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恃宠而娇[快穿]》作者:乃

  文案:

  卿衣娇娇软软,又没心没肺。

  于是每个世界里,她都过着任务进度飙到飞起的愉快生活。

  刚绑定卿衣的时候,系统特别忧愁,瞧那细胳膊细腿的,能扛得住大佬?

  后来系统再也不愁了。

  因为那个大佬,用不着卿衣主动,就已经先赖在卿衣身边使劲宠她了:)

  世界1:大佬被我始乱终弃了

  没心没肺小娇娇×高岭之花帅学长

  世界2:把太子上交给国家

  根红苗正科研天才×从天而降古代太子

  世界3:郡主她又离家出走了

  娇生惯养小郡主×扮猪吃老虎质子

  世界4:丧尸王在现代

  从末世穿来的丧尸王×星星的孩子

  世界5:……

  *暖甜宠,苏爽雷嘿呀

  *1V1,HE

  内容标签: 系统 甜文 快穿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卿衣,左知年 ┃ 配角:系统

  一句话简介:被大佬宠爱

  立意:爱情

第1章 大佬被我始乱终弃了1

  “同学,我是美院的。有兴趣当人体模特吗?”

  正是午休时间,太阳毒得很,人工湖这里难得的清静。沿着湖岸栽种的一排柳树下,身穿迷彩服的少女身体微微前倾,问出这么一句话。

  新生军训已经开始一周了,即使天天都做防晒,也还是难免会晒黑。但卿衣不一样,她皮肤一如既往的白,刘海被迷彩帽压得有些凌乱,却仍然无损那嫩得仿佛能掐出水的貌美。

  她盯着面前的人,完全没在意系统各种跳脚。

  “你这样问太危险了!”系统紧张极了,“他是高岭之花,活生生的冰山,人体模特这么奔放的东西,他绝对会拒绝你,说不定还会和你老死不相往来!这样别说攻略了,回头你连这个世界的保底积分都拿不到……”

  系统叨叨了一大堆。

  然而卿衣根本没听,只专注地欣赏这个据说是本校最有名的高岭之花。

  这样热的天气,他穿着白衬衫,袖口挽起来,手肘曲起的弧度笔直又好看。他瞳孔颜色较浅,看人时就显得没什么情绪,透着种从里到外的冷,禁欲感十足,难怪能连续两年蝉联校内BBS最想睡的男神排行榜之首,实在是名副其实。

  总体来说,这是个很有味道的男人。

  拿下他不亏。

  得出这么个结论,卿衣看向对方的目光更真诚了。

  对方也在看她。

  正当系统以为,卿衣恐怕要和以前的那些任务者一样,在这搭讪的第一步就败下阵来,几秒钟过去,对方点头,应下了卿衣的请求。

  系统:“……”

  系统突然就有点恍惚。

  不是,说好的高岭之花呢?

  这么容易就被一句人体模特给搞定了?

  “不然呢。”卿衣在心里回道,“所谓高岭之花,一般不都是很闷骚的吗,你又没攻略过他,你怎么知道他对人体模特不感兴趣?他身材那么好,不当模特太可惜了。”

  系统:“……有道理。”

  可怎么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卿衣这时又说:“同学,加个联系方式,我军训完约你。”还说,“放心,我素描还可以,至少不会毁你形象。”

  对方再度点头。

  然后垂下眼,捞起放在旁边的手机摁了几下,调出二维码让卿衣扫。

  卿衣加上他好友,备注俩字,大佬。

  轻轻松松就和大佬搭上线,卿衣心情十分愉悦。她没按照系统提议的趁机和大佬套近乎,而是直截了当地说拜拜,就准备离开这里。

  还是大佬主动叫住她,问:“你叫什么名字?”

  和他的人一样,他嗓音又磁又苏,标准的男神音,隐约还带着点微冷,听得卿衣耳根子若有似无的麻。

  她飞快回味了一下,不错,这样就更有味道了。

  “卿衣。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的那个卿衣。”

  这自我介绍得很有文化。

  大佬也说:“我叫左知年,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的知年。”

  “嗯,左知年,左学长,我记住啦。”卿衣转身就走,丝毫不拖泥带水,仿佛真就只是心血来潮,想找个合适的人体模特,“学长拜拜,回头见。”

  回寝室的路上,系统老父亲属性发作,又开始叨叨。

  “虽然不太能理解你的操作,不过既然已经和大佬说上话,成功迈出第一步,那我也不废话,就提醒你一句,你要是真的能拿下大佬,不管后面出不出事,至少积分绝不会低。”

  卿衣是个任务者。

  她的任务是攻略不知因什么缘故而逐渐脱离初始设定,从而动摇了世界原定发展路线的大佬,好把世界秩序拉回到正轨上。

  ——左知年就是这个世界的大佬。

  在卿衣之前,已经有过不少任务者前来攻略左知年,结果愣是没一个能靠近左知年半米内,全都含恨折戟在首次搭讪上。

  所以刚绑定卿衣的时候,系统特别忧愁,瞧那细胳膊细腿的,能扛得住大佬?

  可别她还没站到大佬跟前,就先被大佬那一身的冷气给吓跑了。

  不过截止到目前,除去什么人体模特那种神乎其神的骚操作,卿衣的表现还是相当稳妥,系统就又觉得欣慰,这个新人还是有点厉害的。

  回到寝室,室友都在午睡,安静得很。卿衣摘掉迷彩帽,轻手轻脚地去卫生间洗了把脸,之后也没上床,坐凳子上拿系统给的邀请码连接总局网络。

  找到传闻中正式开展任务后才有资格进入的任务者专属交流区,卿衣正浏览着,手机突然振动了下,提示有新消息。

  系统精神一震:“快快快,快看是不是大佬发的!”

  哪怕只发个你好,或者表情包,也足够拿出去炫耀了!

  卿衣:“不看。”

  她点开交流区里写着新人必进的置顶精华帖,津津有味地看起来。

  任务者沉迷刷帖,完全不搭理自己,系统一腔热情没处使,只好跑去灌水区发帖,自家新人总是不关注大佬怎么办?

  半小时后,卿衣退出交流区,挨个喊室友起床,完全不记得要看刚才的新消息是什么。

  系统倒是有心提醒她。

  然而事实是他在灌水区里也上头了,等想起那条新消息时,卿衣已经到田径场了。

  相比平常教官来之前,没休息够的新生们恹恹的提不起劲,连话都懒得说的安静氛围,今天的田径场却有点热闹,不少人聚在一处,沸沸扬扬,简直热火朝天。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经院的学长学姐搬了矿泉水过来慰问,其中好像还有院花校草级别的,自然引发围观。

  眼看教官还没来,对本校风云人物十分好奇的室友们一拍即合,跟着大部队去凑热闹。卿衣没去,她找了个有树荫的地方坐下,随手捡根树枝打发时间。

  拿树枝玩了没几下,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人过来了。

  耳尖地听到周围女生从“是真的帅”“你快品品他侧颜”“我觉得我很可”之类的颜狗言论,迅速转变成“他过去了”“这是要表白的节奏吗”等吃瓜内容,卿衣抬头,正正和来人对视。

  来人是左知年。

  他袖口没再挽着,全放了下来,于是那种禁欲感更深刻。他走近,在离卿衣半米远的地方停下,伸手递出一瓶水。

  卿衣却没站起来,也没立即丢开树枝空出手去接,只望着他,说:“学长?”

  左知年没接话。

  他上前,弯腰把水一放,再朝她点头示意了下,抬脚便走。

  卿衣这才问:“学长是专门过来给我送水的吗?”

  左知年看她一眼,没摇头,算是默认。

  卿衣又说:“真的吗?学长,口是心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许是被说中了,左知年转身直面向她,顿了顿,低声道:“我中午发消息,你没回。”

  所以刚才在人群中见到她,就直接找了过来。

  卿衣也没解释自己为什么没回复他,只问:“你发的什么?”

  左知年答:“发的我下午会来田径场。”

  卿衣听完笑了下。

  长得好看的人笑起来总是有加成的。

  少女眉眼弯弯,青春又靓丽:“学长,这周末有空吗?我带上画板去找你呀。”

  左知年这回停顿良久,才回答有。

  约好周末碰面的时间和地点,那头哨声响起,教官已经到了,在喊集合。

  卿衣丢掉树枝,拿起水去列队。

  小跑两步,她回过头来,冲左知年挥了挥手。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