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52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系统:“这不是想要多搜集点证据,以后见着Z了, 方便你糊他一脸。”

  卿衣想象了下那个场景。

  “老父亲就是老父亲。”她顿时肃然起敬, “我一个排行榜上找不见名字的新手, 拿着证据去糊第四的传说级的脸……我都没想过。”她顶多想过渣一渣对方。

  卿衣这样一说, 系统一秒变怂。

  老实说, 他也不敢。

  身为老油条,系统比卿衣更明白传说级代表着什么。

  不过话已经说出口,为了脸面, 系统也只能硬着头皮让卿衣去问。

  卿衣向来孝顺老父亲, 转头果真去问齐予恭,她要是哪日又离家出走, 他会如何。

  随即得到的回答,还真和卿衣说的相差无几。顶多用词比较斟酌些,更具古人特有的浪漫情怀。

  系统一脸血地记录下这个回答。

  然后一脸血地问, 任务在先前洞房花烛夜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她什么时候走。

  “这问题问得有点早了。”卿衣说,“小郎君本性好不容易暴露出来,我正觉得好玩儿呢。不然你去放假?我想走的话再叫你。”

  系统闻言,刚要说有这个放假的时间,不如多去搜集点和Z有关的资料,为以后可能会发生的变故做准备,转眼却见卿衣还是一贯没心没肺的样子,照旧馋齐予恭的身子,仿佛她一点都不关心齐予恭皮下究竟是不是Z,她只要玩得开心就够了。

  于是系统就想,真是Z的话,又能怎么样?

  难不成他舍得对卿衣下手?

  纵观这三个世界,即使是第一次出任务,卿衣二话不说把左知年给踹了,左知年也顶多悄悄在暗中守着,根本不舍得对卿衣怎么样——

  这是不是说明,Z对卿衣是真爱?

  否则被连踹两次,寻常人早该恼羞成怒,哪能像Z这样,锲而不舍的又追过来。

  想到这里,系统顿觉自己真相了。

  真爱就是了不起哈。

  系统不再多说,却也没按照卿衣说的去放假,他转而跑去灌水区,找关系好的人打听和Z有关的事。

  唯有知己知彼,才能更好地去担当一个合格的老父亲。

  这边系统在努力搜集Z的消息,那边卿衣大婚过后,在北齐王宫老实呆了没多久,想着皇后小厨房里的点心该出了不少新花样,便同齐予恭说等冬天过去了,她想回大梁看看。

  齐予恭稍作思索,点头应好。

  这么久过去,是该回门了。

  来年北齐开春,卿衣踏出王宫,坐上回大梁的马车。

  到京城时,大梁俨然已进入初夏时节,在太阳底下走上一会儿就得出汗。卿衣愉快地换上轻便的薄衫,同齐予恭到达宫门前,她掀起帘子露了个脸,护卫望着她,猛然一震:“见过小郡主!”

  卿衣笑:“你们还记得我呀?”

  护卫道:“万万不敢忘记小郡主。”

  护卫放行,卿衣一路坐到圣上在的地方。

  守在殿外的宫人们见有车来,且还是辆颇为眼生的车,正震惊于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宫中驾车,不及上前,就见卿衣从车上跳下来,转身对他们比出个噤声的手势。

  正如宫廷护卫们不敢忘记小郡主,这些伺候圣上的宫人们也是不敢忘的。

  尽管已经过去一年之久,但宫人们显然还深切记着小郡主以往威名,当下齐齐闭紧了嘴,眼睁睁看着卿衣轻手轻脚地进去,要给圣上一个惊喜。

  圣上果然惊喜得险些让人护驾。

  “不是说还要几日才能到?”对着这个许久不见,却一如既往仍旧虎得很的娇娇,圣上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好问,“累不累,来之前歇了吗?”

  “歇过啦……我这不是想着赶紧回来看你吗?”

  卿衣也没提他刚才将她当成刺客的事,只一个劲儿地朝他撒娇。

  圣上许久没被她撒娇,陡然重温,一时很是感怀。这时齐予恭入内拜见,圣上挥手让他起来,简单问了几句,便让他们去见皇后。

  “晚点朕也过去,”圣上道,“咱们一家人好好吃顿饭。”

  卿衣说好。

  去到皇后寝宫,照例是没让通报,卿衣也给了皇后一个惊喜。

  不过皇后到底是皇后,被卿衣这么一吓,回过神来,就一脸不赞同地说她多大的人了,怎的还像个小孩子。

  卿衣埋头撒娇:“我在您面前一直是小孩子嘛。”

  皇后被她撒得没办法,只好点她额头,说已经是王妃了,人前需稳重些。

  卿衣一边嗯嗯点头,一边伸手去拿小厨房呈上来的点心。

  一年没来,果然添了很多新花样。

  并且样样都很好吃!

  郡主回来是个大事,不多时,便有诸如公主贵妃等人闻讯赶来,对着卿衣嘘寒问暖,言语间都表达出这次回来是不是从此就不走了的意思。

  卿衣瞟了眼旁边听到这些话也仍镇定自若的齐予恭,答道:“我这是回门,回门知道吗?等等还要回北齐的。”

  大家闻言,很是叹息一阵。

  卿衣则差点笑倒。

  搞得全皇宫好像很嫌弃齐予恭这个北齐王似的。

  相比北齐冬日久,大梁则是夏日长。在宫里留了大半个月,卿衣赶在盛夏来临之前,和齐予恭回了北齐。

  从此卿衣再没提过要回大梁。

  只许久后的某个上午,碧桃正给卿衣捶腿,齐予恭下朝回来,卿衣睁眼看他。

  看着看着就发觉,这些年过去,这小郎君身材越来越好,从头到脚无一不合她的口味,以致于昨夜过于放纵,腿酸得需要碧桃按摩。

  不过昨夜归昨夜,眼下卿衣看着他,突然就生不出想再和他放纵的感觉。

  是时候离开了。

  “老父亲,”卿衣对系统说,“等我再回一趟大梁,就带我走吧。”

  系统哎了声。

  卿衣又说:“这次回去后,把我记忆梳理一下。”

  三次任务加起来几十年,再不梳理梳理,她连她生前的一些事都快要记不起来了。

  系统说好,转手记在备忘录上。

  再回了趟大梁,辗转又回到北齐,如此耗费几个月,半夜卿衣醒来,亲了身边的齐予恭一下,就头也不回地留下替身走人。

  离开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意外,系统微不可察地松口气。

  果然他的想法是正确的,Z就是舍不得对卿衣下手。

  到了任务点,系统去交任务,卿衣在积分排行榜下等着,查看积分。

  由于这次只是加急任务,结算出来的积分比起上次要少了些,好在还算可观,是同期新人的好多倍。卿衣查看完,抬头瞧了瞧排行榜,果然前十没有新的排名变动,Z这次结算的积分不足以让他继续往上爬。

  但Z结算的再少,也绝对是卿衣的好多倍。

  卿衣想,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也能成为传说级的任务者。

  三个任务顺利完成,她现在不再算是新人,等到下次做任务,加成和翻倍都会比新人期多,攒积分也更快。

  成为传说级是难,却也并非绝对做不到的事。

  正想着,系统交完任务回来了。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卿衣说,“普通任务者交任务,是要来任务点。传说级也要来吗?”

  系统答:“不需要。”

  随时随地交任务这种,属于最基本的特权。

  别说是传说级,等卿衣到了精英,她也能想在哪交任务就在哪交任务。

  卿衣闻言,踢了下地面:“我还以为传说级也得来任务点,这样我就能守株待……”

  话没说完,她突然愣住了。

  系统问:“怎么?”

  卿衣抬手摸了摸脸。

  很轻的触感。也很柔软。

  ——刚才好像有人在亲她?

  卿衣左右看了看,这会儿积分排行榜下没几个人,她站着的这个地方更是空空荡荡,就她自己。

  这么一看,好像刚才被亲是她的错觉。

  但卿衣从不会忽视这种神乎其神的感觉。她更喜欢称其为第六感。

  于是她不再在排行榜下停留,催促系统带她去休息。走路间还把帽子戴起来,将自己的脸遮了个全乎,才悄声对系统说:“刚才有人亲我。”

  系统:“?”

  系统忙不迭也左右看了看。

  没人啊。

  鬼亲她啊?

  “可不就是鬼。”卿衣说,“传说级可以兑换的技能多到翻不过来,难道还会缺少像鬼一样让人看不见踪影的吗?”

  系统懂了。

  然后下一秒,系统就打了个寒颤。

  妈耶。

  Z是舍不得朝卿衣下手没错,可Z却已经真爱到不惜兑换高等技能只为了偷亲卿衣的地步了吗?!

  这是性骚扰!

  举报!

  系统心里义愤填膺,面上却很小心地再朝周围看了看,同时展开搜索,企图找出Z的踪迹。

  卿衣说:“我估计这个没什么用。”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