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0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小姐,是去还是不去?”汀兰想着少爷大婚的事小姐一点风声也没听到,如今忽然让小姐去小姐凭什么就去,简直就没把小姐当成柳国公府的人。

  思晴无奈的笑了笑,怪不得他回了京都,原来是定了亲事,思晴看出汀兰的想法,道“去是一定要去,最好备上礼,名义上我还是从柳国公府的小姐,不然也不会嫁进将军府。”

  汀兰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思晴拿着婚帖,心中五味陈杂,不知是什么滋味,柳家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心中早已认定的哥哥,如今也要大婚了。

  第十一章

  一大早思晴便被柳国公请回了国公府,说是帮助柳太太处理柳思城的婚事,柳思凝还未出阁,能帮上忙的自家人也就是思晴了。

  千万个不愿意也抵不住柳国公“苦口婆心”的厚脸皮。

  “你走了我怎么办?”萧念在思晴旁边拉着思晴的衣角问道,“一会儿送你去大房待两天好么?”思晴摸摸萧念的头,“念儿乖。”最早萧念是排斥这个动作的,可是当排斥无效时也只有任思晴遍布了。

  萧念抬起头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思晴,黑釉般的眼睛好像在说些什么,“我可以去么?”

  思晴摇摇头,外一这个小祖宗出了事自己可就真吃不了兜着走了,萧念抓住思晴的衣角,用力的晃,思晴实在受不了便答应只带着他一天。

  马车上萧念倒也是很乖,一直坐在思晴身边,思晴握着萧念的小手,“念儿保证乖乖的。”思晴嘱咐道。

  萧念上了车便没有刚才那么听话,只是哼了一小声。

  柳国公府张灯结彩,不为别的,只为柳思城要迎娶侯府嫡女,迎娶的是诚郡侯的幺女,对于一个没落的国公府能娶上侯门女已经是上好的姻缘了。

  “也不是很好啊,还没有将军府气派。”萧念憋着小嘴儿道,好像不是他自己要跟着来的一样。

  思晴拉着萧念的小手,带着汀兰进府,一进府便见到柳太太忙碌的身影,“母亲。”这两个字是思晴一点都不想讲出口的。

  柳太太见到思晴本就烦,再看见带来了个拖油瓶更是不开心,“呦,这是帮忙来的?还带着个拖油瓶。”

  萧念听到立马道“我还不愿来这国公府,没有我们将军府半点气派,真不知这里怎么养出我们家好娘娘这样的人。”

  萧念说的柳太太没话说,思晴心中微微高兴,娘娘,娘亲,小孩子的世界还真是又意思。

  “真是跟你一般伶牙俐齿,不怪是你的继子。”柳太太道,思晴回答“他不仅是我的继子,还是萧默将军唯一的儿子。“

  柳太太立刻觉得自己失了言,逞一时口舌之快,却忘了这是掌握兵马大权的萧默的儿子。

  柳太太道“也没有什么要你帮忙的,你带着他去府里别处走走,免得碍事。”说完便去忙自己的了。

  思晴乐得清闲,带着萧念回了自己居住的抱厦。

  “那个婆子真的好凶,念儿不喜欢。”萧念边跟着思晴便一路嘟嘟囔囔。

  思晴刚带着萧念走进抱厦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梨树下。还是那般温润如玉。

  “思晴?”思城有些惊讶,“你怎么在这里?”思晴问道,思城微笑说“别的地方太吵,这里安静。”那微笑好像能融化全世界。

  “漂亮叔叔。”萧念低声道。思城看向萧念,道“萧将军的儿子?”

  思晴点点头,走上前去,“还没恭喜你,要成亲了。”思晴的声音慢慢消失在梨花香中,半响,思城道“兄长新婚,妹妹没有什么礼物么?”思城的眼睛笑成一弯明月。

  思晴淡淡道“没有,祝福就是最好的礼物。”

  萧念跑到思晴和思城的中间,“她是我娘娘,你不能抢。”思晴意外的看着萧念,这是今天她第二次听见萧念给自己的新名字,娘娘,第一次时维护,第二次是给自己的领地插上旗子。

  思城蹲下身子,“她是我的妹妹,所以我不会跟你抢。”思城依旧在笑,思晴从小看思城笑到大,即使是自己狠狠的伤害他时他都在笑,可是每一次笑容背后,思晴都看不到他的快乐,一个人笑却不是因为他快乐。

  萧念撇了撇嘴,“她是我的,是爹爹的。”然后不再说话。

  思晴摸了摸萧念的小脑瓜,“我带念儿进去了。”思城点点头,目送思晴二人。

  萧念看起来的确有些疲惫,被思晴哄着入睡。

  思晴则站在抱厦窗前看着思城,他又回到梨树下,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背对着思晴,即使背对着思晴也知道他现在的表情,一定是微笑。

  如果一个人很痛,还要微笑么?思晴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因为年幼的时候她便学会了在继母的面前强装微笑。

  柳思城成婚的那日柳国公府前车水马龙,往来的宾客络绎不绝,不知是看在过气的国公府面子上还是侯府的面子,处处都是耀眼的红,思晴真想知道萧默迎娶自己那天是否也是这般光景。

  思晴作为柳家的姑奶奶不得不跟在柳太太身后招待客人。虽然自己打心底里不乐意。

  京城的很多贵妇思晴都已经结识,多是因为将军夫人这个身份,所有人都会因为这个头衔而卖思晴三分薄面,而每当有初见的太太夸思晴的时候,柳太太都会气上那么一下。

  但是一会儿便不那么气,因为她坚信自己的女儿会比思晴嫁的更好。

  思晴与一个熟识的太太在花厅聊天,便说到这新娘子,“不知我这未来的嫂子是否是个美人。”

  那太太道“还没见过,这是侯府诚郡侯幺女,说起来也不小了,当年被退了婚。”说到这里时那太太看了思晴一眼,接着笑着道“哎,大喜的日子我不该说这些。”

  思晴道“没关系,继续说吧。”

  那太太似乎得到了鼓励般,继续道“这最小的嫡女也最受宠,从小便被宠坏了性子,娇惯的可怕,好像是因为赐婚,被退了婚,便一直呆在家里,再几年就真成了老姑娘。”

  思晴笑着想这皇上真是个喜欢乱点鸳鸯谱的人。不知思城娶了个骄横的女子以后会怎样,想必柳太太只重视了身份,却忘了品性,这样不负责的母亲真是除了她再找不到别人。

  “想着成婚后就会好多了。”思晴心中是这样期盼的,那太太奉承道“要是都像萧奶奶你这样那可真是好了。”

  “真是夸奖了。”思晴表面上的风光让人羡慕,只是谁又知道,她现在还是处子之身,该庆幸还是该悲哀。

  外面响起阵阵喜乐声,思晴便知道是花轿来了,跟那太太一同出去观礼。

  一身大红的思城拉着一个身材曼妙的新娘子走进正堂,在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中结为连理,思城一直在微笑,却让人感受不到任何喜悦。

  送新娘子回了新房后,便开始了宴席,思城喝的脸颊微红,当真是醉了七分。

  见到思晴时思晴正准备离开,她心里始终放不下小包子萧念,便打算提前离去,“思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