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50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系统说:“所以啊,大佬想回就回了,你只要稳住他,别的就什么都不用管。”

  卿衣说:“这样?我知道了……不过老父亲,我发现你变了。”

  系统说:“哪里变了?”

  卿衣说:“本就聪明的头脑变得更加睿智了。”

  系统骄傲地嗯哼一声。

  自从经历过前头燕弘的世界,系统就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有时候把任务前后详情摸得透彻光亮,其实也无法给卿衣的任务带来多少实质性的帮助。

  坦白点说,任务详情这玩意儿就是鸡肋,除去作参考外,再无用处。

  毕竟造成大佬脱离初始设定的原因是过去,卿衣的到来却是现在——现在能扭转过去?

  不能。

  既然不能,为什么还要一个劲儿的探求过去?难道探求出真相,逼迫大佬把伤痕都挖出来,血淋淋地展开来进行剖析,就是对大佬好吗?

  当然,如果大佬自愿展现给卿衣看,那就另当别论。

  因此最要紧的是当下,卿衣引导大佬过好当下,让大佬不要再为着过去所无法挽回的种种人或事继续执着,这才是这个任务的最终目标。

  “你跟大佬一起去吧。”系统说,“大佬会把你照顾得很好的。”

  卿衣说:“知道啦。”

  结束和系统的对话,卿衣抬眸看向齐予恭。

  齐予恭也正看着她。

  他眼眨也不眨,呼吸都屏住,生怕会错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卿衣便道:“听说北齐很冷,我怕冷。”

  齐予恭道:“是很冷。但……”

  他忽而顿住了。

  他想起早前碧桃对他说,郡主自幼体弱多病,完全就是个药罐子,也就是近年渐渐好转,瞧着才康健起来,和寻常贵女没什么两样。不过一到冬天,郡主就还是怕冷,无法控制的怕冷,往往不到春暖花开的时节,郡主是连王府都不会出的。

  眼下大梁即将开春,但北齐没有。

  北齐的冬天比大梁来得早,也比大梁走得晚。

  倘若他带她回了北齐,她能忍受得了北齐那漫长的冬天?

  齐予恭还在想着,就听卿衣问:“我真的很怕冷的……所以我如果去了北齐,你能把我住的地方,所有院子里都铺满地龙吗?”

  她目露期待。

  那双美目流光溢彩,这么望过来,齐予恭只觉心中震动,一时竟说不出半个字。

  良久,他将卿衣抱进怀里,密密实实地吻她。

  直让她出了一身细汗,若有似无的浅淡香气从肌肤深处透出,他愈发靠近,将不久前赏过的红梅白雪的景致让她也亲眼赏过了,他才说:“卿卿,你这么好,我无以为报。”

  “那就让我更快乐些。”她此时面容比梅色更明艳,是雪花都衬不出的极致,“齐予恭,小郎君,夫君,官人……好不好?”

  好。

  她说什么都好。

  于是红梅白雪的风光愈发靡丽,景色无边,那香气缭绕着,齐予恭受不了地将她按倒在花间,人比花更娇。

  他觉得他要死了。

第38章 郡主她又离家出走了完

  大梁很快便开春了。

  天渐渐暖和起来, 卿衣不仅踏出院子,她还脱了兔毛围脖,身上披着件薄斗篷, 看偌大王府在齐予恭一声令下后, 整个运转起来。

  连同另一头的世子府也开始运转, 为回北齐做准备。

  这准备不可谓不长,毕竟一个是郡主,一个是世子,要带走的东西十几辆车都拉不完, 卿衣便趁着这点时间, 又去宫里住了。

  她这一去北齐, 不知道过几年才能回来,她得把皇后小厨房新做的点心都尝一遍。

  皇后早早从圣上那儿得知卿衣要去北齐的消息,见卿衣进宫来,拉着说了许久的话, 说到最后, 竟是眼眶都有些红了。

  卿衣顿时心疼了。

  “哭什么呀, 我又不是去了就不回来了。”卿衣拿帕子给皇后擦眼泪, “齐予恭同我说了, 日后北齐和大梁交好,不定还要陪我回来住呢……”

  皇后握着她的手,道:“我待你如同待亲女儿一般,你要走,还不许我哭了?”

  卿衣道:“哎, 那行,不过可别哭太久,回头皱纹出来了,您还得赖我。”

  皇后被她逗笑了。

  素来威严的皇后都能流泪,更别提宫里其余人,连小时候想欺负她,却反过来被罚了禁闭的公主也抱着卿衣大哭一场,期期艾艾地说一定要回来他们。

  卿衣把新鲜出炉的小点心分给公主一块,满口应好。

  之后再去圣上那儿蹭御膳,圣上也久久望着她,叹息一声,说她长大了。

  “早知你会嫁人,却从未想过你居然会远嫁到北齐。”圣上说,“这都快成和亲公主了。”

  卿衣说:“我才不当和亲公主。过去的和亲公主有哪个嫁过去还能回来的?我明明比和亲公主厉害多了。”

  圣上说:“是,就属你最厉害。”

  卿衣这回在宫里住了小半月。

  这期间,从王府来的信一直没断,多是齐予恭在信上写准备得如何云云,末了会写今日也很想她。

  有来有往,卿衣看完信也会回,且字数甚多,这一幕看在皇后眼里,总算放下心来。

  合适的就是合适的,天打雷轰都不会变的。

  及至这日,打从王府来的人没带信,只带了句话,说王府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

  卿衣这便拜别皇后出了宫。

  回到王府,一辆辆车整齐列着,里头满满当当装着的全是王府里的东西。卿衣扫了眼,她最喜欢的那张美人榻装上了,她的小金箱子也装上了,连同暖室园子里栽种的那些花草树木,也都被分了根枝细心包好,只待到了北齐,寻地方种下。

  “郡主,”碧桃过来给她见礼,“齐世子说明日出发。”

  卿衣点点头。

  于是再在王府里睡过一夜,第二日一大早,以齐予恭为首的世子府车队赶过来同王府的汇合到一起,再加上两府各自的奴仆护卫,乌泱泱的一长列,瞧着甚为壮观。

  围观的人见状,不约而同地慨叹,这哪儿是远嫁,说是乔迁都不为过。

  不过细想想,离郡主成婚尚有半年光景,还真不能叫远嫁。

  全大梁独一位的郡主要去北齐,前来送别的人很多。到得最后,再不能往前送的十里亭里,圣上携皇后便衣而来,当着齐予恭的面嘱咐卿衣,如若在北齐过得不舒坦,随时回来,大梁的皇宫永远为她敞开着。

  卿衣听了就笑了。

  笑过后,她郑重叩拜,又得一位颇有文名的郎君送了首离别诗,才被碧桃扶上车,走了。

  走了一段,卿衣掀开帘子往后看,遥遥望见十里亭那儿似乎不剩什么人,估摸着圣上和皇后应该回宫了,她探头喊正骑着马的齐予恭上来。

  齐予恭闻言,手中缰绳一扯,骏马踏踏着靠近马车。

  接着也不见齐予恭如何动作,卿衣只觉眼前一花,他已经掀开前头的门帘进来了。

  这显然是真功夫了。

  大梁京城里人人皆知,北齐世子谦恭有礼,素来重规矩。却哪里知道,这根本就是位扮猪吃老虎,连腿脚功夫都极其不错的主儿呢?

  “好厉害。”卿衣夸他。

  齐予恭笑了下,把门帘放得严严实实。

  外头的徐公公却仰头望了望天。

  这还没出大梁地界呢,世子就开始暴露出本性。

  真怕哪天小郡主又闹着要换夫婿……

  徐公公唏嘘着,只觉自己这辈子虽没有儿子,却比有儿子还要操心。

  大梁京城距离北齐王都甚远,便是白日里不停赶路,也得走上一个多月。这样久的长途跋涉,换成寻常贵女,早要喊累了,卿衣却从头到尾没吭半句。

  她懒洋洋地打着哈欠,窝在齐予恭怀里小憩。

  这马车本就被布置得十分舒适,齐予恭又常常变着法地让她快乐,她才没觉得半点累。

  她就这么一路舒适着到了北齐地界。

  这晚,车队在山脚处停下,准备歇息一夜,天亮后再赶路。卿衣被碧桃扶着从车里出来,两只脚刚踩上地面,就听“咻”的一声响,她还没反应过来,齐予恭已然伸手,生生抓住一支利箭。

  卿衣望着那目标似乎是自己的箭矢,眨巴眨巴眼。

  “……草。”刺耳警报声在这时陡然响起,系统也来不及念诗了,忙道,“快躲起来,是冲着你来的。”

  “冲我来的?不是该冲齐予恭吗?”

  “你傻啊,你是大梁郡主,你要是死在北齐,圣上可不得为着你和北齐开战?”

  卿衣一想也是。

  北齐王的儿子死在北齐,和大梁的郡主死在北齐,这两者概念太不一样了。

  于是漫天箭雨中,卿衣不慌不忙,很是镇定地往齐予恭身后一躲。

  系统:“……你就躲这儿?”

  卿衣:“不然呢?他要是护不住我,他还当什么大佬,玩什么扮猪吃老虎。”

  系统一想也是。

  卿衣却又提醒道:“你刚才说草了。”

  实在无法理解怎么每次这种紧张时刻,卿衣的脑回路都还能这么清奇,系统只能面无表情地念草树知春不久归,百般红紫斗芳菲。

  恰此时,“锵”的一声响,齐予恭长剑出鞘。

  他一剑朝前挥去,砍断又射来的几支利箭。

  霜雪般的剑刃映着火光,却衬得那剑刃更似霜雪,又冷又寒。这位北齐世子眸光也是森冷的,似乎对方胆敢冲卿衣下手,着实是触及了他的底线。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