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28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柳国公不知怎么说,只是皱着眉,那琴娘也十分着急,掐了儿子一把,儿子又大声哭起来,这时候最该做的就是添乱。

  这时思城挑了帘子走了进来,淡淡的说道“母亲,让她进门吧,毕竟那是我弟弟。”

  思晴很意外思城的出现,柳国公则显出欣喜,这儿子还是站在自己这般,柳太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自己的宝贝怎么就养的如此善良。

  思城上前扶起柳太太往外走,“母亲,她们是要进门的,别闹了,家和万事兴。”说着硬揽着柳太太离开,离走前留了一句“父亲让她进门吧。”

  她们离开后,琴娘抱着东哥儿哭了起来,还不忘一边谢思晴与柳国公。

  思晴见没什么事情便准备离开,柳国公道“思晴。留下来住一两天吧,过年也要回娘家省亲的。”

  思晴知道柳国公是让自己留下给他当后备军,况且思晴已经汤了这浑水,想出去很难,便道“好。”

  思晴早早得便回到自己的小院,连用膳时都让人送过去,免得乌烟瘴气的影响了自己的心情,以思晴现在的地位,柳国公府的人不敢丝毫怠慢思晴,安排了上房让思晴去住,而思晴还是习惯这小院,也没有敢难为她。

  “回去禀了么?”思晴问道,汀兰点了点头“回来的人说,禀了将军,将军说有事就回府找他,然后也禀了易北夫人,易北夫人也说没事,多住几天也好。”

  思晴点了点头,柳国公府偏偏这个时候出事,又不能晾着易北夫人,这中间的功课要是做不好,这人真是有的得罪了。

  门外传来脚步声,思晴觉得奇怪,自己这里从不习惯让别人伺候,只有几个原来在自己身边的丫鬟而已,这声音是谁呢。

  思晴使了个颜色,汀兰赶紧出去挑帘子,“琴娘?”汀兰虽然惊讶,但声音是故意大了几分,为了给思晴个准备。

  “快请进来吧。”思晴声音从内室传来,话音刚落只见这琴娘带着东哥儿便走了进来,一进来只听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

  “这是干什么?若是旁人看见了还不以为我刻薄你们母子?”思晴皱眉道,“扶琴娘起来。”

  汀兰上前扶,但琴娘却铁了心的不起身,“就让我们母子跪吧,刚才要不是大姑奶奶为我们说了几句话,我们怎能留下来,说不定就要流落街头了。”

  思晴忽然笑了一下,“我自来与柳太太不对付,想必这你早就知道了,压根就没抱着帮你们母子的心思。还有在我这里便不用装可怜了,我自己的生父我怎能不了解,他就是囊中羞涩也不会让你们母子去住街头的。”

  思晴打量着琴娘,这女子眉黛青山,楚楚可怜,但性子似乎是个刚烈的,心眼想必也少不了,再看那孩子,虽怯弱弱的,但眼睛里透露出一股说不出来的感觉,这母子一看就不简单,要是真的进门了,柳太太真的有的斗了。

  第三十一章

  琴娘擦了擦泪水,东哥儿在一旁道“娘你别哭了,咱们不求人。”

  “说什么呢。这不是外人,是你亲姐姐。”琴娘教训道,东哥儿咬了咬嘴唇,东哥儿虽然看起来比萧念小,但心思肯定比萧念重得很,毕竟萧念是在那样无忧的环境下宠大的,想到这里思晴便叹了叹气,以后萧念的教育也是个问题,性子太骄纵了也不好。

  汀兰在一旁道“您可别这么快认亲,我们小姐承受不起。”

  “快起来吧,既然来了,就是有话说,有话说就坐下好好说,跪着怎么说呢?”思晴道,琴娘起身收起眼泪,汀兰拿了两个绣墩,琴娘坐到绣墩上,东哥儿也跟着坐到绣墩上。

  思晴朝东哥儿招了招手,东哥儿看了看琴娘琴娘点了点头,东哥儿才走过去,“这孩子倒是听话,多大了?”

  东哥儿大眼睛一眨一眨,道“六岁。”眼中没有一点胆怯,思晴心想着孩子倒是个有出息的,小小年纪很有胆量,思晴摸了摸他的头,东儿哥似乎有些意外,然后腼腆的笑笑,大眼睛里还有刚才的泪花,怎么说都是个孩子,还小。

  思晴微微一笑“去那边坐吧。”然后看向琴娘,琴娘看着东哥儿微笑,眼神中暖暖的,这是伪装不出来的母爱。

  “为何东哥儿都六岁了,才想起来要入族谱?”思晴问道,忍了这么多年,怎么这一会儿就爆发了,要说没有什么思晴才会不相信。

  琴娘有些尴尬道“孩子不小了,不可能一直是私生子,而且你父亲是最后一代国公了,家里早就败空了,就算为了我和孩子,我要搏一搏,不然我们母子以后依靠谁?”琴娘看向思晴,眼神里闪着犀利的光,思晴早就想到,这私生子的地位在法律上还不如庶子,国公府一年不如一年,琴娘怎么不会早打算,估计这六年来过得也是心里直痒痒,早就蠢蠢欲动。无奈柳国公一直压着。

  “看父亲的样子也是一定要你们母子进门了,可是你也知道柳太太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你就那么有把握在她手底下过得好?”思晴继续试探。

  琴娘不屑一笑“一个年老色衰的黄脸婆又能怎样,说她是继室,但谁不明白当年她也是个妾,有什么资格当主母?这些年坏事也没少做。既然我打算博一局,就做好了与她斗的准备,而我更希望大姑奶奶能站在我这边。”琴娘句句是道,也不再假装可怜,明知道在思晴面前装也会被揭穿,不如直截了当。

  思晴倒是很欣赏琴娘的直言不讳,“直言不讳也要分人,想必你不会在父亲面前这样,更不会在柳太太面前表现的精明吧,装疯卖傻才是你最好的办法。”

  琴娘见思晴已经开始点自己,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思晴继续道“不过站在你这面,我有什么好处呢?毕竟我与柳太太就是有再多不愉快,我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了,不管娘家事也是应该的,省了很多麻烦。”

  琴娘低下头,思考,过了一小会儿抬头道“你想要什么?只要我能给的。”

  思晴笑了笑“第一柳家以后只有一个主母就是我的生母,第二不能伤害思城。”

  琴娘眼睛一亮,看不出这柳思晴与柳思城真是兄妹情深,“一言为定。”

  “那你先带着东哥儿回去吧,毕竟来我这儿久了也容易生疑。”

  琴娘马上拉着东哥儿,“那好,我们先走了。”瞪了一眼东哥儿,东哥儿道“先告退了,大姐。”

  思晴点了点头,待人走出门,汀兰小声问道“小姐,你真打算帮琴娘?”

  “帮是要帮,但也不能让她一人做大,只是想给柳太太些教训,若是真把柳太太弄的太不堪,到时候思城心里也是难受的,毕竟这不管思城什么事。”说完思晴叹了口气。

  汀兰也不再说话。

  柳国公也着实着急,这第二日便忙着让琴姨进门,说实话,这外室进门就是让人看笑话的,只是思晴早已想通,自己这糊涂父亲不知被京城的人笑话了多少年,真不知皇上赐婚是为了什么。一个败落公府的女儿怎能配得上一个军功卓越的将军,现在想想都可笑,当初柳太太竟然还不想嫁思凝,若是换做别人早就后悔了,谁让柳太太是那种自己拿不上台面还心高气傲的呢?

  当年柳太太不就是仗着柳国公有儿子情结才爬上了现在的位置?如今也要她尝尝柳国公儿子情结的坏处,让她知道能生儿子的不只是她。

  思晴安安静静坐在正厅里,看着这场闹剧,柳国公则一脸欣喜。

  琴娘恭敬的跪下“太太请喝茶。”柳太太在呃一脸不屑,甚至不接茶,只有柳国公子在旁边一味的咳嗽暗示,这时柳太太才瞪了柳国公一眼,接过茶,喝了一小口,狠狠的放在托盘上。

  “请老爷喝茶。”柳国公接了茶杯大口了喝了进去,思晴有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柳国公的女儿,更怀疑国公府到底上一代是败成了什么样才养出了柳国公这样的后代。

  然后琴娘拉过东哥儿,“快叫人。”

  “父亲,柳太太。”这一句柳太太着实让柳太太造了个大灰脸,而琴娘领悟能力也相当强,昨天思晴话刚撂下,今天琴娘就安排了这样一幕,谁会相信几岁的小孩子在这样的场合会这么勇敢,必定身后有人怂恿。

  柳太太黑着脸,柳国公尴尬的笑了一下,“这孩子刚进府,不懂规矩慢慢交。”

  然后东哥儿便给思城行礼“长兄。”思城微微一笑,笑容还是那般如沐春风好像与自己无关一样,“以后好好孝敬父亲母亲。”

  东哥儿点了点头又道“长嫂。”香菱一副恹恹的表情,好似这家与自己无关,思晴心中暗叹,这两夫妻还真是不对付,思城配了个这样的媳妇儿纯是柳太太的报应,只是可怜了思城。

  东哥儿走到思晴面前,“长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