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7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笑了笑“你能给我讲讲你们的故事么?”

  思晴知道这要求有多突兀,但是她想知道,想知道这个即将跟自己过一辈子的男人的一切。

  萧默松开双臂,转过身,一言不发,萧默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想再提,谁也不想把自己心上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疤再撕破,然后去感受那撕心裂肺的疼痛。

  思晴静静的站在萧默身后,自嘲一笑,他心中还是有她的还是有个解不开的结,这个结一日结不开萧默的心思晴便一日也走不进去。

  过了一会儿,萧默身后渐渐安静,萧默回过身,身后早已空无一人,只剩下一个没绣完的香囊。

  萧念的出生在秋末,这个微微有些悲伤的季节,树叶枯黄,万物沉睡,一切显得死气沉沉的季节。

  萧念,萧念。萧默怀念的人,便是她,连个名字都如此有寓意,可见萧默的用心良苦。

  忌日的礼仪并不繁琐也不夸张,只是在三房举行,萧默拿出已经落满灰尘的画卷,轻轻拂去微尘,打开画卷,画卷已经泛黄,也有些褪色,可是上面的那个女子的模样却依旧清晰,那么熟悉。

  萧默把它挂在祠堂的墙上,只有每年的今天这幅画才会出现。

  大奶奶早已安排好一切,思晴也出现在祠堂,穿了跟萧默萧念一样的浅色衣服,摘下了平时佩戴的金银首饰,是对过世人的尊重。

  思晴看着那泛黄的画卷,画卷上是萧默心心念念的女人,一个普通人,没有出众的长相气质,没有过硬的家庭背景却成为了大将军萧默的夫人,生下一个儿子,还在死后让丈夫念念不忘,这是一个怎样的人,思晴发愣。

  “三弟妹。”大奶奶走过来有些尴尬的打招呼,“别在意,这只是个习惯了,持续了很多年,三弟是个重感情的人。”思晴露出微笑“大嫂才别在意呢,你为三房忙前忙后帮了思晴不少忙,我要是还怪您真是没心肝了。”思晴知道大奶奶的意思,不过希望自己不要把这次仪式惹的闷气算到她头上。这个老好人的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改。

  大奶奶听了思晴的话显得略微放心,点了点头便离开了,毕竟这跟她没什么干系,她不过是帮忙而已。

  思晴看着小小的萧念一个一个的响头磕着,那小额头有些发红,心里心疼却也不能多说,只好看着,萧念小人红着眼睛嘟囔着道“娘亲,娘娘对我很好,娘亲放心,念儿会听话的。”小小年纪便经历这么多,确实不太公平,可是这世界向来不公平,若是萧默先遇上的是思晴。

  思晴全程都在默默的观看,不发一言,直到最后萧默自己一人留在祠堂时,思晴才离开,或许他有很多话想对她说吧。

  思晴悄悄退了出去,这种压抑的气氛着实让思晴心情低落,思晴走在蜿蜒曲折的回廊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如同游魂一般,忽然一个声音让思晴缓回了神。

  “三奶奶。“这声音熟悉的很,思晴回过头一看,程锦澜站在思晴后面,她眼神里似乎有些胆怯和躲避,只是打了声招呼便准备匆匆离去。

  “程小姐急什么?”思晴实在找不到理由能让这个成天找自己麻烦的人看见自己便吓跑,“我没有,”程锦澜尴尬的解释道,僵硬的笑着。

  这更让思晴疑惑。

  忽然程锦澜站下脚步,似乎想起了什么一般,冲思晴笑了一下“三奶奶不该这般闲,今日不是三房的大事么?”程锦澜再心虚也终归不肯放过一个挤兑思晴的机会,可见女人的嫉妒心多可怕。

  “都忙完了我便出来转转,倒是程小姐好久没来将军府了,我一直再想,若是将军府还有多一位爷,程小姐便可以嫁过来与我做妯娌了,到时候就可以名正言顺出入将军府了。”思晴向来不是个任人捏的软柿子,既然你主动来犯,我又何必让你一步。

  思晴的这一番话让程锦澜哑口无言,美丽的脸上顿时出现羞愧之色,半个字都吐不出来,只得支支吾吾最后离开像是只斗败的母鸡。

  第十九章

  汀兰道“小姐真是厉害的一张嘴,这程小姐也真是不知趣三天五头往这将军府跑,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这家的奶奶呢,也不怕以后嫁不出去,姑爷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真不知她是否看得出来,女孩子家不是都皮薄么,这怎么这般样子。”

  “这程小姐再不对也轮不到你说,跟我说说便罢了,跟别人可不可。”思晴总觉得程锦澜的眼神在躲避什么,这个女子也真的够执着,爱一个不会喜欢自己的人,何必。

  晚上萧默睡在书房,思晴睡在卧房,思晴忽然感觉到似乎自己有些娇惯了,身边没有了他的温度似乎那么不习惯,可是这个男人的心却一直都没有在自己身上,思晴不知道多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只是强求不得便不求,为难大家真的没有必要。

  思晴慢慢闭上眼,告诉自己要回到之前,不要眷恋身边的温度,回到不在乎的以前。

  僵硬的气氛总是坚持不了几天,萧默是个憋不住话的人,也不是个糊里糊涂什么事就能过去的人,但又是个大男子主义的人,不能拉下面子去主动问思晴,只是旁敲侧击,无奈这思晴软硬不吃,可真叫萧默难办。

  “爹爹功课做完了。念儿想去看娘娘,爹爹去么?”萧念眨着狡黠的大眼睛,眼中充满了渴望的眼神,爹爹可是许久没跟娘娘亲近了。

  萧默想了想,叹口气“你自己去吧,我看会儿兵书。”萧默很想去,但是面子使然萧默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萧念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书房,满脸失望。

  秋末天气微冷,思晴已经穿上了厚衣,以免刚伤愈的身子再添上什么病。思晴坐在榻边,绣着即将完成的香囊。

  “娘娘。”萧念跨门而入,思晴放下手中的香囊,起身上前拉着萧念“怎么穿的这么少?”

  萧念嘻嘻笑着,“娘娘,爹爹穿的更少,娘娘拿件衣服随我给爹爹送去吧。”小脑袋迅速找了个让两人接触的理由。

  “我派丫鬟送去不就好了?你在这里陪陪娘娘。”思晴怎会看不出一个孩子的小把戏,不动声色的驳回了萧念的建议,不是思晴不想去,只是心里始终有个迈不过去的槛。萧念撇撇嘴,跟思晴一同坐下,“娘娘,这绣的是什么?”

  “鸳鸯。”思晴答,萧念拿起香囊左看右看,“这不就是一对的那个鸟,跟娘亲给爹爹的一样,念儿从小便见爹爹带着,如今破了还是带着。”萧念把香囊交还给思晴,见思晴不语,也知道了自己说错了话,低头不敢看思晴。

  “等把这个弄完,娘娘给你做一件冬衣。”思晴笑着岔开话题,好似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那我的冬衣呢?”萧默声音从门口传来,思晴抬起头,萧念则偷偷笑,萧默还是忍不住来了。

  “夫君若想要我做便是了。”思晴笑着答,萧默走过来,坐在思晴对面,萧念很识相的站起身,“我出去玩,爹爹。”说完一溜烟儿跑了。

  思晴继续绣着香囊,萧默看着香囊叹了口气,低头解下身上的旧香囊,“这么多年了虽然习惯,但终究是要换了。”

  思晴惊讶的抬头,以前萧默可是连碰都不让碰,如今自己摘了下来,“你想听听念儿亲娘的故事么?”

  思晴放下手中的东西,认真的看着萧默“想。”萧默勾起嘴角,慢慢陷入回忆中。

  “山贼还不速速就擒?”萧默骑在白马上,英姿勃勃,但年轻稚嫩的脸还是透露除了他的青涩,那年萧默只有十八岁,还不是将军,只是一个将军官而已。

  萧默骑在白马上,带着士兵在山寨门口叫嚣,这凌云山寨是朝廷的心腹大患,久攻不下,只好派军事上颇有天分的将门虎子前来剿匪。

  凌云山寨的大门紧紧关闭,忽然山寨大门打开,一个粗犷满脸胡须的男子拿着钢叉走出来,一脸夜叉像。

  “萧先锋请回,我们凌云寨不会归顺朝廷,我们从未作恶,还保护凌云寨民众平安,只是不想受朝廷压制而已,若是萧先锋一意孤行,那便不要怪我们不客气,凌云寨可不是好惹的。”

  那男子一字一句说道,萧默年少气盛,毫不在意,大笑着道“我堂堂先锋,为何要听你一个山野村夫指挥,归顺朝廷是最好的结果,不要伤了和气。”

  后面众将士也跟着起哄道“归顺朝廷!归顺朝廷!”

  萧默十分得意,十八岁的他并不懂得收敛,更不懂得掩饰骄傲。骑着白马在寨前来回转。

  那满脸胡须的男子摇了摇头,“那先锋保重。”说完,便走回寨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