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37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其他同事也纷纷一惊。

  妈诶。

  虞未笑这是怀孕了吧!

  他们期盼已久的小太子终于要降临了吗!

  连这次出差期间,存在感一直很低的闻奕都在这时极其迅速地把视线转移过来,显然也是觉得卿衣怀孕了。

  “怀孕?”卿衣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

  除去那次,她和燕弘从没有哪次是忘记做保护措施的。

  虽然按照时间来算,从那次到现在,这么久的确是有可能怀上,并且这个月的例假还没来,但卿衣还是坚持自己没有怀孕。

  蔡天睿他们却不敢这么想。

  不过马上就要登机,这会儿也不好去医院,大家只好一路小心翼翼地护着卿衣,生怕她出事。

  卿衣接连解释了两遍自己不可能怀孕,然而没一个人听,她干脆闭眼睡觉,不管了。

  再来是被蔡天睿叫醒,飞机即将落地。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蔡天睿紧张地问,“头晕不晕,肚子疼不疼,哦对,最重要的是你现在饿不饿,想不想吃东西?”

  卿衣说:“我真没怀孕。”

  蔡天睿说:“万一呢。”

  卿衣说:“没有万一。”

  蔡天睿还想再说,却及时从这句话里咂摸出点深层含义,不由问:“虞未笑,你是不是不想要孩子?”

  卿衣说是。

  蔡天睿挠挠头。

  落地后,见到前来接机的燕弘,蔡天睿把卿衣疑似怀孕的事一说,燕弘没说什么,只问了卿衣的意见,得到个无所谓的一点头,才准备带人去医院。

  见燕弘很能沉得住气的样子,蔡天睿鬼使神差地蹭上车。

  去医院做完一系列检查,医生给出的结论是没有怀孕,纯粹是因为最近作息不正常,导致食欲不振恶心干呕,调理一段时间就好了。

  卿衣说:“我就说我没怀孕。”

  燕弘说:“嗯,回家我给你煮粥,这几天好好养养胃。”

  卿衣说好。

  趁卿衣去洗手的空当,蔡天睿悄悄问燕弘:“你不觉得可惜吗?”

  不说万一真有了,这个孩子就是古往今来都独一无二的,单说两个人的爱情结晶,现在没有也就罢了,以后也不要,那得多可惜啊。

  燕弘说:“不觉得。我有她就够了。”

  看出燕弘的坚决,蔡天睿没再说话,只比出个大拇指。

  后来科研所里有同事问起小太子的事,蔡天睿想了想,说太子对太子妃是真爱。

  “他俩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啦,”作为卿衣唯一的好哥们儿,蔡天睿是这么回答的,“咱们这些外人,祝福他俩百年好合就够了。”

  同事们一想也是。

  管天管地,还管人家要不要孩子啊?

  有关小太子就此告一段落。

  眼见翻过年,燕弘就是二十二周岁,法定结婚年龄到了,同事们又开始暗搓搓地问婚礼。

  玉牒都上半年了,大婚总该提上日程了吧?

  蔡天睿自己也想知道,转头去问卿衣。

  卿衣对此答道:“我刚找领导批了明天下午的假。”

  蔡天睿:“啊?”

  卿衣:“咱们周六周日不上班,民政局也不上班,我只能工作日请假。”

  蔡天睿震惊几秒才反应过来说恭喜。

  去民政局领完证回来,燕弘问卿衣要她那本观察日记。

  卿衣给了。

  打开观察日记,最近两天是这么写的:

  【Day364

  3月26日

  天气晴

  下午13点26分,太子来到现代一周年,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Day365

  3月27日

  天气晴

  上午7点12分,太子主动索要这本观察日记。】

  燕弘看着,笑了下。

  他拿起笔接着写,【上午9点10分,太子看到这里,留言以资鼓励。】

  然后思索片刻,又续了几句。

  千年百年,

  青史不存,

  浮萍如南柯一梦。

  浮萍本无根,

  遇卿始生根。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个世界结束。

  新世界预告:

  不好啦,郡主她又离家出走啦!

  让她别走太快,我这就跟上去。

第28章 郡主她又离家出走了1

  燕弘续在观察日记里的那两段话, 没多久就被卿衣注意到了。

  注意到的那一瞬间, 卿衣有种很熟悉的既视感。

  目前只经历过两个世界, 加起来不到二十年,卿衣的记忆还可以, 没错乱到需要系统插手的地步。所以没记错的话,前面左知年那个世界, 她也是得了类似的两段话。情话。

  卿衣立即问系统, 不同世界的大佬, 有没有可能是同一个人。

  系统正在晒日光浴,闻言墨镜都歪了。

  “不可能吧?”系统扶着墨镜坐起来和卿衣视频,“左知年和燕弘……恕我直言,他俩除了身材都不错之外, 哪里像啊?”

  卿衣说:“真的没可能吗?”

  她把观察日记拿近了,好让系统看清楚那与左知年的情诗十分相近的两段情话。

  这么一看, 相近的格式, 相近的字里行间的表白, 以及那相近的独属于爱情的酸臭味, 系统突然也有点不太确定了。

  他说:“你等等, 我去检索帖子看看。”

  系统去灌水区, 卿衣也去交流区,按照关键字检索帖子。

  这一检索,果然出来不少相关帖子。

  什么“818那个为了砍我追着我跑了整整7个世界的病娇男主”,“秀恩爱:途经奇幻世界随手救下的一只小史莱姆后来成了我老婆o(* ̄▽ ̄*)o”,还有“实惨本惨!到处开修罗场的海王被拥有特殊的化身技巧的大BOSS教做人”等, 各种花样百出。

  不过身为老油条,深知很多帖子都是只能看标题不能看内容,系统挨个点进去看完,再结合以前卿衣给他看的那个讲述攻略目标的手段的帖子,最终得出结论,似乎是有可能的。

  系统心事重重地离开灌水区。

  他抬头看向视频里的卿衣,就见她微微皱着眉,显然是得出和他差不多的结论。

  系统不由问:“如果左知年和燕弘真是同一个人,你要怎么办,放弃任务,还是……?”

  卿衣听了,眉瞬间一松。

  她抬了抬下巴,很有些小骄傲的样子。

  她说:“为什么要放弃任务,他算老几?”

  系统想了想:“他是大佬,应该算老一?”

  卿衣:“那又怎么样?我放弃他也不会放弃积分。”

  系统:“好!这才是一个天然渣,不是,一个任务者应该说的话!”

  卿衣:“不过我现在有个想法。”

  系统:“说。”

  卿衣:“一般情况下,一个男人被同一个女人接连抛弃两次,多多少少都会对这个女人失望吧?”

  何止是失望。

  恨不得掐死对方的心都有。

  系统把自己代入进去,设身处地地想象了会儿,待想到女人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会被男人折磨至死,严肃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等着,我明天就回来。”

  此时的老父亲俨然已经把对前女婿和前前女婿的欣赏维护之情忘了个精光。

  卿衣却摇头:“不用。你继续玩,什么时候我想走了,我再告诉你。”

  系统说:“诶?”

  卿衣说:“我现在对燕弘的身体还抱有新鲜感,不太想走,等什么时候腻了再说吧。”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