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2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没等左知年反应,她继续往前跑,乌黑发尾在身后一甩一甩,她此刻心情不能更好。

  系统也心情很好。

  原因无他,这才短短两个小时而已,任务进度飙得跟坐火箭似的,饶是以系统的运算速度都差点没能跟上趟。这样的进展,令得系统一度怀疑以前那些折在大佬手上的任务者真的有在用心攻略吗,不然怎么偏偏是卿衣这个毫无经验的小新人成功了?

  系统思来想去,最终也只能猜测,或许卿衣的长相刚好戳中大佬喜好也说不准呢?

  距离周末还有五天,卿衣照旧沉迷刷帖,不过也偶尔会给大佬发表情包,刷一下存在感。而大佬居然也会回复她。

  这么礼尚往来的,聊天记录竟也很可观。

  到了周六,军训汇演完毕,卿衣换掉迷彩服,和室友去市区步行街买衣服。

  系统对此十分惊讶:“我还以为你没把明天的约会放心上。”

  卿衣说:“明天是个值得铭记的日子,当然要好好打扮一下。”

  和寻常女孩子一逛就是半天不同,卿衣买衣服,只瞅准那么几家店,进去走一圈,见着有好看的就试,试完了觉得可以,立马掏钱。于是前后花了二十分钟不到,她已经把明天约会要穿的和后面换季的买齐了。

  手里提的购物袋太多,卿衣和室友说了声,打算找地方坐着休息等她们逛完。走到一半,她想起什么,拐进一家店,面不改色地买了几个小东西。

  注意到卿衣买的是什么,系统心情十分复杂:“……你买这个干什么?”

  卿衣:“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系统:“啊?所以这个东西,你是准备用在大佬身上吗?”

  卿衣:“哎呀,被你发现了。”她笑眯眯道,“既然要攻略,那就攻略到底。他长那么帅,身材也合我胃口,不把他吃进嘴里的话,太可惜了。”

  系统闻言,心情更复杂了。

  他算是知道为什么卿衣说明天值得铭记了——

  买套套上大佬,可不值得铭记吗。

第2章 大佬被我始乱终弃了2

  卿衣和左知年约的是周末上午八点。

  六点半,室友还在睡觉,卿衣已经被系统从床上叫起来。

  她们是四人寝,独卫里装有热水器,非常方便。卿衣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完了往脸上拍点水,再穿上昨天买的新裙子,就这么素颜出门。

  系统见状问:“不是要好好打扮?画个眼线涂个口红什么的?”

  还十分贴心地提议,如果不会化妆,可以从他这里用新手积分兑换大师级化妆技能,兑换一次可终生使用,是个极其物美价廉的好技能,五颗星推荐。

  卿衣没问这技能需要多少积分,而是反问道:“我这样不好看吗?”

  系统说好看。

  唯一一个被大佬相中的任务者,能不好看吗。

  “这不就行了。”卿衣背着画板往约好的南大门走去,“我这么好看,哪里还需要化妆。”

  系统:“……是是是,你美你有理。”

  这个点进出南大门的人不多,卿衣抬眼一扫,老远就望见一道修长的身影在那站着,她不由问现在几点了。

  “现在是七点五十三分四十二秒。”系统答,“友情提醒,大佬他是七点四十分到的,他已经等你十三分钟——现在是十四分钟。”

  系统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大佬对这次约会的看重。

  卿衣回了句知道了,加紧几步过去,元气满满地喊了句学长早。

  左知年转过身来。

  他仔细看了看卿衣,她今天穿的小红裙,腰细腿长,整个人鲜嫩得不行。只是她本来就瘦,画板包一背,更显得纤细,给人一种如果不是有画板包在压着,一阵风过来就能把她吹跑的感觉。

  他开口道:“早。我来背吧。”

  现成的劳动力不用白不用,卿衣很爽快地把画板包交给左知年,问他吃早饭没有。

  左知年说没有。

  “我也没吃。”卿衣说,“我听说附近有一家生煎很好吃,学长陪我去吧。”

  左知年说好。

  两人这就并肩往早餐店走。

  这家早餐店不大,但胜在干净。加上这边是大学城,为了美食而特意早起排队的人不少,卿衣一边慢悠悠地排队,一边和左知年说话。

  “学长平时喜欢运动吗?”

  “喜欢。”

  “比如?”

  “散打,网球。有空会去登山。”

  “我也喜欢去山上写生。”卿衣自然而然地提出邀约,“以后有机会的话可以一起。”

  左知年似乎笑了下。

  这笑容太浅,也消失得太快,好在卿衣的注意力只一小半在排队上,剩下的全都放在左知年身上,就没有错过这个笑。

  这位大佬本就帅得能让无数任务者不顾积分清零,甚至是变成负数的惨烈后果,前仆后继地前来攻略,而他一旦笑起来,就更让人想在犯罪的边缘试探。

  真是越来越有味道了。

  卿衣想,她还吃什么早饭啊,直接吃他多好。

  队伍排到卿衣,她要了生煎和锅贴,以及两份汤。不过没等她点开付款码,左知年已经伸手过来,先她付了款。

  卿衣正要说是她找他当模特,这顿饭应该她请,旁边传来一道声音:“左知年!”

  是个女生。

  循声看去,女生柳眉星眼,是种很清丽的长相。她大概是刚吃完,正往外走,却碰到左知年,就很兴奋地打招呼:“好巧,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左知年转头看了眼,淡淡应了声,没作更多表态。

  那女生也没在意,目光转到卿衣身上,说:“你好,我叫冯思恬,和左知年是多年的朋友,你可以……”

  “是小时候的邻居。”左知年很平静地打断冯思恬,话却是对卿衣说的,“我和她不熟。”

  冯思恬表情瞬间变得尴尬。

  卿衣则眨眨眼。

  “小心这个冯思恬。”系统这时出声道,“经计算,大佬脱离初始设定,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出在她身上。”

  在左知年的初始设定里,他和冯思恬应该从小到大都是邻居,纯到不能更纯的青梅竹马。谁知幼儿园刚毕业,左知年就说动父母搬家,至今只在回去过年,街坊邻居互相串门时才会见到冯思恬,十多年来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过,关系实在冷淡。

  这样完全脱离设定的发展太过匪夷所思,总局对比数据研究许久,才发现是因为上幼儿园的时候,冯思恬花痴,天天追着左知年帅哥哥帅哥哥的喊,把左知年烦到搬家走人,设定就这么发生了改变。

  系统解说完,发自内心地感慨:“大佬是真的高岭之花。”

  卿衣:“高岭之花刚刚还在说他和冯思恬不熟。”

  那样子,生怕她会误会似的。

  系统不瞎,自然也看出大佬刚才的用意。

  于是一秒改口:“大佬对别人是高岭之花,对你是如沐春风——看在这个区别对待的份上,请你务必要好好攻略。”

  此刻的系统对卿衣可谓是信任极了:“只要能攻下大佬,别说是一个冯思恬,来一百个一千个,都不会再给世界秩序造成任何影响。”

  没有影响,那就表明任务圆满完成,到时他和卿衣都能拿到高积分,知名度也会因攻略了大佬而得到足够多的提升,双赢。

  和系统在心中的对话也就几秒钟的工夫,卿衣再看向冯思恬时,后者显然也明白左知年那句话是在表明什么,尴尬的表情已经迅速收敛起来,正尽力恢复正常。

  不过冯思恬到底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没好意思多呆,匆匆说了两句就走了。

  左知年半个眼神都没分过去,端起餐盘和卿衣找了位置坐下。

  卿衣向来是个心大的,即便多出冯思恬这么个插曲,她也压根没当回事儿。她认认真真地品尝美食,还不忘点评,和左知年分享吃后感。

  “味道不错。”离开早餐店的时候,卿衣给出最终的评价,“下次还要来。”

  左知年嗯了声。

  这是同意下次再约。

  大佬不愧是大佬,越来越上道了!

  系统拿出珍藏已久的限量版烟花开始放,兴奋道:“这种进度非常好!再接再厉!”

  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卿衣心中噼里啪啦地响着,她没被影响到,只和左知年进入她提前订好的酒店,登记完身份证,拿着房卡进电梯。

  左知年这才知道卿衣看起来脸嫩,实际上已经成年了。

  进到房间,卿衣没开空调,而是先去拉窗帘,阳光照射进来,热乎乎的。她在房间里这走走那走走,找出角度和光线最好的位置,转头看向左知年。

  “学长,你可以脱衣服啦。”卿衣指指自己站着的地方,“待会儿你坐这里就好。”

  左知年眸光微动:“脱多少?”

  卿衣:“脱上半身就行。”

  左知年二话不说解开扣子。

  他很年轻,比起卿衣也大不了几岁,这就让他有了足够的资本。加上常年运动,他肌肉线条极其明晰,却不过分夸张,于是不管整体还是细节,都像雕塑一样漂亮,任谁看了都想流口水。

  这身材太棒了。

  卿衣觉得她好幸运,头一次出任务,就遇到这样的极品,多看一眼都是赚。

  她紧盯着左知年,仔仔细细地梭巡他上半身,务必要把每一个细节都给看清楚了,视线热烈,像是带着丛火。

  那火直白又滚烫,连绵无尽地烧起来,烧得左知年心里有些发热。

  他微微抿唇。

  看了足有两分钟,卿衣才强制性收回目光,开始整理画具。

  等她整理完,左知年也搬好凳子坐下了。

  “学长,我开始了。”

  卿衣深呼吸几下,心境彻底平静。

  随后她全身心投入到作画中,再没发出半点声音。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