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40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璇璇莫名觉出点不对味来。

  璇璇继续盯着柏有纶看。

  柏有纶放下裤腿, 言简意赅地对卿衣说:“和你的星星一样。”

  卿衣说:“你这么喜欢这个图案啊?”

  柏有纶说:“嗯。”

  卿衣说:“我就知道你很喜欢。”

  柏有纶说:“是很喜欢。”

  卿衣说:“对了, 昨天你做的时候, 师傅有跟你讲怎么护理吧?你一定要按照师傅的话去做, 不然就算没有细菌感染,图案不完整,也算白做了。”

  柏有纶说:“好, 我听你的。”

  卿衣歪了下头。

  这话怎么, 有点撩呢?

  她腮帮子一动,把糖果换了个边儿继续含,说:“听我的不行, 我只是有点经验,你还是得听师傅的。”

  柏有纶说:“我知道了。”

  两人围绕着护理聊起来。

  这段聊天内容没什么特别的,可璇璇那种不对味的感觉更重了。

  真的不对劲。

  璇璇想,昨天上手摸完,扭头就去做了个同样的刺青,今天如约来了书店,又是念书,又是我听你的——

  难不成这孩子,看上初星了?

  这个想法甫一出现,立即被璇璇抓住。

  璇璇望着柏有纶的目光顿时变了。

  她开始以一种审视的态度,把柏有纶从头到脚,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个遍。

  这样的打量,任谁都会有点不太自在,可柏有纶不,他神色平静地和橱窗上的人继续说话,把璇璇无视了个彻底。

  好在只要他不上手,璇璇也就对他没脾气。

  甚至于经过这么一轮打量后,璇璇心想如果这孩子没残疾,就好了。

  没残疾的话,勉勉强强能配得上初星吧。

  璇璇显然忘了初星和柏有纶半斤八两,也是个残疾人士。

  这时,表姐来了。

  “初星,吃早饭了吗?”表姐进门就问,“家里做了奶昔,我带了点过来,你要不要喝?”

  卿衣说:“什么味道的?”

  表姐说:“草莓的,还有西瓜的,我让阿姨各装了杯……柏有纶?真的是你。”表姐绕过轮椅,一边把手里提着的奶昔递给卿衣,一边和柏有纶打招呼,“好久不见,你气色不错。”

  柏有纶说:“好久不见。”

  表姐是已经结了婚,有小孩的人,接触的多为同样有小孩的夫人太太,跟柏有纶这种小辈交情不深,聊了两句就去打理新到的报刊,把橱窗这儿的空间留给小辈们。

  卿衣摸索着把盛着奶昔的保温杯从袋子里拿出来。

  拧开一点杯盖,她凑近闻了闻味道,左边的是草莓,右边的是西瓜,透出来的凉意很轻微,淡淡的一点,显然表姐特意没让放太多冰块。

  卿衣想了想,很礼貌地问柏有纶:“你喝吗?”

  柏有纶说:“喝。”

  卿衣问:“草莓和西瓜,你喜欢哪个口味?”

  柏有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她:“你喜欢哪个?”

  “……我都喜欢。”

  卿衣抬手挠了下脸。

  她两个口味都想喝。

  好在璇璇很快拿了纸杯过来,把两杯奶昔各倒出些给柏有纶,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坐着,共同分享奶昔。

  这期间,有客人进来。

  听着客人的脚步声,判断出客人想往这边的书架走,可柏有纶的轮椅刚好挡在过道中间,客人犹豫着没过来,卿衣不由对柏有纶说:“你也坐上来吧。”

  他的轮椅太占地方了。

  柏有纶依言操控着轮椅靠近橱窗,也不用人帮忙,他自己一手撑着橱窗台子,一手按着轮椅,动作有些生涩,但还是自食其力地坐了上去。

  坐好后,才让保镖把轮椅推去不会挡路的角落。

  听着这一系列的动静,猜到柏有纶在做什么的卿衣心里有些高兴,对系统说:“他体力不错啊。”

  系统说:“我就说他还有肌肉。”

  好歹是柏家大少,每天都有治疗机构的专业人员围着他转,为日后正式接受治疗做准备。

  “他那方面没问题吧?”卿衣又问,“他的腿伤,没牵扯到他那里吧?”

  系统:“……”

  系统:“你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破问题。”

  卿衣:“哎呀,你说嘛,我想知道,这对我挺重要的。”

  系统:“初星年纪小,你纯洁一点。”

  卿衣:“都奔二了,不小了。”

  完了催老父亲赶紧回答她的问题。

  老父亲深知她对这方面过于完美的追求,只好答,柏有纶没问题,好得很。

  得到想要的回答,卿衣满意了。

  她低头喝了口奶昔,侧过头,很小声地问柏有纶,奶昔好不好喝。

  知道她是怕影响客人,柏有纶也很小声地回了句好喝。

  “明天你还来吗?”卿衣问,“我让表姐带其他口味的奶昔。”

  柏有纶说:“来。”

  卿衣说:“也是这个时间?”

  柏有纶说:“嗯。”顿了下,“你有什么想吃的吗?我给你带。”

  卿衣说:“诶?我想想啊……”

  见她想了会儿,也没想出什么来,柏有纶说:“我家的厨师做蛋挞很拿手。”

  卿衣说:“蛋挞?好呀。”

  柏有纶的蛋挞加表姐的奶昔,卿衣觉得,明天她来书店之前不用吃饭了。

  这么约定好,柏有纶喝完奶昔,让保镖把今天的书结账带走,就回到轮椅上,准备离开。

  卿衣朝他挥手,顺便继续嘱咐他,买了书,一定要看。

  尤其保镖挑的书都是内容轻松温暖,可以治愈人心的类型,就更要看,对他调整心态有帮助。

  不可否认,书籍拥有的力量也是巨大的。

  柏有纶说:“我看了。”

  他昨天下午看了本,晚上睡觉前也看了本。

  卿衣说:“看了就好。”

  柏有纶走了。

  柏有纶前脚刚走,后脚璇璇就来到橱窗边上,问卿衣她对柏有纶感觉怎么样。

  “感觉可以呀,”卿衣这会儿倒显得很纯洁了,“他不是坏人。”

  说完,眨了下眼,更纯洁了。

  璇璇说:“不反感他,也不讨厌?”

  卿衣说:“没有。他是个很好的朋友。”

  朋友二字,奠定一切。

  于是璇璇瞬间放下心来,说:“朋友啊,嗯,不错,你这个年纪,就该交一些谈得来的朋友。什么情情爱爱的,你还小,不适合你。”

  璇璇还记着柏有纶盯着袜子的那一幕。

  她敢说要不是有她在,柏有纶肯定直接上手脱袜子了。

  想到这里,璇璇决定明天也早点来,务必要让柏有纶的一切行为举止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绝不能给他半点可乘之机。

  ……

  又是新的清晨。

  在璇璇的密切注视下,柏有纶递出装着蛋挞的纸盒。

  正发呆的卿衣被蛋挞的香味唤醒,她转过头来,问:“柏有纶?”

  柏有纶嗯了声:“我给你带蛋挞了。”

  卿衣伸手接过纸盒,打开来,扑鼻的甜香。

  尽管是刚烤出来的蛋挞,但从柏家一路到这里,锡纸托摸着也不怎么烫了。卿衣拿起一块,边吃边听柏有纶念书。

  今天念的也是首英文版的现代诗歌。

  “One word is too often profaned,For me to profa……”

  “……And the desire of the moth for the star, Of the night for the morrow.The devotion to something afar,From the sphere of our sorrow.”

  柏有纶念完一首,卿衣也吃完一块蛋挞。

  她拿起第二块,问:“不念了吗?”

  柏有纶说:“不念了。”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