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27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算算秦骁的签售会要一天,阿多的入围赛也要一天,加上来回路程,卿衣总共请了四天假。

  这是她开播以来首次请这么久的假。

  好在观众们都表示理解,还让她趁着面基好好玩。

  请好假,整理好行李,卿衣和小罗坐上前往入围赛举办城市的飞机。

  落地时是下午,刚把行李箱从传送带上拎下来,小罗接了个电话,挂掉后对卿衣说哥哥过来了。

  卿衣说:“过来?”

  小罗说:“来接机。”

  卿衣说:“他下午不是有好几个采访吗?”

  小罗说:“他提前搞定啦。”

  小罗说着,没忍住姨母笑。

  原来嗑的cp每天发糖的感觉这么美好。

  小罗发自内心地想,她总算理解那些嗑cp嗑到迷幻的cp粉,cp发糖的确很好嗑啊。

  接两人去酒店的是台极其低调的商务车,车门一打开,秦骁果然在里面坐着。

  注意到秦骁没戴口罩,也没做其余的遮掩,卿衣条件反射地朝四周望了望,确定没人往这台商务车里看,她这才动作飞快地钻进车里,车门也迅速关上。

  见她这防狗仔防得比自己还谨慎,秦骁笑了下,随手打开前后排中间的隔板。

  如此有了小小的私密空间,秦骁握住卿衣的手,二话不说亲过来。

  他亲了很久。

  等到卿衣被放开,她人已经从坐在他身边的姿势变成坐在他怀里。他气息有点粗重,抱她抱得很紧。

  好在车里开着空调,卿衣也没觉得热,只在他耳畔小声说哥哥又硬了。

  “……没办法,太想你了。”秦骁微微一侧头,继续亲她,“想得快受不了了。”

  打从确定关系那天起,两人就只在视频里见过面,算起来分离了至少半个月。

  半个月,这对卿衣有没有影响,秦骁不知道,他只知道他很受折磨,每天睡觉做梦全是她,想得快疯了。

  以致于到了酒店,门刚关上,他就把卿衣按住接着亲,到最后差点擦枪走火。

  但最后也没真的擦枪走火。

  卿衣身上的裙子已经解开大半,她舔了舔唇,小声问他怎么停了。

  “我怕吓到你,”秦骁给她裙子穿好,低声答道,“再等等。”

  “可我不怕啊。”

  “这么喜欢我?”

  “嗯,全世界最喜欢哥哥了。”

  这告白无疑最能打动心弦。

  于是刚穿好的裙子又被解开,他手停在最后一步,到底也没进行下去。

  卿衣整个人已经变得软绵绵的,感到他又停了,她嗓音软绵绵地喊:“哥哥?”

  他应了声。

  停了两三分钟,他缓过来,重新给她穿好裙子。

  卿衣又喊了句哥哥。

  “嘘,”他低声说,“我知道你不怕,是我怕。”

  “你怕什么呢?”

  秦骁没有回答这句。

  卿衣望着他。

  她该怎么告诉他,她这次见他,就是冲着扑倒他来的?

  可看他这明显想好好珍惜她,舍不得就这么要了她的样子,卿衣只好把打算延后,所有粉丝里,就属她最心疼他。

  不过……

  “我想洗澡,”卿衣说,“哥哥这次看不看?”

第93章 和顶流谈恋爱12

  秦骁当然选择不看。

  裙子没脱完, 他就差点控制不住, 更别提裙子脱完了。

  “还说没引诱我,”他说, “小坏蛋。”

  卿衣说:“真不看啊?”

  秦骁说:“不看。”

  不仅不看, 他还离开主卧,去到套房别的房间。

  卿衣只好耸耸肩,自己一个人洗澡。

  洗完出来,就见秦骁也换了衣服。他手里拿着两顶鸭舌帽,说:“出去吃?”

  卿衣说:“现在吗?才四点多。”

  秦骁说:“嗯, 我带你去别的地方转一转。”

  他还记得之前卿衣说她没来过这个城市。

  卿衣说:“就我们两个?”

  秦骁说:“嗯。”

  卿衣说:“那你等一下。”

  她打开化妆包,拿出眉笔眼线笔等, 却不是给她自己化妆,而是要给秦骁化。

  这大热天的没法戴口罩, 只戴帽子太不保险了。

  秦骁坐在那里任由她给他做出门伪装。

  等她说好了, 秦骁对着镜子一看, 他眉毛粗了些, 眼型也和化妆之前瞧着不大一样,乍一看他好像不是秦骁本人,而只是和秦骁有点像。

  不过这还没完。

  卿衣又把行李箱里的直发棒拿出来,给他简单处理了下发型。

  这回镜子里的人连那点像都没有了。

  “化妆技术这么好, ”秦骁笑着说,“给我当化妆师,包吃包住,干不干?”

  “不干。”

  卿衣把鸭舌帽戴在他头上。

  两人出门。

  这座城市是省会, 适合玩的地方挺多。秦骁先带卿衣去了小吃街,买两杯冰边走边吃,中间碰着想吃的就停下来,等到正经的该吃晚饭的时间,卿衣说她饱了。

  秦骁听了,伸手摸她肚子。

  卿衣一下拍掉他的手:“不准摸。”

  秦骁说:“之前在酒店里还让我摸。”

  卿衣说:“刚吃饱,有小肚子。”在酒店的时候没有小肚子,当然随便他摸。

  秦骁说:“小肚子怎么了,小肚子就不让我摸了?”

  他重新伸出手。

  这回不仅摸她肚子,还停在上面不松了。

  话虽如此,实际上就是揽着她的腰,黏黏糊糊的。

  离开小吃街,秦骁带卿衣去江畔坐渡轮。

  他之前看了好几个旅游攻略,都说这里的江上夜景值得一看。

  不过具体值不值得,秦骁不知道,因为他全程都只顾着给卿衣拍照,哪怕卿衣懒得配合,扭头不看他,他也能对着她的背影拍得可乐。

  拍完一看,每张都好看,他甚至选不出用哪张来当壁纸。

  还是卿衣说:“壁纸?你也不怕有人拍到你手机。”

  秦骁想想也对。

  他退而求其次地让卿衣选出一张,设置成微信聊天背景。

  设置完,他才有心看夜景,在下渡轮前给了个不错的评价。

  之后他带卿衣去走所有旅游攻略里都强推的,说是这座城市最浪漫的一条街。

  到了才知道,这条街道两旁栽满了树,这么个时节,树上开满着花,可不就是很浪漫。

  “好看吗?”秦骁问。

  “好看。”

  两人牵着手在花下走。

  手牵手漫步街头——

  这对很多情侣来说是非常普通的事,可对秦骁来说,这一点都不普通。

  他以前从未想过他居然也有牵着喜欢的人的手漫步街头的一天。

  这条街不长,走得再慢,也十分钟就到了头。

  秦骁心里刚生出点没走够的想法,卿衣说:“哥哥,再走一遍吧?”

  她头发上别着个小红花发卡,好像树上的花开在她鬓边一样。

  秦骁说好。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