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8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无论萧默带着军队如何叫嚣,寨门仍然不打开,萧默只好吩咐,在附近不远处扎营,因为萧默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

  直到第三天寨门依旧紧闭,年轻的萧默不再沉得住气。

  “攻打凌云寨。”将士们如同萧默一般兴奋,吃了这么久的闭门羹。真想踏平这凌云寨。

  凌云寨不是白得来天下第一寨这名字,里面机关重重,十分危险。

  刚攻开寨门,萧默等便被绊马索所绊倒,再爬起来时不知从哪里飘来烟,烟雾重重使萧默众人根本看不清路。

  但似乎凌云寨的人并没有想将萧默等人置于死地,不然此时一放弓箭,所有人都将被弓箭射死。

  人们小心翼翼的向前探路,绊马索让萧默长了记性,萧默忽然感到脚下有东西,刚想大声提醒后面的人,只听几声尖叫,众人都被乱荆困住,半步动不得。

  烟雾慢慢消失,这时萧默已被围剿。

  而围剿萧默的人,却是个女子,这是最令萧默蒙羞的,那女子笑着,上前抓住被绑住的萧默的头发,道“先锋是来做我的压寨相公么?看先锋的样子也不差,我可以勉强收了。”

  萧默看着这女匪一身红衣,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的样子,碎了一口,“女土匪!本先锋怎么会看上你。”

  那女子当即恼羞成怒,用力的踢了萧默一脚“我还就要众将士看着你将和我成亲,看你这个先锋官怎么当。”

  然后哈哈大笑,那女子身后的胡须男人道“小姐,不可任性妄为。”

  “叔叔放心,我自会跟爹爹解释。”

  萧默被绑在木柱上两天两夜,滴水未尽,看着来来回回准备婚礼的土匪们心中不禁着急起来,这要是真成了亲,自己面子何在?

  直到婚礼之前,萧默才被放下,喝了些水,那女匪上前抓住萧默的下巴,绑住萧默的手,“这样你才能老实,我可不相信你会君子。”

  萧默被剥光,换上大红的喜衣,拉到前堂,那女子与萧默一同走上前,萧默满脸不愿,那女子却是十分自得。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进入洞房,萧默在众将士悲戚的表情下,被人按着头一下一下的拜,这是他这一生最耻辱的时刻。

  萧默坐在床边,“放了将士。”

  那女子玩弄着头发道“放了,进洞房后便放了。”萧默抬头“你给我吃了什么,武功使不出来?”

  “散功丹,一会儿便好了,不然你我如何行闺房之礼?”

  第二十章

  萧默咬紧嘴唇,上前拿起桌上的匕首,朝自己刺去。那女子用力抓住萧默的手“你就这般不愿?”

  “是。”萧默斩钉截铁,一个字也不愿多说,那女子大笑着放开萧默的手,将两粒药塞进萧默嘴中,“我放你走便是。”

  萧默站起身“你给我吃了什么?”那女子笑着,那般妖媚,“一粒解药,另一粒是春宵丹。你在六个时辰内必须与女子阴阳交合不然性命堪忧,我会等着你回来求我的。”

  说完便叫人把萧默带了出去扔出寨门。

  “卑鄙。”萧默爬起来,往树林里走,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回去,萧默走在树林中,风吹着树叶沙沙作响,萧默提高警惕,忽然感觉自己身后有响声。

  萧默回过头,两只发着贪婪的光的眼睛看着自己,是狼,真不知这一代还有狼。

  萧默身上并没有武器,只有站在原地找对策。那狼早已饿的两眼发光,萧默身上又中了毒,春药使得萧默身上热得难受。

  那狼一下便扑上萧默,萧默一躲虽没被扑倒,但却被狼咬伤了脚。

  那狼虎视眈眈的看着萧默,萧默只听到身后一声“滚开。”然后一个女子拿着火把跑了过来。

  那狼一见火把便迅速离去。

  那女子蹲下身,“你没事吧?”萧默指了指脚,那女子明白,“我叫兰儿,与哥哥住在这山里,我带你回我住的地方吧。”

  萧默想要拒绝,自己中了毒,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始终不好。那女子不顾萧默反对,把萧默带回了住所。

  把萧默放在床边,“哥哥跟嫂子回城里的娘家了,我便留在了这里。”

  兰儿所住的地方是一个小院,很是干净,萧默感激道“谢姑娘相救。”

  兰儿开始帮助萧默包扎伤口,“以前都是帮哥哥弄的,嫂子家里是大夫我多少学会了些。”

  女子纤细柔软的指尖轻触在萧默的脚踝上,冰凉的温度在脚踝的滚烫上一点一点扩散。

  萧默拿回脚,别过头,“不用了姑娘。”萧默强忍着心中的欲火始终不能平息。

  那女子似乎看出了倪端,“凌云寨的春宵丹?”萧默不可置否,只是不去看那女子。

  那女子脸上微红,但若是不救人,这一条生命便白白的失去了。

  兰儿伸出手上去拉住萧默的手,“我救你。”萧默当然明白她的意思,用力的摇头,表示不愿意。

  兰儿把萧默的手放上自己的脸颊,萧默已是滚烫难耐,好不容易触到这冰凉 ,也不愿轻易放开。

  萧默控制不住自己,满眼欲望,抱住兰儿,然后慢慢找那冰凉让自己好过一些。

  萧默慢慢褪下颤抖的兰儿的衣衫,然后轻吻住那女子的嘴唇。

  红烛灼灼,一夜春宵。只为救人,没有情深。

  天濛濛亮,兰儿被晨曦的微光晃醒,兰儿费力支起上身,只觉得十分疼痛,麻木,似乎不是自己的一般,想起昨晚那种感觉,撕裂般的痛,却又有种去了天堂的感受。

  被上只剩下淡淡的血迹,血迹早已风干,身边没有一个人,只是还留下淡淡的温度,只有身上又青又紫的颜色让兰儿相信萧默曾经来过,心中隐约的失望,既然走了就不会回来了吧。

  兰儿自己穿好衣服,然后慢慢走出屋子,想看一看这清晨的阳光,至少让心晴朗一些。

  刚走出屋子便见到一队人马等候在门口,兰儿愣在了原地,“请问你们找谁?”

  一个婆子上前,“你是兰姑娘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