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19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兰儿错愕的点了点头,“是。”那婆子喜上眉梢,“姑娘上轿吧,是萧先锋让我们来接您回萧府的,姑娘好福气,以后说不定就是先锋夫人,甚至是将军夫人了。”

  兰儿更是惊讶,忽然想起昨夜的男子,稀里糊涂就跟着婆子上了轿。

  一路上摇摇晃晃,兰儿的心也是忽上忽下,看来自己真的没有看错人,他还是没有扔下自己。

  走了很久,轿子稳稳落下,轿帘被掀开,“姑娘下轿。”

  兰儿在婆子的搀扶下走下轿,面前两只大石狮和漆红色的大门,大门上有一个金光闪闪的匾额,将军府。

  原来他是萧先锋,是远近驰名的萧将军的三子。兰儿轻轻一笑,自己真傻,不过是报答下自己,难道一个将门虎子要娶一个乡野村姑么?

  兰儿跟着婆子进了将军府,将军府曲折蜿蜒的回廊让兰儿找不到方向,直到转蒙才看到一座院落,兰儿跟着婆子的指引走,走进院落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萧默。

  萧默见人已经来,自己又不方便行动,只好坐在石椅上,召唤兰儿。

  “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吩咐。”萧默吩咐婆子道,婆子离开后,萧默道“谢姑娘救命之恩。”

  想到昨晚,两人脸上都显示出尴尬,和潮红。

  “萧先锋不必言谢。”兰儿淡淡的回道,道谢,果然只是道谢。

  “还有就是兰儿姑娘可愿意嫁给我?我要对姑娘负责的,不能毁姑娘清白,以后有我护着姑娘,姑娘也不必担心。”萧默一字一句道,兰儿微微笑着“萧先锋不必为了谢我而娶我,若是那样,我不愿意。”

  萧默心中暗暗佩服这女子的胸怀,“全凭姑娘的意愿,我萧默是君子,一定会对姑娘负责,姑娘在府中住上几天好好考虑吧,你兄长那边我已通知。”

  兰儿点了点头,由丫鬟引去客房。

  兰儿安静的生活不过渡过了一天,便来了一个女子,看上去只不过十一岁左右的样子,瓜子脸杏眼,小小年纪便是一副美人胚子,那小姑娘高傲的看着兰儿,“就是你?默哥哥要娶的就是你?”

  兰儿不说话,那小姑娘更加嚣张,昂着头“问你话呢!还不回本小姐话?”

  “程锦澜你在这儿闹什么?”萧默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小姑娘慌张的转过头,脸上挂满笑容,“默哥哥。她真是你未来的妻子么?”

  “只要她愿意,她就是。你还是回你表姐哪去吧。”萧默转头,程锦澜小脸皱成一团哭了起来。狠狠的瞪了兰儿一眼。

  兰儿这一住便是半个月,时常见不到萧默,时常是自己一个人,这样的生活真的不是兰儿想要的,可是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让兰儿最后决定嫁给萧默。

  “大夫,她没事吧?”兰儿的忽然晕倒让萧默措手不及,“这是萧先锋的夫人吧,恭喜萧先锋,夫人是有了。”

  萧默被突如其来的消息所震惊,兰儿也睁大双眼一脸不可置信,“谢谢大夫,有什么注意的就告诉婆子就好了。”

  “好,那我先告辞了。”大夫转身离开,留下兴奋的萧默和兰儿。

  “现在你愿意嫁给我么?”萧默问道,“愿意。”兰儿不可掩饰的兴奋。

  大婚的那日是兰儿最幸福的时刻,不管萧默跟家里人怎么僵持,最后还是娶了一个乡野村姑。

  可是婚后并没有兰儿想的那般幸福。

  萧默每天从早到晚都再忙,而来看她的时候也是看她的肚子,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嫁了一个不爱自己的丈夫。

  兰儿走到书房门口却怎么都不敢进,最近下人们都说萧默暴躁她便熬了些汤来,也不知萧默喜不喜欢,“夫人,去吧,你一片好心,三爷不会生气的。”

  第二十一章

  兰儿深吸一口气算是自己给自己的勇气,兰儿迈进屋子,看见萧默眉头紧锁的样子,便道“夫君。”

  萧默抬起头,“你怎么来了?不好好养胎?”萧默最近的脾气越来越糟,皇上不让他上战场,他便只能憋着股闷气。

  “我来给你送汤。”兰儿小心道,萧默放下书,大喊“你不知道要好好养胎么?府里那么多下人这些事用你亲自来做么?”一手挥掉那碗汤。

  碗碎了一地,汤溅了满地,兰儿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只是道“对不起,对不起。”

  刚想蹲下捡,萧默便道“不知道有下人么?要我说几遍?”

  兰儿强忍住眼泪,直接走了出去。

  萧默没有去兰儿的房里,兰儿也没有再看萧默,本来她就不属于这个将军府,她不适合这里,只是为了萧默留下,为了孩子留下,如今,兰儿只有一个念想便是生下孩子,然后离开。

  不过半月,边关情况危急,萧默便随夫出征,这下萧默兴奋的多,这个先锋的名号也终于落实。

  临走的时候萧默来看兰儿,“前些日子,对不起,乱发脾气。”萧默有些尴尬道,兰儿笑了笑“没事,你要出征了,我没什么送你的,你把这个香囊戴在身边把,”萧默结果香囊,上面绣了两只鸳鸯,十分恩爱,只是这却不是这对年轻夫妻的真实写照。

  “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孩子。”萧默道。

  萧默这一走,便是大半年,只不过几封书信。草草了事,而兰儿却是凭这封书信过日子,萧默不知道兰儿就是这种没有主见的女子,深受封建礼教熏陶的她,只知道丈夫是天,丈夫是一切,而等待萧默回来便是她的使命。

  可是直到她生产快生产萧默也没有回来,生产那日萧默才得到消息往回赶。

  对于女人来说,生产便是像去了趟鬼门关,而长期以来兰儿心中淤积郁气,身体也不是十分好,只导致了一个结果,那便是难产。

  兰儿从不知十月怀胎不痛,不难过,最难过的是生产的那天,孩子是个磨娘精,始终不肯出来,而且胎位不正,头冲上,更是让产婆束手无策。

  萧默风尘仆仆赶回时,只得在外面等着,听着房内的尖叫声,萧默十分内疚,一阵阵自责涌上心头。

  直到孩子的哭声传来,萧默才松了一口气,可是噩耗同时传来,母亲性命垂危。

  萧默不顾一切冲进房间,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兰儿,无能为力,只是抓住兰儿的手,这种时候兰儿依旧微笑着看着萧默,“没事,不用担心,”

  萧默一遍一遍重复着“对不起,”然后把苍白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兰儿道“我从不后悔当初救了你,嫁给你,为你生子,从不后悔,只是没福气罢了,没福气让你疼爱,这辈子谁也改变不了,那么下辈子我们在做夫妻,不要让我如此辛苦。记得照顾好我们的孩子。”

  那苍白的脸上一边微笑一边流下眼泪。然后轻轻闭上眼,睫毛颤动了几下,便停止了呼吸。

  萧默只是大叫。

  那夜下了一整夜的雨,萧默也在外面站了一整夜,后来整个人就变了,变成了传说中的冷血将军。

  起初萧默连萧念都不愿看一眼,直到后来他想起了兰儿的话,照顾好孩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