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225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他又在吞口水。

  当然这并非他被她灵魂的气息所引诱,而是……

  他翻了个身,将卿衣压在身下。

  睡裙领子被扯开,少女肌肤柔嫩白皙,带着沐浴露的清香,像是一道刚出炉的精致点心。他埋头,明明是从未尝试过的生疏,却被本能与**驱使,一切都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但也没真的做到最后。

  这具身体是货真价实的少女。

  于是喘息着停下来,汗珠淌落,夜行者的眼里充斥着极浓烈的占有与侵略,以及无法满足的焦躁。

  卿衣撑起身子,安抚地亲吻他。

  她还惦记着他嘴唇上的伤口,就吻得很轻,柔柔地触碰过去,避免让伤口撕裂。

  这样隔靴搔痒的亲法,换作别的男人,那是得被撩拨得火气加倍,可放在段廷身上,却让他逐渐冷静下来。

  彻底平息后,他揽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肩窝,整个人乖顺得宛如一头大型犬。

  “起来啦,”卿衣笑着说,“你比厉哥还重。”

  岂料段廷说:“我没有体重。”

  卿衣:“?”

  不是。

  她就随口一提厉哥,怎么他也学厉哥说话?

  说好的不吃醋呢?

  却听段廷又说:“这是我对你的心太重。”

  这句情话听得卿衣心里头一塌糊涂。

  她不由又轻轻亲吻他嘴唇。

  后面的发展基本和卿衣计划的一样,没发生什么不好解决的麻烦。

  这其中,段廷还自主搞定了工作问题。

  在这个世界里,像恐怖医院这种供人解谜逃脱的设施非常多,不论地点,连位于大山深处的小村庄里都有诸如恐怖古井等,圈子非常成熟且庞大。段廷的工作就是担当临时同伴,和那些想玩却怕死不太敢,或者自身武力值较弱的人一起去玩,有点保镖的意思。

  卿衣也没拦着段廷不让他去。

  据系统搜索,恐怖医院的夜行者,超脱人类与恶灵的特殊存在,不管放哪都是终极大BOSS的水准,别的恐怖设施里的BOSS没几个能比得过他的。

  果然,段廷才接了三四次吧,他在圈子里就已经有点名声了。

  但凡雇佣过他的人,顶多鸡蛋里挑骨头说他太沉默,跟个闷葫芦似的不爱讲话,除此之外全是夸他的,尤其是用匕首的时候,简直帅得不要不要的。

  倒没人说他身娇体软。

  只要卿衣不在,段廷就只是那个神秘又危险的夜行者,身娇体软什么的和他没关系。

  段廷的名声在圈子里越发响亮。

  对此,卿衣关注了两个月,见他接活儿一次比一次更得心应手,也没谁投诉说他不敬业,卿衣就没再管了。

  被困在医院里那么久,这出来后,只要不做犯罪违法的事,他怎样都可以。

  他过得开心就行。

  ……

  和前面的任务一样,卿衣在这个世界待了挺长一段时间。

  不过她也没待个十年二十年,因为早在带段廷离开恐怖医院后不久,任务完成积分结算,她的总积分已经达到传说级考核的最低要求了。

  对此,系统给出的提议是像之前精英考核那样,她留在这里等他,他自己回任务点,交完任务带她真身过来,直接开启考核。

  这样就少了个回去的步骤,即减少从精英晋升为传说级所需的任务数量。

  有这么个前提在,卿衣如果能一次性通过传说级考核,以后的积分加成会比寻常传说级的要高,更方便后续冲排行榜名次。

  卿衣听完,很干脆地点头:“听老父亲的。”

  系统说:“那我去去就来。”

  系统去了,很快又回来。

  趁卿衣替换真身,系统说:“你都不知道我刚才回去看到了什么,说出来都能吓你一跳。”

  卿衣说:“说来听听呗。”

  系统说:“你积分排行榜爬到131名了。”

  卿衣说:“才131?我这次居然连前100都没进?”

  系统说:“正常啊。别看前100里有90个没晋升传说级,还停留在精英,其实很多都是觉得自己还达不到可以通过考核的地步,就一直做任务积累经验,这么做下来,砸在手里的积分肯定多。”

  卿衣说:“也对。”

  也就是她因为和左知年互相成就,让她有足够的底气,才敢这么快挑战传说级。

  不然按部就班的话,她估计也得做几十次任务才敢挑战吧。

  系统又说:“还一个重磅消息。”

  卿衣作洗耳恭听状。

  系统说:“Z第二了。”

  卿衣说:“这么快?”

  系统说:“嗯,我听人说他好像也是今天刚交的任务。”

  卿衣说:“怪不得我今天没见到他。”

  系统说:“可能是他察觉到你准备离开了吧。”

  卿衣说:“那就离开吧。”

  系统说:“不急,我先给你讲一下传说级考核的具体要求。”

  和精英考核不同,传说级考核除去要求任务者真身上阵外,更需要注意的,是不允许携带系统,以及不允许持有记忆。

  并且考核内容不是从总局的未完成任务里随机抽取,而是依据任务者生前的经历进行改编,以假乱真,这无疑是大大增加了考核的难度。

  正因此,积分排行榜上前100里,至今只有包括Z在内的10个传说级。

  “这次考核一切都要靠你自己,”系统严肃道,“我没法帮你,我只能在任务点等你。”

  卿衣点头:“我知道了。”

  系统说:“你的生前……你要不要等两天再考核?”

  卿衣说:“不用。你直接开吧。”

  看她这浑不在意的模样,系统悄然叹口气。

  作为绑定者,系统对卿衣生前的经历不算多深入了解,但也知道个大概。

  比如知道她为什么喜欢让左知年叫她卿卿,再比如知道她为什么对上学那么深恶痛绝。

  老父亲想着,又叹口气,按下了传说级考核的开始按钮。

  卿衣没有立即被传送去考核世界。

  直等考核内容发过来,系统给卿衣看了,内容要求是让她攻略学校里的男神左知年。

  学校……

  卿衣眼神暗了暗。

  系统问:“记住考核内容了吗?”

  卿衣说:“记住也没用啊,我不是得被屏蔽记忆。”顿了下,“我能给自己催眠吗?”

  系统说:“什么意思?”

  卿衣说:“就像左知年那样,他不是屏蔽记忆做任务吗,可他一直都记得叫我卿卿,我可不可以也催眠自己记得攻略他?”

  系统说:“平常任务是允许这种方式,可你是考核,考核不允许。”

  卿衣说:“那只能寄望于我的肢体记忆还记得左知年了。没记错的话,这种考核,左知年参与进来,也是得真身上阵吧?”

  系统说是。

  卿衣放心了。

  系统说:“躺下来,我给你屏蔽记忆,然后就把你送过去了。”

  卿衣依言躺下。

  临闭眼前,她说:“老父亲,你说我能成功通过考核吗?”

  系统说:“尽人事,听天命。”

  卿衣说:“顺其自然?”

  系统说:“对。”

  卿衣闭上眼,很快睡着。

  ……

  这里是本市重点高中。

  同时也是本市价格最为高昂的贵族学校,能够进入其中学习的,除特招生外,绝大多数都是家世优越的豪门子弟,天生就有着高起点。

  而在这些高起点中更高的,毫无疑问是校内风云人物,如公认男神左知年,如秦家大小姐秦伊。

  前者不用多说,后者就得说一下了。

  因为这天,新学期第一天,以转学生的身份进入秦伊所在的高二五班的卿衣,惹到了这位大小姐。

  “长成这个样子怎么不戴口罩!”秦伊厌恶地皱眉,“你吓到我了!”

  卿衣没接话。

  她手里拿着水杯,原本打算去前面饮水机接水,谁知道路过这位大小姐的座位时,被大小姐看到了她的脸——

  从额头到右眼,再到颧骨,隐约还留着手术线痕迹的长长的通红的疤痕。

  秦伊说:“跟你说话呢!你哑巴了?”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