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75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鹅蛋小哥也没有上线,一定出事了啊啊啊!有没有粉丝离那边近的吱一声啊!”

  “我我我,我家就住县城,一大早县里的救援队全部出动了,听说红泥沟出现了几十年一遇的特大山洪!博主小姐姐的村子就在红泥沟下游!”

  “又去看了新闻,省电视台的记者都是吃干饭的吧?平时跑娱乐新闻跑得跟狗一样,老百姓遇到困难了,一口一个据最新消息,请问哪里来的消息?你们的记者到现场了吗?”

  “揪心,几十年一遇的特大山洪?我们一撮白的猪圈不会淹掉了吧?”

  “祈祷!希望叨哥没有在河里,这么大的山洪,要是被冲走了肯定找不回来了呜呜呜。”

  “我的野菜啊啊啊!我亲眼看着种下去的!还没吃到头茬的呢,不会也被淹了吧?”

  “卧槽我有个同学是双弯镇的!她去灾民安置点做志愿者了,她说她看到博主小姐姐啦!平安无事!不过小姐姐的爸爸好像因为抢险救灾受伤送到医院去了。”

  “楼上多说点!送你上去!”

  看了看评论区,唐新岚笑了笑,把手机里之前随手拍下的一张安置点吃饭的照片简单修了一下放了上去:“感谢大家关心,救援成功,已经排队吃完饭啦!今晚直播,和大家聊聊这两天的惊心动魄,真的差点回不来了。”

  照片里,一排农村大席专用的炉灶正在冒着热气,大厨们戴着口罩用大号锅铲在帐篷里炒菜,隔着屏幕仿佛都能闻到红烧鸡块那扑鼻的香味……

  “啊啊啊啊~”刷到更新的粉丝们已经忘了什么叫担心,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做个人吧!刚吃完猪食一样的工作餐,直接就上农村大席?人干事?

  骂归骂,直播还是要蹲一下的,网友们虽然爱开玩笑,但看了新闻之后,其实大家都挺担心红泥沟受灾群众到底怎么样了,还有这场特大山洪,按理说最近雨水也不是很大啊,怎么突然就爆发山洪了?

  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还没等唐新岚开始直播,省电视台就在晚间新闻上播出了最近的现场连线。

  新闻里采用了两段唐新岚无人机拍摄的航拍画面,第一段是堰塞湖决堤前的画面,淤满了黄泥水的山塘,几乎像一口锅一样倒悬在红泥沟乡的上游,无人机飞到堤坝前面的时候,甚至能看到有洪水不停地顺着缝隙往外疯狂突围!

  第二段是堰塞湖决堤之后,整个红泥沟被特大山洪瞬间夷为平地,房屋、桥梁、盘山公路,所有一切都被埋在了深深的淤泥之下……

  镜头的最后,是唐新岚召回无人机的时候,无意中带进去的一小段画面——红泥沟的乡亲们站在土地庙前,眼睁睁看着他们的家乡被洪流夷为平地,泪流满面、仓皇无措的样子。

  让一个刚刚走出贫困的乡镇一夜之间全员返贫,这样的责任,没有任何人敢替涉案人员去承担,本地新闻应该也已经接到了上级领导指示,主持人神色严肃地把这次事故定性为“人祸”,因为一个乡镇领导的徇私舞弊,导致扶贫公路招投标过程中出现重大问题,一顿火锅,毁了整个红泥沟乡老百姓的家园……

  看完新闻,网友们简直肚皮都要气炸了!

  “气死我了!这个姓范的罪该万死!”

  “附议!姓范的这种贪官,要是在古代,是要被推上虎头铡伺候的!”

  “想得美!虎头铡?狗头铡他也不配!我看千刀万剐挺合适的。”

  “搞半天不是天灾是人祸?好家伙!这是贪了多少?必须严查!”

  “我还买过这个红泥沟的野茶呢,真的好喝,当时还想以后多支持一点,说不定老百姓能靠卖茶叶发家致富,没想到特么的现在连家都没了!”

  “还卖个P的茶叶啊,没看到两边种茶叶的山都塌了吗?老百姓肯定特别绝望吧?”

  “你说呢?家没了,茶山没了,毛竹林也没了,这些老百姓以后可怎么生活啊?”

  因为是本地新闻的官方号,下面还有唐新岚的粉丝指路她的主页,路人摸过去一看,最新更新的一张照片居然就是红泥沟灾民安置点的午饭,博主还说晚上直播聊聊这两天在事故现场的事情?太好了!蹲一个!

  唐新岚不知道她的粉丝们又开始卯足了劲给她吸粉了,回到村里后,她放下东西就去找了王霜霜。

  虽然堂哥因为要把车子开回来,没有参与红泥沟的抢险救援,可是,让唐新岚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夫妻俩居然也默默做了一件大事:唐新勇开着车一路从红泥沟往下游跑,通知沿途村落紧急避险,把家里贵重的鸡鸭牲畜等都转移到了高处,抗洪沙袋也搬了出来,正因为他的及时情报,河流沿线的村落乡镇这次虽然也有被淹到的,但财产损失却大大降低了,人员也无一伤亡。

  王霜霜也是个厉害角色,一听说可能有山洪要下来,马上把儿子往婆婆怀里一塞,卷起袖子就冲到村委,借了村里的大喇叭,一声吆喝,把全村的娘子军都喊起来了——

  “姐妹们!岚岚去前面救人去了,把家里这一百多亩野菜交给了咱们,咱们今年是吃香的喝辣的,还是吃糠咽菜,可就看今年这野菜的长势了,咱们能叫野菜被洪水淹了吗?”

  “不能!!!”

  开玩笑!现在村里的嫂子们把地里的野菜看的有多精贵?以前种稻谷的时候,还叫家里的小崽子去田里摸点螺蛳泥鳅啥的呢,自从改种了野菜,别说下田摸螺蛳了,你丫的敢踩咱们的野菜试试?腿给你打断!

  娘子军们连夜搬空了村里的沙袋,看看不够用,又各自回家拿了装化肥猪饲料的编织袋过来,自制沙袋,把沿河那条路给堵得严严实实!

  反正洪水下来的时候,连对岸的毛竹都被冲跑了,唐新岚这一百多亩野菜,楞是一点事情没有!

  搞笑的是,洪水过后,王霜霜还要跟嫂子们吐槽:早知道这洪水不大,咱们该开个口子截一点下来浇地的,今年这雨水可不多啊……真是凡尔赛本赛了。

  唐新岚火急火燎地赶回村子,才发现她的野菜一点事情没有不说,嫂子们居然还真的给她从河里引了河水来灌溉。

  “嫂子,这回真的多亏有你在!”唐新岚简直想抱住王霜霜狠狠亲两口!

  怪不得老话常说家有贤妻万事不愁,原本她跟唐妈还心疼她哥,觉得她哥命不好呢,现在看来,心疼个P啊?!

  人家半辈子的好运都攒起来换个好老婆了!

  “好了,地里这点事情交给我们吧,你赶紧忙你的去!”王霜霜忙把她往家里推,“你看看你这黑眼圈,赶紧回去睡一觉!晚上来我家吃饭,给你炖个鸡汤补补!”

  “睡觉可以,饭就不吃啦,晚上我打算到安置点那边直播,顺便在那边吃个盒饭好了。”唐新岚也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在打架了,之前满脑子都是事情,都没感觉到困意,现在最担心的问题也解决了,红泥沟重建的事情有陈书记担着,种植基地有霜霜姐,她整个人倒是一下子有些撑不住的感觉。

  下午狠狠在家里补了一觉,无人机和相机、手机都充满了电,她整个人也充电完毕,正好唐新勇要代表上唐村送一批慰问物资到镇上的安置点,她直接蹭了堂哥的车去了镇上。

  安置点外面已经拉起了电线,大厨们正在热火朝天的准备晚饭,红泥沟的乡亲们闲着没事,也过来一起帮忙摘菜洗菜,虽然戴着口罩,可眼中洋溢的笑意却是口罩也挡不住的。

  什么情况?来的路上大家明明伤心的不行,怎么突然一下子又开心起来了?

  “我们董事长夫人来了,听说红泥沟乡受灾的孩子们连个上学的地方都没有,自己出钱资助了红泥沟小学的八十多名贫困学生,下学期开始,红泥沟的孩子们就可以去博文外国语学校读书了,直到红泥沟乡小学重建回迁。”祁盛笑眯眯地解释道。

  “博文?那个学校不是超级难进的吗?”

  省城的博文私立学校啊,十二年制的封闭式寄宿学校,据说每年为了抢学籍,连家长都要一并参加面试的……研姐的妈妈也太厉害了吧?

  孩子们上学这事儿,唐新岚也听说过,情报来源就是那几个在她这边工作的教职工家属。

  双弯镇小学实在挤不出空余的教室了,原本红泥沟那边是打算向县里打报告,希望能为这些孩子申请到能寄宿的小学,哪怕是插班呢,也要把这帮孩子的入学问题赶在暑期结束之前赶紧安排下来,不然等到人家学校开学再去求人,那时候就不是求人了,而是强人所难了——现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公办学校,哪家的名额都紧俏的很,好几年前县里的公办学校就开始摇号了。

  说句不好听的,人家正经在县里买房子有学区的,都得摇号才能抢到一个入学名额呢,你们红泥沟的学生凭啥无条件入学?

  听说汪金俊最近为这件事已经跑了好几趟指挥部了,想趁着县里的领导们还在,赶紧把孩子们入学的事情给解决掉,没想到他那头还没搞定,妍姐这边的关系倒是用上了……

  只是,妍姐的妈妈听说不是只做过几年乡村代课老师吗?怎么会在博文私立学校有这么给力的关系?难道是孙爸爸的钞能力?

第124章

  “研研没跟你说过?我们夫人年轻的时候就是乡村教师,后来董事长生意太忙了,家里老人孩子没人管,她只能放弃工作。其实夫人一直心系教育,后来董事长就投资了博文私立学校,我们夫人还是学校的名誉校长呢。”

  唐新岚目瞪口呆,瞬间感受到了被金主爸爸,不,金主妈妈钞能力护体的温暖……孙妈妈威武!

  这样一来就说得通了,明明红泥沟的乡亲们连家都没了,居然还笑的这么开心。

  开玩笑,能不开心吗?

  城里人挤破头都不一定能进得去的博文私立学校,孙妈妈一句话,就给他们把自家孩子塞到名校里去了——而且据说还是学杂费全免,连每年的餐费都有孙妈妈私人赞助,等于说他们家孩子不花一分钱就能去省城的私立学校读书好吗?

  拿一栋破房子换自家孩子能免费去上省里都有名的私立学校,换成谁,这会儿也要乐得合不拢嘴了吧?

  “研姐呢?”唐新岚左右看了看,没看到孙今研。

  “我们董事长都来了,她还能在哪?”祁盛笑着指了指镇政府的方向,孙爸虽说不是本省首富,但个人资产也能排的上前十了,这么个资方大佬来了,乡镇要是不抓紧机会联络一下感情,那才真的是辜负老百姓的信任了。

  “那我还是别去了。”唐新岚耸了耸肩,跟祁盛说了一声,要是他见到孙今研了,帮忙转告她,她就在安置点直播,便忙着架机器去了。

  她现在做直播基本上不需要再提前准备好台本,因为她发现,好像越是有台本的直播间,能留得住粉丝的越少,反倒是这种轻松自然的聊天式直播间,经常来打卡蹲直播的还挺多的。

  果然,打开直播间,里面已经有两万多人准点进来了。

  “大家晚上好,都吃了吗?我?我还没吃,在这边等盒饭呢哈哈,对,这里就是红泥沟乡灾民的临时安置点,也就是我们双弯镇的大礼堂啦!”

  “农村大席?不是的啦!咱们镇上没有那么大的食堂给受灾的乡亲们吃饭,这不,咱们镇长就想了个法子,请了咱们镇上以前去农村办大席的大师傅来,帮忙给安置点的乡亲们还有工作人员做饭。”

  “聚集?不会聚集的啦,等下我带你们去看那边张贴的安置点临时管理公约,对,就是这个,大家看到了吗?安置点也有防疫管理制度的,头一条就是吃饭的时候不能聚集,咱们这里吃饭是这样的,大师傅先把饭菜做好,然后分装到饭盒里,再分到乡亲们手里,大家吃饭都是自觉分开的。”

  “我为啥能吃安置点的盒饭?当然是因为这个啦!”唐新岚献宝一般地把自己刚拿到手的工作证从口袋里摸了出来,一把怼在镜头前,“看到没?现在开始,我也是红泥沟乡灾民临时安置点的志愿者啦!”

  “就是接下来几天要跟大伙儿请个假啦,咱们直播间暂时不卖东西啦,这边做志愿者可能事情还挺多。”

  直播间里,听说主播为了去做志愿者,连带货都暂停了,弹幕里一片给她打call的,还有本地的网友在问这里还要不要志愿者,他们也可以来支援一下。

  “支援就不用啦,咱们农村人只要有吃有喝,有住的地方,什么困难都不怕,不信明天我带你们去看看。”

  “来,先给大伙儿看看咱们安置点的大师傅今天做了什么好吃的。”唐新岚正巧走到做饭的帐篷边上,跟大师傅打了个招呼,大师傅也认识这位远近闻名的小财神,见她要看晚上的菜式,也有心在网友们面前露一手,看镜头怼了过来,忙打开了大锅的锅盖。

  满满一大锅油汪汪的红烧蹄髈,外皮炸的金黄,表面的糖色上的正好,炖的骨肉酥烂,一看就很好吃的样子。

  弹幕出现了片刻的空白,大伙儿都没想到,他们一惯“不做人”的主播,这回居然更加凶残了,一上来就是镇桌的大菜!谁不知道本地吃大席,考验大师傅手艺好不好,红烧蹄髈绝对是必考大题?

  “师傅,今晚给乡亲们准备了几个菜啊?”

  “今晚是两荤三素,荤菜是红烧蹄髈和口味鸭,素菜是青椒肉丝、清炒瓠瓜和拍黄瓜,那边还有泡菜,想吃多少自己拿。”

  “呜呜呜~想知道安置点还需要志愿者吗?上过大学那种?”

  “志愿者名额给我留一个啊啊啊!我体育系的,做过抗疫卡点志愿者,消毒桶都能一次扛俩那种!”

  “呵呵,安置点这么多老人孩子,就算要志愿者,也应该是我们这种医科大毕业的吧?”

  “果然我们工商管理专业不管在哪里都受歧视呜呜呜~”

  “楼上的报团取暖!旅游管理也想哭了。”

  “突然不知道我学环境工程的意义在哪里……”

  “小语种茫然飘过~~”

  弹幕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各大院校的专业吐槽,唐新岚在镜头这边看的差点笑死。

  “岚岚!直播呢?”孙今妍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耳边,唐新岚转过头一看,就看到她身边站着一位穿着淡青色旗袍裙的中年美妇,虽然五官看起来和孙今妍并无多少相似之处,但直觉告诉唐新岚,这位一定就是孙今妍的妈妈。

  果然——

  “岚岚,我先陪我妈去看望一下这里的小朋友,等下你直播结束我们聊聊哈。”

  什么?看望小朋友?

  “是红泥沟小学的孩子们?那我们一起去吧。”唐新岚刚才转了一圈都没看到孩子们,没想到居然安置在别的地方了,正好孙今妍要去,看看原定的下播时间还有半个小时,索性也跟着去看看。

  如果说胆大敢拼的陈新平是他们双弯镇的火车头的话,那么镇长权爱国绝对就是这辆列车的列车长、大管家,发现大礼堂这边没有足够的地方给即将期末考试的孩子们复习之后,权爱国立刻协商借用了镇上唯一一家辅导班的教室,作为这段时间孩子们复习备考的地方。

  “咱们镇上啥时候也有辅导班了?”唐新岚大吃一惊。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现在学校里教的那些内容,好多家长自己都看不懂,怎么教孩子啊?要不是这个辅导班,好些孩子家庭作业都完不成!”孙今妍忍不住吐槽了一句,想到这是在直播,又把剩下的话给吞到肚子里去了。

  她随口吐槽两句倒是痛快了,万一害的唐新岚被粉丝骂就惨了。

  不过,让她们没想到的是,弹幕里居然一片支持农村辅导班的——

  “我早就想说了,现在的素质教育对农村孩子太不友好了!”

  “就是!尤其农村那些爸爸妈妈都在外面打工的,爷爷奶奶连手机都不会用,有些作业根本就没办法在家里完成。”

  “我姐姐家孩子也是留守儿童,因为作业没人辅导,她已经打算辞工回家陪读了。”

  “我家也是农村的,那时候为了让我考上重点高中,我爸给我报了县里的补习班,周末就骑摩托车送我去县城补习,来回两个小时,眼睛都被风吹的发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