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60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这个……马齿苋包子真的没办法量产,这样吧,我让我妈做30份饼子,晚上直播间搞个抽奖,想吃的一定来哦~好啦,我要吃饭咯,现在临时加开个吃播,外卖还没到的可以先看着我吃,解解馋嘛~”

  唐新岚皮了一下,把三脚架搬到餐厅,镜头对准了空空的小饭桌。

  一道道饭菜被端了上来,中间是一大盆绿豆稀饭,旁边是一盆金灿灿的马齿苋包子,腊肉青椒炒马齿苋,凉拌菜瓜,还有唐妈用凉皮、海带、金针菇、酸笋、鸡胗给唐爸拌的一个下酒菜。

  唐爸自从不当村长之后就有点飘了,以前有规定中午不能喝酒,现在也不管了,心情好了,中午就倒上一杯杨梅酒,他也不酗酒,就是喝点自家泡的杨梅酒祛祛暑气。

  一家三口简单而又温馨的午餐,就这样在热腾腾的马齿苋包子里开始了。

  “是我泪点太低了吗?突然有点想哭。”

  “前面的姐妹握爪!我也想哭,从疫情开始到现在,已经快一年没有跟家里人一个桌子上吃饭了。”

  “马丹!大中午的躲在公司厕所哭成狗,我想我妈了。”

  “突然想起来,我第一次进直播间的时候还是封城那会儿,现在已经解封了,可是我家那边还不能回去……”

  “大家再坚持一下!家里人也希望我们能平安,相信国家的抗疫力量!”

  “对!今年一定能吃到老妈做的大锅炖鱼贴饼子!”

  “今年一定能吃到老妈做的豌杂小面!”

  弹幕里突然就开始比拼起了各家的拿手菜,突然,有个弹幕弱弱问了一句:“就没有老爸的拿手菜吗?”

  “噗~我爸擅长的就是拿我试毒2333~”

  “呔!我曾经有幸尝过我爸做的海带排骨汤,后来我在医院住了五天!”

  “我爸就厉害了,一盘咸鸭蛋炒土豆丝,直接把我送去急诊科催吐去了……”

  唐新岚一碗绿豆稀饭下肚,弹幕里已经开始晒起黑暗料理了。想到疫情刚爆发的时候,全世界都以为华夏人要崩溃了,却没想到善于苦中作乐的华夏人民,已经在弹幕和各种媒体评论区里寻找到了新的快乐。

  暂时不能回家又怎样呢?

  只要一想到家乡的亲人都被国家好好地保护起来了,哪怕相隔千山万水,一颗心也是暖呼呼的。此刻,直播间里的几万网友,在这顿极为平常的家常菜里,寻找到了灵魂的寄托。

  这就是唐新岚一直坚持直播这些家长里短的主要原因:在不能和家人团聚的日子里,能看到别人的小团圆,想象一下自己家里人现在的生活,那也是另一种安慰。

  野生马齿苋产量低,所以卖的也不便宜,唐新岚打听过省城菜市场大棚种植的马齿苋的价格,给她家马齿苋定的价格是八块钱一斤,三斤包邮。

  这个分量是她和唐妈计算过的,三斤马齿苋焯水后,正好够包一顿包子,剩下的还能清炒吃两顿,二十多块钱能让一家四口吃上两顿,这个价格不算贵。

  果然!第一批两千多斤新鲜马齿苋,刚上架就被秒空了,还有不少粉丝没买到,居然跑来问她卖不卖种子的……

  “这……马齿苋种子都是种子站买的,大家要是想要的话,回头我去种子站买一包回来,分装一下给大家抽奖呀~”唐新岚看了看,发现弹幕里居然有不少城市农夫都想要这个种子了,想了想,干脆再搞一次直播抽奖,日子她都想好了,就放在下次霉豆腐上线的时候。

  不过,可能是马齿苋这玩意儿只有野生状态下才能长得好,后来在唐新岚直播间抽奖抽到种子的,几乎没有成功种出来的,只有一个网友,因为种子老是不发芽,一气之下把盆子里的土倒到了绿化带上,没想到后来居然长出了一大片野生马齿苋,也算是意外惊喜了。

  自己种不出来,就只能继续到唐新岚的直播间买。

  这样一来,非但村里的留守妈妈们,连闲着没事的爷爷奶奶们也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上山帮唐新岚挖马齿苋。

第98章

  马齿苋这种东西很皮实,随便撒点种子在野地里,只要别被其他野草荒了,适当给点水肥就能长得非常好。

  唐新勇和唐爸承包的这两个小山头因为长不出大树,之前还被村里人嫌弃,三十年前村里分山头的时候,谁家也不肯要这里,最后只能留在村集体,没想到风水轮流转,到了唐新岚这一代,居然因为这里适合马齿苋之类的野菜生长,一下子火了起来。

  不过他们今年种的晚,所以最多只能收两茬,夏末一茬,秋天一茬,要是种得早的,听种子站的技术员说,这种马齿苋一年能收四到五茬呢。即便如此,这两茬马齿苋的利润也是不低的——就是采收的时候人比较辛苦。

  最重要的是,马齿苋这玩意儿还能自己打籽儿,只要种过一次,第二年不需要再撒种子,它自己落下的籽儿就会发芽,种植成本可比其他蔬菜低得多。

  唐新岚种马齿苋的时候就去种子站咨询过,镇上的技术员居然也是她的粉丝,给了她很多建议,其中一条就是:为了保证马齿苋的卖相,采收的时候,务必要提前一天给地里灌一遍水,先让马齿苋吸足了水分,看起来挺拔肥嫩,第二天采收的时候,也要赶在上午十点太阳太大之前,这样采收的马齿苋才不会发蔫。

  采收马齿苋是个辛苦活儿,得蹲在地上,拿割猪草的小镰刀,先把马齿苋薅起来,沿着根部向上三个指头宽的位置割下来,这样割下来的马齿苋基本都是能吃的,不会出现客户拿到手,发现下面都是老根不能吃的情况,而且人家技术员也说了,这样给马齿苋留下3~4个侧芽,接下来能发出更多侧枝,下一茬能采收的马齿苋鲜叶的产量就更高了。

  虽然要求高,但唐新岚给的工资也不低,早上五点钟上山,采到上午十点多,五个小时,只要采满五个编织袋,就有一百块钱,村里人养猪的多,经常去打猪草,割野菜的手速都不差,小唐老板干脆搞了个不设上限的田间小竞赛——核定的五袋以外,多摘一袋子,工钱额外再加20块钱。

  这下好了,还没到五点钟,就有心急的村民迫不及待戴着头灯上山采收马齿苋了,手脚快的,半天就能采满十几袋。

  “桃花姐,今天摘了多少钱啊?”上午十点钟,拿到了当天的工钱,村民们擦着汗往家走,一边走一边还要battle一下各自今天的收入。

  “今天穿错衣裳了,胳膊伸展不开,就割了11袋,才挣了220块钱。”桃花婶子嘴上这么说,嘴巴却高兴的都快咧到耳朵边了。才半天就挣了220块钱,这比她们在家种地赚的可多得多了。

  “我也不行,穿的太厚了,明天少穿点,今天才割了九袋。”

  “说起来还是新勇他妈手脚利索,不愧是一个人带大了两个孩子,她这一上午挣了260块钱吧?”

  “可不!她呀,以前就是鬼迷了心窍,不晓得儿子的好,现在看到儿媳妇要给她生孙子了,这不就醒过来了?”

  还真别说,从山上下来才十点半,吴三妹拿着刚到手的工钱,转头就去唐妈小卖部里给儿媳妇买了一袋红豆沙馅儿的面包,两瓶黄桃罐头,还称了一把香蕉,说是媳妇儿最近老是喊饿,怕是肚子里的大孙子要吃呢,一张脸笑得都快看不到眼睛了。

  “能吃好哇!能吃是福!霜霜肚子里的孩子是个有福的!”见她如今变好了,唐妈也挺开心的,虽说以王霜霜的性格,再奇葩的婆婆她也收拾得了,但,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谁愿意闹得跟乌眼鸡似得?

  “哎呀不说了,我还得去起网子呢,昨个我们霜霜就说了,整天不是猪肉就是鸡肉都吃腻了,连鸡汤都喝不下去,这咋行?昨晚我到田里下了几张网子,看看能不能网点泥鳅黄鳝回来给她补补,不说了,弟妹我先走啦,回头你要是去进货,记得给我带点土红糖呀,我要好点的。”吴三妹提着一大袋东西美滋滋地回家了。

  采收工下山回家了,唐家人却依然忙碌——刚收下来的马齿苋,要先倒出来,一捆一捆扎好,上称,再分成一斤、三斤、六斤的分别打包,唐妈估计的不错,一家三口基本都是买三斤的,人口多的直接买六斤,因为买六斤还能再送一斤。

  “岚岚,这几袋马齿苋不对劲,割得太狠了,下面都是老根。”负责质检的盛五姑拧着眉头,叫人把几个做了标识的编织袋搬到了一边。

  “我看看。”唐新岚心里咯噔一声走了过去。

  盛五姑把袋子口撑开,把手伸进去,从里面抓了一把马齿苋出来,唐新岚一看火就冒了出来!这几天她一直在山上转悠,自然知道这批马齿苋的长势如何,这些马齿苋,明显就是被人从根部直接割下来的,而且还故意塞在一堆合格的马齿苋中间,摆明了是想浑水摸鱼。

  幸好唐爸熟悉集体经济吃大锅饭时候的套路,叫人收马齿苋的时候,在各家的编织袋上拿记号笔做了记号,不然村里的编织袋都长得一样,收过来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谁摘的。

  “把这几个人名字记下来,明天不要请他们来帮忙了。”唐新岚是想带着全村人共同致富,但也不想做冤大头。再说了,把这种根本就不能吃的老梗发给客户,她也做不出这种坑人的事情。

  “真是糟蹋东西!这老梗不能吃,摘起来也麻烦得很。岚岚,这事儿是我没管好,你扣我工钱吧!”盛五姑也很懊恼,刚才收货的时候人挤人,大家都急着早点交了东西拿钱,检查的时候就不够仔细。

  “这哪能怪你呀?明天我再多派两个质检员给你。”唐新岚让人把这几袋马齿苋拎着到一边,打算带回去晚上自己家摘一下,嫩的拿来晒干吃,老的还能喂猪,幸好他们村大多数乡亲还是厚道的多,后面的复检中再没有发现这么奇葩作弊的。

  不过,晚上把这几袋马齿苋拿回家,到底还是被唐妈给骂了一顿——

  “你跟你爸都是一个德行!滥好人!你们好心,别人都恨不得扒了你们的好心回去煮个心肺汤呢!”

  “以后不许请那么多人了!就作坊里原先那几个挺好的,咱们宁可少卖点,慢慢卖,不能叫人拿咱们当冤大头!”

  “这帮黑心肝的白眼狼!”唐妈都快气哭了。

  “好啦好啦,妈,这事都是我的错,是我第一回做买卖没经验,你就别骂我爸啦,他跟着在山上累了一天了,你看看,我爸好像都瘦了。”唐新岚最怕她妈掉眼泪,忙扑上去哄道。

  唐妈抬头看了看灰头土脸的丈夫,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她这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见丈夫闺女累了一天,又忍不住心疼起来,忙叫他们去洗手吃饭。

  白天唐妈在家看店,也有时间给他们爷俩做吃的,晚上特意烧了一大锅笋干猪头肉,炖了半只老鸭,一盘拍黄瓜,一盆葱油瓠子,主食就是马齿苋肉包子,包成柳叶形状的,胖鼓鼓的,馅料饱满,一口咬下去,满满都是幸福,哦不,是肉馅和马齿苋的香味。

  “尊好次!”唐新岚狼吞虎咽地吃掉了一个大包子,又喝了一碗老鸭汤,这才缓过劲儿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开导唐妈——

  “妈,今天这事儿您别气了,这么大个村子,有为人厚道的,自然也就有偷奸耍滑的,爸不是也常说吗?以前在生产队的时候,那谁谁一天要去三十趟茅厕。”

  “我要在村里做买卖,总归是要用到村里人的,这么多来两回,以后我心里也晓得哪些人该请,哪些人我惹不起了。”

  “再说了,这事儿是他们做错在先,有了这个把柄,今后我招人不要他们,旁人也不能说我啥,是吧?”

  “对!我闺女可真是厚道人!做人就是这样!仁至义尽,先做好仁义,旁人耍再多小聪明,那也不占理儿!”唐爸给闺女点赞。

  “呸!就你俩聪明!这个家就我一个笨人行了吧?”唐妈狠狠瞪了丈夫一眼。

  “话可不能这么说,按照戏文里说的,你这叫垂拱而治。就像古代那皇帝那样,坐在上头,动动嘴皮子就行了,我跟闺女再厉害,那也都是给你打工的。”唐爸深怕晚上回去睡地上,忙凑上去哄老婆。

  “哎呀我吃饱了,不吃狗粮。爸妈,我上去剪片子啦!晚上西瓜给我留半个,我要冰镇了挖着吃。”唐新岚捂着眼睛逃上楼了。

  回去先把今天在山上拍的素材剪辑一下,上传到个人主页,又看了一下网店预售的情况,她现在除了在直播间上链接直接卖货之外,网店也挂了链接,不过销量没有直播间那么恐怖,但一天下来也有二百多单,没有投任何广告就能有这样的销量,看来主页的引流效果还是不错的。

  刚忙好准备敷个面膜,唐新勇的电话就来了。

  “岚岚,我刚听说,今天有人拿次品马齿苋来交货?”

  好了,这下不能敷面膜了,这位可是大股东!

  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解释了一下,唐新勇倒也理解:“明天我不去送货了,一起盯着,网店口碑太重要了,咱不能断了自己的销售渠道。”

  “哥你来盯着我就放心了,对了,次品我都收回来了,一共六袋,回头让我妈摘一下晒干了,等下雪了,咱们拿来炖火腿、包包子吃。”

  “辛苦婶子了。”想到马齿苋菜干炖火腿的香味,唐新勇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不过,也趁机在电话里安慰了堂妹,叫她别因为这么点小事就生气上火的,不值当!

  唐新勇回乡创业时间比唐新岚长得多,这方面吃过不止一次亏,所以现在养鹅场那边帮工的都是几个固定的熟人,当下又提点了唐新岚几点,比如说趁机把规矩立起来,借助唐爸在村里的威信,帮她把其他人的心思安定下来等等,毕竟马齿苋不像鹅蛋,量太大,就像唐新岚对唐妈说的那样,她总要请人帮忙采收的,肯定是村里人方便点,至于请谁不请谁,只能是踩过坑之后才知道了。

第99章

  一季马齿苋采收了卖出去,去掉人工、物流、仓储和损耗等成本,差不多赚了八万多块,唐爸唐妈听到这个数字都惊呆了——

  “这野菜这么赚钱?!”

  “其实我们定价真不算高的,咱们省城菜市场那种大棚种植的马齿苋都卖十块钱一斤呐,咱们这野生的才卖八块钱一斤。”

  “我觉得之所以这次能赚这么多,应该还是产量高的原因。”唐新岚点开电子账本看了看,这次他们一共采收了五万多斤马齿苋鲜叶,去掉人工和运输成本,算下来一斤差不多毛利润两块多,但是架不住量大啊,这还是他们种得晚了,要是早春就开始种,这两个山头,一年光是种野菜就能给他们创收二三十万!

  按照当初两家的投入,这次唐新勇分到了三万多块钱,害得他差点连大鹅都不想养了,干脆也包山头种野菜去,这也太赚钱了吧?

  最关键的是种野菜不像养鹅那么辛苦呀,只要种子撒下去,适当给点水肥就能长好,简直就是白捡的钱!

  不过,现在想在村里包山头,可没有之前那么容易了——孙二叔几个月前就把上唐村周围能包下来的山头全部包下来了,只等到秋天就能移植新的茶苗,到时候,村里人帮忙栽茶苗又是一笔收入,再加上包山头给村里支付的第一笔费用,可想而知,今年过年,上唐村每户人家都能分到一笔不小的分红。

  能躺着拿钱,唐新勇也开心。可一想到种野菜的利润,他又忍不住心痛起来,觉得自己到底是小农民思想,不像孙二叔,毕竟是做过大买卖的,眼光就是比他们长远,抢先把村里闲置的山头都包下来了,今后茶叶厂的青叶货源就不用愁了。

  最重要的是,有了这一大片茶山,今后每年春秋两季,光是摘茶叶的工钱,就能养活村里一大批留守老人和留守妈妈们了。

  老支书现在倒是不嫌弃孙今研是个丫头片子了,见到谁都忍不住夸她年轻有魄力,给村里召来了孙二叔这么个土豪大财主,大手笔直接把全村闲置的山林都给包圆了,这下好了,只要孙二叔的茶叶厂开起来,今后他们整个村子岂不都跟着发达起来了?

  老支书心满意足,甚至打算找镇上推举孙今研尽快转正,他老人家现在已经知道这位代理村长是个富二代了,那还等什么?

  与其让村里那帮王八蛋再选个糊涂蛋眼皮子浅的村长,还不如让孙今研转正呢,最起码,人家家里有钱,就不会因为三瓜两枣的就挖村集体墙角,家里人脉又很广,有了这样一个厉害的村长,今后他们上唐村还要发愁招商的事儿吗?

  不过,让唐新勇没想到的是,承包土地种植山野菜这事儿,居然有人想在了他前面——

  接到小孙村长的通知到村里开会的时候,三位“农民企业家”正商量着晚上一起去河滩上翻螃蟹,这个季节河滩的小河蟹个头正好,抓回来洗干净腌一下,裹上面糊下锅油炸,酥脆鲜美,再来两杯冰镇杨梅酒,简直美滋滋!

  抓螃蟹的水桶都拿出来了,孙今研的电话就在这时候打过来了。

  “你们赶紧去开会吧,等厨房收拾好我送霜霜回去。”唐妈冲他们摆了摆手,今晚属于他们这个草台班子公司的庆功宴,唐妈亲手做了一大桌菜,唐新勇还特意从省城带了两瓶茅台,两家人美滋滋地享受了一番胜利的果实,王霜霜也过来了,不过她现在是孕妇,肯定不能让她一个人回去。

  “那麻烦婶子了,霜霜你回去早点睡,别等我了。”唐新勇把车钥匙递给唐新岚,他今天喝酒了,不能开车,正好唐新岚驾照也拿到了,开车去村委也方便。

  到了那,发现孙今研和老支书,还有村里其他几个干部都在,三人面面相觑,神色不由得慎重起来。

  “有才啊,今天叫你们过来开会,就是为了那野菜的事儿,我听说这一茬马齿苋你们两家赚了小十万?这野菜这么好卖,你看咱们村能不能像别的村那样,也搞个土地流转?”

  “这次你们放心,地的事儿村里会统一收拢到一起,再打包转租出去,你们看咋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