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193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她把那个当女儿养的想法一说。

  系统说:“这你就不懂了。养成py听说过吗?再不济,你是忘了你夜里跟他见的第一面,那种对他扑面而来的冲击,我这个没能旁观的旁观者都一辈子也忘不掉,他怎么可能会因为你变小就随意改变对你的印象。”

  卿衣恍然大悟:“对哦。老父亲真是越来越聪明了。”

  系统闻言谦虚了句老话,姜还是老的辣。

  然后说:“你就好好让他养着吧。”

  卿衣说好。

  她坐在小床上,歪头看费奇忙碌。

  本以为他在给她做鞋子,谁知道最先从他手里诞生出来的,居然是条日常式的小裙子。红色的。

  “卿卿,试试看怎么样,”他把这条红裙子送到她床上,“可以的话,我继续给你做。”

  卿衣让他背过身,在心里问了系统穿法,才解开身上的手帕,换成了裙子。

  换完照镜子,可别说,还挺合身。

  解除了临时屏蔽的系统见了,也夸起费奇手艺,大佬以后如果改行不偷宝石了,开个裁缝店完全没问题。

  连老父亲都给出好评,卿衣喊费奇:“我换好了。”

  费奇回过头来。

  她提起裙摆,转了个圈。

  费奇说:“很漂亮。”

  他似乎被激励了,扭头继续给她做小裙子。

  卿衣看着,对系统说:“老父亲知道奇迹暖暖吗?”

  系统说:“知道。”

  卿衣说:“我这是奇迹卿卿。”顿了下,补充道,“真人版的。”

第135章 迷你女朋友5

  在今天以前, 有谁能想到, 连国王都无可奈何的宝石大盗,居然也有沉迷做手工的一天?

  并且沉迷的还是适用于玩具娃娃的小家具小衣服。

  短短一上午过去, 卿衣数了数,费奇做了六条小被子,三套小衣服——其中耗时最久的是骑马装, 裤子比裙子需要用到更多的针线——还有两双小鞋子,简单却又不过分简易, 放大后直接穿出去都可以。

  衣服和鞋子,卿衣一件件地试了,全都挺合身合脚, 走起路来也很舒适, 刚刚好。

  老父亲说得对,费奇如果改行, 裁缝店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会儿费奇正在做午饭, 卿衣扶着他耳朵坐在他肩膀上, 把这句夸奖给他说了, 他答道:“不开裁缝店。”

  卿衣问:“为什么?”

  他说:“如果开了裁缝店, 就要给别人做衣服。”天知道他只想给她一个人做。

  卿衣说:“那你打算以后继续偷宝石吗?”

  他回答:“我的目标是偷到四十岁。”像是怕她误会, 又说,“我不是常见的那种只会偷东西的小偷。你知道东方有句话叫‘劫富济贫’吗?”

  卿衣懂了。

  他是个侠盗。

  难怪他打开小金库的时候, 她没见到太多宝石,原来都被他换成钱去救济穷人了。

  “等到四十岁的时候,我想开一家酒馆, 雇几个学徒,每天中午开门,凌晨关门,”费奇把自己未来的打算说给卿衣听,“等到更老的时候,不用操劳了,就雇人看店,我坐在酒馆后面的院子里,每天晒太阳。”

  不得不说,他这样构画出来的蓝图很美妙。

  卿衣说:“听起来非常美好。不过你好像没有结婚的打算?”

  费奇说:“结婚……”

  他擦干净手里用开水烫过的小餐具小茶具,放到从小房子里取出来的小餐桌上,方便卿衣待会儿使用。

  这时牛排已经熟透了——不做全熟,他担心她咬不动——盛到盘子里,费奇取了他自己用的刀叉端到大桌子上,用餐刀切下一小块牛排,再细细地分成更小的小块,放到她的小盘子里,又往她的小碗里倒了点玉米浓汤,两人这才开始享用午餐。

  看她吃下第一口牛排,不仅不费力咀嚼,还夸赞厨艺很棒,费奇才接着刚才中止的地方继续说。

  “结婚这个问题,先等你变回原来的样子吧,”他说着,埋头切牛排,没敢看她,“等你变回来了……”

  说到这里,他闭上嘴,闷头把牛排切得更加细碎。

  他脸好像又红了。

  卿衣看着他,说:“等我变回来了,你就和我结婚?”

  话刚说完,顿时很刺耳的一下,费奇手里的餐刀把一块牛排给切出了盘子。

  卿衣发现他脸更红了,包括耳朵和脖子也红了。

  他整个人通红到似乎下一秒就会冒烟。

  “我说对了?”卿衣说,“你想和我结婚?”

  费奇说:“我,我想,不是,我的意思是,我,我……”

  他吞吞吐吐好一会儿,始终没能说出完整的一句话。

  他只好重新闭上嘴,继续闷头切牛排。好好一块牛排,几乎要被他切成牛肉碎。

  卿衣没再问了。

  再问下去,他可能真的会冒烟。

  好几分钟过去,没听见卿衣的声音,费奇悄悄看她。

  见她很认真地在吃饭,细嚼慢咽的样子比贵族里名声最响的淑女做得还好看,费奇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又有点失落,对他自己的失落。

  她说他想和她结婚的时候,他应该……

  费奇放下餐刀,抬手揉揉热到发烫的耳朵。

  吃完午餐,费奇把卿衣放到窗台上,让她晒太阳。

  窗台上摆的有花盆,其中一盆已经开花了,卿衣踩着从小房子里取出来的小躺椅,让自己超过花盆的高度,才得以贴近花朵,闻到花香。

  不过没闻几下,她就不想闻了。

  因为在正常形态下看到的花,和她现在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试想一下,原本她一只手就可以放下好多朵的花,现在一朵花就比她整张脸还大……

  仿佛要窒息。

  “我想哭,”卿衣对系统说了她此刻的感受,短期内她是不想再欣赏鲜花了,“我太难了。”

  系统说:“没事,不哭,我在陪你呢。”

  卿衣叹气:“这才第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变回去。”

  系统也叹气:“没办法,只能先慢慢适应了。”

  卿衣又叹口气。

  她慢吞吞地爬下来,把小躺椅往远离花盆的方向挪了挪。

  还没挪好,费奇走过来,问她要把躺椅搬到哪里,她说看不到花的地方。

  费奇问:“你不喜欢鲜花?”

  卿衣说:“现在不喜欢,太大了。”

  费奇立即把花盆搬下窗台。

  看不到比脸还大的花,卿衣总算心平气和地躺下来,闭着眼晒太阳。

  没晒多久,她就睡着了。

  费奇稍微凑近,听她呼吸声变得舒缓绵长,是真的睡着了,他把用手帕做成的小薄毯盖在她身上。

  他回到桌子前坐下,继续给她做衣服。

  上午做的都是简单的样式,这下午他开始攻克贵族小姐们常穿的比较复杂的样式。

  他左手握着剪刀和匕首,右手拿着细针和丝线,像是蕾丝啊,系带啊,扣子啊,还有裙撑,所有会用到的东西被他一点点地做出来,再一点点地缝到裙子上,让裙子逐渐变得完美。

  于是卿衣一觉睡醒,扬声喊他的时候,他剪下最后一个线头,把刚做好的裙子捧过去,问她好不好看。

  这条裙子以粉色为主,胸部有蕾丝和蝴蝶结,裙摆做成了荷叶花边,精致得仿佛艺术品。

  但凡女人都喜欢漂亮裙子,卿衣也不例外。

  她把这条裙子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高兴地抱在怀里,让费奇把她送回小房子,她要立即试穿。

  她这要求无疑更加激励费奇。

  小房子里,卿衣换好裙子在照镜子;小房子外,费奇又坐回桌子前,继续给她做新裙子。

  这次的更复杂,因为他想把裙摆做出细褶的效果。

  他奋斗了整整一下午,连水都顾不得喝。

  天色越来越暗,怕费奇把眼睛熬坏,卿衣画完最后一道线,放下抱着的羽毛笔,从桌子这一头跑到那一头,戳了戳费奇,让他把灯点上。

  费奇这才从手工制作中回神。

  他点了灯,又喝了两杯水,把半成品展示给卿衣看。

  这次是蓝色裙子。

  胸部蕾丝扎成了花朵的模样,背后也设计了可以调整松紧的系带,裙摆更是被他琢磨着做出了细褶。配套的还有条披风,不穿的时候可以单独拆下来,想穿了就用上面的环扣和裙子扣在一起,非常方便。

  “绝了,”卿衣说,“他这手艺不开裁缝店真的可惜。我都能想象得出等我变回去了,他再给我做裙子的话,那得多好看。”

  系统也说:“高手在民间啊。”

  父女两个感叹着,对这次的大佬有点高山仰止。

  看即使是件半成品,卿衣也仍然露出了惊叹的目光,费奇活动了下手指,问:“喜欢吗?”

  卿衣说:“非常喜欢。”她夸他,“这么复杂,这么小,你居然也能做得这么好看,你真的太厉害了。”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