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后我回家养猪了 第83章

作者:兰拓 标签: 种田 美食 现代言情

  不过唐新岚倒是一眼就认出了来者——

  “苏彭?怎么是你?”

  这绝对是故意玩她的吧?苏彭这家伙跟她同一届,就算毕业之后马上进企业,这才过去多久?怎么可能一下子混到管理层?

  “一般人当然不可能,但我不一样呀~”苏彭笑了笑,“你可能没注意到苏洋食品厂的法人代表也姓苏,那是我妈,亲生的!”

  “那你怎么……”唐新岚睁大了眼睛,却没有再问下去,这已经涉及到别人的隐私了,但是,想也知道,他们这一代独生子女多,本地有钱人家只有一个独生女的,一般都喜欢招赘,生个儿子跟女方姓什么的,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走吧老同学!带我去看看你的百亩野菜种植基地,咱们再谈谈一起开发冻干野菜的事情。”苏彭很有大少爷派头的在田埂上踱了两步,差点被地上生长茂盛的鱼腥草绊了一跟头!

  “什么鬼?你们家鱼腥草都是种在路上的?”看着加宽后的田埂上长得密密麻麻的鱼腥草,苏彭整个人都不好了。

  “所以才叫正宗山野菜呀,种在地里的折耳根有啥好吃的?水兹兹的,还是这种田埂上被人踩过的折耳根够味儿!”既然是老熟人,唐新岚也懒得装淑女了,从旁边的三轮车上薅了一顶草帽下来,扣在苏彭头上,“帽子戴好,别晒坏了您这盛世美颜!”

  没错!大少爷苏彭,是他们这一届新闻系首席系草,生得俊眉修目、风度翩翩,能书善画,还会弹钢琴、打网球,一看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精心教养出来的贵公子,待人温和有礼,刚入学就迷倒了一批妹子。

  不过,唐新岚却知道,这厮就是披着一张斯文贵公子的画皮而已,脾气绝对称不上好。之前隔壁系有个绿茶妹想踩着他们班班花在他面前表现一番,没想到苏公子却笑吟吟地来了一句:亲,你在我这个班长面前说我们班同学坏话,你是在质疑我的管理能力?还是内涵我这个班长品德不好,所以才把全班人都给带坏了?

  一番话说得绿茶妹面红耳赤,掩面败走。

  唐新岚一直知道他们班长家境应该不错,不过苏彭自己在学校从来都不拿家境说事,他们这帮同学也没好意思打听人家隐私,只隐约听说他家是开公司的,没想到居然是苏洋食品厂,普通人可能不记得这家企业的名字,但绝对吃过他家的脱水蔬菜——苏洋食品厂的脱水蔬菜,可是同时给好几家泡面品牌供货的。

  “你说你好好一个少东家,不去学工商管理,怎么跑到我们新闻系来了?”唐新岚忍不住撇嘴。

  “这话可不该从你嘴里说出来呀!”苏彭小心翼翼地绕过地上的鱼腥草,总觉得这么踩上去有些残忍,“工商管理,我从小跟在我妈身边就学的够够的了,这年头,企业好管,营销难做!品牌推广人才可比企业管理人才难找多了。”

  “所以你就亲自上阵啦?”

  “那是!靠人不如靠己!”苏彭微微叹息道,“所以,我这不就来蹭一蹭你这个百万大V的热度啦?”

  “喂,同学归同学,蹭热度这是另外的价钱!咱们还是先来谈谈脱水野菜的事儿吧,你先说说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当然是借助先进技术,让我们的客户一年四季都能吃到又新鲜又方便的野菜啦!”苏彭笑眯眯地弯腰从地上摘了一根鱼腥草。

  这种植物几乎全株都可以食用,藏在地下的是本地知名野菜折耳根,上面的枝叶本地人吃的也挺多的,他外婆就特别喜欢拿它做凉拌菜吃,切点辣椒丝和腊肉一起炒着吃也挺好吃的。

  不过这种野菜到了冬天就只能吃大棚里种出来的了,就像唐新岚说的那样,大棚里种出来的,总感觉失去了野菜的灵魂。

  “绿叶菜也能冻干?”唐新岚惊讶了,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他们平时吃的泡面,里面的蔬菜包里不是就有包菜和香葱?

  “何止!我是想尝试做即食野菜,就是把你基地里这些野菜搭配一下,做几种不同口味的蔬菜包,拆袋就可以直接吃的。”

  “你能想象的到,办公室里,下午饿了的时候,折耳根爱好者缓缓从袋子里摸出了一把冻干折耳根,咯嚓咯嚓吃起来的样子,是不是很过瘾?”苏彭笑了笑,反正,他觉得他外婆一定会喜欢这种吃法的。

  “有创意呀苏公子!”唐新岚冲他竖起了大拇指。

  “生产线我们都是现成的,现在的问题就是,这些野菜如果直接运输到厂里去做的话,物流成本确实有点高,所以这次我过来,其实主要是想和你谈一谈就近建厂的事情。”苏彭拍了拍身后的背包,“怎么样大网红?我方案都做好带来了,要不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仔细聊聊?”

  “哦对了,还有孙姐,这件事情怕是还要麻烦村里帮忙,如果建厂的事情办成了,到时候我会说服我妈,尽可能的为村里解决一些就业问题。”

  “那可太好了!你放心,我们上唐村招商引资这一块向来做的不错,现在我们的三百亩茶园和百亩野菜种植基地都已经在积极申报市扶贫助农项目了,政策这块你们放心,村里和镇上能争取的,一定会积极为你们做好服务的。”孙今妍没想到带个路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收获,脸上不觉带上了满意的笑容。

  老支书见他们去而复返,还以为是种植基地出了什么问题,一听孙今妍说是要在他们村办厂,立刻笑得合不拢嘴:“快快!坐下慢慢聊!中午就在村里吃饭!”

  老支书开开心心地出去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叫老伴赶紧杀鸡宰鸭子,再去卤菜店买几个卤菜回来,这可是他们村正儿八经不靠关系第一个主动过来寻求合作的投资商,这说明啥?说明他们上唐村真的火了啊!

  挂断电话,老支书擦了擦眼泪,突然就想到了唐有才,当年他们兄弟俩卯足了劲,吃了那么多苦,想要把上唐村集体经济给搞起来,如今好不容易终于能看到希望了,唐有才却已经离开了这支队伍,而他,要不是现在村里实在缺人,小孙村长还需要他来镇场子,也早就该退下去了……

  “哎!好啊!也该退了,这帮孩子可比我们那会儿厉害多了!”老支书喃喃念叨着,慢吞吞回到了会议室。

第138章

  苏彭带来的计划书非常的翔实,从野菜种植基地的品类规划,到厂房的占地面积、相关配套,再到后期的品牌推广、渠道营销,几乎是独立于苏洋食品厂之外、重新创造了一个新的企业。

  “你不会是想自立门户吧?”唐新岚越看越觉得奇怪,这样子不像是代表苏洋食品厂跟他们合作,倒像是苏彭本人跟他们合作一样。

  “你想哪儿去了?我妈就生了我一个,我需要自立门户吗?”苏彭翻了个白眼,余光扫到老支书,又把白眼收回去了,正色解释道,“这是我和董事长极力争取的新项目,毕竟之前苏洋食品厂给人的印象就是食品代加工厂,这几年我们也尝试着自创了冻干蔬果品牌,但品牌推广却不太理想,尤其是本地人,一听说这是苏洋食品厂生产的,还以为是方便面蔬菜包呢,网店销售还比不上一些网红自创品牌,所以我们打算重新组建一个新厂,以全新的形象推向市场!”

  “所以这就是你说想蹭我热度的原因?”唐新岚恍然大悟。什么蹭热度啊,他们班长又开始皮了,原来只是想做独立品牌而已。

  不过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这样,这几年国内一些国货品牌就是这样,虽然也在努力做新品研发,请了明星做代言,还设计新潮的包装迎合年轻一代的审美,但正是因为品牌之前几十年已经给客户留下了“物美价廉”的印象,再想提升品牌附加值就很难。

  总归一句话,继续依附原品牌开发新产品,固然能吃到国民度的红利,节省推广宣传费用,可年轻人却很难买账,唯有壮士断腕,干脆割裂与原品牌的关联,才有机会在新品市场分到一杯羹……单纯靠国货来营销情怀,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吃这一套了。

  更何况苏洋食品厂这连国货都算不上,只能算是比较有名气的代加工厂,让新品给客户留下一个“代加工”的印象,简直就是负面营销!

  这倒是和唐新岚一开始的打算不谋而合了,她并不介意跟人一起合伙开厂,去年她其实就想建一个自己的厂房了,但是因为生产线和地皮的原因最后黄了,现在既然苏彭家里就有现成的生产线,还是做这一行做了十几年的,那么跟他们家合作,倒是能省去了许多麻烦。

  最起码,建厂的相关手续和后续的一些产品检验证书之类的,苏家肯定比他们更熟悉。那么,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这座厂子的股份占比问题。

  苏家肯定是占大头的,唐新岚这边,按照她的意思肯定是想用那一百多亩野菜种植基地入股,这样她和唐新勇就能同时在新厂子里占一定股份了。还有村里,孙今妍代表上唐村提出,关于新厂房和配套用房的土地征迁,希望交给村里来完成,村里拿土地使用权入股。

  “这样吧,关于土地这块我不太熟悉,这个需要公司派专人来评估一下,我打个电话找人过来。”苏彭想了想,拿起手机给办公室打了个电话。

  冻干蔬菜这块谈的很愉快,可到了脱水蔬菜这一块,唐新岚就不答应了——

  “我还是觉得采用最原始的农家晾晒方式生产的菜干,才是我们真正的特色。”说着,唐新岚点开手机,搜出了几款她之前对比参考过的蔬菜干品。

  “你们看,同样都是菜干,这款明显是机器烘干的,卖相很好看,但售价却只有18.8元一斤,同类型的标注有农家自然晾晒的,卖相不行,可是标价却是32元一斤。”

  “苏经理,冻干蔬菜我觉得拼的是技术和营销,可是,农家土菜,拼的绝对是够不够土,说白了,客户愿意为了农民耗费的时间买单,也是想吃到真正的有农家风味的菜干。”

  “所以,我的意见是,新建工厂专心做冻干蔬菜瓜果,至于菜干,还是采用自然晾晒的方式吧。”

  “那单靠上唐村这一百多亩野菜基地,就撑不起一个厂子了……”苏彭皱眉道。

  “谁说我们只有一百多亩?”孙今妍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不对,我的意思是,咱们村没有,可隔壁章家村有哇!”

  “岚岚,有没有兴趣做一把大的?咱们和你姥爷他们村联合成立一个新的农业合作社吧?再去问问咱们镇上其他几个村子有没有兴趣,要是有的话,咱们去找陈书记!由镇里出面来组织这件事,原材料不够?不存在的!咱们这别的没有,种植山野菜的山地多得是哈哈!”

  “对对!咱们镇上山地特别多,拿来种苞谷和番薯实在是可惜了。”老支书也激动的站了起来,甚至想马上打电话去找陈新平。

  唐新岚:“……”

  “老支书,妍姐,你们冷静一下,陈书记现在应该还没出院吧?”唐新岚提出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众人不由沉默。

  上次红泥沟山洪爆发,陈新平腿部骨折之后就一直在县医院住院,本来这样的骨折,打了石膏之后其实也能回家养病的,可是陈新平的爱人还在外地出差,家里没人照顾,孩子也在住校,只能继续住在医院了,前阵子孙今妍还和镇上以前的同事一起去探望过呢。

  这种时候去医院找他,还让人家拖着病躯加班,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苏彭,你看这么大一件事,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敲定的,这样,这两天你要是不忙的话,我先带你到附近几个村子转转,也算是你们提前考察一下原材料市场,村里呢也要去和镇上再商量一下,看看能不能也出一个初步的合作意向书出来,你看怎么样?”

  “也只能这样了,你们村有好一点的民宿吗?我先去定个房间。”

  “呵呵,刚才是谁说一直看我直播的?我家老粉都知道,我们上唐村最好的客房,就在我家楼上!还民宿?想得美!”唐新岚背对着老支书,给了尊贵的投资商一个大大的白眼。

  “咳~我这不是太忙了么?”苏彭有些尴尬地整理了一下带来的文件,其实他确实经常去唐新岚的主页支持她的,老同学回乡创业不容易,其他的帮不上,点个赞还是可以的,至于视频,唐新岚那动不动几十分钟的乡村慢生活,他是真的没时间全部看完。

  当时看到上唐村风景这么美,他还在想,等疫情结束了,或许可以私人出资在这里投资个民宿什么的呢,没想到这里居然连个大一点的农家乐都没有!

  不过,一想到要去唐新岚家里住,苏彭忍不住微微一笑,试图扳回一城——

  “你说,我就这么去你们家,你爸妈不会以为我是你男朋友吧?”

  唐新岚差点被他气死,这人在妹子们面前装的斯斯文文的,真是好一个翩翩公子,在自己班里就是个精分怪!

  想到唐妈对她和章家卉说过的话,唐新岚突然笑了——

  “那你倒是想多了,我妈说了,现在的女孩子呀,一定要少谈恋爱多搞钱!你可千万别说是我男朋友,不然我妈非拿大扫帚给你打出去不可!”

  “你这个妈是在哪里找的?真好啊~”苏彭简直羡慕死了!

  他们家因为苏母招赘的缘故,一直很想让他早点结婚生下苏家的嫡长孙,还没毕业就催着拉他去相亲,上次苏彭偶然看到唐新岚直播的时候提到她家的配种大猪一撮白,那一瞬间,苏大公子居然心酸地联想到了自己——或许,在他妈和他外婆眼里,自己就是苏家的一撮白吧?

  这世上居然还有不催婚的亲妈?慕了慕了!

  苏彭只是在同学面前偶尔玩闹一下,真到了唐家,他又变成了那个温和斯文的翩翩公子了。唐妈一看到这样俊俏有礼貌的小伙子就喜欢的不行,又听说他是闺女的大学同学,忙不迭地就把人给安排到了三楼最好的一间客房,还打电话叫唐爸赶紧去镇上买几个好菜,又打电话叫唐新勇给她杀一只大鹅……估计唐家真正的未来女婿来了,也未必能有这个待遇了。

  “阿姨不会真把我当你男朋友了吧?”苏彭满头大汗,他又不是傻子,来农村做客,家里杀只鸡就算是很隆重了好吗?没听说还要杀只大鹅的!又不是城里,什么时候想吃炖大鹅了,直接去店里点一锅就行了。

  苏彭听他外婆说过,以前在农村,只有过年的时候,家里才会把养了一年的大鹅杀了做腊鹅的……

  “放心吧!我妈只是听说你要来村里投资办厂,她心里高兴罢了,你是不知道,给村里办个厂这件事,已经变成我爸的一桩心病了……我妈心疼我爸,现在谁来村里办厂,她估计都得杀鹅款待。”唐新岚想想都觉得无语又感动,她妈平时骂她爸骂的厉害,其实最心疼老爸的还不是她?

  没想到苏彭听到这件事,居然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半晌,苏大公子转动着手里的茶杯,轻声道:“你爸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这不是他的错,也不是你的错。”

  “我知道呀,其实我跟我爸从来没因为这个生气过,我爸还怕我想不开,专门跟我解释过呢,我爸说,是他自己没有认真研究上面的文件,所以才犯了这么大一个错的,国家抓基层反腐没有错,本来就该苍蝇老虎一起打!”唐新岚笑了笑。

  这件事里,她和唐爸唯一心寒的就是来自同族亲戚的举报,对于县里对这件事情的处理结果,他们没有一点意见,甚至还很庆幸这件事情发现得早。否则的话,一旦真的因为父女俩的直系亲属关系,形成了某种利益输送,哪怕是无意的,唐爸也不仅仅是主动辞职这么简单的处罚了……

第139章

  唐爸的伤比陈新平轻得多,回来休养了一个礼拜就又去他那个生态养猪基地忙活去了。接到唐妈电话,说闺女带了个长得贼好看的小伙子回来,老父亲差点摔到山下去!

  “啥?岚岚带了个小伙子回去?多大了?家里干啥的?就他自己来的?他家里没人来吧?”

  不知不觉间,唐爸已经脑补了闺女偷偷谈恋爱、现在带着男朋友上门见家长的一系列程序了……不对呀,闺女这两年一直在家里忙着,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哪里认识的“长得贼好看的小伙子”?

  糟了!不会是网恋吧?

  唐爸缓过神来,刚想问唐妈到底什么情况,那边唐妈已经说完事情把电话给挂了。

  坑爹啊!现在还买什么菜?闺女都要被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臭小子拐走了……赶紧回家!

  唐爸连猪都不管了,跟养殖基地值班的人打了个招呼,骑上摩托车就突突突的下山了,到家菜发现,原来唐妈口中“长得贼好看的小伙子”,只是女儿的大学同学而已。

  而且,人家来村里也是为了找他闺女谈野菜基地合作的事情,并不是女儿的追求者。

  缓了一口气,唐爸又忍不住警惕起来:这小子长得就不像个踏实过日子的好男人,不会是拿投资合作当借口,故意接近他闺女吧?

  苏彭同学终于自食恶果,一句玩笑话而已,没想到居然真的被唐爸给当做“居心叵测的坏小子”提防起来了,简直有苦说不出!偏偏他以前在大人面前装模作样装惯了,而且唐爸也没做什么,只是暗中拿眼神批判式的打量他,害得他不得不继续装下去……

  唐新岚在旁边围观简直快要笑死了,该!叫你捉弄老娘!就让你先尝尝来自未来老丈人的死亡凝视吧,哪怕是假的哈哈!

  直等到看够了苏大公子的笑话,唐新岚才忍着笑,趁着唐爸去院子里帮忙摘菜的机会,低声跟唐爸解释了自己和苏彭真的没有在谈恋爱,而且,最重要的是——

  “爸你不是最喜欢看那个《士兵突击》吗?我跟你说,我其实就是想找一个这样的兵哥哥,真的!我就喜欢那样的!”

  “这还差不多!我倒也不是一定要你找个多么老实的,老实人也有一肚子坏水的,就是最好要门当户对的,不求大富大贵,像咱们家这样小康就行了,这样以后万一你在婆家被人欺负了,你爸我也有本事去给你讨公道,知道不?”唐爸越说越心塞,想到院子里那棵给女儿陪嫁的石榴树年年结果,要是女儿嫁出去了,这石榴树也要陪嫁到男方家里去,简直想想就觉得亏大了!

  “知道啦!那爸你等会儿不要再吓唬苏彭啦,我跟他真的没啥,爸你自己想啊,我们从大一刚入学就认识了,真要是看对了眼想处对象,还用得着等四年吗?”唐新岚心里还有一句话没说的就是,她现在真的只想一心搞事业,对结婚暂时没啥想法。

  不过,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爹了,天底下的父母都这样,怕你太早结婚去婆家会吃苦头,又怕你一直不谈恋爱错过了花期,以后嫁不出去……

  果然,晚上吃饭的时候,唐爸没有再拿“准女婿”的标准去审视苏彭,反而听说他想在村里投资建厂,忍不住跟他聊起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