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66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清明前后,地里的紫云英也老的开花了,遍地的紫色小花连成一片,简直美的不行,唐新岚还特意拍了一组花间特辑,把粉丝们可给嫉妒坏了。

  “主播明年还种紫云英吧?明年疫情结束,我要去村里赏花!”

  “我也要去!还要穿上我最贵的汉服!”

  看到弹幕里都在说等疫情过去了要来村里玩儿,唐新岚鼻子一酸,却又忍不住为大伙儿的积极乐观感动的不行。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他们已经一年多没有离开过本省了,一开始是封城,解封后,因为隔壁几个省份又发现过确诊病例,省里下了通知,呼吁老百姓非必要最好不要出省,去了中高风险地区,回来还要严格执行14天的定点隔离,这一年多来,国内的旅游业几乎遭遇了毁灭性打击,也难怪粉丝们憋不住了发弹幕说想出来旅游。

  不过,今年看样子是肯定不行了……省城的国际机场刚刚被列入了国际航班指定第一入境点名单,从消息发布到现在,据说省城的定点隔离酒店,已经隔离了几百号入境人员了。

  这些人里但凡有一例确诊的,刚解封不久的城市就得再次收紧。

  “好啦,大家不要紧张,我们这边已经开始组织接种疫苗了,你们那边开始了吗?大家一起苗一下呀?”唐新岚对着镜头亮出了自己的签号,故意苦着脸逗粉丝们,“没想到我玩游戏是个非酋,抽签打疫苗手气也这么烂,我们全村五百多号人,看看!我抽到了501号!估计还得等半个月才能轮到我呜呜呜~”

  “哈哈哈哈~难道不是手机预约抢号吗?”

  “别提预约了,主播抽签还有机会,我每天准点守着疫苗接种平台预约,已经失败十三次了。”

  “咦?为什么我一次就预约成功了?”

  “抓住前方欧神!蹭脱皮!”

  看到弹幕里一堆在吐槽新冠疫苗难预约的,唐新岚也笑得不行,其实这疫苗刚出来的时候,网上不是没有唱衰的声音,质疑疫苗的安全性。

  然而,等到国外出现变种病毒的消息传来,之前社区送鸡蛋、送大米都不肯去打,现在好了,大伙儿一窝蜂的跑去打疫苗,据说省城体育馆前天开放八千剂疫苗,居然有两万多人半夜三点多跑去排队……什么?你说打疫苗可能有后遗症?

  别逗了!打疫苗不一定会出现后遗症,可不打疫苗,说不定还活不到出现后遗症的年纪呢!

  怕了怕了,赶紧苗一下!

  可问题是疫苗它产量跟不上呀!每个片区分到的疫苗都是有数的,就拿他们双弯镇为例,县里为了让镇上的老百姓也能打上疫苗,每周给他们放八百针的号,这八百针怎么分?

  乡下可不像城里,还能手机抢号,村里好多大爷大妈连智能手机都不怎么会,更别提操作那些抢号软件了,没办法,镇上只能把这八百针再均分到各个村,由各村村民抽签定顺序,比如他们上唐村,每周有三十个号的名额,那就按照抽签顺序轮流去县里的方舱接种点打疫苗。

  小唐老板不知道是不是这两年的运气值都用在了财运上,手气就不太好,连唐妈都抽到了一个比较靠前的136号,她倒好,一下子就摸到了全村最后一批的号子……

  摸到号子的当天晚上,她就被暂时移除了本村的王者群——小伙伴们觉得她这个手气可能会瘟了整个群,决定叫她暂时休息休息。

  反正农忙快要开始了,唐新岚今年可是承包了150多亩地!有得忙呢~

  “呵呵~不带我玩?老娘玩不成,难道你们这帮社畜就有时间玩啦?”小唐老板冷笑一声,无情地点开了电脑桌面上的某个神秘的加密表格。

  这可是个宝贝!

  从去年创业到今年,她也算是一边踩坑,一边把村里各家各户的情况都基本摸清楚了。

  和唐爸什么事情都放在心里不一样。作为新时代的创业者,小唐老板习惯什么事情都要有个记录,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嘛,就比如说村里现在常住人口有哪些?干活勤快的有哪些人,爱偷懒耍滑头的有哪些人,有专业特长的又有哪些……这些“情报”,都被小唐老板一点点攒了起来,偷偷藏在了这个加密的表格里。

  点开之后,算了算春耕需要雇的人手,小唐老板毫不犹豫地把拉黑了她的王者小伙伴们全部拉到了另一个临时工作群里。

  呵呵,敢把金主爸爸踢出去试试?

  清明过后,天气渐渐热了起来,往年这个时候,村里早就忙起来了,不过今年,村民们都在等候小唐老板的召唤——村里好多人家除了留下一块菜地,剩下的水田旱地全部租给唐新岚了。

  也不能怪他们偷懒不肯种地,实在是这些年粮食的价格低的令人心酸:一亩地去掉种子、肥料、农药、除草、灌溉等成本,不算这期间的人工成本,一年的纯利润可能只有几百元。

  以前每年到了收麦子割稻的季节,村里都要闹出这样的笑话:家里老人忙不过来,只能把在城里工作的儿子闺女叫回来帮忙,结果假也请了,钱也扣了,再加上来回路费,一家人的吃喝,收麦子割稻赚的那点钱,还不够请假扣掉的工资和全勤奖呢。

  这也是为什么一听说唐新岚在租地,村里人都迫不及待把地租出去的原因——不是他们不孝顺,实在是吃不消每年夏秋两季回来收麦子割稻啊!割的满手水泡就算了,动作略慢点,还要被家里老人念叨说他们忘本了……他们哪里忘本啦?还不是因为城里压根就不需要收麦子割稻?

  不过,村里的年轻人大概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好不容易把家里的地租出去了,好日子还没过半年呢,这疫情一反复,他们又被困在家里走不脱啦!

  如今还要被老支书的大喇叭喊出来,给小唐老板打工,他们打工人的命怎么这么苦?

  “苦个屁!往年农忙的时候,忙起来只能啃白馒头就凉白开,现在这日子你瞅瞅多好?”

  “人家岚岚多么厚道!花钱请我们帮忙,一天管一顿饭不说,还熬了凉茶送过来,我看你这是在城里过惯了松快日子,都忘了咱们农民的本分了!”老人们一面念叨着,一面催着自家孩子搞快点。

  想当年大生产运动那会儿,就这速度,怕是连分馒头都只能分到个杂粮的!

  再说了,现在全村人都在一起干活,老人家也是要面子的,自家孩子干活慢吞吞的,比别人家孩子慢下来那么一大截,他们这面子往哪里放?

  小唐老板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所有人,千万别把老板踢出王者群,否则她会让所有人都玩不成!想回峡谷搞团建?行呀,赶紧干活吧亲!

  春耕的活儿可不轻松!

  上唐村的地和北方那种大片规模化种植的不一样,它是呈狭长的条状,一块块不规则的土地沿着河流开垦出来的,这样的土地不适合大型机耕,只能依靠小型农机和人工耕作。

  光是把地里那些长得已经有膝盖高的紫云英给砍出来,就花了好几天!

  好在村里养猪的人家多,唐新岚又不是小气的性子,赶在耕地前几天就跑到村委借了村里的大喇叭,跟村里人说好了,过几天他们就要耕地了,谁家里养猪要割紫云英草回去做饲料的,趁这几天还没耕地,赶紧自己去割!

  还有这种好事?

  原本今年把地租出去之后,村里养猪的人家还在发愁,以后打猪草就要往山里跑了,现在好了,有现成免费的猪草,那还等什么?

  人家岚岚都说了,地里那些紫云英都是不要了的,现在不割,过几天也是要翻耕到地里做肥料的,家里养猪的这几天都乐死了,背着竹筐拿了镰刀,去地里没一会儿就能打一筐新鲜猪草,紫云英这玩意儿家禽家畜都爱吃,多割点回去,家里的猪羊鸡鸭鹅都能搭着吃,倒是省了不少饲料钱。

  唐新岚也很开心,本来这些紫云英长得太高了,耕地之前还要花钱请人拿镰刀割倒了,现在好了,上面一截嫩的都被村里人抢回去喂猪了,下面剩下的杆子都不必另外花钱找人割,直接下旋耕机,连杆子带根翻出来,晒两天之后再耕一次,这样耕下去的紫云英很快就能腐烂变成纯生态无污染的绿肥了。

  老掉的紫云英被村里人来回割了两茬后,唐爸去镇上雇了十几辆小型农耕机和旋耕机回来,带人先把地给耕一遍、耙一遍,种野菜不像种稻谷那样,需要把地整的那么精细,只要略微平整就行了。

  即便如此,唐家一家三口也是忙的人仰马翻——

  唐爸自不必说,赤脚跟着旋耕机下地耕了好几天,晚上回来,脚上、腿上都是晒干的紫云英枝条擦破的口子,因为耕地的时候要低着头,脖子那块都晒脱皮了。

  唐妈也没闲着,这几天家里的小卖部白天都是关着的,请了村里几个会做饭的奶奶,给请来帮忙耕地的人做饭。农村农忙的时候都是这样,不像城里还能叫个盒饭啥的,农村就只能自己请人来做饭,而且因为做的是卖力气的苦力活,还不能吃的太差。

  这几天唐妈都是一大早就开着家里的电瓶三轮车去镇上买菜,人多的时候,每天都要用掉半扇猪肉,有时候是笋干烧鸭子、土豆烧鸡块,或者是鲢鱼烧豆腐,总之每天的饭桌上必须要有两道肉菜,其他的什么虎皮蛋啦、青椒肉丝啦、豆腐干烧肉啦,总之油水一定要足,不然下午干活都没力气。

  大鱼大肉吃多了,有时候唐妈也会加几个素菜,像是拍黄瓜、蒜泥蒸茄子、酸豆角炒肉末之类的,唐新岚的作坊这几天也空出来了,摆上了借来的桌椅板凳,充当临时的食堂,唐妈在家里把饭菜做好就搬到这里,请来帮忙的人吃完饭还能在这里喝杯茶歇一下。

第109章

  爸妈都在忙,唐新岚就更忙了——今年是她和唐新勇承包的这150亩地,第一次大规模种植野菜,可以说是成败在此一举了。

  这一年多的实战经验也让唐新岚明白了一个道理:他们这样的小本生意,靠渠道砸钱买流量是行不通的,主要是因为穷!

  可他们也有他们的优势,现在国家支持三农产业,支持青年返乡创业,尤其他们省本来就是著名的农业大省,省里在这一块据说花了很大精力,在各大平台也投了经费举办过几次活动,可以说是把流量盘给他们这些创业者都铺过一次了。

  而唐新岚要做的,就是借助官方给他们铺好的流量盘,蹭官方的关键词流量,把粉丝经济给做扎实了。

  “流量变现”这个词,唐新岚在毕业论文里就专门做过研究,不过现在想想,当初她写那篇论文还是太理想主义了,如果换成现在的她来写,在实战上应该更有说服力,就比如,农村返乡创业如何在推广经费有限的情况下,尽可能的维持热度和扩大流量——小唐老板的做法就是,盯着本地流量最大的几个官方号,跟着流量跑。

  就比如说清明前后,作为农业大省,她们省一年一度的春耕又被官方送上热门了,机会这不就来了吗?

  小唐老板这几天扛着三脚架和二手相机,尽跟着唐爸唐妈屁股后面搜集素材了,这要是换成别的小年轻,家里爸妈都在忙着下地干活,她扛着相机过来玩,还不当场打个半死?

  可换成了小唐老板,村民们就又是欣慰又是羡慕,转头还要教训自家孩子:你看看你!小时候叫你读书你不肯,现在知道后悔了吧?看看人家唐新岚,人家玩玩手机都能赚钱,你呢?玩手机只会往里面花钱……

  唐新岚真的是冤死了!她现在哪儿还有时间玩手机?根本是看到手机就跟社会畜看到老板一样好吗?

  真以为做自媒体容易啊?拍视频剪视频听着简单,光是前期的脚本撰写、素材搜集就要累死了好吗?

  不过,虽然辛苦,但最终呈现给粉丝的视频,反响还是挺好的。

  春耕到现在,唐新岚已经拍了三个主题的视频了。

  第一个就是网红猪爸一撮白美滋滋地趴在猪圈里啃猪草,作为一只能够拥有单猪超话、活粉数万的网红猪,一撮白可是自带流量的。不过,镜头一转,画面就从一撮白正在啃的猪草,转到了正在收割的紫云英地里,大片肥嫩的紫云英,简直叫屏幕前小时候给家里打过猪草的网友们羡慕死了!

  “这不就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吗?家门口就能打到这么嫩的猪草!”

  “这个梦我做过的!割不完的猪草啊啊啊!”

  “快!把我们一撮白放到地里去!我们白哥这么红,难道不配吃顿自助餐吗?”

  “自助餐什么鬼哈哈哈,不过我们白哥好像真的胖了些。”

  “楼上快闭嘴吧!夸一头猪长得胖,你不知道这种话猪听了都会瑟瑟发抖吗?”

  “真是其心可诛啊!居然夸我们白哥胖了……你想对他做什么?”

  弹幕里,一撮白的粉丝们为了他的生命安全真是胆战心惊,各种劝退,生怕唐家人发现一撮白长胖了。

  一头猪长的足够肥,那意味着什么?

  不就是可以宰杀啦?

  天哪!这些网友不会是一撮白的黑粉吧?

  超话里,一撮白的粉丝们都动了起来,反黑组立刻上线,组织人手去唐新岚这条视频里刷弹幕,试图把“一撮白胖了”这条弹幕给压下去。

  看到弹幕里密密麻麻的“一撮白瘦了”、“一撮白根本不胖”,诸如此类的粉丝专业空瓶用语,唐新岚简直都要醉了:她什么时候说过要宰了一撮白吃肉啊?

  就算宰了唐新勇也不能宰了一撮白好吗?她堂哥的粉丝都没有一撮白多,更别提还有反黑组和空瓶组了……惹不起惹不起!

  小唐老板立刻登陆主页,发了一条评论置顶:再次申明,一撮白作为本店吉祥物,无论是否长胖,都不会被宰杀,大家放心!另外,本店即将开展吉祥物动漫头像征集活动,入选的将获得本店特产超超超~大礼包,外加一撮白按过爪印的照片一张哦~还有机会来上唐村与我们白哥共度美好一天!活动指路围脖同号→

  卧槽!这是什么惊天福利?

  一撮白的粉丝们都惊呆了。

  手残党还来不及哭出来,产出组那边已经准备开香槟庆祝了:嗨呀!这不正是为他们产出组和美工组匹配的专属福利吗?不就是动漫头像?赶紧搞起来啊集美们!

  超话立刻热闹起来,粉丝活跃度简直比一些十八线小明星还高,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看看视频激发灵感,连带着一撮白最近几个视频点击量都涨了不少。

  唐新岚怎么也没想到,她原本是想借着这个视频让大家看看村里的春耕是什么样子的,顺便告诉大家,他们要开始种野菜了,从地头到餐桌,最新鲜的无公害野菜可以期待起来了……结果呢?大家的眼睛为什么还是只能看得到一撮白那头猪?!

  小唐老板差点气哭了。

  不过,要想成为富一代成功人士,是决不能被这么一丁点挫折打败的!

  正好他们店里现在还没有吉祥物,唐新岚灵机一动,干脆就蹭他们家白哥的热度好了,你们不是一天天的只关心白哥吗?赶紧滴,给我们白哥设计个动漫形象难道不应该吗?最好是都闭关搞创作去,不许再来她的视频里刷弹幕空瓶啦!

  然而,让小唐老板没想到的是,她这边刚安抚好一撮白的粉丝,那边,看到围脖的叨哥粉丝不乐意了——

  怎么?是我们叨哥站的不够高吗?凭什么选一只猪做店里的形象代言人?博主你是不是歧视丧偶带娃大鹅?坚决抵制职场歧视!

  唐新岚:“……”

  现在的网友都是怎么了?!

  看着正在猪圈里懒洋洋躺着假寐的一撮白,再看看带着鹅子们在树荫底下纳凉的叨哥,左看看,右看看,哪个她也得罪不起,算了!

  你们不是想battle吗?老娘干脆搞两个形象代言人,一撮白是杂食动物,负责零食这条线,叨哥吃素,那就负责代言他们即将推出的野菜大礼包吧。

  不愧是当代端水大师,就是这么机智!

  不过,第一个视频就差点引起一番腥风血雨,写第二个视频脚本的时候,唐新岚果断把一撮白和叨哥给剔出去了——农忙的时候好玩的可多着呢!

  翻耕好的地,稍微平整一下就能撒种了,去年她就在网上做过投票活动了,今年选择野菜品种的时候,干脆就按照网友们的投票来,这个季节适合露天种植的野菜也不多,主要还是马齿苋、蒲公英、鱼腥草、野苋菜、扫帚菜这些常规速生品种。

  撒完种的地要引水灌溉,上唐村自从去年建好了水坝之后,灌溉用水比以前方便多了,借助水坝的高差,从上游开一个口子,河里的水就能流到沟渠里,再从沟渠打水灌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