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81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她说的在理, 廖则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体状况,今天确实不能再多做, 就很自觉地退了步, 说:“那你给我个晚安吻——这总可以吧?”

  卿衣说:“刚才不就是晚安吻吗?”

  廖则说:“那是喝药的奖励, 奖励不算晚安吻。”

  卿衣只好爬过来给他晚安吻。

  事实证明, 男人的身体, 这个时候总是比大脑领先,给出最原始最直观的反应。

  晚安吻到了最后,廖则手已经掀起卿衣的睡裙,熟门熟路地往里钻。热气升腾着, 他吐息变得粗重,仅仅是唇舌的触碰已经无法满足他, 他转移到别的地方, 想更进一步。

  他一个病秧子都这样了, 身体比他健康的卿衣自然也想更进一步。

  但卿衣还是把持住了。

  她不仅自己把持住, 还画了个符往廖则脑门上一拍, 让他也把持住。

  只一刹那的工夫, 刚刚还热血上头的廖则,瞬间变得冷静下来。

  所有滚烫沸腾的冲动在这瞬间里全部化作涓涓细流, 他灵台清明,心境平和, 他闭眼,再睁开,动作不含一丝杂念地把卿衣的睡裙整理好, 翻身从她身上下来。

  他平躺着,目光平静,仿佛大彻大悟,很有种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意思。

  卿衣撑起身瞧他。

  “老婆,”他很平静地说,“你这一下让我直接痿了。”

  卿衣扑哧一笑。

  他又说:“会留下后遗症吗?”

  卿衣说:“不会。”

  他大概还想说点什么,最终却只发出一声叹息。

  卿衣摸摸他额发,哄他:“乖,睡吧,我入定。”

  他很乖地说:“那老婆晚安。”

  “晚安。”

  卿衣给他盖好被子,关了灯,打坐入定。

  入定到半夜,她抬眼,目光锁定放下来的窗帘。

  窗帘后,有道模糊的影子正缓缓蠕动,想要透过缝隙进入房间。

  似乎是察觉到卿衣的目光,那影子僵了僵,旋即抖抖索索着,水流一样往下滑落,忙不迭地跑了。

  卿衣闭目。

  后半夜再无事发生。

  廖则的生物钟很准时,早晨六点,他醒过来,见卿衣还维持着他睡前的姿势,他想叫她,却又怕打扰她,正要以不惊动她的姿势下床,卿衣开口说:“老公早。”

  “老婆早,”廖则说,“你也醒了?”

  卿衣嗯了声,收心起身。

  廖则却在这时凑近,问她要早安吻。

  卿衣才结束入定,正是最清心寡欲的时候,闻言想也不想地推开他的脸,一脸世外高人地去洗漱。

  廖则看着,莫名又有点夜里一秒痿掉的感受。

  他不由再度叹息。

  怎么感觉这娶了老婆,比没娶老婆的时候还要更空虚?

  他这么想着,心里郁闷,脸上也带出来点。

  好在卿衣洗脸时被凉水一刺激,心神彻底从入定中脱离出去。转头见廖则有点不太开心,她抹了把脸上的水,抬手按住他肩膀,说:“低头。”

  廖则听话地低头。

  他个子是真的高,这低了头,卿衣还得仰起脸,才能给他早安吻。

  他伸手握住她的腰。

  “高兴了?”卿衣问他。

  “高兴了。”

  他额头蹭着她的,脸上笑意融融。

  娶了老婆可真好。

  洗漱完下楼,客厅里只廖夫人一个人正坐着看报纸。廖先生已经回归正常工作状态,五点多就走了。

  见一夜过去,廖则的面色和昨晚一样红润,精神状态也很好,廖夫人笑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握着卿衣的手,说她是他们家的大福星。

  廖则也点头称是。

  可不就是他的大福星。

  自觉身体状况比昨天还要好,可以锻炼,廖则喝过水,再吃点食物,和卿衣一起晨练。

  绕着祖宅跑了两圈,廖则擦了擦汗,旁边卿衣打开让佣人拿下来的盒子,取出里头的七星剑,说:“跟我一起练剑吧。”

  廖则说:“我不会用剑。”

  卿衣说:“我练太极剑,你练太极拳。太极拳会打吧?”

  廖则说:“会一点。”

  太极拳强身健体,他很小的时候就学过,到现在还记得其中一些动作。

  花园里的空地上,廖则这就跟着卿衣打起太极拳。

  卿衣先带着他打了两遍,问他都想起来没,他说想起来了,她这才拿起七星剑,开始正式练剑。

  太极剑练起来速度比太极拳要快,卿衣刻意放慢,保持在和廖则同一水平的速度上,一练就是半小时。

  正在阳台上用跑步机慢跑着的廖夫人看着底下这一幕,笑着对管家说道:“觉不觉得小则和小然很合拍?”

  管家笑着点头:“已经有点夫妻相了。”

  有着夫妻相的两人练完最后一式,卿衣收剑,问廖则感觉怎么样。

  廖则说:“感觉手有点热,身体也有点轻。”

  卿衣说:“很好。”

  回楼上冲了个淋浴,卿衣围着浴巾去衣帽间,正要换家居服,廖则把一套搭配好可以直接穿出门的衣服递给她,说等吃完早餐,带她出门买衣服。

  卿衣看了看面前衣柜里的衣服。

  确实,这些都大了一码,是得买新的。

  于是吃早餐的时候,廖则对管家说,他待会儿要和少奶奶出门,现在可以备车了。

  管家问:“出门去哪里?”

  廖则说:“去服装店。”

  管家了然。

  果然被先生说中了。

  廖则问廖夫人要不要一起。

  廖夫人摆手:“你们小两口逛街,我一个老太婆瞎掺和什么。”

  廖则说:“这里哪有老太婆,你又胡说。”

  廖夫人笑,转而对卿衣说小则打小就嘴甜,各种甜言蜜语自学成才,让她千万别上了他的当。

  卿衣懂了,原来廖则给她吹彩虹屁不是临时头脑风暴,而是从小练到大的。

  她不禁侧目。

  直到坐进车里,看她对他还是那么个审视的态度,廖则说:“你别听妈胡说。什么甜言蜜语,我说的都是真话,我从不骗人。”

  卿衣说:“那你夸一下我,我听听看是不是真话。”

  廖则张口就来:“我老婆仙女下凡,皮肤白身材好,长得漂亮,道观一枝花,功夫也厉害,一个能打一群……”

  他叭叭说了好久。

  卿衣刚听了个开头就笑了,听到后面笑得更厉害。

  笑够了,她问:“这就是你眼中的我啊?”

  廖则很诚恳地说是。

  卿衣还要再问,眼神却忽然一凝,说:“停车。”

  正是上班高峰期,街上来往车辆极多,这会儿十字路口刚好赶上绿灯,前后都有车,根本不好停,司机还没说话,廖则说:“听少奶奶的。”

  司机只好踩下刹车。

  车刚停住,就有个老太太不知道打哪跌跌撞撞地过来,在离车头仅有半米的地方瘫倒下去。

  司机见状一惊。

  廖则也有点惊讶:“快打120。”

  坐在副驾驶的保镖一边拿出手机拨号,一边开门下车,对后面的车比手势,示意这边不能走,得绕过去。

  有交警从对面过来,司机也下车,把老太太的突然瘫倒跟交警一说。

  见暂时不需要自己出面,廖则低声问卿衣:“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卿衣点头。

  她看得很清楚。

  老太太不是自己走过来的,而是被肉眼无法看到的某种存在推过来的。

  ……

  医院。

  瘫倒后一直昏迷不醒的老太太被送去急救,等候区里,卿衣捏着刚从老太太身上掉下来的折成三角的黄符,想了想,还是决定拆开。

  正拆着,廖则说:“老太太的家人来了。”

  卿衣抬头。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