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215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第151章 大佬他身娇体软2

  这种突发情况让卿衣呆滞了那么两秒。

  回神后, 见不知道是不是磕得狠了,段廷还倒在那里没起来,卿衣迅速爬出柜子, 伸手扶他, 担忧道:“你还好吧?”

  他没回话,只紧紧皱着眉。

  卿衣拿小手电一照,他额头磕到的地方已经有血丝渗出, 瞧着就觉得疼。

  她没敢用手碰, 只好踮脚凑近,心疼地吹了吹。

  她不吹还好,她一吹, 段廷眉头皱得更紧,连带着声线也紧了。

  他仿佛在忍受着比磕碰到的地方更为巨大的痛苦,僵硬道:“你干什么?”

  卿衣说:“你是不是很疼, 我给你吹吹, 吹吹就不疼了。”

  说完鼓起嘴巴, 小口小口地给他吹,却见他眉头硬生生皱出个川字,似乎有点接受不能。

  卿衣立即停止吹气。

  她往后退了两步。

  刚站定, 就见段廷紧皱的眉宇松开来。

  可与此同时,他的表情却变得不那么好看,很明显的不太高兴。

  他说:“过来。”

  卿衣摇头。

  段廷表情更不好看了。

  他说:“你怕我?我不会伤害你的。”

  卿衣说:“不是怕,是你好像不喜欢有人靠你太近。”她说,“你刚才眉头都皱起来了。”

  段廷说:“我……”

  话刚开了个头, 他忽然停住,目光也定住。

  这样的反常,让得卿衣想要转头看他在看什么,却听他说:“别动。”

  系统好像也凭借她的视野发现什么,同样说:“别动。”

  卿衣听话地没动。

  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有那么一股冰冷的寒意,正慢慢贴近她的后背。

  渐渐的,那寒意近了,让她有种大冬天站在风口处的错觉,冷得要命。紧接着,像是有谁在故意对着她脖颈吹气似的,寒意更加冰冷,激得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

  大约是这样的反应取悦了那寒意的主人,她甚至听到点细微的疑似是笑声的声音。

  卿衣眨了下眼。

  就在这时,重新把匕首拿在手里的段廷骤然扑来。

  黑色的匕首几乎是贴着卿衣耳畔擦过去,卿衣能感到那种与寒意截然不同的,独属于锐器特有的森冷。

  同样是冷,这种物理性的森冷却让她好受许多。

  下一秒,“噗嗤”一声,匕首正中目标。

  “呜啊啊啊啊——”

  凄厉的尖啸声从脑后响起,震得卿衣耳膜隐隐作痛。

  但她还是没动,只用眼角余光看着段廷伸出空着的手,抓住她身后的什么东西,强行禁锢着不让逃跑,然后拔出黑色匕首,毫不留情地又捅进去。

  尖啸声更凄厉了。

  段廷却仿佛听不见一样,眼神平静到近乎漠然地一下接着一下,把那东西捅得再发不出半点声音。

  直到这时,卿衣才回头去看,原来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恐怖世界里最常见的恶灵。

  恶灵,顾名思义,作恶的灵。

  尽管没有实体,但绝大多数的恶灵都还维持着生前的形态,乍看和活人相差无几,实际上要区分也很简单,比如它们没有影子,移动全靠飘。

  眼下这个恶灵就是被段廷掐着脖子提在空中,却还能不停挣扎。

  换作活人,被掐脖子提这么久,早断气了。

  也不知道段廷对恶灵是不是有种天生的压制,以及他那把黑色匕首,应该也具备着某种特殊能力,恶灵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他的禁锢,只能由着他一下下地捅。

  捅得恶灵形体逐渐变得透明,是即将消散的征兆。

  对恶灵来说,一旦消散,就等同于灰飞烟灭,是真正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再强大的手段也无法让它们复生。

  “行了,段廷,”卿衣说,“它马上就要消散了,别管了。”

  段廷捅入匕首的动作停顿了下。

  但也只是那么一下而已,他毫不留情地又捅进去,仿佛要将这个恶灵捅成碎片才肯罢休。

  直等恶灵化成光点消散了后,他才收手,匕首也收回去。

  然后对卿衣说:“它刚才吓你。”

  卿衣说:“啊?”

  段廷说:“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

  他话题太跳跃,卿衣眨眨眼,也没接他的话,只用小手电照了照他垂下的手。

  因为刚才握匕首太过用力,加上捅出时使用的力气也太大的缘故,他的手掌有些发红,细看虎口也有点破皮。

  真的是身娇体软啊。

  卿衣默默感叹着,拉开小羊背包的拉链,从中取出一小瓶抗菌消炎的喷雾剂和创可贴。

  然后对段廷说:“手给我。”

  段廷伸出手。

  她用喷雾剂给他破皮的虎口处喷了喷。

  记起之前他撞到柜子后的反应,明显是怕疼的,卿衣鼓起嘴巴吹了吹。然后抬眼,果然段廷眉头又皱起来,强忍着什么似的。

  ——不反感她的靠近,也不反感她的触碰,却无法接受她的气息?

  卿衣若有所思。

  仔细贴好创可贴,卿衣说:“刚才没来得及告诉你,像这种恶灵,我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你不必为了保护我这么用力。”

  段廷没出声。

  他注意力正在创可贴上。

  卿衣觉得他有点奇怪。

  是因为太久没和外人接触,还是……

  她把喷雾剂放回小羊背包里,想想又拿出个小手电给段廷,才拉好拉链背起来,打量周围。

  这里是一间办公室。

  除去刚才那个恶灵外,这办公室里没有别的恶灵,同样也没有人在。

  工位非常混乱,倒塌的桌椅、发黄的纸张、破碎的显示器,所有的一切都在述说着这里曾发生过相当不美妙的事情。

  卿衣按了按电灯开关。

  没有反应,看来这夜只能靠手电过活。

  注意到门下有一小滩红色液体,卿衣没有立即蹲下去察看,而是回身走到唯一没有倒的办公桌前,看那纸上写着的极其凌乱的字,“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他来了”。

  ——他?

  夜行者吗?

  卿衣开始翻这张办公桌。

  边翻边对段廷说:“你去翻那个。”

  她抬抬下巴,示意他翻靠墙的文件柜。

  段廷还算听话,去到文件柜前蹲下。

  文件柜上还挂着锁,他也没用匕首或是什么,直接上手一拽,就把那生锈了的锁拽断了。

  听到动静,卿衣转头,见段廷正面无表情地翻着文件夹,她用小手电照向他的手,说:“掌心面朝我,我要看。”

  段廷翻着的动作停了下,颇有点不情不愿地把手掌摊开给她看。

  还好,只沾了点铁锈,没划破。

  小羊背包里的创可贴可不多。

  想等会儿出去了,得去护士站找点纱布酒精之类的收起来,卿衣说:“你皮肤嫩,不管做什么都要注意别伤着。记住了吗?”

  “……记住了。”

  这回答也有点不情不愿的。

  卿衣半是无奈半是宠溺地摇摇头,继续翻办公桌。

  翻完又去翻别的,顺便让段廷也继续翻。

  两人分工合作,很快把这间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

  最终进行盘点,类似写满“他来了”的纸张的线索还有另外两个,便签本上以鲜红的血液涂抹成的“0”和“+”的符号,以及一把小钥匙。

  两个符号具体代表什么,卿衣暂且没有理会。

  确定便签本上再没有其他有用的线索,卿衣撕下这张涂有符号的便签纸放进小羊背包里,转而拿小钥匙试了试,和被段廷拽断的那把锁并不配套。

  小钥匙也放进背包里,卿衣开始挑保存还算完好,可以供她和段廷使用的物品。

  挑选完毕,她一手握着个从文件柜里搜罗出来的比较大号的手电,一手提着根不锈钢棍子,兜里还塞着支记号笔,对段廷说:“这里差不多了,我们出去吧?”

  段廷说:“要小心。”

  卿衣说:“我知道,你也是。”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