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1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回过头,见思城脸颊微红的样子,嘱咐道“少喝些,还有新娘子在等你。”

  思城却只道“叫我哥哥。”

  思晴皱起眉头,没有去理会,便准备上马车,思城忽然发起火,拽住思晴的衣袖,惊了思晴一下,“叫我哥哥。”

  思晴从未见过他这般生气,心里也有些害怕,便道“哥哥。”

  思城松开思晴的衣袖,慢慢放下手臂,“回去注意安全。”便转身回到宴席。

  只留思晴一个人愣在那里。

  回到将军府已是夜深。

  萧念早已休息,看着萧念那不雅的睡姿,露出圆鼓鼓的肚皮,思晴忍俊不禁,忽然思晴有些想念萧默,不知萧默什么时候能回来。

  第十二章

  时间从指缝溜走,四季转换,夏夜,落叶,白雪,春风,转眼间思晴已经嫁入了萧家一年,大奶奶向来进水不犯河水,只要你不去惹她她自然愿意与任何人笑脸相迎,二奶奶程锦澜虽一直跟思晴敌对,但萧默不在,顶多是语言上的不让人,还真真没有什么争风吃醋的事,至于萧念,虽不愿改口叫娘亲,却也算是与自己亲近了很多,甚至有些离不开。

  只是萧默,这个最应该与自己亲近的人,始终留在边疆,只与自己渡过一日的大婚之夜,便匆匆离去。连话都没说上几句。

  虽说是锦衣玉食,但思晴怎么就是觉得这生活有些悲哀呢?

  思晴打开木匣子,拿起那几封薄薄的家书,却能感到重重的力量,即使它们都写着相同的话,一切安好。

  思晴笑着把家书重新放了回去,忽然一个兴奋的声音传来,“小姐,小姐。”

  思晴轻皱眉头,这再是国公府自己的抱厦,这是萧家,这规矩当真是扳不回来了,思晴看着她不言一语,汀兰低了低头,“小姐,这不是拿到家书奴婢开心么?!”汀兰把家书交给思晴,思晴也显得有些兴奋,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轻声读了出来“凯旋归来,指日可待。”

  “姑爷要回来了,真好。”是啊,萧默回来了总比一直不回来要好,人和人之间需要时间磨合,就像自己与萧念一样,若是萧默回来,至少还有机会,抓住丈夫的心,虽然思晴认为两个人过日子未必要有爱情,但有个依靠总是好的。

  “念儿呢?”思晴已经迫不及待与萧念分享好消息。

  “小少爷应该在师傅那里学射箭。”五岁的孩子学射箭这就是将门的孩子。话音刚落,一个拿着小弓的奶娃子便跑了进来,萧念看起来长高了些,也壮了些,可是那张肉呼呼的包子脸还是没有变。

  萧念高兴的跑进来,“娘娘,爹爹要回来了。”思晴早该想到,自己这里应该是最后得到消息的,萧念又怎会不知道。

  “是啊,来人,还不带小少爷去沐浴。”思晴吩咐道,然后捏捏萧念的小脸,“真脏,满身的汗。”远远的看上去哪像是继母与继子,明明是姐弟。

  萧念嘟起小嘴,“娘娘这时嫌念儿脏了,说念儿可爱的时候怎么不嫌。”然后扔下小弓便赶紧跟着丫鬟走了。

  思晴摇头叹道“越来越调皮。”不过至少自己这个继母当得算是称职了。

  萧默在边关大获全胜,甚至敌军连连溃败,这边皇上给萧府的赏赐也连连不断,萧府再一次因萧默光耀门楣,连思晴出席各种宴席都是被讨好的对象,这个将军夫人当得可着实光彩了。

  当萧默班师回朝的消息传开后,萧府的门槛便被踏平了,思晴也忙的不可开交,说起来不觉得累心里反倒开心一些,因为萧默回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萧默这次班师回朝的阵势不比上次小,赏赐也不比上次少,众将士与家人团聚心中无比喜悦,萧默更是如此,萧念始终是萧默心中一直放不下的石头,而萧念的母亲也是萧默心中一直不能触碰的禁区,想念亡妻,这个名号萧默不知背负了多少年,就是因为她,自己才会这般追悔莫及,关上心门,一直活在愧疚之中。

  六年前,萧默遇见这个善良美丽的乡野女子,女子怀上自己的孩子然后娶进门,五年前生下萧念,她离开了自己,萧默始终会做梦,即使杀敌无数,萧默也没有做过噩梦,只是她,夜夜都要来寻自己,虽然萧默知道那只是梦。

  萧默从皇宫回将军府的那天,将军府依旧张灯结彩,那正堂里等待他归来的家人又多了一个,便是思晴。

  萧默没有换下盔甲,直接去宗祠拜了祖宗,然后回到正堂拜了父亲,见了亲人,只是他的目光没有停留在思晴身上一秒。

  长途跋涉使萧默疲惫不堪,他推掉所有的庆功宴,呆在家里陪萧念。

  思晴站在将军府小校场附近的回廊,远远的看着父子俩,一个英俊潇洒,一个童稚可爱,两张五分像的脸似乎重合在一起。

  萧默亲手教萧念射箭,一把大弓,一把小弓,萧默三支一齐正中红心,如果思晴不是从小养成了这淡漠的性子肯定会崇拜的叫出声音。

  萧默早就看见思晴懒懒靠在柱子上的样子,却一直当作没有看见,萧默心中是感激的,思晴把萧念照顾的很好。

  萧念回头看见思晴挥起肥胖的小手,喊道“娘娘!来陪念儿一起练。”

  一句娘娘让萧默愣在了原地,想不到她有这么大魔力,竟能让念儿与她这般亲近。

  思晴微笑着走进校场,“可是我不会,看着就好了。”

  萧念贼贼一笑,走到思晴身边把他的小弓递给思晴,“让爹爹教你,爹爹的箭术好的很。”

  思晴看向萧默,萧默不想扫了念儿的兴致,便点了点头,却没有想到,念儿是故意的。

  小孩子用的弓,根本不够大,萧默的大手只好把思晴的小手握在手心拉开弓,思晴脸上浮上两抹红晕,她能感觉到萧默手上的厚茧,很有安全感。

  “用力。”思晴使上劲儿,小箭嗖的一声射出去,准准的正中红心,思晴脸上浮起笑容,萧念在一旁跳着欢呼,“娘娘真棒。”

  谁也没有注意到角落处的程锦澜那副嫉妒到要死的模样。

  四月的天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下午还是好天气,傍晚便下起了丝丝细雨,细雨好像剪不断的愁丝一般,总是让人徒生伤感。

  “去把窗子关上吧。”思晴吩咐道,然后给熟睡的萧念盖好被子,思晴起身走到门口,向外面望去,只听见点点雨滴落地的声音,可这雨却轻轻敲打着萧默的心。

  思晴看到回廊处的身影,看上去有些孤寂,有些落寞,这样的萧默思晴是第一次见到。

  思晴拿起屋中的披风,生怕萧默着凉,朝萧默走去,只是萧默好像没有注意到思晴,喃喃的对着天空说“念儿被照顾的很好,你不要担心。”然后目光一直向上看,不再转移。

  思晴停在原地,不知是前进还是后退,想了想,还是转身返回屋子,只是这时刚好萧默看见了她。

  “念儿睡了?”萧默第一句话竟然是这个。

  思晴转过身,笑着道“睡了。”看着思晴手中的披风,萧默怔了怔,然后道“今天我还是睡书房吧。”即使床够大,足够睡下两个人和一个孩子,萧默还是要睡在书房。

  思晴点头道“好。”然后转身,走回房间。

  只听萧默道“不要对我太好。”思晴停住脚步,回道“不是对你好,只是在履行我的责任。”

  两人似乎不是在对彼此说话一般,只听得小雨淅沥沥的不停打在地上。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