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64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看着卿衣坐在那里签字,有条不紊的,钟老收回目光,转而看向落地窗外的草坪上,正在玩画画的瞿再。

  瞿再显然是在很认真地画,但总是时不时就要转头,看一眼卿衣。

  钟老隐约看出点什么,想了想,压低声音问卿衣:“虽然答应过你不会多问,但我还是有一点想知道,你留在瞿家,是为了瞿再吗?”

  “是。”卿衣答,“我来到这里,只是为了他。”

第49章 丧尸王在现代11

  钟老把带卿衣去部队报到的时间定在了年后。

  说起来距离新一轮的征兵还有半年,但钟老显然等不到征兵。

  如果不是卿衣说她要用这段时间培养瞿再的独立性, 免得她前脚一走, 后脚瞿再就出事, 钟老恨不能现在就带她走人。

  而得知卿衣离开的具体时间, 瞿再没说话,只爬到椅子上, 伸手去够台历本。

  够到手后,他坐下来, 开始数卿衣还有多少天会离开。

  二十三天。

  这么少。

  瞿再眉头动了下。

  他大约是想像其他人那样用皱眉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无奈这个面部表情对目前的他来说有些困难,他象征性地动了下眉头,就又面无表情着一张脸, 重新数了一遍。

  还是二十三天。

  确定自己没有数错,瞿再放下台历本,掰着手指头算,加上今天是二十四天,不加今天是二十三天。

  然后过了明天是二十二天, 过了后天……

  越算越少。

  他眉头又动了下。

  最后他抱着台历本去找卿衣。

  卿衣正坐在窗台上看书。这次看的是《自动武器原理与构造学》。

  瞿再个子矮,以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因为被卿衣捧在手里,从而露出少许的书的封皮。他对着“原理”两个字盯了会儿, 才听卿衣问:“再再要和我一起看吗?”

  “不看。”

  “可我听说, 很多男孩子都对枪械感兴趣。”

  “看。”

  瞿再说着,伸手要她抱。

  卿衣放下书,弯腰把他从地上捞到窗台上, 他便坐在她怀里,和她一起看书。

  像乔湾是丧尸王,丧尸王本身就足以抗衡所有攻击,并不像人类那样额外需要武器,因此乔湾对武器的了解仅限于子弹打在身上跟挠痒痒似的,一点都不疼,别的就没了。

  相应的,王者级丧尸技能里也没多少和人类武器相关的知识,卿衣只能临时自学。

  好在有技能加持,卿衣看书速度很快,且一遍就能记住,堪称过目不忘。起初为了照顾瞿再,她放慢速度,停留好几分钟才翻页,直到中间她看得入迷,半分钟翻一次,连翻十来页,才发觉瞿再一直没出声。

  从文字中回神,卿衣低头看瞿再,发现他眼睛是在盯着书页没错,可那明显发呆的模样暴露出他注意力并不在书上。

  “再再?你不感兴趣吗?”卿衣问。

  瞿再眨了下眼。

  很快,他视线离开书页,停在手里的台历本上。

  卿衣跟着看向台历本。

  就见他手指头在上面滑动几下,停在今天的日期处:“今天。”

  卿衣说:“嗯,这是今天。”

  瞿再翻到下月,指着被他画了很多个框框,险些要看不出数字的日期:“你这天走。”

  卿衣说:“是。”她笑了笑,“再再现在已经开始舍不得我了吗?”

  瞿再嗯了声。

  他眉头动了动,终于挤出个小小的川字,整张脸凝重又严肃。

  卿衣看着他这小表情,先夸他居然这么快就学会皱眉了,下次可以学习新的表情,才说:“那在我走之前的这段时间里,再再要不要做点什么,好让我到时候能放心地走?”

  “要。”

  “那再再好好想,想好了告诉我。”

  瞿再这就开始思考。

  因为瞿再是小孩,加上孤独症,他不管玩什么做什么都很专心的缘故,有时钟老和卿衣说话不会刻意避开他,所以瞿再有听到一点,那就是尽管签了协议,可假使当时的训练或者任务非常重要,卿衣就不能放假,毕竟对于士兵来说,训练和任务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

  也就是说,一旦运气不好,瞿再可能会连续很久等不到卿衣回来。

  这样的话……

  “我会对你说很多话,做很多事,”结束思考的瞿再对卿衣说道,“你走之后,每天想起一句话,一件事,可以想很长时间,都是我。”

  他表情认真极了。

  卿衣没忍住亲了亲他:“那我等着。”

  于是从这天起,瞿再果然开始说很多的话,做很多的事。

  他会在每天醒来对卿衣说早安的时候,加上一句六点好。过半小时后,他会说六点半好,七点时说七点好,以此类推,一直到夜晚入睡,说完晚安,他会加上二十二点好。

  等到第二天,他改变了下时间点,变成六点十五的时候说,六点四十五的时候说,第三天接着改变,这么持续到卿衣走的那天,果然比起以往多说了太多的话。

  做事也是。

  卿衣看书他要一起看,卿衣出门他要一起出,包括卿衣去钟老那个小武馆和人练手,他也会坐在旁边,每每卿衣一拳把人打趴下,他就学钟老那样拍手,渐渐的竟是把鼓掌叫好都学会了。

  卿衣对此感到非常欣慰,她的再再越来越趋于正常小孩了。

  但她也没忘记系统模拟运算的结果,就问瞿再:“我走之后,你会对爸爸妈妈说这么多话,做这么多事吗?”

  瞿再说:“我会努力。”

  卿衣说:“开学呢,在幼儿园里也会对老师和小朋友们这样吗?”

  瞿再说:“我会努力。”

  卿衣说:“好。我也会努力每天都和你开视频,到时候我会问爸爸妈妈你有没有努力,如果没有……”

  她话还没说完,瞿再就急急道:“我会的!”他小小的手指合并起来,学电视剧里那样发誓,“如果我没有努力,我第二天就说双份的话,做双份的事!”

  卿衣点头:“我相信再再。”

  她最后抱住他,亲亲他额头脸蛋,起身走向等在前方的钟老。

  走了几步,她回头,就见瞿再站在那儿没动,表情也没变,脸上却有泪水落下。

  他哭了。

  卿衣只好走回来,给他擦眼泪。

  看到卿衣从自己脸上擦掉像是水一样的东西,他问:“卿卿,这是什么?”

  “这是眼泪,人类感到难过、悲伤、痛苦,就会流下眼泪。有时开心、喜悦,也会流眼泪。”卿衣把沾了他眼泪的纸巾叠起收好,又亲亲他,“很珍贵呢。谢谢再再为我哭。”

  也谢谢再再同意和她分离。

  她的再再,是个天使啊。

  ……

  不管在哪个领域,初来乍到的新人,总要遭受一番来自社会的毒打。

  部队也不例外。

  尤其卿衣的外表还是个相当年轻的女孩,让人一看就觉得她应该还在念书——这样娇滴滴的女孩子空降过来不说,听闻还享有各种五花八门的特权?

  大家互相对视一眼,齐齐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

  望见这反应,钟老也不吭声,更不会去特意提点卿衣。他只语气很平淡地宣布从今天起,卿衣会和大家一起训练,宣布完转身就走,好像卿衣是靠着走后门,而不是他亲自招揽来的。

  才走出没几步,身后响起一道口哨声,随即有人问:“多大了?有十八吗?”

  钟老听得出,这是队里最刺头的那个家伙的声音。

  紧接着就是卿衣的声音:“有。”

  刺头问:“在念书?”

  卿衣答:“没有。”

  刺头说:“不念书了怎么不去嫁人,干什么想不开来这里啊?”

  卿衣顿了下。

  钟老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回头看去。

  就见卿衣笑起来,白皙娇嫩的面容在一群大老爷们儿的环绕中显得耀眼极了。

  以刺头为首的大老爷们儿差点被这笑晃花眼。

  “不想嫁人。”卿衣笑着说,“只想揍人。”

  乔湾的音色偏冷,不刻意放低时,满满的御姐范儿。此刻卿衣就用着这种声音,笑着弯了弯手:“我知道新人空降,老人们总是不开心的。来比一比?”

  大家再度互相对视一眼。

  有意思。

  光看这架势就知道,她至少有点身手。

  “怎么比?”刺头问,“不对,你都会什么?咱得比你会的,不然说出去不止是欺负新人,还欺负小女孩,这多丢面子。”

  卿衣说:“比在我把你们全部撂倒之前,你们能不能碰到我怎么样?”

  刺头听着,还没做出个表情,卿衣已经一步上前,毫不花哨的一拳直冲他面门。

  按理说能进到这支队伍里,资历最浅的也训练了三年以上,像刺头,他更是接受了整整七年的训练,出过许多任务拿过不少头功,别说是一女孩这样冲他出手,就算是近身格斗最强的队长,也绝不敢这样。

  可卿衣不仅敢,她还就这么一拳把刺头给揍趴下了。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