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54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好认真哦。

  也有点中二。

  末世的人,脑回路都这样的吗?

  卿衣看着付从云,正要说话,就听“轰隆”一声巨响,天边亮起一道雷电,紧接着瓢泼大雨倾盆而至,把付从云专门设起的火墙给浇灭了。

  卿衣:“噗。”

  好在能成为异能者之王,付从云的手段可谓是相当多。他除了招牌的火系异能外,还有另外的压箱底的异能。

  这时天边雷电更加密集,雨势也更大,付从云毫不犹豫地再度挥手,刺亮的光在他手中凝聚成形,卿衣眯眼一瞧,是雷系异能。

  双系异能。

  倒也不算是菜鸡。

  随着付从云手里的光越来越亮,有阵阵雷声从中传出。这雷声与天边的雷声汇合在一起,卿衣回忆了下,和太子燕弘穿越到现代的遭遇有点像。

  她这是马上要穿越去瞿再的世界了吗?

  卿衣开始期待。

  果然,下一秒,付从云甩手把从未在乔湾面前展现过的雷系异能用出,然而没等那光来到卿衣面前,天边又是一声巨响,与此同时,比付从云的雷系异能刺亮上不知多少倍的光骤然出现,毫无停顿地把卿衣整个人给笼罩进去。

  这突如其来的光实在太亮,卿衣眼睛无法承受,自发陷入短暂的黑暗中。

  不过她还是看清,在她被笼罩的时候,付从云似乎也被笼罩了。

  ——付从云也要穿越?

  卿衣不由问系统:“这场穿越如果没有瞿再,乔湾最后是不是会和付从云在一起?”

  系统点头。

  乔湾是丧尸王,付从云是异能者之王,这两个在末世里王对王许多年,是恨不能把对方除之而后快的宿敌,可同时又有惺惺相惜之意,这样的两个穿到正常的现代世界,短期内很难融入进来,正常人也无法接受他们,可不就得内部消化。

  听完系统的解说,卿衣啧了一声。

  以后不遇到付从云还好。

  万一遇到了,那真是好大一盆狗血。

  不知过了多久,雷声消失,卿衣再次睁开眼,入目黑漆漆的,空气也难闻。

  这是现代世界?感觉有点不太对。

  感到自己似乎是蜷着的,卿衣还没动一动,就听砰的一道车门关上的声响,随即有隐隐约约的说话声传来,卿衣侧耳一听。

  “……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干完这一票,我就回老家种地去,以后再多钱我也不干。”

  “嘿你这小子,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先干这票,练练手,有经验了再继续干……这路还没走到一半呢,你居然说要散伙?”

  “是,我是答应过,可你他妈的也没告诉我点子居然这么硬!”

  接下来就是滔滔不绝的骂声,骂都跨省跑了几天了,后头居然还有警车在跟着,后备箱里的小孩绝对不是普通人。绑了这样的小孩,不被逮着还好,万一被逮着了,肯定牢底坐穿。

  卿衣听懂了。

  这两个人——目前不知道有没有第三个人——共同策划了一起绑架案,原本想着把小孩卖了或是怎样,结果逃出省这么久,警察也还没放弃追击,其中一人害怕,就想提前商量好散伙的事。

  不过……

  后备箱?

  卿衣伸手摸索了下。

  她是丧尸王,五感比人类强上不知多少,因此这一摸就让她摸出来,这儿可不就是轿车后备箱。

  那小孩就在这里咯?

  卿衣继续摸索。

  这回她摸到个明显不同的,又软又顺,短短的,是头发。

  头发的主人和她一样在蜷着,不过不知道是在睡觉还是怎么,被她这么一摸,也没给出半点反应。

  想起绑架常有的昏迷,卿衣只好努力翻身。

  后备箱空间太小,卿衣费了老大力气翻过来,累得身上直冒汗。她还没喘口气,视线一转,就撞进一双黑珍珠似的眼睛里。

  卿衣当先被这双眼睛给震了下。

  有个说法,是说东方人普遍黑头发黑眼睛。但实际上纯粹的黑眼睛非常少见,有的人一辈子都见不到的那种少见。

  譬如卿衣,这是她第四个任务了,她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纯粹的黑色眼睛。

  是真的漂亮,黑珍珠一样。

  努力从黑色眼睛的惊艳中回神,卿衣往后退了退,再一看,白白嫩嫩的带着婴儿肥的小脸蛋,亚麻色的头发,可不就是瞿再吗?

  ……草。

  草木摇落露为霜,草满池塘水满陂,草长平湖白鹭飞。

  卿衣深吸一口气。

  这瞿再真人也太贼鸡儿可爱了吧。

第40章 丧尸王在现代2

  照片和真人的差别,说是天上地下都不为过。

  卿衣刚开始看瞿再照片的时候, 觉得小正太很可爱, 挺想上手摸一摸。现在见着真人,她有意要用更好更多的词汇来形容, 可思来想去, 竟也只能脱口一句贼鸡儿可爱。

  “怪我不爱读书。”卿衣惋惜道, “这种顶级的可爱, 我的词汇量不足以让我吹彩虹屁。”

  系统说:“你以前也没吹过彩虹屁。”

  卿衣:“是啊,回头得找机会进修一下,不然人家都能吹上个几百字,到我这里, 草好帅, 或者草好美, 感觉有点心酸。”

  系统:“你先把草的诗背完再说。”

  卿衣:“我刚才背过啦。”

  系统回忆了下, 她刚才好像是背了三句诗, 刚好对应她前后说的三个草。

  再和系统一起用贫瘠的词汇赞美了会儿瞿再的可爱,卿衣把注意力放回到正主身上,看着看着, 没能忍住, 上手去摸了。

  滑嫩嫩,软乎乎, 好摸极了。

  按理来讲,被陌生人这么摸,不管大人还是小孩, 都得有点反应。然而后备箱里,卿衣把瞿再的脸摸了又摸,连同小耳朵都揉了一通,瞿再也还是只那么睁着眼看她,顶多眨一下,就没别的反应了。

  卿衣觉着这不对。

  难道那两个绑架犯给瞿再注射了什么针剂,导致他现在只能睁眼,做别的都没有力气?

  卿衣不由凑近他耳朵,以气声问:“你还好吗?”

  瞿再没吭声。

  卿衣问:“你能动吗?”

  瞿再没动。

  卿衣又问:“你能说话吗?”

  瞿再没说话。

  卿衣想了想,说:“这样,我说,要是说对了,你就眨下眼,不对眨两下。”

  说完退回原位,就见瞿再果然眨了下眼,像是同意她的话。

  不过卿衣还是觉得不对。

  感觉他这一下眨眼,似乎是正好赶上了?

  怀着这种疑问,卿衣说:“你是被抓过来的吗?”

  瞿再没眨眼。

  “你知道你家在哪吗?”

  瞿再没眨眼。

  “你知道你家里的电话号码吗,或者你爸爸妈妈的手机号?”

  瞿再还是没眨眼。

  卿衣不再问了。她开始思考。

  他究竟是把她当成和那两个绑架犯一样的坏人,才不肯回答她,还是因为他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又或者是因为,以他目前的情况,他真的回答不了她?

  思考完毕,卿衣没继续尝试着问瞿再,她只屏气凝神,听外面那两个绑架犯的对话。

  就听那个想要散伙的人——简称他为散伙——散伙总算停止骂脏话,然后呸的一声,应该是吐了口唾沫,粗声粗气道:“行吧,我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条子就在后头,该跑还是得跑。”顿了下,扬声喊,“你好了没?拉稀拉这么久,马上条子都追来了。”

  “哎,好了好了,正提裤子……就来。”

  这第三道声音距离车子有点远,传进后备箱里就模糊得过分。好在王者级丧尸技能不是盖的,卿衣听了个一清二楚。

  这样就可以确定了,绑架犯果然还有第三个。

  很快,脚步声由远及近地响起,第三个绑架犯——鉴于他刚才开口就是提裤子,简称他为裤子好了——裤子快步回来。

  接着,说话声、关门声等种种声音混在一起,卿衣努力分辨,总算确定绑架犯就三个,没有第四个。

  并且从绑架犯们断断续续的谈话中可以得知,这三人都是从同一个地方里出来的,原本普普通通地打着工,后来被介绍去工地干项目。谁知项目干到一半被叫停,还拖欠工资不发,一度连回老家的路费都凑不齐的三人实在没办法,干脆心一横铤而走险,干起了绑架。

  照散伙的意思,绑个小孩子,勒索个七八十来万,他们仨一分,也够风光一阵。最后小孩是成功绑来了,可看那长相和打扮,最先提出要干一票的人,简称他为干票,干票狮子大开口,直接勒索八百万。

  接到勒索电话的小孩家里人二话不说报了案。

  后面的事也的确证实小孩身份不一般。

  报案后,三人连夜逃出省,又换着班绕着路没头苍蝇似的胡乱逃了几天,居然也还没甩掉追在后头的警车。更别提一路上遇到的各种查车拦车,以致于他们现在都不敢上高速,全走的乡下小道。

  “几天没洗澡,脏死了。”这会儿轮到裤子开车,他一边抽着烟,一边说,“等晚上到县里,找个洗脚城进去搓搓,保管一身都是灰。”

  散伙接话道:“搓完睡哪?”

  裤子说:“还能睡哪,肯定是洗脚城啊。老子花钱进去搓,连个觉都不让睡?”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