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70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第115章

  “留在这里也不安全,大家还是一起上去吧?还要找几个人把车子开走,你们忘了吗?上面的山洪要是冲下来,这两边的山路怕是都要被淹掉了,留在这里反倒是最危险的。”唐新勇啪的一声把车钥匙放在车座位上。

  “先说好啊,我是一定要跟有才叔过去的,你们谁要回去?麻烦帮我把车开回去吧。”

  “谁特么要回去啊?来都来了,都跑这么远了。”

  “就是!谁要回去自己回去,劳资可丢不起这个人!”

  “我跟儿子说了要过来救人的,我儿子都打算把我写到作文里了,现在回去,我这当劳资的面子往哪里放?”

  “噗~哈哈哈!”

  果然每个男人都有英雄梦,尤其是在自家崽子面前,哪个男人肯在儿女面前做个贪生怕死的缩头乌龟?!

  是男人都不会在这种紧要关头做个贪生怕死的怂货,更何况,陈书记从镇上借来的一个女大夫和两个护士妹子都扛着急救箱站过去了,他们这帮大老爷们,好意思跑回去吗?

  搞到最后,居然没一个愿意回去的。

  可唐新勇说得对,上游的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这些车子停在这里,万一被洪水冲走,那损失可就大了,必须有人负责把车子给开到安全的地方去。

  不过,驾照这玩意儿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唐新勇怎么也没想到,他是最先一批表态要进山抢险救人的,到头来却因为自己嘴贱,提醒了大家要把车开回去,结果把自己给投票投回去了……

  “哥,你会开车,这就是最大的优势!你先跟他们把车开回去嘛,现在山里什么情况我们都不知道,万一断粮缺水了,到时候还要指望你们来给我们送补给呢。”唐新岚同情地安慰她哥。

  唐新勇没办法,只能含恨拿回了车钥匙。

  “好了!大家把车里的东西先卸下来,咱们能背多少就带多少,赶紧过河!”陈新平一声令下,众人忙着把车里的补给卸了下来,各自分一分,山里人背东西都是有诀窍的,拿砍刀在附近找些胳膊粗的杂树砍下来,交叉在一起拿绳索固定住,再把补给放上去,用绳子捆结实了,这样背着又省力,又能尽可能多的把补给都带上。

  镇上这批补给是防灾减灾专用物品,镇上每年都会根据破损情况及时补上,为的就是哪天突然出现什么天灾人祸的,基层自救能及时跟上。

  “等等!陈书记,我用无人机再飞一趟,看看上面河床有没有水,没有水我们再突击过河!”唐新岚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把已经打包好的无人机又拿了出来,快速组装好,放上去飞了一圈。

  山洪再快,从上游冲下来也是要一点时间的,这段河床并不宽,只要他们能确保此刻上游没有来水,就有足够的时间安全转移到对岸去。

  “太好了!上面的河床都没水了,我们赶紧过河!”

  “走!快点过去!”陈新平一声令下,众人跳下河床,飞奔着向对岸跑去,唐爸背着补给,另一只手还紧紧牵着女儿,手心里黏糊糊的都是汗。

  别看这河道只有不到三十米,万一上游的山洪下来了,他们根本就来不及跑!可以说,这短短的三十米,他们这帮人,真的是拿命在拼的。

  好在一鼓作气冲过去之后,河床上依然静悄悄的,并没有山洪冲下来,众人松了一口气,坐在岸边歇了一会儿,一颗心又忍不住提了起来——

  “老唐,要辛苦你了,咱们要加快速度了,你看这河床上一滴水都没下来,只怕上面下来的水都已经被堵死了,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咱们抓紧时间赶过去帮镇上的人一起转移出去!”

  堰塞湖的可怕,即便不曾亲身经历,当年汶川大地震的时候,不少国人都已经在新闻上看到过了,尤其是陈新平,他本人虽然没有参加过汶川救援,但却参与过两次抗洪救灾,实战经验丰富。当时镇上巡逻的人说大河水位突然诡异地掉下去一大截,他就知道要出大事了……

  下游河床越平静,上游的险情就越发的严峻!

  陈新平也知道自己这通电话打出去,就是彻底把红泥沟的干部们得罪死了,可是,他不得不打!

  县里一直没有派出救援队伍,可能并不是对他们这样的穷乡僻壤不重视,很大可能,是因为红泥沟隐瞒了真正的险情!又或者说,他们压根还没意识到堰塞湖的可怕之处!以至于对上面汇报的时候,只说的是山体塌方……

  他们这一片三面环山,一年不知道要塌方多少次,根本不算什么大新闻,要真这么报上去了,县里会派人来才怪!

  可是,如果是因为山体坍塌造成的堰塞湖呢?

  坍塌下来的山石和淤泥不稳定性极大,根本就扛不住上游源源不断流下来的河水,一旦决堤,咆哮的山洪裹挟着山石泥沙倾泻而下,别说红泥沟了,只怕这条河两岸无数的乡镇村庄,都将死伤惨重!

  谁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陈新平也担不起!

  得罪就得罪吧!

  陈新平拿起电话,去一边给县里报信去了。

  县里接到电话也吓了一跳,值班人员原本打着哈欠在等下一班人来接手,没想到这都快交接班了,居然接到了这样一通可怕的电话,顿时吓得瞌睡都没了,几乎是颤抖着手,拨通了上级领导的电话……

  挂断电话,陈新平不再停顿,立刻叫起所有人,马上出发!时间就是生命!红泥沟那帮棒槌不会还以为只要死死瞒着,上面就不会知道吧?说不定此刻还在做梦呢?到时候等水退了,再把被炸掉的民房推平了,炸死那俩施工员自己作死,难道还敢找镇上赔钱吗?

  现在很多基层干部也确实是这样,尤其是偏远山区,几乎只手遮天,甭管多大的事情,只要想办法把事情瞒下来,其他的总能慢慢糊弄过去。陈新平愿意相信他所熟悉的红泥沟的干部们并不是这样的人,或许他们只是害怕因为这件事情影响了修路的工程,可这一次,他真的生气了!

  修路再重要,也没有人命重要!

  这条古茶道已经很久没有人走了,现在农村的人越来越少,而且下面还通了公路,山里这种小道越发没有人走了,要是没有唐爸在前面开道,唐新岚差点以为是不是走错路了。

  不过,看着脚下时而出现的长满了青苔的石板路,这里确实应该是很早以前茶商们为了运输茶叶而修建的茶道,只不过因为年久失修,而且有些特别难走的地方也没有铺石板,时间久了,野草疯长,如果不是有认识路的带路,怕是真走不过去了。

  陈新平走在唐爸后面,看着他从背篓下面拿出了一把砍刀,一边走,一边把前面挡路的野草给砍掉,不由暗暗惋惜起来:其实像唐爸这样的年纪,在基层干部里才是真正能做实事的时候,因为资历够了,说话别人也不敢不听,而且基层经验丰富,这样的人才,居然被一封匿名举报信给毁了,更让他上火的是,听说写这封举报信的还是个人贩子,这都叫什么事?

  蜈蚣岭地如其名,像是一条趴在河边的大蜈蚣,山其实并不高,就是路太长了,以前的茶商赶着骡马在这条道上是很好走的,他们就靠两条腿,足足从天亮走到太阳高照,才走到了红泥沟。

  此时的红泥沟,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凄惨——

  这里的房子都是在河流两岸,紧紧贴着山修建的,存放炸药的民房是在河对岸,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坑,被炸塌的山石崩塌下来,非但堵塞了河流,还把镇上唯一一座通往盘山公路的桥给砸断了,靠近对面山体一侧的民房,有些被崩塌的山体死死掩埋在了下面,有些被炸飞的山石砸破了屋顶。

  河对岸损失惨重,河这一面情况也不容乐观。

  红泥沟,前面说了,是A省脱贫攻坚战里著名的钉子户,镇上几乎有一半的民房,至今还是那种八十年代的土砖墙、茅草顶,有些墙都快塌了,拿几根木头在外面顶着,本来就摇摇欲坠了,被这么一炸,好家伙!全镇差不多80%的民房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有的墙上裂开了几道缝,有的干脆整面墙都塌下来了,屋顶也塌了一半,老百姓一脸惊惶地站在路边,有的还要冒险进去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抢出来……

  这时候唐爸特别庆幸陈新平比他们有经验,带了镇上卫生院的值班医生和护士过来——红泥沟也有一个很小的卫生所,因为人少,只有一个老医生和一个帮忙配药打针的护士,根本不够用,不需要陈新平吩咐,看到路边捂着伤口排队的伤患,一起来的医生护士赶紧上去帮忙清理包扎。

  “老陈……”看到陈新平,红泥沟乡的乡长汪金俊一脸羞愧地凑了过来。

  “老范呢?”乡里发生了这么大一件事,怎么只见到乡长汪金俊,却没见到乡党委书记范金城?

  “范书记昨天跟施工队的老板去县城吃饭了,我昨天胃疼在卫生所打点滴呢,就没去……”汪金俊现在一点也不想给范金城背锅,这么大一口黑锅,反正他也背不住。

  那个施工队还不是范书记亲自找来的?叫他去吃饭?谁知道吃完饭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事情?幸好他昨天装病躲过去了……

  王八蛋!!!

  陈新平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下好了,县督察组都不用来乡里调查了,直接把人扣在县城好了!

第116章

  红泥沟的干部有一大半都被范金城带到县城参加饭局去了,以至于从事发到现在,整个乡里的抢险救灾工作完全没有展开来,更让人气愤的是,乡里的人防救灾物资居然只有不到上面规定的十分之一的储备量!

  陈新平只能庆幸他们自己带了物资过来,唐有才他们也带了,不然这么多人,今天怕是都要饿着肚子救灾了。

  “有才,辛苦你带着他们先帮老百姓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收拾出来,打包一下,等我回来,我们马上撤出去!”陈新平一把揪住了汪金俊,“走!带我去上游看看!”

  “小唐跟我们一起,无人机还有电吧?”

  “有的!”唐新岚立刻跟了上去。

  河道边被崩下来的土方溅的到处都是泥巴,特别难走,唐新岚差点滑倒,到最后只能走在中间,陈新平和汪金俊一左一右几乎是拎着她往前走,越往上走,陈新平的心跳就越快。

  因为,他预想中最坏的情形,似乎马上就要出现了。

  上游下来的水虽然被崩塌的山石死死堵住了,但此刻,靠近上游的河道里,已经出现了一股股黄泥水,因为高差的作用力,被山石堵住的河水,正拼命试图挣脱束缚,一旦让河水冲垮山石,整个红泥沟将会在一瞬间被洪水吞没!

  不用陈新平吩咐,唐新岚颤抖着手飞快地从背包里取出无人机,安装升空,操作着无人机飞到了堰塞湖的上方——

  唐新岚之前来这里采购霉豆腐的时候,曾经在乡里逛过一圈,印象里,这条河的上游非常漂亮,一大片毛竹山,潺潺的清澈溪流从山里汇聚到这条河里,上游还有几户人家呢。

  然而此刻,那几户人家的房子,已经看不到屋顶了,上游大片的毛竹山,几乎有三分之一被淹没在了黄泥色的水里。

  唐新岚小心翼翼地把无人机飞到了崩塌的山石形成的临时河坝上,凑近了看,河坝上已经有了几个口子,被淤积在上游的河水寻找到了突破口,正在拼命地顺着这几道口子往外流,水流也越来越大!

  “陈书记,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组织全乡撤离!”颤抖着手拍了裂口的视频和堰塞湖的几张细节图、全景图,唐新岚飞快地收回了无人机,心脏几乎快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了。

  没有近距离看过的人,根本不会感受到堰塞湖究竟有多么可怕!

  黑沉沉的、恍若地狱使者般潜伏在暗处,你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手。

  一旦出手,便会收割无数生灵……

  “可是范书记还没回来……”汪金俊犹豫了,他之所以不敢跟县里汇报真实情况,就是因为自从事情发生之后,乡里一把手范金城的手机就一直打不通,其他人的电话要么关机,要么也是打不通,联系不到一把手,很多事情他也不敢擅自做主决定啊。

  “滚蛋!他范金城能不能回得来都不知道呢,再敢拖延,你也去县里陪他吧!”陈新平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几乎是拎着汪金俊往乡里跑。

  唐新岚跌跌撞撞地跟在后面跑,急的冷汗都冒出来了:麻蛋啊这个堰塞湖看起来分分钟要决堤的样子,这种时候还要等一把手下命令,这是个猪脑子吧?

  汪金俊并不是猪脑子,实际上他还是红泥沟出了名的老好人,像是之前给乡里的小学募资捐款、帮唐新岚他们联系买茶叶的事情,都是汪金俊这个乡长跑前跑后的忙活着,他这个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性子太软了,什么事情都要别人帮他拿个主意,给强势的一把手搭档做副手,他是驾轻就熟,但需要他自己拿主意的时候,就有些瞻前顾后了。

  陈新平可管不了那么多,他带了全镇的壮劳力过来救人,也从没想过要他们拿命去拼,当即让汪金俊开了乡里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大喇叭,宣布全乡立刻撤离,所有人只准携带户口本、存折和现金首饰之类家里最值钱的东西,什么牛马鸡鸭,一个都不许带!

  “凭什么呀?我家的猪必须带上!”

  “对呀,我家那十几只母鸡刚开始下蛋嘞,万一被水冲走了咋办?”

  红泥沟乡的老百姓一听到说话的不是他们乡里的一把手,都有些不服气,还要挣扎着回家去把家里养的猪和鸡鸭鹅之类的也赶出来带着一起走。

  从办公室一出来,陈新平就看到街上一片鸡飞狗跳,有跑回去赶猪的,有拿箩筐装鸡鸭的,居然还要把家里的米面粮食也要拿小推车给带上的,顿时气得半死。

  “老汪,你去跟他们说!”陈新平冷笑一声,重新折回去,一脚踹开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大喇叭——

  “喂?喂!双弯镇的同志们听到了吗?上游堰塞湖马上就要决堤了,我大半夜的把你们从家里带出来,也要一个不少的把你们给带回去!”

  “现在开始,全体集合!愿意走的,帮乡亲们带好家里的贵重物品,不愿意走的,还要回去赶猪抓鸡的,也别再去劝了!”

  “等洪水下来,乡里一个人也别想跑得掉!想死的劳资成全你们!咱们先撤!”

  “红泥沟的乡亲们,还要回去赶猪抓鸡的,听我一句劝,不想死的赶紧跟着我们一起撤!还磨磨蹭蹭不肯走的,我答应你们,等洪水退下去了,我一定带着人回来给你们收尸!”

  卧槽!牛逼啊陈书记!现在的乡镇干部都这么敢说的吗?

  唐新岚暗暗在心里给陈新平竖起了大拇指,对有些脑子不清楚的人,就该这么干啊!劝什么劝?

  说句不好听的,别人好心来救你们,你们不知道感恩就罢了,居然连人家的命都不在乎的,难道他们的命还比不上家里的猪羊鸡鸭金贵吗?

  这么磨磨蹭蹭,万一上面突然决堤,今天好心过来参与救灾的双弯镇的老百姓,怕是也要折在这里了,难怪陈新平气得都口不择言了。

  “我也拿他们没办法啊……他们只听我们范书记的。”汪金俊也急的差点哭出来,他这个乡长在这里并没有多少存在感,因为性子绵软,老百姓都不听他的话,反倒是乡党委书记范金城,性子霸道又喜欢骂人,乡里的人都怕他,他说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乡里的老百姓也都愿意听。

  “陈书记,让我试试吧?”想了想,唐新岚站了出来。

  “快去!最多给你五分钟,我们马上撤离!”陈新平直接站在人家红泥沟乡政府门口,开始集结点名。

  他现在半点眼神也不想给汪金俊这个怂货,你丫的不把老百姓的命当命,咱们镇上的老百姓命可值钱的很,万金不换!什么猪羊鸡鸭的?爱谁谁,反正就算今天这一趟他们白跑了呗?

  他这边在忙着集结点名,大喇叭里已经响起了唐新岚的声音——

  “红泥沟的乡亲们!我是上唐村的唐新岚,之前来乡里找大伙儿买过茶叶的。”

  “大家听好了,我打算在红泥沟跟人一起投资茶叶厂,我记不住你们的名字,从现在开始,我就守在山口那边,谁先上山,今后我在厂子里给他们家留一个进厂的名额!”

  “我现在马上去山口那边登记名字,只有三十个名额!先到先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