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47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唐妈是个标准的农村妇女,心里哪怕着急,也想不出法子来,想了想,她把闺女给拎下来了。

  “脱贫也要一步步来嘛,咱们这里不也是前几年刚修好公路吗?红泥沟比咱们还偏呢,咱们的路都通了,他们应该也快了。”唐新岚眼珠子一转,就知道她爸在纠结什么了,看到唐妈在边上使眼色,小唐老板无奈地戳了戳她爹——

  “爸,您要真有心帮他们,不如帮我弄点石灰和红砖,先把存茶饼的仓库给弄起来?我看那些茶饼怕是不好存放。”

  这倒是真的!唐爸找到事情做,也不去纠结了,他们这一辈人就是这样,不怕吃苦,就怕找不到解决困难的法子。隔着一个乡镇,他确实不知道怎么去帮红泥沟的老百姓脱贫致富,但,他不行,还有他闺女呀!

  肩负重任,唐新岚吃完饭就跑到楼上剪辑视频去了,剪辑完了,一份上传到个人主页,另外一份却是关于这种茶叶的原产地、炒制工艺和茶饼的细节视频,发到了农大那位同学的邮箱,请她帮忙找学校的老师问问,这种茶叶和制茶技艺,有没有可能申报什么项目之类的。

  赶了一天的路,做完这些,唐新岚觉得自己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勉强拉开被子,一头扎了进去,呼呼大睡起来,浑然不知,网友们因为她那条最新更新的动态,已经在网上吵翻了天……

第75章

  周盼是A农大茶学院的,她考这个专业,纯粹是因为家里有个茶园等着她回去继承,没办法,她爹深信科技改变命运,觉得古老的制茶产业要想继续发展下去,必然要引进高级人才。

  然而,高级人才是不肯去一个小茶园屈就的,没办法,周爹只能把希望放在女儿身上,周盼从小就被她爷爷带在身边炒茶,上这个茶学院也挺无聊的,最关键的是周爹最近还在疯狂暗示她:

  快毕业了,闺女你可得抓紧啊!趁着还在农大上学,赶紧给老子拐个农大的高材生回来做女婿!最好能是茶学院的,再次一等,也最好是食品类专业的……

  人家找女婿看的是房子车子,周爹找女婿,看的是专业技能方向,想想也挺奇葩的。

  人都有逆反心理,女孩子到了大学谈恋爱的特别多,但是周盼,自从她爹“图穷匕见”,暗示她考上农大也别忘了给他在农大拐个(专业对口的)女婿之后,周盼同学对于谈恋爱这件事就没那么热心了,谈恋爱有什么好的?反正谈好了,带回去也是要给他爹做技术员的,她爹这根本就不是招女婿,是招个免费的技术人才呢!

  正翘着二郎腿在寝室刷剧,邮箱里突然蹦出来一个收件提示,打开一看,居然是唐新岚拍的一段视频。

  别看周盼平时在班里吊儿郎当的,专业课正经学的不错,视频下载下来,看到一半,这丫头不敢看下去了——哪怕专业知识跟教授们没得比,她也能看得出来,唐新岚拍的这段关于老派炒茶技艺和茶饼制作工艺的视频,貌似很有科研价值啊!

  换掉睡衣,周盼抱着平板电脑就冲向了教师办公楼。

  与此同时,网上因为这一段视频也炒翻了天。

  起先是一些平时喜欢喝茶的,看了唐新岚发的野茶视频,觉得这种连名字都没有的野茶还挺有意思的,就顺手转发了。

  谁知转着转着,这段视频就被一位真正的大佬给刷到了——此人江湖人称“古茶王”,是A大茶学院的教授,别看年纪不大,今年才四十多,却家学渊源,他父亲就是茶学泰斗,他本人更是因为痴迷古法制茶,在这方面钻研颇深,并且因为专业研究方向需要深入基层,一年倒有大半年是在祖国各地的山村里泡着。

  这回他带着弟子们从深山老林里钻出来补充给养,刚到宾馆洗完澡,就被弟子敲开了房门:“郑老师,您快看看这段视频!这种茶饼的制法,好像您以前跟我们说过的……”

  郑嘉树拿起学生递过来的手机,这一看,差点连湿哒哒的头发都顾不上吹干,立刻嚷嚷着就要连夜坐车回省城。

  “郑老师,回省城的班车已经停了。”学生无奈地看着自家老师,早知道他就明天早上再给老师看视频了。

  “你们赶紧回房间收拾东西,车子的事情我来想办法,马上回去!”郑嘉树可不是只会钻深山老林搞科研的学术派,相反,他的职业敏感度特别强,尤其是这种“存在于典籍记载、却早已失传”的古法茶饼制作工艺,不光他们搞科研的盯着,外边那些富得流油的茶商们也盯着的好吗?

  这要是被那帮人把这门手艺给买到手了,卧槽!那还有他们什么事?

  制茶手艺能传承下去他当然高兴,问题是大部分茶商都没什么节操,尤其是这几年为了炒噱头,茶商们但凡发现了一种制茶法,总会强行给它和“某某皇帝”或者“某某历史名人”捆绑起来,再编造些一听就很假的历史故事,茶叶立刻就高大上起来,价格也能拼了命的往上炒……这帮茶商或许没什么文化,但砸钱很厉害,被他们这么一宣传,老百姓先入为主,记住了假故事,自然就没人关系这制茶手艺背后真正的历史传承了。

  真是想想都要呕出三斤血!

  郑嘉树丝毫不敢停顿,更不敢联系相熟的茶商,暗搓搓找附近的朋友借了两辆车,连行李带弟子一起,连夜运回了省城——半路就让弟子想办法找到了唐新岚的电话,可惜,怎么打都打不通。

  唐新岚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回来困得连充电都忘了,手机自动关机了……

  幸亏手机关机了,否则的话,这一晚她是别想睡个安稳觉了。

  郑嘉树带着弟子拼命往回赶的时候,省城A农大,周盼的老师沈兴海也抱着平板电脑差点笑出声儿来——

  “哈哈哈~郑嘉树那小子好像还在深山老林里蹲着吧?千万别叫他知道了,明天一早,你带我去你同学家里,咱们把这个项目抢到手!”

  周盼也挺高兴的,她老师在业内也是出了名的茶学专家,主攻茶树栽培与育种学,只要他这边能立项,那唐新岚发现的野茶不说一步登天吧,起码在业内就算有了名气,茶叶这东西,有时候名气和地位,可比茶叶品质本身值钱得多。

  两方人马都在摩拳擦掌,都觉得自己马上就能在学术上有新的建树了。

  然而,资本家的嗅觉又能差到哪里去呢?

  亲,你们忘了孙二叔了吗?那位致力于挖掘本省(所有的)土特产,丰富自家企业的产品线,手底下就有一个部门,打着“产品研发”的名义,干的就是挖掘土特产的事儿,最近唐新岚这个土特产专业户又刚跟他们谈了合作,孙二叔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拿到了这个情报。

  唐新岚的电话打不通?不是还有他大侄女吗?

  孙今妍大半夜的接到她二叔的电话,还以为她二叔破产了,罪过罪过……接通电话才知道,她二叔居然要她大半夜的去敲唐家大门!

  “二叔,茶叶又没长腿,跑不掉的啦,这都快十二点了,村里人都睡下了,我明天一早就去给你找人,行不?”

  “不行!!!”孙二叔别的事情都宠着大侄女,事关自家产业,他恨不得长翅膀飞过去,“妍妍,听二叔的,这野茶大有可为!咱省的制茶工艺传了上千年,这种制茶工艺我也是头一回见,我手底下人跟我说,小唐这个视频现在网上阅读量已经好几十万了,不知道多少茶叶商看到了,人家可是专业的,再迟,我怕就抢不到了。”

  “你跟小唐说,价钱好商量,咱们可以慢慢谈,千万不要先答应别人家!你帮我把这句话带到了……”孙二叔在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咬牙道,“到时候我直接把制茶厂开在你们村!”

  这个可以有!!!

  孙今妍一个鲤鱼打挺蹿了起来,也不挑什么衣裳了,随便找了件长款大衣,睡衣也不脱了,拿大衣一裹,叫上村委保安大叔,打着手电筒就冲了出去。

  唐爸听到敲门声的时候还恍惚了一下。

  以前做村长的时候,每年总有那么几次,村里人遇到急事了会来敲他家的门。自从不做这个村长,他家半夜就没人来敲门了,一开始他还有点不习惯呢,现在突然有人来敲门,他反倒楞了片刻。

  打开门,就看到了孙今妍乱糟糟的头发。

  “小孙村长,怎么啦?快进来说!”唐爸忙把人让了进来,唐妈也听到声音爬起来了,拧开客厅灯,就忙着去厨房拿热水瓶来给他们倒水。

  “唐叔,你和岚岚今天是不是去山里看茶叶了?”

  “对啊,你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孙今妍没有说话,直接拿出手机,点开了唐新岚的个人主页,划到她最新更新的那段视频,再一看,阅读量已经一百多万了,评论区都快吵翻了,还有好些业内人士,大概是发私信博主没回,又跑到评论区来,希望博主能回一下他们私信,有些还把自己的就业单位报了出来,表示自己是茶学相关专业的,博主发现的制茶工艺非常具有科研价值,希望博主能尽快和他们联系……

  居然还有热心网友在评论区疯狂呼吁:博主赶紧给视频打码!全部盖上咱国旗!不然隔壁棒子国就要拿着视频去申遗啦……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这个茶叶……我也喝不出什么来,就觉着有股香味挺好闻的,难不成还是什么宝贝不成?”看到评论区那么多“某某大学教授”、“某某研究院”字样,唐爸也惊呆了。

  “唉!不光是这些大学教授,好些茶企也看到了,我二叔也看到了……”孙今妍颇有些难为情地捧着唐妈递来的茶杯喝了一口热茶,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唐叔叔,我二叔也是做生意的,我不敢说跟那些大学教授比,就是,您能不能跟岚岚说一声,要是有别的茶商来找她买这个茶饼,先别急着答应行吗?我二叔明天就过来,他跟我说,想当面和岚岚谈一谈,价格都好说。”

  唐爸努力消化了孙今妍的一番话,忍不住苦笑道:“你说的我都能应承你,可问题是,那茶叶和茶饼,不是咱们家的啊。”

  “啥?”这下轮到孙今妍呆住了。

  大乌龙啊!搞半天,所有人都以为这种制茶工艺是唐新岚这个博主发掘出来的,却没想到,这种工艺唐家人压根不会!会的,另有其人!

  唐爸便把金芸芸她爸给供了出来,或许是想到孙今妍是新任村长,又勾起了他的扶贫往事,忍不住念叨了两句:“你是没看到,那边是真穷啊!一条山路连客车都开不进去!山里人家还住着几十年前的泥砖房,跺跺脚,墙上的土都往下掉!”

  “大人苦,孩子也跟着吃苦!听他们那的人说,山里班车开不进去,上学的娃娃们舍不得一天来回十块钱的车费,步行十几里路跑到镇上去念书,造孽哟!”

  “芸芸她爸跟我说,那边的年轻人现在都跑出去打工了,漫山遍野的茶树都没人要,他们摘了茶叶自己炒好,背下山去卖,一斤茶叶的钱还不够买二斤猪肉,岚岚也是想帮帮他们,给他们卖点儿茶叶,好歹把老房子翻新一下,孩子们上学也能坐个车。”

  “那就更不能把这制茶工艺贱卖了!叔,赶紧把岚岚叫起来吧,她这会儿真不能睡了!咱们得趁着我叔还有其他人找过来之前,先自己定个主意!”小孙村长卖起她二叔来也是眼睛也不眨,凑到唐爸面前低声给他透了个底儿——

  “我二叔应承我,说要是能买到这个茶饼的制法,他愿意投资在咱们村建个厂!”

  “刚才听了您说的那些,我想着,干脆这样,咱们去跟红泥沟的人谈,要是卖给我二叔,我能帮他们争取,今后茶叶就从原产地进货,这样他们那山里的茶树可就值钱了!”

  制茶的工艺才是真正值钱的,茶叶么,全国各地的其实都差不多,但是茶厂要是设在这边,那附近可就只有红泥沟的茶园最近了,到时候把路一修,那边的茶园直接就能向工厂供应青叶,那才是真正给全村人解决了脱贫的大难题!

  “好!”唐爸猛地拍了一下大腿。

  唐妈已经打开了楼梯灯,亲自上去叫闺女起床加班了:她虽然是个家庭主妇,但这等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听得也是心头热血激荡,恨不得跟着一起帮红泥沟的乡亲们脱贫致富,娃娃们也不用每天走十几里的山路去上学了……

第76章

  大半夜被老妈从暖呼呼的被窝里挖出来,唐新岚困得差点一头栽到唐妈怀里,唐妈见她手脚都是软塌塌的,亲手拽了一套家居服给她穿在睡衣外面,连拉带拽,把闺女给拽下来了,又去厨房打了一盆热水,给她投了个热毛巾擦擦脸,唐新岚终于清醒了。

  听完孙今妍的话,唐新岚赶紧摸出手机点开个人主页,没想到卡了半天,再进去,她的私人信箱已经爆了,看了看最新更新的那条视频,阅读量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两百多万,连评论都有五十多万!

  麻蛋啊早知道就买个热搜了……白白错失了一次宣传的机会,小唐老板忍不住泪流满面。

  不过没关系,还有孙二叔这个土豪呐!

  唐新岚毫不怀疑,如果两边的合作真的谈成了,以孙二叔的手笔,这茶叶的广告非但能铺满全省的火车站、汽车站、特产店,说不定还会出钱在电视台做个广告啥的,那就不用她自己花钱推广了。

  不过,很快她就顾不上考虑这个问题了。

  锲而不舍的郑嘉树,充分发挥了他在学术上不死不休的钻研精神,终于让弟子打通了唐新岚的电话。

  听到电话那头自报家门,说是A农大茶学院博士、教授,唐新岚呆了呆,还以为是周盼给她介绍的,两边鸡同鸭讲的说了半天,唐新岚这边终于知道对方只是在网上看到那段视频,慕名找到了她这个博主。而郑教授,也知道了唐新岚这边已经把这段视频的另一个更具有科研价值的视频,发给了他对家的徒弟……冷汗都冒出来了有木有?

  幸好是他这边先打通了唐新岚的电话!

  “小唐同学,能不能把另一段视频也发给我们看一下?我知道你同学,她老师的研究方向是茶树栽培与育种学,制茶工艺并不是他的主要研究方向,我本人带团队研究古法制茶领域已经有十七年了,在这一领域不说国内一流吧,领先还是算得上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发现的那种古法制茶工艺,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到过似曾相识的记录。”

  “只是网上那段视频压缩过,很多细节都没办法确定,我这边还需要更严谨的考证,您看您方便的话,我们可以现在出发去当地,现场考证一下就能确定了。”

  郑嘉树这边跟唐新岚约好了见面细谈,当即让司机也别回省城了,大半夜的冲下高速转省道,直奔唐新岚家!

  挂断电话,唐新岚打开微信,见周盼还没回她,想了想,还是给她留言,说已经联系到他们学校的茶学专家了,如果她那边没问,就不麻烦她了……

  周盼一大早看到这段留言,吓得差点从宿舍床上摔下来!

  坑爹啊!她答应了老师尽快联系唐新岚,但是当时已经是晚上了,她想着明天一早再打电话给唐新岚,没想到……难道是老师自己联系到了唐新岚?

  周盼也顾不上现在还没到上班时间了,忙给沈兴海打了个电话。

  “啥?我没联系她啊……你快点问问你同学,给她打电话那个教授叫什么名字,等等!别问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到宿舍楼下等我,我们现在就过去!”

  事关新项目,沈兴海连课都不上了,叫相熟的老师跟他换了一节课,又顺道给周盼请了假,开着车就直奔宿舍区,心里还忍不住骂了两句,他们茶学院的老师,别看平日里一个个端着如高岭之花,真到了抢课题的时候,跟超市里抢特价菜的大爷大妈也没啥区别,平时还一起喝茶呢,这么大一件事,群里居然一声都不响,也不知道是哪个兔崽子腿脚这么快,不声不响就蹿出去抢课题去了,简直可恶!

  死死握着方向盘,沈兴海决定,等下停车第一件事,退群!

  师徒俩连早饭都顾不上吃,一路从省城杀了过去。

  周盼和唐新岚是高中同学,以前还去她家玩过,都不用问地址,不过,上车之后,她还是给唐新岚打了个电话。

  得亏打了这通电话,师徒俩总算知道到底是谁抢在了他们前面。

  “我就知道是他!”沈兴海一听到郑嘉树这三个字就炸了,恨恨拍了一把方向盘,“这狗东西鼻子灵得很,蹲在深山老林里都能闻着八百里外的肉骨头!”

  周盼无语,又不好顺着导师的话去攻击本学院另一位专业课大佬,只能努力把这个危险的话题往别处引——

  “我同学说那个制茶的方子并不是她们家的,她们也要和对方再谈呢,应该没这么快。”

  沈兴海重重呼出一口气,幸好!真要被郑嘉树那家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抢走了新课题,他能怄死!

  唐新岚这边挂掉电话,也有些无语,她没想到周盼那边也帮她联系了一个农大的教授,人家还很重视,已经开车往这边赶了,这下好了,只能等他们来了,再一起去红泥沟那边了。

  郑嘉树和孙二叔面面相觑,都没想到居然又冒出来了一个新的竞争者,再一听名字,孙二叔并不认识,但沈兴海认识:这位可是他的“老熟人”呢!

  郑嘉树不由咬牙,按理说他和沈兴海研究方向不同,一个种茶,一个制茶,俩人倒不至于有什么竞争关系,但架不住整个学院每年能申报的项目有限,科研经费也有限,这边多了,那边就要少一点,为了谁能多申请科研经费,两个在不同领域都很出色的教授,就这么杠上了……

  “实在不行就分开申报!古茶树要保护,古老的制茶工艺更加珍贵呀,这次定然是我赢了!”郑嘉树暗暗思忖。

  “也不知道这两位教授有没有合作企业,要是没有的话,说不定我们可以合作,有农大的两位教授背书,品牌推广肯定稳了!”孙二叔喝了红泥沟的野茶之后,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把这桩买卖给抢到手,科研和商业化其实也不冲突嘛,只要经费到位了,咳~科学家也是要赚钱养家养徒弟的呀。

  唐新岚左看看,右看看,觉得自己还是先静观其变吧,对她而言,参与竞争的大佬越多,这野茶的溢价空间就越大,或许参与的人多了,她自己要少赚点,但架不住有资本进场,无论是品牌推广还是销售渠道,都比她自己单干要有利得多,最关键的是,只有把这桩买卖做大了,才能真正帮到整个红泥沟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