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229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这世界上会有这么像的两个人吗?

  正想着,秦欣又发消息了。

  【秦欣:堂姐,还有一个事,我不知道要不要和你说。】

  【秦大小姐:说!】

  【秦欣:这个转学生叫卿衣。】

  【秦欣:她连名字都和你好像啊。】

  卿衣,秦伊。

  秦伊在心里默念了两遍。

  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上课铃响起,班长喊完起立,任课老师也开始讲新学期开始,这门课的大致安排,毫无预兆的,秦伊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

  她动作太大,也太突然,凳子一下被带倒,发出好大一声响。

  任课老师顿时止住话,同学们也纷纷转头看过来。

  “秦伊?怎么了?”

  秦伊没有回答任课老师的问话。

  她只转头看向坐在后排的谁,一张脸上满是惊疑不定的神色。

  任课老师又问:“秦伊?”

  秦伊还是没有回答。

  她只拿着手机离开座位,直愣愣地往后排走。

  这一走,就走到谁的跟前,她把还亮着的手机屏幕递过去,说:“你看?”

  卿衣看了。

  看到那张把她们两个P在一起的照片,卿衣神色不变,只用眼神回应,她看了,然后呢?

  秦伊说:“你没发现吗,你和我……”

  “秦伊!”任课老师从讲台上走下来,皱着眉,严肃又板正,“想和同学说话不能下课再说?现在是上课时间!”

  好巧不巧,这位任课老师是校内公认的最严厉的一位,也是少有能管得住秦伊的。

  见老师都下来了,秦伊陡的一个激灵,彻底回神。

  当即也不敢继续跟卿衣说照片的事,她低着头听任课老师训斥,听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手机塞进桌洞里,整堂课都没拿出来过。

  直到这堂课下课,秦伊迫不及待地拿出手机,秦欣果然又发了新消息。

  【秦欣:堂姐,长得像就算了,连名字都这么像,这太巧合了,你要不要找人查一下?】

  【秦欣: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太多,我总觉得她和咱们秦家有关系。】

  【秦欣:如果堂姐想查,我可以帮忙。】

  秦伊没有回复。

  她跟秦欣的关系还没好到可以毫无芥蒂地互帮互助的地步。

  也不知道秦欣专门给她说这个是要干什么。明明满心都被卿衣给占据,秦伊却还能还分出点心思猜秦欣的用意,难道秦欣是觉得,多出个卿衣,就能看她的笑话了?

  想到这里,秦伊不屑地撇撇嘴,然后转头,去看后排的卿衣。

  这次卿衣没跟她对视了。

  秦伊自个儿盯了会儿就收回目光,出去打电话。

  打完回来,她没忍住,又转头盯着卿衣看。

  卿衣仍然没和她对视。

  不过秦伊这么三番两次地看卿衣,周围同学全注意到,有离卿衣近的对卿衣说:“秦大小姐这是干吗啊,怎么老盯着你。”

  卿衣摇摇头,在备忘录上打字,【谁知道呢。】

  她没什么表情,一副不在意秦伊的样子。

  被盯的人都这么个态度,同学们也没继续纠结,转而换了其他的话题聊。

  卿衣不能说话,只安静地听,被问到了就点头摇头或者打字,完全没把秦伊放在心上。

  包括最后一堂课结束,秦伊边接着电话边出去,期间又转头看她,显然这通电话是和她有关的,卿衣也神情淡淡,权当没发现似的,慢条斯理地收拾课桌。

  反正早在那个人提出让她转来这所学校,还试探地说她可能会和秦伊一个班的时候,她就已经预想过秦伊发现后会有的反应。

  眼下这个状况,时间上比她预想的要提前那么一点,不过没关系,她老早就跟那个人表过态,秦伊真要闹起来那也是秦家的事,和她没关系。

  她又不姓秦,她可不算是秦家人。

  卿衣慢悠悠地整理好,抬起头,左知年已经到五班教室门口了。

  教室里没剩几个人,左知年一眼就看到卿衣。

  他抬脚走过去。

  还没走的那几个同学见到左知年,好奇他怎么会来他们班的同时,有开口喊男神的,也有喊名字的。左知年一一点头应了,在卿衣课桌边上停下。

  “你午饭是回家吃还是在学校吃?”他问。

  这句话一说,那几个同学望过来的目光更好奇了。

  原来卿同学和男神认识啊?

  卿衣拿手机打字。

  【有人给我送饭。】

  左知年问:“什么时候送?”

  【现在应该到校门口了,我出去拿。】

  左知年说:“我和你一起吧。”

  卿衣点头。

  两人一起出了教室。

  才出去,左知年就说起关厕所的事。

  “已经查到了,是秦欣让人做的,”他低声说,“你认识秦欣吗?”

  卿衣摇头。

  她听那个人说过秦欣是堂妹,也看过秦欣的照片,但真人还没见过。

  左知年说:“秦欣认识你。”

  据他让人查的,早自习卿衣去教师办公室的时候,秦欣也正好被一班的老师喊过去。

  当时卿衣是没发现秦欣,但秦欣有发现卿衣,并且还敏锐地发觉卿衣的长相和秦伊相似,从而怀疑起卿衣和秦伊的关系。

  接着听到说秦伊拦住卿衣,两人之间还闹了点不愉快的事,秦欣扭头就让人把卿衣关厕所里,这样即使卿衣怀疑,也只会怀疑到和她闹不愉快的秦伊身上,哪会联想到毫不相干的秦欣。

  卿衣听完了,低头打字。

  正打着,左知年伸手握住她胳膊,说:“小心,前面有台阶。”

  走过台阶,左知年没松手,继续握着。

  卿衣也没注意到他还没松手,她埋头打字,打完给左知年看。

  【我不认识秦欣,也没惹过她,仅凭我和秦伊长得像,她就对我校园霸凌?】

  左知年这就说起以前秦伊和秦欣在学校里当众吵架的事,以及没什么外人知道的好些年前,秦伊曾经把秦欣从二楼推下去,让秦欣骨折大半年的事。

  “秦欣记恨秦伊,”左知年说,“她看不惯秦伊过得好,就想借你的手让秦伊难过。”

  【借刀杀人?】

  左知年说:“差不多。”

  【谢谢学长,我知道了。】

  左知年问:“你准备怎么解决这件事?”

  【跟送饭的人说一声就行。】

  左知年也没问给她送饭的人是谁,只说:“如果需要帮忙,随时和我讲。”

  卿衣弯弯眼睛。

  学长人真好。

  不过……

  【你能放开我了吗?】

  左知年抿了下唇:“抱歉。”

  他慢慢收回手。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一见到她,他就只想看着她,也只想触碰她。

  好像冥冥中,他一直在等她。

  和她有着同样长相的秦伊纠缠他那么久,他也从没多看过秦伊哪怕一眼,因为他知道他要等的人不是秦伊。

  如今,他总算等到她。

  这个点,学校里没什么人,校门口也没什么人。

  熟悉的黑色商务车还停在早晨的那个地方,熟悉的秘书也正一手提着饭盒,一手提着袋子地在车门边等着。

  见卿衣出来,秘书才往前迎了两步,看清卿衣身边的人,秘书心下有些诧异,面上却很平静地对左知年打了个招呼,就把食盒和装了药的袋子递给卿衣,问是下午放学接她,还是晚自习放学接她。

  尽管是市重点,但本质还是个贵族学校,像左知年这样的高三生都可以自主选择上不上晚自习,高二的卿衣就更可以选择了。

  【下午接我。】

  秘书说:“好的,我下午还在这里等您。”

  卿衣又打字,【第一节 课下课,秦欣把我关厕所里了。】

  她没提秦伊已经发现她们两个长得像的事。

  但仅仅是关厕所这句话,就已经看得秘书眉一皱。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