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27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系统没懂。

  卿衣说:“虽然我对我的美貌一向都很自信,用这个替身也没变,但自信就是自信, 我还没自负到第一次见面就能让人家对我全心信任的地步。尤其是以燕弘现在的立场, 他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他再对我神魂颠倒, 也绝不可能信任我。”

  她细细分析道:“你之前不也觉得燕弘这种人同意我伺候他很违和吗?我怀疑他另有目的,比方说他看出我馋他的身子, 故意让我近身,以此增加他的筹码。”

  系统有点懂了。

  “所以大佬刚才是有意在那么多人面前表现出信任你的样子。”系统也顺着分析道,“他想把你和他绑在一起?”

  卿衣点头。

  系统再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穿过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你?类似于雏鸟情节?”

  卿衣说:“或许?不过我猜还有另外一种可能。”

  系统问:“什么?”

  卿衣说:“他察觉到我的身份, 猜测我在所里属于能说得上话的那种,想拿我当跳板。”

  有句俗语叫既来之,则安之。

  历史是既定的,哪怕未来真的研究出时空穿越的方法,可以帮助燕弘回到过去, 他也无法让历史上的失踪太子变成未失踪太子。在这样的前提下, 燕弘唯一的办法,就是让自己尽快融入现代社会继续生存下去,为此他需要一个跳板。

  这个跳板最好是像卿衣这样,对燕弘有意, 所以她会抱有一定的善意。基于这样的条件,卿衣又说她是为国家工作,一旦燕弘向国家提出什么要求,她能不帮他?

  如此一来,跳板成立,燕弘表现出绝对的信任,倒也能够理解。

  “燕弘白切黑啊。”卿衣最后感叹道,“要不是我聪明,差点就被他骗过去了。”

  系统听了说:“你也白不到哪去。”

  卿衣说:“白的干不了攻略型任务。”

  系统寻思片刻,不得不承认这句话说得在理。

  换完衣服,卿衣戴上新的帽子口罩手套,重新把自己全副武装好,才回到卧室。

  蔡天睿和同事们对卿衣这个打扮见怪不怪,唯独燕弘多看了她好几眼。

  一直在密切关注着燕弘的蔡天睿注意到这点,立即解释道:“虞未笑爱干净,不管到哪都是这样,看习惯就好了。”

  燕弘说:“消毒?”

  这两个字没头没尾,蔡天睿却很懂地指着消毒间说:“她刚才把你推进去了是吧?她对突然来到她家里的人都是这样,我以前也进去过。”

  燕弘了然。

  原来他并非特例。

  等卿衣关上灯锁好门,一行人走过草坪,来到蔡天睿他们来时乘坐的商务车前。

  “这个等同于过去的马车。”卿衣向燕弘演示了遍如何打开车门关闭车门,还按了车窗的升降开关,“你先坐下试试,如果不习惯,咱们再换辆车。”

  蔡天睿说:“对对,大不了我骑电动车带你。”

  卿衣想象了下蔡天睿驾驶着小电驴带太子殿下驰骋在马路上的情景。

  那画面有点美。

  好在燕弘坐进商务车后,上路五分钟,他也没表现出什么不适来,充当司机的同事这才稍微提速,所里的领导们已经在等着了。

  再开过一条街,眼看马上就要出市区,卿衣突然喊停车。

  “我饿了。”卿衣说,“我到现在都还没吃饭。”

  蔡天睿此刻正是迫不及待想要去所里展开对燕弘的相关研究的状态,闻言毫不犹豫地拒绝:“忍着。”

  卿衣说:“太子殿下刚来,也没吃饭。”

  一句太子殿下,显然很戳中研究狂人的心理。

  这回换成蔡天睿忍着。

  于是找了地方停车,蔡天睿他们等在路边,干瞪着眼看卿衣和燕弘吃饭。

  这一看就忍不住发自内心地感叹,太子就是太子,穿着睡袍吃路边摊,居然也能吃出穿着高定吃米其林餐厅的即视感。

  “原来真正的太子吃饭是这样的。”大家开始说起悄悄话,“以前还觉得有的演员扮起太子来可有那个范儿,现在看这位,演就是演,和真的没法比。”

  “哎,这位打小就被以储君的规格来教养,举国之力养出来的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能是随随便便就演出来的吗?”

  “有一说一,太子殿下他长得好好看,真古典美男子,我爱了。”

  “害,实不相瞒,我有点想粉太子。回头问问太子他草不草粉,草的话我就自荐枕席。”

  “吃了几粒花生米啊,居然醉成这样——你没瞧见太子殿下看虞未笑的眼神?要草也是草虞未笑,穿越时空的爱情,一见钟情实锤了。”

  “我刚才看了下,太子殿下的眼神倒也的确有那么点意思。”

  “那行吧,虞未笑也算是我女神,我当个西皮粉也不是不可以。”

  大家越说越八卦。

  不久,燕弘在现代的第一顿饭吃完,卿衣又去买了两杯奶茶,和燕弘一人一杯。

  看别人喝东西,总会自己也觉得渴。

  蔡天睿不由说:“我也想喝。”

  卿衣头也不抬地说:“自己买去。”

  蔡天睿只好自掏腰包,把同事们的份儿也买了。

  经过这么些缓冲,到科研所的时候,蔡天睿他们没再像之前那样急迫。一众人十分稳重地带着燕弘通过层层身份核实,一面向燕弘简要说明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一面往领导们在的会议室走去。

  由于在小别墅和路边摊上花了很长时间,会议室里除了科研所的领导,还有接到消息从其他地方赶来的领导的领导。这么多重量级人物聚在一起,即便是蔡天睿也从没经历过。

  不过蔡天睿还是稳住了。

  太子殿下被这么多重量级人物围观,都还面不改色,他作为太子殿下未来的负责人,又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怯场?

  蔡天睿想着,重新镇定起来。

  “领导们好,下面由我来做本次报告。”

  蔡天睿站在会议桌的最前方,手里拿着卿衣友情提供的燕弘的临时档案,先简明扼要地讲述事情前后经过,接着就以“如何让大燕太子适应现代社会环境”为题,暗搓搓地表明想接手和燕弘相关的研究。

  蔡天睿做报告时用到的专业术语太多,身为古人的燕弘只听了个一知半解。燕弘不懂就问,卿衣低声讲解着,他渐渐明白这场临时会议对他的重要性。

  卿衣对此举了个例子:“你现在就是个古董,活生生的那种。”

  这例子十分生动形象,燕弘更懂了。

  于是在蔡天睿夹带私活的报告结束后,领导们还没展开讨论,燕弘率先开口。

  “我要她。”他指向坐在旁边的卿衣,“观察,研究,抑或是别的,我都只要虞未笑。”

  会议室内顿时静了一瞬。

  领导们不发话,其他人也不敢出声。同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眼中都流露出名为“果然如此”的神色。

  居然真叫他们奶中了,太子殿下还真有要草虞未笑的意思。

  这感天动地的伟大爱情!

  燕弘这时又说:“不是虞未笑,我不配合。”

  他言尽于此。

  不过即使是这么简单的两句话,也足够让领导们表态。

  其中最为领导的那位问卿衣:“虞未笑,你有什么想法,说说看。”

  卿衣答:“我是第一个发现太子殿下的。”她很干脆地无视蔡天睿疯狂递过来的眼色,“我自认和太子殿下的相处还算和谐,如果由我来担任太子殿下的负责人,效果应该不错。”

  “听你这么说,你心里是不是已经有大致的安排了?”

  “是。”卿衣一点都不谦虚,“我是最合适的人选。”

  领导们开始讨论。

  这期间,蔡天睿几次想插嘴,都没能插上,只好悄悄绕过来找卿衣。

  还没站稳,就听卿衣说:“你死心吧,这个负责人注定是我的。”

  蔡天睿不服:“你之前还说接下来的交给我!”

  卿衣说:“对啊,交给你的部分已经结束了,现在是我的专场。”

  蔡天睿:“???”

  竟然跟他玩文字游戏?

  蔡天睿捋起袖子,正准备和卿衣大战三百回合,那边领导们讨论出结果,拍了拍手。

  蔡天睿一秒坐好。

  “虞未笑,”那位领导说道,“既然太子殿下指名要你,那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说着,大手一挥,制止了蔡天睿的发言。

  蔡天睿露出个不那么愉快的表情。

  就这样,“让大燕太子适应现代社会环境”的活儿毫无异议地落到卿衣头上。当然,在引导的同时,她也需要对燕弘进行日常观察,每周至少上报一次,以便相关人员做研究。

  卿衣全部应下。

  会议结束。

  待问了卿衣今晚有什么安排,听她说先带燕弘去买衣服,然后回家睡觉,那位领导点点头,说:“明早你带他去派出所,先办一下身份证。”

  卿衣说:“之后我想带太子殿下去医院做个全面体检。”

  领导说:“嗯,这是必须的。”

  再和领导聊了会儿,卿衣就准备带燕弘离开了。

  来时坐的所里的车,回去也还坐的那一辆。

  上车前,卿衣朝燕弘伸出手。

  “太子殿下,从今日起,请多指教。”

  燕弘看着她的手。

  这是握手礼,她刚才有教过。

  他便也伸出手回握,嗓音温和:“请多指教。”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