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74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卿衣这才合上眼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门被从外推开,系统回来了。

  开门就见左知年在卿衣床畔坐着,系统很好地稳住,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惊讶。把门关上锁好,系统走过来,看卿衣睡觉还不忘拽着左知年,不由说道:“你也躺下来休息吧。”

  左知年说:“谢谢,我不累。”

  系统说:“躺着吧。”

  老父亲还记得上次卿衣让左知年陪,结果一觉醒来不见左知年,还专门问他的事。

  有句老话叫长者赐不敢辞,面对卿衣老父亲这释放出来的难得的善意,左知年最终解开外套,躺下了。

  才躺下,卿衣似乎察觉到,直往他怀里钻。

  钻得额头贴在他颈窝,脸颊也贴在他胸膛上,手更是蹭进最贴身的衣服里摸到腹肌了,她才停住动作,呼吸绵长,睡得更沉。

  左知年把她鬓边滑落下来的发丝挽了挽。

  这小坏蛋果然还是最喜欢他的身体。

  他搂住她,闭目休息。

  旁边正梳理记忆的系统把卿衣那下意识做出的动作看了个一清二楚。

  系统不禁陷入沉思。

  等梳理完,看左知年也睡着了,系统切入灌水区,头一次没匿名地发表树洞帖。

  ——这次代表卿衣去出席总局的表彰会,会上有关系好的员工悄悄告诉系统,说他以前在灌水区发的那些匿名树洞帖早被人扒马,所以现在他匿不匿名无所谓,反正大家都知道是他发的。

  想起回来的路上,和Z跟卿衣有关的所见所闻,甚至还有人给自己打招呼,问他女儿打算什么时候承认Z,系统突然就有点唏嘘。

  他也算是一路见证卿衣和左知年的感情历程,回过头来想想,左知年挺了不得的。

  毕竟不是随随便便任何一个男人,都能经得起卿衣长达十个世界,才终于动心的等待。

  系统想着,开始打字。

  “【树洞】女儿对某传说级动心,我现在看着他们两个,竟然觉得很感慨。”

  “是的又是我。”

  “今天才知道我以前发的树洞全被扒马,那我也不匿名了,直接说吧。”

  “上次任务快结束的时候,女儿对我说,她好像动心了。我当时想了很久,她为什么会动心,是被某传说级锲而不舍的精神打动了吗,还是……”

  絮絮叨叨大几千字打完,系统回头审视一番,修改了下错别字,点击确认发表。

  然后头一次没有在发表后立即屏蔽或退出,他等了几分钟,刷新帖子。

  本以为这种树洞帖,能有人看就不错了,谁知刷新完毕,系统一瞧,最新回帖居然已经盖了七十层。

  系统:“……?”

  这年头,树洞帖的人气居然这么高了吗?

  再一刷新,一百层。

  系统:“!”

  系统觉得这有点不太真实。

  他想了想,没有立即看回帖,转而点进自己账号的个人页面。

  然后他就破案了。

  原来关注他账号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超过了百万——关注账号可以设定获取最新动态的提醒——算起来刚好是灌水区里每天活跃的账号数量。

  ……这群大水比这么闲的啊?

  系统吐槽着,切回帖子,开始看回复。

  【蹲到,沙发!】

  【奶奶,你关注的账号终于更新了!】

  【追更这么久,我嗑的CP终于要成真了吗?】

  【普天同庆,含泪吃糖。】

  【我操好大一口糖,甜到我发出鸡叫被邻居冲进我家抽出马桶搋子塞住我的嘴!】

  【求求你们两个赶紧在一起吧,我把民政局搬过来了。】

  【从第一个树洞帖追到这里,我现在心态和老父亲一样,我也好感慨。】

  【楼上+1,我也感慨。】

  【+2】

  【+3,此刻我们都是老父亲。】

  看着五花八门的回帖,系统不禁再度陷入沉思。

  他这是不知不觉中,凭借吐槽成了网红吗?

  ……

  长长的一觉睡醒,发现身边有左知年,卿衣无疑非常开心。

  她甚至觉得她能开心一整天。

  她以前从不知道,原来一觉醒来就能看到让自己动心的人是这样的感受。

  “学长,”卿衣把另一只手也塞进左知年衣服里,把他那紧实的腹肌好好摸了遍,“我还以为你又走了。”

  左知年睁开眼。

  他没回话,只翻过身将她压住,埋头亲她。

  直亲得她再没多余的心思摸腹肌了,才放过她,说:“总局没人来找,不急着走。”

  卿衣说:“我也不急着做任务。”

  她眸光亮晶晶的,某种意思不言而喻。

  左知年哪里不懂她的意思,但他还是说不行:“你老父亲就在隔壁。”

  卿衣说:“那下次?”

  左知年说:“下次也不行。”

  得晋升到传说级,才能像他这样,可以完全承受任务世界予以的所有负荷,包括梳理记忆,也可以自己动手,用不着系统。

  换句话来说就是,晋升传说级后,系统等同鸡肋,可有可无。

  所以不止是左知年,积分排行榜上另外九个传说级也都没有系统,因为到那种层次,已经没有系统的用武之地了。

  卿衣一听,连忙摇头:“我就算到了传说级,我也不和老父亲解除绑定。”

  她和老父亲的羁绊远比别人以为的更深刻。

  至少当初如果不是老父亲,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

  左知年说:“那就不解。”

  卿衣嗯了声,问:“我听老父亲说,你没绑定过系统?”

  左知年说:“没有。”

  卿衣说:“为什么不绑定?”

  左知年说:“我以前不喜欢身边有人在。”

  卿衣说:“现在呢?”

  左知年说:“现在只喜欢你。”

  卿衣一下子笑起来。

  她眼睛水润润,脸也红通通,细声细语道:“我知道啦,我现在也只喜欢你。”

  左知年听着,没忍住,又低头亲她。

  卿衣伸手勾在他脖子上。

  过了好一会儿,门被敲响,老父亲的声音传来:“卿衣,睡醒了吗?”

  “醒啦。”

  “我进来了?”

  “好。”

  老父亲推门进入。

  卿衣已经换过衣服,正在化妆台前梳头发。

  至于左知年,他坐在卿衣旁边,给卿衣选口红,看哪支的色号更适合她今天的打扮。

  老父亲望着这熟悉又陌生的一幕,隐约有点晃神。

  过去不管在哪个任务世界,即便是让卿衣陪伴了一辈子的瞿再和秦骁,包括不久前刚结束的江左名那个世界,卿衣对攻略目标可谓是全心全意,任谁看都觉得她一定深爱着对方。

  系统也这么觉得。

  他仔细分析过,如果不是真正投入,卿衣绝不可能对左知年动心。

  然而此刻,卿衣转过身,让左知年给她涂口红——

  这样的互动,系统在任务世界里看过许多次,可没有哪次能像这次一样,让系统油然而生一种“原来如此”的念头。

  原来真正的动心是这样的。

  原来卿衣动心之后是这么个样子。

  涂完口红,卿衣说:“老父亲,接任务啦。”

  系统闻言回神,把经过初步筛选的任务拿过来。

  卿衣接过,和左知年一起看。

  晋升成精英,卿衣可以接的任务有了很大的变化。好比说她以前常接的加急任务,在精英这个层次里只能算作普通,高难度任务也只算一般难度。

  左知年告诉她,综合她精英和跳级的两个加成,最适合她接的,是困难任务。

  这种任务,没有任务详情,总局只会提供世界背景和替身相关资料,其余的全靠任务者自己。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