万一从楼上掉下来就不好了,和闺女商量了一下,把原本设在楼下打快递单的、负责售后客服的都给挪到了楼上,有人在屋子里看着,这帮熊孩子总算是老实了。

  清明过后,艾叶粑粑的订单量少了,不过,之前定好的霉豆腐刚好到了能发货的时候,作坊里无缝对接,直接换了一批包装,开始打包霉豆腐。

  霉豆腐这玩意儿比艾叶粑粑还娇贵,唐新岚特别找人定做了大小合适的塑料包装,先把霉豆腐放进去真空包装好,外面再裹上一层泡沫防震,最后再放到纸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