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51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这便是宋如鹤每每必会出席授剑大典的原因所在。

  授剑,顾名思义,授予灵剑。

  此大典,乃是仙宗循数万年前传承下来的古礼所定。

  但凡弟子筑基,便可进入剑玉台中的秘境,接受秘境的考较。考较后,不够资格的剔除出秘境,得到资格留下的,才可寻找与自己有缘的灵剑。

  这过程往往会持续一整天。

  等到所有弟子从秘境里出来后,由弟子中修为最高者奉请秘境深处的镇宗古剑,请古剑剑灵为得了灵剑的弟子们授剑。

  毫无疑问,宋如鹤是众弟子中修为最高的。

  修行不过数十年,宋如鹤已是炼虚之境的真君,完全可以自占一峰,当长老收徒弟。只宋如鹤一心向着剑道,对剑以外的事没什么兴趣,这便一直担着师姐的名头,直至今日。

  卿衣来前有仔细观看宋如鹤的资料,来之后也把不了解不熟悉的地方和系统仔细琢磨过,对于授剑大典的种种步骤早已铭记在心,便答:“有。”

  宗主道:“如此甚好。”

  之后宗主不再问话,卿衣也继续瞌眼,等候太上长老的到来。

  太上长老是仙宗境界最高之人,乃为渡劫境的尊者,距离成仙只差那么一步之遥。

  等了不多时,空着的座位上缓缓凝出个人影。

  待得人影彻底凝实,宗主率先起身,诸位峰主也起身,包括卿衣和广场上众多弟子在内,所有人皆向太上长老见礼。

  太上长老童颜鹤发,开口道:“开始罢。”

  宗主道:“是。”

  宗主踏前一步,对广场上众弟子训话。

  训话完,诸位峰主也跟着训话。

  这训话内容非同寻常,里头含着些剑道,弟子们听懂与否,能懂多少,端看个人造化。

  太上长老则在最后训话。

  “修剑者,以剑入天道。”

  太上长老慢吞吞说着,隐有剑气在他周身环绕,可见这句话里蕴含着的剑道之深。

  说完这么句,话音落下,剑气忽的一收,仿佛从未出现过。

  太上长老这时说:“尔等当谨记此句。”

  众弟子垂首称是。

  太上长老又嘱咐力有不逮者,切不可强行留在秘境,否则有损根基,而后一抬手,卿衣上前,往剑玉台上走。

  接下来,就暂时没太上长老他们这些师长什么事了。

  除去看看留在广场上的弟子里有没有此前未被发现的璞玉外,就得等奉请古剑后,看被授剑的弟子与所持灵剑契合与否,以及拿到的灵剑都是什么剑。

  如果是像宋如鹤那样,拿的是把与镇宗古剑也不相上下的白剑,才更值得师长他们关注。

  当然,说这些还早。

  那头卿衣走到剑玉台中央,“锵”的一声,白剑出鞘,她手腕一动,挽出个剑花来。

  她执剑开启秘境入口。

  早已列好队的筑基弟子们见状,先齐声道了句多谢师姐,便一个接一个地上来,进到秘境里。

  等到最后一个弟子也进去了,卿衣还剑归鞘。

  她下了剑玉台。

  “……我要是筑基了该多好。”

  广场边缘,寇作同感叹着,收回目光。

  他转头,正要和江左名说话,却见先前闭眼的江左名不知什么时候睁开眼,正盯着前方不放。

  寇作同循着一看。

  前方尽头,可不正是师姐?

  嘿江左名这小子,刚还信誓旦旦地说关他什么事,怎么这会儿就盯上师姐,连眼都不眨?

  “哎,你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不看吗?”寇作同道,“你这人说话不算话啊,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君子一言驷马……”

  最后两个字还没说出来,江左名已然道:“我没说我不看。”

  寇作同:“你没说吗?”

  江左名:“没说。”

  寇作同闻言,仔细回忆,好像是没说。

  可再回忆回忆,就他当时那个表情,可不像是没说的样子。

  “算了,难得师姐出来,我懒得跟你计较,”寇作同摆手道,“不过说真的,师姐这种人,见之忘俗,我怀疑等我攒够钱回去了,可能连媳妇都娶不到。”

  毕竟已经见过世上最好的。

  余下的再好,也不比师姐一个眼神。

  寇作同正心酸地想一见师姐误终身,莫非自己此生只能孤独终老,就听江左名说:“回去?回哪去?”

  寇作同说:“早先不是说好了,等攒够钱,就回凡世间,安安分分当个凡人。”

  反正他和江左名一样,误打误撞拜入仙宗后,这么多年了,也没能修炼出个什么花样。

  不如回凡世间,吃香的喝辣的,不也痛快。

  江左名沉默一瞬,说:“我不回去。”

  寇作同说:“怎么,看到师姐,变卦啦?”

  江左名没接话。

  但没否认就是默认,寇作同不由认真端详起自己这个打小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伙伴。

  平心而论,长相,江左名是非常可以的,拿去和东海里那些出名的美男子相比,说不定还能胜出对方一筹;

  气质,多年修行无门的打击早将江左名性子磨得平和,有种重剑无锋的内敛,乍一看不太吸引人,可只要稍微相处相处,就能觉出他这人十分的耐人寻味;

  身材,日日干活的身材焉能不好……

  综上所述,寇作同觉得,除去没有修为外,江左名哪都不差。

  可偏偏没有修为这点,必死无疑。

  “你清醒一点,”寇作同最终还是劝道,“师姐那种人,不可能看上你的。”

  江左名不答话。

  他仍然在盯着师姐。

  这时,也不知师姐同宗主说了什么,她竟转过身,往弟子这边走。

  弟子们纷纷让路。

  让到最后,师姐驻足,正正停在江左名面前。

  江左名望着她,心跳忽然加快。

  却听师姐道:“你……尚未开始修行?”

  这话说得扎心极了。

  概因江左名拜入仙宗二十余年,这样的时间,别的师兄弟最差也都筑基了,像寇作同好歹也磨蹭到炼气,唯独他,无论修行什么灵诀,服用什么灵丹妙药,哪怕有峰主长老出于善心将灵力灌入他体内,试图引导他修行,可他始终没能跨入修行一途的门槛——

  也就是说,江左名连最低境界的炼气都不是。

  他仍然是个毫无根基的凡人。

  这在旁人看来,可不正是尚未开始修行。

  以往江左名觉得他无法修行的原因不足与外人道,然而此刻,才让他一眼沦陷的师姐,问他是不是尚未开始修行……

  江左名不由自主地僵住。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作者有话要说:  江左名:我配不上师姐呜呜哇哇哇QAQ

第107章 成了小师弟的白月光3

  由于授剑大典上, 可以聆听诸位师长的训话, 加之还可以见到平时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师姐, 毫不夸张地说, 这场大典, 整个仙宗的弟子来齐了。

  于是纵观广场,低则炼气筑基,高则便如卿衣这般的化神炼虚,看来看去, 竟只江左名独一个连炼气都不是的凡人。

  莫说江左名被卿衣问得僵住,他旁边的寇作同也僵硬了。

  “……师姐, ”寇作同咽了咽口水,鼓足勇气开口, 却也不敢同卿衣对视, 嗫嗫嚅嚅地道, “江左名……江师弟他体质特殊,寻常的修行方法对他没用。”

  卿衣道:“没用?”

  她将江左名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

  接触到她的目光,江左名更加僵住。

  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卿衣收回目光,说:“你随我来。”

  她回身往剑玉台那边走。

  江左名仍然一动不动。

  注意到江左名根本是傻掉了,寇作同连忙拿胳膊肘捣他, 同时低声道:“愣着干什么, 快跟上。记住,待会儿不管谁问你,该答什么就答什么, 可千万别傻站着不吭声。”

  江左名总算回神。

  当即匆匆对寇作同一点头,他跟上卿衣的脚步,一面接受着周遭师兄弟们的目光洗礼,一面穿过人群,去到他原本终其一生都到不了的剑玉台前。

  剑玉台上的秘境入口还在开着,若有若无的剑气从中传出,将薄雾云霞搅得破碎不堪。

  这等剑气,有修为傍身的还好,似江左名这种没修为的,才靠近,便觉那些剑气犹如实质般刺过来,他脸一偏,竟多出道血痕。

  没等成形的血珠从伤口里滚落出来,卿衣伸指凌空一点,他脸上的伤口已然止住血。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