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27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过年的喜悦仍然没有减退,大奶奶见易北夫人回来便叫了戏班子上门来演,原本萧家是很少让戏班子上门,要看都是跟贵妇结了伴一起去梨园子看的,这就能看出了大奶奶十分会做人。与大奶奶相处这么些年了,思晴也早就了解她的圆滑。

  台子上伊伊呀的唱着穆桂英挂帅,二奶奶认真听着,脸上的表情不停跟着剧情转换,思晴向来喜静,不爱看戏,又是老套的戏码自然有些分神。

  “怎么不喜欢?”易北夫人问道,思晴恭敬的答道“打小就不是特别爱看。”

  易北夫人把身子倾向思晴,悄悄道“倒是跟我一个性子的。跟我去暖阁坐坐。”

  思晴惊讶,原来易北夫人真像传言般,确实不太像个当家主母,倒还是小姐的样子。

  思晴跟着易北夫人从花厅去了暖阁,易北夫人和思晴一同坐在炕上,“自己家人,不用拘束,说起来还是我是客人呢。”易北夫人笑着,那笑很是有感染力,心里也跟着真心喜悦起来。“是,姑母。”

  易北夫人拉着思晴的手,“你看你,一瞧便是那规矩的大家闺秀,想当年我还在大街上骑马撒野呢,默儿一直是个孤独的孩子,没想到能与你感情如此融洽,想必你身上也一定有过人之处。”

  思晴红着脸“想是性子投了,而且夫君照顾,便看起来举案齐眉相敬如宾了。”

  “岂止是相敬如宾,简直是恩爱有加,看见你们这样我也就放心了,他是哥哥的幺子,又是现在家里的顶梁柱,我最担心的便是他,现在看来有你在身边,以后萧家也一定光耀门楣了,只是你们俩要抓紧,不能只有念儿一个孩子。”

  提到子嗣便是思晴的心头病,自己也无奈,在房事上也十分努力,肚子不争气谁也怪不了。

  见思晴表情淡淡的却不说话,易北夫人也能猜出几分,继续道“也不用太担心,你们还年轻,回头找大夫看看。”

  思晴对易北夫人安慰报以微笑,易北夫人也回了一个微笑,女人这一辈子小时候靠夫妻,出嫁后靠丈夫,老了靠儿子,没有子嗣对女人真是一个最具杀伤力的武器,萧默现在对自己好,可是以后没有人能保证会怎样,而且流言现在已经不少了,若是再没有子嗣还不给萧默纳妾,那思晴便真的站在风口浪尖让别人叫做悍妇了。

  晚上思晴换好衣服,歪在炕上看书,萧默做到思晴身边,看思晴今天一天都恹恹的,想逗上几句,又收了回去,思晴余光看见萧默已经佩戴上了自己绣的荷包,心中微微高兴,嘴角也跟着扬了起来。

  “笑什么呢?”萧默问道,思晴接“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萧默伸手拽出了思晴手中的书,笑着道“孙子兵法里有颜如玉,我读了这么久也才知道。”

  思晴微微撅着嘴,不做声,自己也是无趣才从萧默的书房找来这本书看的。

  萧默温柔的抱思晴子啊怀里“今个也累了,早些休息吧。”眼光闪闪了,乌黑的眸子像是要把人吸进去一般。

  忽然汀兰匆忙的跑进来,看见这一幕瞬间转过身子,然后道“小姐,国公府出了事。”

  思晴从萧默怀里支起身子,问道“什么事?”

  “一对母子上门来,说是老爷的外室,要求太太允许进门。”汀兰用尽量简洁的话语阐述了一切。

  思晴皱了皱眉,想不到这柳国公越来越糊涂,以前就宠妾灭妻导致思晴生母郁郁而去。如今还养上外室了,柳太太那般刁蛮不讲理的妇人还不闹起来,怎么可能让那外室进门,不弄死柳国公外室的儿子就谢天谢地了。这些年家里的妾室都被柳太太遣到别处的宅子里,那些庶出的孩子不是早夭就是没生出来,难怪柳国公要出去养人,若是思晴头上没有一个嫡字,估计也活不到现在。

  “明天回去吧,今日早些休息。”思晴吩咐,汀兰只好红着脸退了出去。

  第三十章

  思晴本是懒得管这些事,给柳太太上些眼药的,只是若是真闹出了乱子,自己也会受连累,很难置身事外,回去看看也好,免得生了更大的事端。

  第二日思晴便回了柳国公府,萧默本想跟着回去,可是柳国公的家务事又怎能让他去管,况且更不能在他面前丢人。

  思晴一到门口便见大门口还是老样子,看起来也是过年的气氛可是这里面就不知道是怎样的乌烟瘴气了。

  思晴叫小厮把过年的礼物卸下车,自己带着汀兰和奶娘先进去了。

  一进门便有婆子来接,婆子开始一脸惊讶,然后换了笑脸,“大姑奶奶回来了?”

  思晴点了点头,自从她嫁的好过的也好了这些下人们也开始叫大姑奶奶了。思晴问道“父亲在哪里?”

  婆子脸上显出尴尬,“在西偏院子里。”思晴便直接去了西偏院子,绕来绕去,终于到了西偏院子,那里是柳国公府最清净的地方,说是清净不如说荒凉,难不成是柳太太把那母子安顿在那里了?

  刚进院隔着帘子便听到了里面哭喊和摔打声,思晴忍不住皱了眉,大过年的还真是不得安生。

  思晴让丫鬟挑了帘子自己走进去,一看柳太太边哭便喊,一手拉着那外室的儿子,那孩子怯生生的被拉着,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大声哭着,柳国公则一脸铁青,脚下伏着一个带雨梨花的美人。

  众人把目光都转向她,柳国公惊讶道“思晴?”

  “父亲。”思晴曲了曲膝,柳太太的枪口一下便转向思晴“你是回来看热闹的?老爷你看你养了什么样的女儿?”

  思晴冷冷打断“我是回来看你如何收拾烂摊子了。”既然嫁出去了思晴早就不怕撕破脸了。

  柳太太一脸怒气,一用力那外室的孩子便被甩了出去,还好那外室动作快,要不然那孩子一定摔得够呛。

  这时柳国公终于发话了“到底闹什么闹!孩子难道不是人命,你何苦这样,我的骨肉认祖归宗能有什么错!”

  柳太太指着那外室的儿子“他不过是外面的孽种!”柳国公又转向那外室“你说你非得来府上,我又不能亏了你!”

  那外室大喊“老爷,国公府眼看都空了,我还不带着儿子上门,以后难道要饿死么?”看来也是被逼无奈。要不谁不愿意子啊外面逍遥快活,回来看主母的脸色过日子。

  那外室看见思晴赶紧跪着上前,拉着自己的儿子“快求求你姐姐。”

  “大姑奶奶帮帮我们母子吧。”想必这外室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早都打听好了柳国公府的情况,也知道思晴嫁的不错,抓住救命稻草。

  本来思晴是半句话都不想说,纯属看热闹不想闹大的,但每一个让柳太太不爽快的机会思晴都不太想放过。“起吧,别跪着了,怎么的孩子也是我弟弟。”思晴缓缓说道。

  柳国公一听眼中露出柔和之色,这外室一直以来把自己伺候的都很好,儿子也很听话,毕竟是自己的骨肉怎会不心疼,本来柳国公的儿子就少,大儿子还不与自己亲近。

  柳太太则一腔怒火“你是个什么东西能说这种话?”

  思晴笑了笑“我是原配嫡长女。”

  柳太太一时无语,思晴不是看不起柳太太,柳太太是真叫人看不起,出身小门,虽说是官家嫡女但是心胸狭小,遇事不光不淡定,还小事化大,这些年不知柳国公府被外面怎样的笑话,偏偏柳国公被这样一个女人拿住了。

  “我才是这个家的主母,你不过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柳太太据理力争,思晴则淡淡的笑着“可是父亲才是一家之主。而且是父亲的血脉。”思晴摸了摸那孩子的头,看上去真是个乖孩子。

  外室的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也知道思晴与继母的巨大矛盾,只要自己能跟这姑奶奶联手肯定能把柳太太制住。

  柳国公道“思晴说的对,东哥儿要进门,琴娘也要进门。”思晴就是话里话外提醒着柳国公他才是一家之主。

  柳太太则哭喊“你把我置于何地,你把思城思凝置于何地啊!”

  思晴心中冷笑,当初柳太太把自己与生母置于何地了,如今就是报应。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