恃宠而娇 第99章

作者:乃 标签: 甜文 系统 快穿 穿越重生

  圣宫上下皆知这处石林是圣女练剑之地,故而等闲并不敢有人进入。不过想到上次圣主突然传见,卿衣留了个心眼儿,和俞流在石林最隐蔽处,声音也压得极低,避免突发意外。

  此刻她被俞流抱在怀中,正咬着手指,忽然俞流停住,以口型道,有人来了。

  卿衣咬得更紧。

  停在这里不上不下的,有些难受。

  当即也顾不得去看是谁来了,她松开手指,转而咬上俞流脖子,力道之大,险些要咬出血来。

  俞流面色未变。

  他抬手抚上卿衣后背,慢慢抚慰她,同时仔细倾听来人动静。

  先是脚步声,轻到近乎没有,可见是个高手。

  再来是……

  “哗啦。”

  隐约的铁链声传来,卿衣骤然抬头。

第74章 圣女专心事业5

  来人赫然是圣主。

  他怎么出来了?

  居然连铁链也带上了……

  卿衣正要以口型告知俞流, 俞流已然低下头,含住她的唇。

  卿衣登时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只好眨眼睛, 企图让俞流明白此刻是个多么危险的处境, 俞流却浑然没有察觉她反应一般, 不紧不慢的继续抚慰, 好似一点也不担心他们两个会被发现的样子。

  于是卿衣就悟了。

  虽然之前系统说俞流境界和圣主旗鼓相当, 但真正比较起来,或许俞流的境界比圣主要略高一筹?

  不然听铁链声,圣主分明就在附近, 只要稍微发出一点声响, 就能引起圣主注意的那种近, 俞流却也敢这样动作,可见他根本没把圣主放在眼里。

  想到这里, 卿衣不由放下心。

  不过下一瞬,她又重新提起心。

  差点忘了, 圣主那堪比狗鼻子一样的嗅觉……

  “哗啦。”

  铁链再响,这次距离更近, 卿衣估摸着圣主再往前走个十来步,就能到达她和俞流所在的石柱跟前。

  卿衣有点紧张, 但更多的是刺激。

  她从没碰到过这样的事。

  她情不自禁地抓住俞流的手臂, 呼吸也尽量跟随俞流的节奏, 免得乱了被圣主察觉。

  俞流瞌着眼,照旧抚慰着她,十二分的从容不迫。

  随后“哗啦”声由远及近, 渐渐变得清晰,圣主果然往这边走了走。

  一步,两步,三步……

  卿衣听得心跳都加快了。

  真的刺激。

  可惜系统正在屏蔽,不然有老父亲陪着,她也能凭借吐槽缓解一下。

  铁链声愈发靠近。

  七步,八步,十步……

  最终铁链停在石柱前方,不动了。

  彷如一墙之隔。

  卿衣顿时大气不敢喘。

  她抓着俞流的手也不自知地加重力气,留下几道或深或浅的指印。

  俞流却还是那样,微微瞌着眼,手中抚慰的动作不停,甚至他还有闲心转去亲卿衣的脸,很轻,比圣主的脚步声还轻。

  他不转移亲吻还好,他这么一转移,卿衣呼吸都要屏住。

  这……

  不可否认,武林盟主是很厉害,但俞流的胆子未免也太大了点?

  当是时,“哗啦”一声,连带着破空之声,铁链被圣主击在石柱上,重逾千斤的石柱被撞得狠狠颤动几下,到底是稳住了,没有破碎,更没有倒地。

  毕竟这石林,本身就是为了方便圣女练剑才设立的,数代圣女的剑都没能让任意一根石柱损坏,更何况圣主这仅仅只是为了发泄怒气的一击?

  铁链落地,圣主不再在石林中停留,脚步声响了几下,便消失了去,他动用轻功离开了。

  卿衣身体蓦地一软。

  俞流道:“没事了。”

  明知他敢开口说话,必然是有所保障,但卿衣还是小声说道:“万一他半路折回来……”

  “不会。”俞流语气很淡,却也很笃定,“圣主自负,他亲自走过的路,绝不会回来走第二遍。”

  他果然听出刚才那是圣主。

  同样的,他对圣主也很了解。

  卿衣不由问:“你以前见过圣主?”

  俞流道:“嗯。”

  具体是怎么见的,又见过几次,他没说,他只重新含住卿衣的唇,继续刚才中断的动作。

  卿衣也顾不得追问,跟着他将这次的春风吹完。

  尘埃落定,卿衣正喘气,俞流拨了拨落在一旁的衣服,从中翻出他特意带来的药,喂卿衣吃下。

  卿衣以为是上次那种药,吃下去才发现一点都不苦。

  “什么药?”她问。

  “防止有孕。”俞流答,“今日吃过,往后三月不用再吃。”

  卿衣懂了。

  这也是可持续性的。

  高手在民间,这江湖上的奇人异士可真不少。

  由于先前出了汗,尤其卿衣,她还因为过于紧张而出了点冷汗,俞流抱着她,她指着路,两人去到圣宫后山,寻了一处泉眼,略作清理。

  这会儿日头已经升得很高,日光从茂密枝叶间投射而下,斑驳着透出一种静谧。水声潺潺,这泉眼里流出来的水干净得很,卿衣洗过脸,正要找东西浸水擦身,俞流递来一方湿帕子,卿衣随手接过,是热的。

  他居然把内力用在这上面。

  卿衣有点想笑。

  “多谢盟主。”她笑起来很是动人,眉眼弯弯,红唇也弯,“以前听说盟主是正人君子,我还不信,如今却是信了,盟主确为其中翘楚。”

  俞流听着,神色淡淡。

  这话他听得多了。

  但从她嘴里说出来,他心里竟有些欢喜。

  他便道:“不要叫盟主。叫我名字。”

  卿衣道:“俞流?”

  他嗯了声。

  卿衣说:“礼尚往来,你也该叫叫我。”她说,“我还没听你叫过我名字。”

  俞流沉默片刻。

  卿衣擦完身,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好整以暇地看他。

  ——他会怎么叫?

  和上次任务一样,她到现在都没说过她叫卿衣。

  许是卿衣目光过于期待,俞流缓缓开口道:“……卿卿。”

  这一声喊得有些生涩,也有些迟疑,显然他并不确定他这么喊,她可会高兴。

  不过喊出来后,他仿佛确定什么,又喊了遍:“卿卿。”

  这回喊得很熟练,也很坚定。

  卿衣笑得更动人了。

  她就知道,这俞流还是左知年扮演的。

  同样她也没猜错,左知年在屏蔽记忆前,果然给自己下了足够的暗示,只为记住她的名字。

  “俞流,”卿衣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俞流沉默。

  但很快,他点了下头,承认了。

  卿衣问:“你喜欢我什么呢?”

  俞流答:“我也不知。”

  卿衣手正撑着下颚,闻言指尖点了点脸颊。

  她大致还记得最初问左知年这句话,左知年回答说不知道。到得现在,居然也还是不知道。

  这个人可真是……

  “圣主出来,我得回去了。”卿衣把洗干净的帕子还给他,“三日后再见。”

  “好。”

上一篇:凶兽她只想回家

下一篇: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