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44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卿衣说:“那不行,去男朋友家做客,必须得提前做准备。”

  她这话说得柏有纶失笑。

  不过也正因为她这句男朋友家,柏有纶决定明天来的时候,给表姐和璇璇他们带些礼物。

  毕竟这个书店,是他女朋友家。

  这个想法一生出来,他心里不禁有点悸动。

  他女朋友独自一人开着书店——

  他得对她更好点。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里,卿衣一面做着去男朋友家做客的准备,一面被男朋友带着欣赏各种听觉盛宴。

  相声,音乐会,甚至是广播剧,有声,柏有纶让她体验一切适合失明人士的东西。

  卿衣原先还觉得这个世界里她能享受的娱乐活动太少,连手机游戏都没法玩,现在被柏有纶领着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她总算找回因失明而失去的种种乐趣。

  不仅如此,柏有纶继续维持着每个清晨,都坐她身边给她念书的习惯。

  “都是平常经验,都是平常影象,偶然涌到梦中来,变幻出多少新奇花样……”

  “……醉过才知酒浓,爱过才知情重——你不能做我的诗,正如我不能做你的梦。”

  一首诗念完,柏有纶合上书,和卿衣说再过会儿,他们就该出发了。

  正吃着从柏家带来的早餐的卿衣动作一顿。

  她立即问现在几点。

  听到还没八点的回答,她继续吃早餐,说:“去这么早吗?”

  柏有纶说:“不早。”

  坐车去到他家,先见他爸妈,说说话,喝喝茶,再带她去别墅后头的山上转一转,就差不多到了午饭时间。

  这样的安排刚刚好。

  卿衣听了,说:“那你等我把这点吃完。”

  柏有纶说:“慢慢吃,不急。”

  等卿衣吃完了,跳下橱窗,他也手撑着坐回轮椅。

  接着两人和表姐说了声,就准备走了。

  表姐把卿衣准备的礼物过了遍,确定没有遗漏,才对柏有纶说:“晚上九点前要把初星给我完完整整地送回来。”

  柏有纶点头应好。

  坐车去往柏家的路上,卿衣皱了下眉,过会儿又皱了下。

  柏有纶问她怎么了。

  她说:“我才想起来,我是个瞎子。你爸妈不会嫌弃我吧?”

  柏有纶说:“不会。他们……”他找了个最为中肯的词,“他们像心疼我一样地心疼你。”

  卿衣咦了一声。

  柏有纶说:“你见到了就知道了。”

  到了柏家,车子刚停,车门就被从外打开了。

  迎接卿衣的是道年纪约莫在四十岁的女性的声音。

  “是初星吧?长得可真漂亮。来,把手给我,我扶你下来。”

  卿衣想想说:“阿姨,您是柏有纶的妈妈吗?”

  柏母说:“我还没自我介绍,你就已经听出来了?真厉害。”

  把卿衣扶下车后,柏母没松手,就那么领着她往别墅里走,边走边说等了好久,她可算来了。

  卿衣说:“柏有纶很久以前就和您说起过我?”

  柏母说:“可不是。他做那个星星的刺青……”

  话刚开了个头,就被保镖推着跟在后面的柏有纶给打断。

  他说:“我爸呢?”

  柏母说:“你爸在客厅里等着呢。”

  果然,进到客厅里,卿衣听到个男声,正是柏父。

  相比柏母,柏父的表现要沉稳些。但卿衣还是敏锐地听出,他好像也很期待今天她的到来。

  料想是提前找柏有纶了解过她的个人喜好,等佣人端来茶点,卿衣以为柏母给她的是大红袍之类的茶,结果喝到嘴里,才发现是甜牛奶。

  “烫不烫?”柏母问,“慢点喝。”

  卿衣摇头说不烫。

  喝完甜牛奶,再吃了两块新鲜出炉的点心,柏母催着柏有纶带人去后头山上玩。

  说是山,其实也就百来米的高度,被整个圈在这片富人别墅区里,成为富人们的后花园。

  山上有供人攀爬的台阶,也有供车子通行的平道。此刻空无一车的平道上,保镖推着柏有纶,柏有纶则牵着卿衣的手,问她对他爸妈感觉怎么样。

  “阿姨很温柔,”卿衣答,“叔叔也很温柔。”

  至少刚才说了那么久的话,他们没一次提过她身世和她眼睛的。

  柏有纶说:“我还怕他们太热情,会吓到你。”

  卿衣说:“没有啦。”

  有的热情出自真心,有的热情出自利用。

  这种是非,哪怕让初星自己来,也是可以分得清的。

  柏有纶说:“没有就好。”

  他牵她的手更紧了。

  走到山顶,柏有纶一边录着像,一边给卿衣描述他所看到的景象。

  卿衣听着听着,问系统,她什么时候能看得见。

  系统说:“等到合适的时机吧。”

  卿衣说:“什么样的时机才叫合适?”

  系统说:“这个要看你这具身体。”

  卿衣说:“我的主观意识无法影响这具身体?”

  系统说对。

  卿衣没再问了。

  在柏家吃完晚饭,八点半,柏有纶将卿衣送到她家门口。

  “卿卿。”

  “嗯?”

  “一般这种情况,女朋友是不是应该和男朋友来个吻别?”

  卿衣听了,说:“对哦。”

  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她顺着柏有纶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身,摸到他轮椅了,她手按着弯下腰,一脸你亲吧。

  看她这么听话,柏有纶笑了下。

  分明想立即亲她的,他却忍住了,提醒道:“卿卿,闭眼。”

  卿衣说:“我看不见呀。”

  柏有纶说:“闭眼更具有仪式感,也更浪漫。”

  卿衣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于是她刚闭上眼睛,就感到下巴被掐住了。

  紧接着唇上一热,她的男朋友把积攒许久的情意全倾泻出来,仿佛这一瞬间,就已经是天荒地老。

  不知过了多久,他松开她,嗓音有点喑哑:“好了,上去吧。”

  卿衣睁开眼,又湿又润。

  她直起身,摸了摸又热又麻的嘴唇,问:“你不进来坐坐吗?你好像还没进过我家。”

  “……不了。”许是联想到什么,柏有纶的嗓音更加喑哑,“我担心我进去了,今晚就出不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设置在明早6点,大家就不要熬夜等更新啦,睡醒了来看,大啵啵

  诗歌是胡适《梦与诗》

第103章 拯救残疾大少7

  卿衣说:“真不进来呀?”

  柏有纶说:“嗯。”

  卿衣说:“你胆子这么小。”

  柏有纶说:“没办法, 你表姐正看着我。”

  他可不想让她表姐觉得他不稳重。

  虽然刚才他亲她,好像就已经表现出极不稳重的一面。

  “进去吧, ”柏有纶说,“明天我去书店找你。”

  卿衣和他说拜拜。

  等卿衣走到大门前, 马上就要进去了,他才扬声喊:“卿卿。”

  卿衣回头。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