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64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唐妈花钱花痛快了,又趁机给章家卉进了一番“谗言”,心满意足地回家了。王霜霜的产检结果也很不错,别看她自己一副差点去了半条命的样子,肚子里的孩子却非常健壮。

  唐妈看到检查报告就忍不住把满天神佛都念叨了一遍,又电话遥控唐爸煮了一锅小米粥,把冰箱里冻着的梅干菜肉饼拿出来解冻,这样他们回去就能吃上热乎的了。

  回到家,非但唐爸在,孙今研和老支书居然也在,见他们回来了,小孙村长简直喜极而泣,一把拉住了唐新岚——

  “岚岚!这回你可一定要帮帮咱们村!”

  啥?

  唐新岚惊呆了。

  “咱们县要组织一场新农人创业故事汇,每个村有1~2个名额做代表,第一名会成为全县新农人创业形象代言人,到时候全县都会挂上你的头像!”

  “不感兴趣。”小唐老板默默吐槽。

  “还有!前三名除了奖金之外,还会得到信用社创业贷款奖励!第一名是一百万的三年免息创业贷款!”

  “还有县里的扶贫攻坚创业带头人奖金!”

  “多少?”

  “最高二十万!”

  “干了!”小唐老板眼前一亮,想了想,又把她哥也拉了出来,“那我哥呢?他也算是我们合伙人,多一个人参加,能多一个获奖机会吧?”

  “对对对!正好你们俩都在,那我们也省得跑两趟了,这次我们镇上决定推选你们两个一起参赛,我已经找我爸借了一个擅长项目包装策划的高人,明天他们会带团队过来,手把手教我们怎么包装项目,你们放心,一切费用都是镇上和村里出,你们只要全力配合把项目包装好就行了。”

  这是孙今研和村委开会讨论的结果,他们也知道现在对于唐新岚和唐新勇兄妹俩来说,多浪费一天就是少赚了不少钱,既然想要人家配合村里拿奖,那村里也不能空手套白狼不是?肯定要拿出诚意的嘛~

  老支书捧着茶杯笑眯眯地坐在旁边看着,越发觉得当初镇上把孙今研派给他们做代村长实在是太照顾他们了,瞧瞧!不但个人能力抢,还知道深浅不乱管事情,关键是家里还有背景有人脉,就像这回,要没有孙今研,他们这帮土包子,谁知道评个奖还要请个什么策划团队来包装一下啊?

  不过,也难怪孙今研对这次评奖这么重视,听镇上的扶贫干部说,这次的评选结果是要一路从市里报到省里去的,要是能评上,那他们上唐村岂不是在省里都能出一次风头了?

  更重要的是,据说这次要是能入选省里的评奖,今后项目所在乡镇村还会优先得到扶贫项目的招商引资推介机会,这才是孙今研不惜找他爸借人也要拿奖的真正目的。

第105章

  “祁叔叔,怎么是您亲自带队啊?”第二天,接到孙爸爸派来的外援,孙今研也惊呆了。

  原本孙今研只是找她爸借了公司品牌运营部下面的一个策划团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他们集团运营部的老大祁盛!

  祁盛今年三十出头,却已经跟了孙爸爸快十年了,一路从孙爸的司机做到了助理,现在管着整个公司的品牌运营,是孙总亲自培养出来的左膀右臂,这位的经历也是个传奇——

  祁盛原本就是个农家子,亲妈被他爹家暴喝农药自杀后,他爹又火速娶了后妈,搞得祁盛原本还有实力冲刺一下高考的,也不得不在后妈的谗言下被迫退学。

  好在他有个舅舅是货车司机,舍不得外甥小小年纪出去做学徒,就把他带在身边学开车,后来机缘巧合进了孙家公司做司机,小伙子能吃苦又机灵,被孙爸看中了,他自己又肯上进,自考考了个文凭出来,一路从小助理做到了品牌运营部部长。

  孙今研是半点也不敢看轻祁盛的——当年她考公务员还得到过祁盛的指点呢,这家伙有一项特异功能,就是特别擅长钻研各种考试考核的套路,一旦叫他摸清了套路,就没有他拿不下的。

  “你爸的性子你还不知道?嘴上说着不管你的事情,一天天的在办公室坐立不安,正好最近公司也没啥大事,我就找孙总要了几天假,过来放松放松。”祁盛笑了笑。

  给一个村子包装一下参赛项目,对他现在的咖位来说真的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谁让代理村长是他们公司大小姐、他未来的老板呢?

  “太好了!不过祁叔叔,我丑话说在前面哈,咱们村经费有限,最多只能补贴点生活费,您可不许嫌弃。”孙今研赶紧把话说清楚,毕竟,祁盛现在已经是半只脚踏入公司高管行列了,去年光是年终奖就拿了三十多万,上唐村可请不起这么一尊大神。

  “行了,你那点补贴我还看不上,给我把伙食安排好点就行了。”祁盛卷了卷袖子,立刻就投入到了工作中。

  他做事情很有自己的套路,先是让手下把唐新岚兄妹俩的项目情况梳理了一下,拿到材料后,亲自从一大堆材料里圈出了他看中的“高光部分”,再让手下去重点挖掘,并且按照县里发的评选文件,一个个对照着往获奖项目标准上靠拢。

  除此之外,祁盛还“以权谋私”干了一件事:他请示了顶头上司,借着跟市电视台的合作关系,给上唐村又安排了一次主题采访,采访的主题恰好就是这次评选的主题。

  毕竟,参与打分的评委们别的电视不看,每天的本地新闻肯定是要扫一眼的,提前让他们对上唐村有个好印象,到时候打分的时候,起码印象分就不会低。

  做品牌推广这么多年,祁盛深刻地明白一个道理:当一个项目的打分没有明确标准的时候,刷脸就非常的重要了。

  “这算不算是作弊啊?请一个年薪百万的品牌运营大佬给我们做项目包装?”小唐老板略心虚。

  “啥作弊?我们这叫严格按照文件精神办事!”孙今研振振有词地反驳她,“再说了,你是不知道,以前我在镇上的时候,每年因为下面交上来的材料不符合规范,要返工加班多少次!我跟你说,这种评选小组最喜欢的就是我们这样符合规范的申报材料了,就像以前咱们高考那会儿,老师不也说了吗?书写工整,卷面分就能比别人高几分。”

  “也对!祁部长不愧是专业人士啊!早知道我毕业后要回家养猪,当初实习就不该去电视台,直接去你们公司策划部多好。”唐新岚忍不住膜拜大神。

  要么怎么说人家就是成功人士呢?他们看来千头万绪的事情,到了他手里,不到一天就理出了头绪,估计最多三天,就能帮他们把一整套参赛资料都给整理得清清爽爽。

  因为有大神出手,原本该忙得底朝天的唐家兄妹俩就闲下来了。唐新勇特别感激,他这辈子最怕的就是做材料,一听说祁盛把这一摊子事儿都揽过去了,激动的当场就抓了一只大鹅宰杀好了给唐妈送了过去——村委条件太差,又没有食堂,祁盛这几天都是住在唐家,唐妈管饭。

  “哎呀我早上刚买了一只老鸭杀了,这鹅留着晚上吃吧,晚上你也过来吃饭!”唐妈一脸嫌弃地把鹅丢到了冰箱里。

  人家祁部长是来给她闺女帮忙拿奖的,唐妈怎么可能亏待了人家?

  一大早,唐妈就挎着菜篮子去镇上买菜了,新鲜的牛肉买了二斤,打算卤个牛肉,一半切片做凉菜,一半拿来烧个牛肉咸菜锅子;老百姓自家养的老鸭买了一只,鸭血和内脏炒青椒,鸭子和笋干一起炖汤吃;河虾也买了半斤白灼,还杀了一只今年的小公鸡,和自家晒的葫芦干一起红烧了,再加上几样自家菜园子里的时令蔬菜,每天饭桌上都摆的满满当当的。

  “章阿姨,你们家楼上是不是打算开农家乐的?我每年都有几天年休假,要不今年我在你家定几天房间吧?能包三餐就成!”离家多年,祁盛已经很久没吃过这样正宗的农家菜了。

  “哎呀,祁部长你来还定啥房间?反正我家楼上几个客房都空着,你空了就来我们这玩,就住我家!您帮我我家岚岚和新勇这么大一个忙,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谢您才好呢。”唐妈和唐新勇一样,看到那些厚厚的材料和密密麻麻的图表就头疼,也舍不得闺女受这个苦,恨不得把祁盛这尊大神给供起来!

  毕竟,谁知道下次啥时候还得求到人家呢?

  “食宿费是肯定要给的,您不要这钱我也拿不到啊,白白便宜公司了不是?”祁盛笑了笑,“我们公司入职超过五年的,都有五天的带薪休假,每天补助五百块。”

  “乖乖!一天五百块?那得天天大鱼大肉吧?”唐妈忍不住咋舌,觉得祁盛要是住在他们家,每天不买个螃蟹龙虾之类的招待他,都对不住这一天五百块!

  “大鱼大肉哪有您家这菜好吃呀?章阿姨我跟您说,五星级酒店都吃不到这个菜!”祁盛已经拿小公鸡烧葫芦干的汤汁泡了几块锅巴,香酥的锅巴泡在汤汁里特别好吃,就着唐妈自己腌的酱菜瓜和辣椒炒酸笋,祁盛恨不得把碗给吃了。

  “哈哈~你们读书人就是会说话,行!你啥时候想过来玩,给我家岚岚打个电话,想吃啥就跟阿姨说。”唐妈笑得合不拢嘴。

  因为伙食太好,原本打算只把参赛内容整理好的祁盛,楞是带着团队在上唐村呆足了五天,闲着没事,还给唐新岚和唐新勇目前的产业做了新的形象包装,连外包装都重新设计了。

  “你们以为做农业的只要东西好就行了?错!情怀!情怀比产品更重要!”

  “老一辈讲究的是实惠,在景区特产店上架的产品当然越朴实越好,可你们看看这几家,你觉得他们的产品有多好,才有这么多销量的?”

  “讲故事!包装好!还有情怀!想打动年轻人,得到客户心理上的认同,才能把品牌扎到他们心里去!什么是品牌营销?就是要让消费者在面对一大堆同类竞品的时候,第一时间就能想到你的牌子!”

  祁盛的到来,让唐新岚对于未来要走的路更加的清晰了。

  在祁大神的指点下,小唐老板果断把现在的一个直播账号拆分成了三个:她自己的还是主攻乡村美食和乡村生活短视频;唐爸新开了一个账户,借助网红猪爸一撮白的庞大粉丝群,引流过去,专门做生态养猪基地的相关内容;唐妈也开了一个账号,每天暂时只做一件事,就是拍她去菜园子摘菜、回来做饭的视频——因为唐妈不太会拍视频,这项工作暂时由金穗儿帮忙。

  唐家勇那边原本注册的就是很简单的“上唐村养鹅场”,简直朴实无华,毫无记忆点!祁大神给他支了个招:注册信息不好变动,但是可以开发支线产品嘛,比如说冰鲜鹅肉和新鲜鹅蛋,都可以分别再注册一个新的子品牌。

  “这样不就分流了吗?”唐新勇不太理解。

  “消费者本来就是喜新厌旧的。”祁大神冷酷无情地指出了问题的关键,“等你做到像老干妈那样,再来跟我说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吧。”

  唐新勇:“……”算了算了,他何德何能,敢去碰瓷国民女神老干妈?

  在上唐村美滋滋地度了个假,祁盛打包了一大堆唐妈和唐新勇送他的土特产回去了,回去第一件事,就是把他买的现杀的大鹅、两箱新鲜鹅蛋和一大堆土特产亲自送到了“恩师”孙总家里。

  “这次真是辛苦你了,妍妍没给你添麻烦吧?”孙总状若无意地问道。

  “哪有!妍妍像您,性子稳得很。”祁盛说话很有技巧。

  哪怕孙今妍在这件事上什么也没做,也被他说成了无为而治,事实上,他也挺欣赏孙今妍在管理上的这种做法的。

  上唐村是个族群聚居的大村落,村民关系盘根错节,管的越多,掣肘越多,如果换成是他来做这个代村长,肯定也会走孙今妍无为而治这条路,其实只要把村里那几个有话语权的笼络住了,政通人和也不是难事。

  就像这次,孙今妍如果自己辛辛苦苦亲自带队去组织参赛资料,万一获奖了还好,没获奖,那在村里的威信就会受到重挫。可是,她选择从外面找外援,这样一方面可以向村民展示她的背景和实力,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谁跟着我干,我就能给谁最好的资源。

  最重要的是,即便最后参赛名次不理想,孙今妍顶多也只是背了个“识人不明”的锅,这对于年轻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大的错处——网上不是有句话吗?谁年轻的时候没有眼瞎遇到几个人渣呢?

  “这丫头从小就这样,喜欢偷懒!”孙总轻轻斥责了一句,脸上止不住的微笑却出卖了老父亲内心的满意。

  “哼!女儿像爹,你还好意思说妍妍喜欢偷懒?你年轻那会儿,叫你削个苹果,就跟我要削你胳膊一样。”孙妈妈赏了老公一个白眼,把面前的果碟往祁盛那边推了推,“小祁你吃点东西,再跟我说说,咱们妍妍在村里吃的怎么样?住的地方破不破?我早说了让老孙捐一笔款子给他们村把那个小楼推了重新盖一下,他非说妍妍下基层就是要吃苦的,呸!要吃苦他自己怎么不去吃?天天在家喝茶!喝茶!早晚喝出胆结石!”

  “咳!我想起来还有几份文件没看,小祁你先陪你阿姨聊聊,中午就在家里吃饭吧。”孙总摸了摸鼻子败退了。老婆太凶,又思念爱女,没事就要怼他几句,惹不起!

  “阿姨您放心好了,那边虽然是老楼,但都是重新粉刷过的,而且老楼好啊,没有装修污染对不对?”

  “吃的也好,你看我在村里住了几天,小肚腩都快吃出来了。阿姨你有时间一定要去上唐村玩几天,别的不说,吃的那是真好!我看妍妍好像也胖了。”祁盛凑到孙母面前低声笑道,“这话您可千万别告诉妍妍,回来的时候她还说网购了跳绳准备减肥呢,不过依我看,就村里那伙食,她减肥怕是减不下来的。”

  “是吗?哈哈哈~那就好!我还怕她吃不惯村里的饭菜呢。”孙母捂着嘴笑了起来。

  祁盛要是规规矩矩的安慰她,她还不一定放心,相反,祁盛故意跟她调侃闺女减肥失败,反倒让她一直提着的心彻底放下来了:正所谓心宽体胖,没啥烦心事,伙食还好,看来闺女当这个村长应该没吃多少苦。

  “怎么会吃不惯?您是不知道,妍妍现在都在他们村原来那个村长家搭伙,老村长的夫人做菜特别好吃,他们家吃的都是农民自己养的土鸡老鸭,早上是鸡汤手擀面,要是吃粥的话,光是配的点心就好几样,什么梅干菜肉饼、韭菜盒子、香葱鸡蛋饼、红糖糍粑,我都怕妍妍吃撑着。”

  “村里上班也不忙,就是要经常去镇上开会,妍妍那个车子我看不太牢靠,阿姨您看,要不您跟董事长说一声,给村里捐两台办公用车吧?一台商务车,一台小货车,也不用太贵,实用结实就行,省得每次他们去开会,都挤在妍妍一台车上,太危险了。”

  “哎呀那你怎么不早说?这事儿不用跟你们董事长说,我私人捐吧!跟他说?他是恨不得闺女去农村最好吃糠咽菜的,指望他?我还不如自己去买呢!”孙母立刻心疼起来,也顾不得埋汰老公了,忙翻出手机准备约人去看车。

  祁盛抬起头,就看到他们董事长做贼一样地趴在二楼栏杆上,冲着他悄悄竖起了大拇指。

  两周后,县里经过初选、复审和终评,评选出了活动前十名,上唐村一共申报了两个项目,结果拿了一个一等奖,一个二等奖,可把老支书高兴坏了,要不是现在农村也禁燃禁放,他非得买个一万响的大炮仗放一放不可。

  领奖那天更是轰动全村——孙母私人捐赠的两台车披着大红花被送到了上唐村,老支书换上了崭新的西装,坐着七座的商务车,和小孙村长一起带着两个年轻人去县城领奖,唐爸这段时间玩直播也算是玩出点心得了,忙把这一幕记录了下来,他拍视频也不讲究什么构图,就是怼上去直接特写,镜头还很晃,再配上唐爸堪比村口大喇叭的高分贝背景音,老实说整个画风就有点上头。

  但也不知道怎么的,自从唐爸开了这个账号之后,粉丝涨的飞快,好些原本是一撮白的粉丝,因为想看网红猪爸关注了唐爸的账号,没想到现在也被唐爸给洗脑了,每天不听听他那大嗓门吼两声,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这会儿看到唐爸在直播,粉丝们闻讯而至,看到居然有不知名土豪给村里捐了一台商务车,顿时喜极而泣——

  “破三轮终于换成了商务车,这些年贡献的流量,终究是没有白费啊!”

第106章

  县里获奖,接下来就是市里和省里的送选和评比了,这些都跟唐新岚他们没啥关系,因为,就在他们去领奖后的第二天,章家卉的自考成绩出来了。

  “622分,嗯,听钟老师的,报了工大服装设计专业。”电话里,章家卉抿着嘴,努力压住翘起的嘴角。

  就在大半年前,她还因为逼婚的事情从家里跑出来,当时想着哪怕是出去打工也比被她妈卖了好。谁又能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她居然真的考上了大学,而且专业课还是在国内都排的上前一百的重点大学?

  分数出来之后,她几乎毫不犹豫的,第一时间就打通了唐新岚的电话。因为她知道,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真心关心她的话,那一定就是唐家人。

  果然!唐爸唐妈一听说她居然考上了工大,当时就说要去省城给她庆祝——村里是肯定不能回来的,不然陈二妮那个女人岂不是要上天了?

  之前一直上蹿下跳的说她闺女要考大学了,恨不得在镇上搞个拍卖,价高者得,那副卖女儿的丑恶嘴脸,简直令人作呕!

  “等通知书下来吧,到时候我在省城找个饭店开两桌,咱们自己家吃个饭就行了,就咱们一家还有家勇哥、老支书一家,其他人就别喊了。”章家卉这一生没有得到多少温暖,少数几个帮过她的,她都在心里记着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新冠疫情把所有的坏运势都带走了,这一年的好事真是一桩接着一桩——

  先是章家卉考上了工大,紧接着王霜霜又生了个大胖儿子,虽然因为早产受了点惊吓,但好在有惊无险。

  到了年底的时候,上唐村召开村民大会,每家按人头都分到了一笔不菲的分红,一家五口基本上每年从村里能拿到将近两万的集体分红,简直让镇上的人都跟着眼红了一把。

  要知道,就算是他们镇政府的干部,年底也不一定能有两万的年终奖哇!

  村里集体经济分过之后,紧接着又到了茶叶厂、养猪场和唐新岚的作坊盘账分红的时间,谁也没想到,茶叶厂后来居上,纯利润居然是最高的,哪怕唐新岚占股不多,年底也结结实实地分到了三十多万!

  她自己的作坊今年也赚到钱了,除掉分给唐新勇的,剩下的都是她自己家的,到手大概有六十多万。反倒是养猪场,看着那么大个地盘,出栏的生猪也不少,最后收益居然是最低的,分到手只有几万块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