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49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这个故事没有前面那个故事听起来那么牛逼,不过,对于郑嘉树来说却很有研究价值:因为这一段故事,恰好解释了为什么一个贵族世家的内作坊茶饼配方会流落民间,又在民间流行过一段时间的原因。

  金老爷子收藏的那些茶饼里,除了最原始的兰花香味的,还有其他几样花果香味的,应该都是后来为了开拓市场做出来的新口味,只不过,郑嘉树从专业角度来评判,还是觉得最初那个兰花香的最高级,后面的,流于俗套罢了。

  “对对对!后面这个故事就别管了,还是说说那位书法大家的故事吧!”

  孙二叔深知“蹭名人”的好处,一心想多挖掘点那位历史上的著名书法家和他基友的故事。

  然而金老先生却只记得他家祖上那一段,至于这茶饼最初的起源?

  对不起,他家祖上没文化啊,只是高官的家仆,或许那位高官的后人知道,但高官的后人如今在哪呢?

  唯一能佐证的,反倒是郑嘉树在书法家遗留下来的书信里看到的那一段内容了。

  不过有这个也尽够了。

  于是三方人马便坐下来,商议这个古茶方子的开发问题。

  这才是戏肉!孙二叔和唐新岚这几个从上唐村来的,都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

  金中福便有些无措地看了一眼唐爸:这群人里面,只有唐爸的气质,让金老先生觉得跟自己仿佛是同类,他是不懂这个方子到底该怎么合作的,只知道他家的祖训是饿死也不能卖了这制茶的方子,其他的就没有了。

  孙二叔忍不住搓了搓手,唐新岚见他要开口,忙暗中推了她爹一把。

  “既然金老哥说这方子不能卖,不如就拿方子入股吧?孙老板是厚道人,打开门做买卖,以后采购青叶,应该也会照应一下红泥沟的乡亲们吧?”

  “当然当然!我早上也去山上看了,这里环境多好啊,出的茶叶也好,到时候茶厂开起来了,咱们优先采购红泥沟的青叶!金老先生尽管放心好了,只要地方政府能把这条路打通了,能让货车进的来,今后这红泥沟的茶叶青叶,我全包下来都没问题!”孙二叔拍胸脯保证。

  不过,他也给自己留了个余地:进山采购茶叶,运输成本也要算在里面的,要是这条路修不好,那他或许只能少量采购一些做高端货,剩下的大路货,还是要从其他地方进货的,毕竟也要控制成本。

  “修路的事情只怕没那么容易……”众人齐齐叹息。

  “你们不如去求沈兴海,那家伙跟省里关系好着呢,哼!农业专家!还是特聘顾问呢。”郑嘉树撇嘴道。

  这几年自上到下都在号召振兴乡村,省里也聘请了一批农业专家做顾问,这方面,沈兴海确实能说得上话。这批古茶树要是真具有保护开发价值,到时候沈兴海再帮着说几句话,甚至联名出一个开发方案,说不定就能给红泥沟批下来拓宽公路的费用。

  “要是能把咱们这的路修好,我这方子少占点股份也是愿意的。”金老爷子一听说专家能帮他们把路给修了,比跟他谈合作还要激动。

  “方子归方子,这是咱们的合作,修路那是政府的事情,眼下还是先把合同的事情谈好吧?说白了,只有项目立起来了,政府看到这个项目真的能带领老百姓脱贫致富,那时候才能去争取修路的资金啊。”孙今妍毕竟是乡镇做过几年的,在这方面知道的比在座几个都多,当下便提议道。

  “对对!先谈合同!”孙二叔忙点头道,他守在这深山老林不肯走,还不是为了这方子还有金中福这个老手艺人?这年头,一个老手艺人用得好了,就能救活一个厂!

  不然老干妈是怎么屹立江湖几十年不倒的?

  当下就谈合作的事情,孙二叔也不说买断方子了,直接让金中福做了茶叶厂的技术总工,负责带团队制茶,秘方怎么保密是他的事情,反正有这方子在,金老爷子就能占厂子里10%的股份,干得好,年底分红就多。

  孙二叔负责出资建设厂房、组建公司架构和日常运营,占股70%,剩下20%,他打算拿出来,分他哥10%(主要是为了找他哥融资),再给郑嘉树和沈兴海各5%,孙二叔的算盘打得噼啪响:绑定了郑嘉树,今后品牌推广的时候就可以找这位大教授帮忙背书了,绑定了沈兴海,修路的事情就能借得上力了,谁让这位大佬是省里的特聘专家呢?

  “等等!二叔,你怎么把岚岚给忘了?这方子是她发现的吧?”孙今妍一脸无语地瞪她二叔。

  倒不是说孙二叔做人不行,只是生意人的惯性思维就是这样,肯分利润给别人,唯一的原因就是需要那个人帮忙把这摊子事业给撑起来,而唐新岚,咳,虽然在座的这些人都是因为她的那段视频才有幸发掘到了这种珍贵的古茶制法,但不得不说,单凭她的粉丝量,还真不足以在即将组建的团队里白白拿到分红。

  不过,既然大侄女都提出来了,孙二叔又不愿意显得自己是个过河拆桥的小人,想了想,便从自己的股份里又拿出了5%。

  在商言商,这5%,可就需要唐新岚真金白银的拿钱来入股了。

  小唐老板问了问价格,果断认购了:正好她之前打算买机器建厂房的钱还没花出去,她很好看这个古茶方子,这时候不趁机抢点儿原始股,以后只能看着别人赚大钱了。

  连农大的两位教授都死抱着不放,可想而知这方子有多珍贵了好吗?

  于是,等到其他人,包括红泥沟的乡镇干部们听到消息赶到的时候,茶叶厂已经没他们什么事了……不过,孙二叔长袖善舞,对着干部们一阵忽悠,又是说等厂子建起来了,一定优先收购红泥沟的茶叶,又是说以后镇上要是想申请修路的资金,他愿意配合镇上的工作,比如说再和红泥沟镇一起成立个农业合作社之类的……这奸商,非但是茶饼,连茶园的钱他也想赚上一笔呢。

  不过,有孙二叔出面,倒是把乡镇的人给安抚住了,晌午的时候,沈兴海也从山上下来了,镇上的人听说他是省里的特聘专家,激动的恨不得把人给供起来,听到金中福说家里地方不够,沈教授他们昨晚居然还在他家堂屋打地铺的,立刻盛情邀请两位教授去镇上住——他们可以每天派专车接送两位教授。

  也不怪乡镇干部们这么热情。

  像他们这样的偏远乡镇,主动邀请这些省里的专家,人家还不一定肯来呢,挖掘个能带富一方百姓的项目多难啊,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们要是没把握住,今后哪儿还有脸去见父老乡亲们?

  “太麻烦了,我们自己带了睡袋和帐篷,对了,省里的专家组下午就到了,我怕他们不认得路,到时候还要麻烦镇上帮忙带个路。”有现成的向导,沈教授使唤起人来真是半点都不含糊。

  省里的专家组?!

  镇上干部们眼前一亮,对视一眼,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们服务好沈教授这帮人,本来就是想借机请这帮大佬帮他们镇上想想脱贫致富的法子,现在好了,都不用他们开口,大佬们主动把省里的专家组都叫过来了……

  金峰岭发现了一片特别值钱的古茶树,连省里的专家都惊动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红泥沟,这片山坡一直只有金家老夫妻俩带着孙女住着,现在好了,四里八乡的都来围观“值钱的古茶树”,又有省里的专家看着不像话,打电话请当地派出所协助,把那些古茶树拿警戒线全部给围了起来。

  这下好了,原本大伙儿还将信将疑,警戒线一围,乡里谣言都传的离谱了,都说老金家的茶叶山上发现了宝贝,连派出所都过去了!

  其实真正宝贝的,反倒是金老先生家传的茶饼制法,只不过,这方子现在是没人敢拿出来说了,正好有外面那些古茶树做幌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郑嘉树稳坐钓鱼台,天天拉着金老先生谈古论今,探讨制茶工艺。

  沈兴海气得半死,又不得不请当地政府配合,派了些巡山的人来保护这些茶树,免得某些眼皮子浅的真以为这是个什么宝贝,趁人不注意就要掰几根茶树枝带回去!

  一片混乱中,唐新岚个人主页上更新的一条视频,又大大地火了一次,再一次登上了国家台!

第79章

  沈兴海和郑嘉树在业内是小有名气的大佬,但是在行业外,知道的人并不多。然而,他俩知名度不够,那位历史上的大书法家知名度够了哇:但凡经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就没有不被老师按着背过那一段历史的。

  这位大书法家非但是个文史大家,人家还曾封侯拜相,对当时的政治也有极大的影响力,而他被贬谪的那段经历,因职场失意,不得不寄情于书画诗词创作,竟然成了他一生中书画诗词作品最多的时期!

  而关于这茶饼记载的出现,就恰好是在他被贬谪的这段时间!

  国家台的记者几乎是一确定这个消息,就立刻电话联系到了B大的历史系教授,在确定了这段历史确实存在之后,几乎是马不停蹄地汇报到了台里,第一时间拉人组建报道组,连夜飞到了省城,又找到省台配合,直接借了省台的直播车,杀到了红泥沟!

  唐新岚原本已经跟着唐爸回村了,接到电话说国家台报道组马上要到红泥沟,还要采访她,得!回去吧!

  回去一看,整个红泥沟热闹的不行,四里八乡的老百姓都赶到了镇上,围观国家台的报道组——他们红泥沟还没上过国家台呢,老百姓把过年的衣裳都穿出来了。

  幸好唐新岚是国家台点名的采访对象,镇上见她来了,忙把人给接到了镇政府——因为围观群众太多,采访组都被堵在这里出不去了。

  来人居然还是唐新岚的老客户,见她到了,忍不住调侃道:“不如先采访小唐老板吧?采访完了让她赶紧回去发货!我昨天下单买的霉豆腐还没发货呢。”

  “哈哈哈哈……”满屋子的人都笑了。

  现在镇上的人也经常网购的,但是像这样直接杀到发货地,逮住店主当面催人家发货的,他们也是头一回见呢。

  “早知道我直接把你那一单带过来了,还省了一笔快递费。”唐新岚也忍不住笑了。跟她最初预想的不一样,本以为只有本省人会喜欢的霉豆腐,没想到很多外地客户居然也很爱吃,现在他们店里霉豆腐的回头客特别多,几乎每个月都稳定能销出去三万多单。

  话茬子就这么接上去了,反正现在外面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暂时也出不去,报道组想了想,干脆先把唐新岚这一段给录掉,便当场架起摄像机,就在镇上的会议室采访起来。主要问的还是她怎么意外发现这种茶饼的,听说唐新岚也是无意中把这段视频发到网上,然后被网友发现的,记者不由暗暗点了点头,这一届的网友果然神通往大,传说中的破案小达人呀!

  采访结束后,报道组还要上山去重点拍摄一下那批藏在深山里的古茶树,两位教授团队的采访也是重头戏,这就没她什么事了,不过,两位教授(和她基友)还在山里,唐新岚这次也不是空手来的,还带了好多吃的喝的,正好跟他们一起上山。

  进山的路采访车开不进去,就临时从镇上找了三辆电瓶四轮车,光是机器就单独占了一辆车!

  “我记得去年咱们还曝光过这种电瓶四轮车吧?”一片沉默中,国家台一个记者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没办法呀,小轿车开不进去,只有这种车能开进去。”唐新岚见镇上的干部也跟尴尬,忍不住出声帮他们解释道。

  “哈哈,这也没啥,以前我们到云贵那边采访,好多地方车子都开不进去,还找老乡家里借摩托车骑车上去呢。”同行的记者里有两个大概是跑农业这条线的,对这种情况倒是很能适应。

  电瓶车的减震功能太差,一行人颠簸得说话的声音都不自觉变成了颤音,本来还在苦中作乐,彼此八卦着自己采访的时候坐过最奇葩的交通工具,冷不丁突然在前面看到了一群背着书包的孩子。

  大概是刚下过雨,进山的路很泥泞,这帮孩子穿着雨鞋,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泞的土路上嬉笑打闹着往前走。

  “还是农村好啊,孩子们放学了还能自己走路回家,城里到处都是车,可不敢让孩子这么走路回去。”有个年纪稍大的记者忍不住感叹道。

  车里诡异地沉默了半晌。

  见乡镇干部都微微低着头不说话,唐新岚苦笑一声:“不是家里放心他们走路回家,是这条路班车开不进来,这帮孩子……大概也舍不得每天来回十块钱的车费,听说每天都是结伴步行十几里路去上学。”

  看了看时间,现在快下午四点钟了,小学三点半放学,这帮孩子应该已经步行半小时了,可接下来还有将近一个半小时的路程……这么一想,唐新岚顿时觉得自己屁股底下的座位有点扎人。

  “停车!”带头的报道组组长沉下脸大喊一声,几辆电瓶车先后都停下来了。

  “曹书记,我们下来走一段路吧,让电瓶车回去接上那帮孩子,先送他们回家,再来接我们。”

  “对对!坐车颠得慌,下来走走也好,先送孩子们回家吧!”

  众人一想到被他们甩在后面的孩子们,这车真坐不下去了……几个家里有孩子的记者眼圈都红了。

  “这……接送一趟倒是没什么,我就怕电瓶车跑两趟的话,电不够用。”曹书记为难道。他也知道山里孩子上学艰难,可是,他们红泥沟是出了名的贫困乡,根本拿不出置办校车的费用,别说校车了,就是三轮车,常年包下来接送孩子,这笔费用他们也吃不消的。

  “这样吧,先让我们的车回去接孩子们,我打电话去镇里再叫几辆车过来也来得及。”唐新岚拿出手机,之前借宿在村民家里的时候,正好存了他家电话,一辆电瓶车跑一趟山里五十块钱,三辆车一百五,这点钱她还是出得起的。

  “还是我们叫吧……”曹书记不好意思让她出钱。他们已经知道这批古茶就是因为唐新岚发的那段视频才被省里的专家注意到的,人家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他们连一顿饭都没请人家吃过,反倒叫人家出钱租车,这实在说不过去。

  “我叫好啦!行啦,镇上的情况我还不知道吗?我爸以前也做过村长,基层不容易,你们工资又不高……”唐新岚没有再说下去了,红泥沟是县里出了名的贫困乡,办公楼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楼,据说乡镇干部的工资还不如他们镇上卖猪肉的,唉!

  于是,一行人赶紧帮忙把采访组的机器搬下来,地上都是泥,机器根本不敢放下来,大家分一分,每人扛一个,三轮车掉头回去接孩子们去了。

  “曹书记,镇上小学现在住在山里头的学生有多少啊?人数能统计出来吗?”唐新岚有心想做一件事情,但是,得先打听好红泥沟现在的情况。

  “全校就剩下那么几十个学生,谁家住哪个村我都能给你说出来,现在住在山里比较远的还有22个,天气好的时候就让他们自己走路回家,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们都组织留在学校凑合住一晚,饭钱也是镇上的干部们组织捐款凑的。”红泥沟负责教育的干部蹿了出来。

  她知道小唐老板是个网红,粉丝特别多,不知道能不能帮他们呼吁一下社会捐助?

  其实他们需要的不多,只要花点钱把学校老楼楼上那几间房子粉刷一下,买点上下铺的床,烂掉的窗户玻璃换一下,这样下雨下雪的时候,学生们能在宿舍里住几天,不像现在,大家带了被褥放在教室后面,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在教室里把桌子一拼,睡在教室里,看得他们都心疼……但也毫无办法!

  国家台的摄像大哥在她开口的时候,就默默打开了摄像机,这会儿,站在泥泞的乡村道路上,听着基层干部诉说着山里孩子上学的艰辛,大人们忍不住心头恻然,唐新岚默默在心里算了一下,主动开口道——

  “这样吧,我个人先捐赠一万元,给镇上的小学租几辆车做临时校车。”

  “宿舍的问题,麻烦镇里先算一下改造宿舍大概需要多少费用,我这边再去想想办法,只要茶叶卖出去了,今后老百姓的日子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唐新岚打算邀请孙二叔一起来做这桩公益,毕竟孙二叔接下来还要到这边来收茶叶,跟当地老百姓打好关系,有什么比改善当地教育环境更好呢?

  说话间,掉头回去接孩子的电瓶车也赶上来了,孩子们坐在车里,看到他们,似乎是司机大哥对他们说了什么,小家伙们打开车窗,笑着朝他们挥手,一串串清脆的“谢谢”洒落在寂静的乡村道路上。

  过了一会儿,唐新岚叫的电瓶车也到了,众人重新上车,赶在天黑前进了山。

  这会儿山里人已经开始吃晚饭了,镇上的干部给记者们找了几户人家借宿,安顿好机器和行李之后,就带他们去吃饭——晚饭安排在村长家里,因为时间仓促,做的都是农家菜,一大锅土豆烧鸡、一盆笋干烧鸭子、两大碗蘑菇干烧肉、两盘肉片炒蕨菜、两个大海碗的香油炖鸡蛋,另外还有几道素菜,都拿大盘装着,好像生怕他们吃不饱……可以说是非常具有山里人待客风范了。

  “来来来,山里条件就这样,大家要吃饱啊!”曹书记的话也是非常的淳朴。其实以前他们下乡办事,都是村干部家里有饭就蹭一顿,人家吃啥他们吃啥,这次村长家做这么多菜,还是曹书记提前打电话叫他找村里人买的鸡鸭,回头还要给人家钱的。

  “给你们添麻烦了。”报道组也不是头一回下乡了,拿起筷子就匆匆吃了起来,吃完饭,记者们各自回去休息,准备明天一早就上山完成采访拍摄任务,唐新岚却把曹书记他们喊住了。

第80章

  “小唐老板,我要代表整个红泥沟乡感谢你呀!你可真是帮了咱们乡一个天大的忙!”国家台的记者们不在,曹书记等人终于放松下来,虽然唐新岚看着跟个大学生似得,可曹书记却丝毫不敢看轻了她。

  人家二十来岁的小姑娘,能请得动省里的教授专家,还能把国家台都给招过来,这份本事就值得他们敬佩——要不是他们红泥沟条件实在太差,曹书记都想不顾节操挖双弯镇的墙角了:亲!留在咱红泥沟创业吧!你要啥,乡里给啥!

  “曹书记您这么说就太客气了,我也是咱们山里出来的啊。”唐新岚有些难为情地摆了摆手,拿出手机,主动加了曹书记的微信,“您把镇上的对公账户发给我吧,我现在就把校车的钱打过去。”

  马上就是雨季了,山路泥泞难行,每天来回十几里路步行实在是太辛苦了,反正她现在还算能赚钱,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吧。

  红泥沟这边的干部没想到她效率这么高,忙把账户发了过去,唐新岚当场把捐款转了过去,这都是小事,她把乡镇的干部们留下来,是真的有大事要提醒一下他们的——

  “趁着两位农大的教授还在,我建议镇上抓紧把商标注册和品牌申请的事情马上办了!”

  “哦对,还有古茶树的定名,沈教授和郑教授在这方面都是行业权威,有他们一句话,你们能少跑很多冤枉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