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97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所以她绝对不可以怀孕。

  一旦怀孕,但凡被谁发现了点蛛丝马迹,到时她的下场可不是死那么简单。

  俞流年纪轻轻就能成为武林盟主,不仅仅是武功高强,自然也不乏头脑聪慧。他稍微一想,便想出问题所在:“十年已到,有人想当新的圣女?”

  卿衣点头。

  明乐九岁被定为圣女,至今已近十年。

  这样久的时间,正该是圣女换代,然则圣主不仅没提出换代,还有意让明乐继续在任十年——这可不就挡了别人的路?

  而明乐武功之高,圣宫里仅圣主是她对手,如此便无法进行暗杀;又内力之深,可以护住心脉,除非那种见血封喉的剧毒,否则寻常毒药也无法让她即刻毙命。

  这么思来想去,竟没有什么简单有效的法子能拿来对付她。

  好在圣宫对圣女要求良多,照着要求仔细琢磨,竟也琢磨出个妙计,那就是给明乐下春.药,让明乐**。

  没了贞洁的圣女,可不是圣主想偏袒就能偏袒得了的。

  “我现下处境十分危险,”卿衣对俞流说道,“还望盟主体谅。”

  俞流说:“我知道了。”

  他没再提这事。

  过会儿又问:“谁给你下的药?”

  卿衣道:“盟主怎么想到问这个?”

  俞流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他瞧着还是那么个“我很正派”的样子,语气却很冷淡,似乎一旦得知对方名字,就要立即拔剑杀过去。

  卿衣有点想看正派盟主化身修罗的那一幕。

  她便道:“盟主可听说过圣宫的秋姑娘?”

  俞流沉吟一瞬:“秋姑娘……秋桑?”

  卿衣说:“就是她。”

  由于圣宫只有圣女,没有圣子,因此圣宫里女子居多。

  其中地位较高,有资格参与圣女换代者,便被称为姑娘。

  秋姑娘秋桑,正是给明乐下春.药的幕后黑手。

  不过……

  “秋桑目前不在圣宫。”卿衣道,“我本也不该在圣宫的。”

  她这一说,俞流想起来,他被她掳来圣宫之前,她好似刚从别的地方赶回来。

  他便问:“所以你不担心有人发现我?”

  卿衣说是。

  以明乐的能力,本就不敢有人暗中窥视她,卿衣来了后,就更不会出事。

  话说到这里,卿衣侧了头,开始洗头发。

  俞流看着,也不知心里作何想法,竟自发伸手帮她浇水。

  卿衣顿时就笑了。

  他好像,已经开始把她当成妻子那样对待了?

  俞流自己要帮忙,卿衣也没不让。洗好头发,**的一把被她挽起来,衬得那手肤色更白,几欲晃人眼。她回头问:“盟主还有话要问吗?”

  俞流说:“有。”

  卿衣作洗耳恭听状。

  俞流便问:“你喜欢圣宫?”

  “尚可。”

  “如若让你跟我走……”

  “我不会跟你走。”卿衣又是想也不想地拒绝。

  俞流问为何。

  卿衣想了想说:“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圣女,每日勤练武功,从不间断,为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杀掉圣主,换我自己当圣主。”

  打从明乐进圣宫的那天起,圣主就告诉明乐,他杀了她的父母,他期待明乐报仇的那天。

  彼时明乐年纪小,对仇恨懵懵懂懂,但也知晓何为孤儿,何为死亡,是以她勤勤恳恳地努力至今,人生目标极其明确,谁都别想让她改变。

  换成现在是卿衣,卿衣也不想。

  为了人生目标而奋斗——

  这妹子多优秀啊。

  怎么可以硬生生扭转这份优秀呢?

  所以:“我不会有孕,不会离开圣宫,更不会选择嫁人。”卿衣说,“盟主还有别的想问的吗?”

  俞流摇头。

  他已然明白她的态度。

  同时也明白,这位圣女,与别的女人不一样,她是特别的。

  尽管如此,俞流也还是没走。他继续帮卿衣浇水,动作体贴又自然。

  直至卿衣从池中起身,水珠滚落,他取过一旁的浴巾给她,才道:“我走了,三日后再来看你。”

  卿衣道:“慢走。”

  俞流这便要离开了。

  不过临走前,他把一支极为小巧的玉做的笛子给了卿衣。

  “有事就吹这个。”他说,“我会立即赶过来。”

  卿衣接过,送到唇边吹了两下,没有声音。

  但见俞流点头,还准确说出她刚才吹的那两个音,卿衣懂了,这是专门定制的,一般人根本听不到。

  她把玩着小玉笛,目送俞流踏着月色离开。

  俞流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侍女传话,言道圣主要见圣女。

  卿衣听了,换上衣服,草草擦过头发,一边前往圣主所在的闭关地,一边问系统:“圣主不是在闭关吗,他喊我,是出关了?”

  系统说:“嗯,刚出的关。”

  卿衣说:“我还以为他发现俞流了。”所以才叫她过去。

  系统说:“他和俞流旗鼓相当,俞流不故意暴露,他不可能发现。”

  卿衣问:“那我什么时候能和他旗鼓相当?”

  系统说:“你换的宗师级武学技能,以宗师级的练功速度,可能要过个两三年四五年?”

  卿衣说:“这么久?早知道换顶尖级的了。”

  不然今晚直接把圣主干掉,她摇身一变成为新任圣主,也用不着防那个秋桑跟她抢圣女之位了。

  心下胡乱想着,走到一扇紧闭的石门前,卿衣正待运气推开,却是还没出手,石门自发大开,里头遥遥传来一道男声:“明乐来了。”

  “是。”

  “进来吧。”

  卿衣走进去。

  当先是一条石道,黑漆漆的,没有点灯。卿衣也没点灯,她径自往里走,走到深处,才渐渐有了光亮。

  抬眼看去,石道尽头是个不大不小的石室,里头布置极其简陋,唯其中一面石壁上挂着幅画,此外便再无别的装饰。

  卿衣下意识看了眼那画。

  画的是个女子。

  女子身穿红衣,俯身嗅花,体态曼妙身姿婀娜,教人想拨开那散落下来的长发,好生瞧瞧她脸容又是何等的美丽。

  料想这女子是圣主心上人,卿衣看一眼便不再看。她目光一转,圣宫第一人正盘膝坐在石室最中央处,他年岁已过四十,可瞧着却风华正茂,和寻常年轻人没什么两样。

  这便是宗师之上的境界。

  说来圣主也算明乐半个师父,卿衣正要拜下去,圣主抬手一招:“明乐来。”

  卿衣去到他近前,同他一样盘膝坐下。

  圣主道:“不是要年后回来,怎的提前这么久?”

  卿衣道:“秋桑对我下手了。”

  圣主道:“哦?”

  他目光平静无波,好似深潭。

  卿衣没说春.药的事,只道:“她等不及了,想逼我拱手让位。”

  圣主道:“你想让吗?”

  卿衣说:“自然不想。”

  圣主道:“乖孩子。”又道,“再近点,让我好好看看你。”

  卿衣暗自一皱眉。

  这个圣主好像有点奇怪。

  但她现在不是圣主的对手,只能依言往前,同圣主之间的距离拉近到堪堪一尺,才见圣主神情微缓,似是终于满意。

  这样近的距离,卿衣才下意识提起心,圣主已然靠近,轻轻嗅了嗅。

  卿衣心里一跳。

  下一瞬,圣主抬起头来,眼睛紧盯着她,道:“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他问,“是谁?”

  卿衣嘴唇微动,还没说话,圣主又兀自继续说道:“不是答应过我,此生除了我,不会靠近别的人?明乐,”他目光忽然变得缱绻,“你走的这些日子,你都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他伸手,想要搭上卿衣的肩。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