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29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晴笑了笑,便让东哥儿回到自己母亲身边,小小年纪心里能撑得住这么些东西,实属难得。

  因着思凝没有回家,便免了她的礼,不过对于琴娘要走的路还太长,光是说柳太太有个世子妃女儿这个后盾就够强大,只是思凝用得上用不上就未必了。思晴早就听说这世子人品有问题,说是没少对思凝横眉竖眼,这府上的王妃又是个继室,年轻的很,怎么能容得下思凝呢,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谁知道会不会为家里出头。

  简单的仪式结束,柳国公也开心了,思晴的后盾工作也就完成了,思晴实在是不想再看柳太太那张脸,便告辞回将军府。

  只不过这时候送思晴出门的不是思城,他送怒气冲天的柳太太回房,留下善后,送思晴的就变成了香菱。

  “嫂嫂送到这就行,上了马车还能有什么不安全。”思晴很少与她接触,话语上也客气很多,香菱笑着,但是那笑却透着凌厉,不是友好“这多不好,回头你兄长再怪罪我,我不是落埋怨么?”这话本应该是句玩笑话,但思晴怎么听都觉得这口气有些讽刺,一心想着赶紧逃离这不友善,便道“没事的,嫂嫂进去吧,我上车了。”说着便由汀兰扶上车,然后挥了挥手“嫂嫂放心好了。”思晴挑了车帘子进去,香菱站在原地,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

  第三十二章

  “忍一时风平浪静,见面机会也没那么多,何必结仇,当没看见就好。”思晴的关注点似乎不再这个上面,汀兰也不想再说些什么。

  思晴忽然开口“妈妈,汀兰,这辆车好像不是咱们来时候坐的吧?”

  奶娘和汀兰相互看了看“来时候的马车跟着小厮一起回去了,这是国公府派的马车。”思晴皱起好看的眉,接着问道“有通知姑爷我今天回府么?”

  汀兰道“因为当时不知道您会留多长时间,就没一道告诉姑爷。”思晴的眉皱的更紧了。

  “小姐有什么不对?”奶娘问道,思晴摇摇头“没什么,只是心里总是觉得不安。”

  思晴话音刚落,就感觉到马车搁楞楞的微微震动。

  “这不是大街么难道路还会凹凸不平。”汀兰抱怨,“真不知怎么驾车的。”思晴心里越来越感觉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一样。照说冬天雪地还没话,车轮子压在地上应该是平稳的,发出吱吱的声音,这震动倒是让人奇怪。

  “汀兰拉开帘子问问怎么回事?”汀兰掀开门帘,问道“马车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了?”

  车夫笑着说“应该没有,大概是压到了路边的石子吧。”

  “还是停下来看看吧,不可能一路上都是碎石子啊。”思晴的声音传来,这时车夫才停下车。

  车夫下车,看了看后面的轮子,发现车轮子马上就要从轴承上脱落,赶紧叫道“大姑奶奶,快先下来吧,这车是坏的。”思晴一听,赶紧带着奶娘和汀兰下车。

  冷风从思晴耳边呼啸,让思晴一颤,那风的寒冷似乎钻进了思晴的心里,让思晴觉得无比寒冷,车轮子的事不会是偶然,绝对不会。

  国公府的马车不可能提前不检查好,这分明就是安排好的。

  思晴眯起眼睛,眼神里包含着凌厉的光,连汀兰都微微一颤,从小跟着思晴,她一直都是淡淡的样子,连火气都很少发,圆润的像一颗珍珠,看来真的是动了气。

  “你出来之前没有检查过马车么?”思晴问道,那车夫也纳闷“出来之前应该是府里的人检查马车,我只是个车夫,这车不是我的。”思晴看了看这车夫,这车夫十分老实,也没必要在这件事上说谎,更何况若是与他有关他早该跳车让马先走何必自己也跟着遭殃,外一自己把命也赔进去了怎么办。

  思晴叹了口气,内心却不那么平静,难不成是把柳太太惹急了?可是她如果想对付自己,或置自己于死地早就可以动手,为何偏等到嫁过去了。更何况别看柳太太平时张牙舞爪的,这种杀人放火的事就算借她几个胆子她也未必敢。

  思晴看了看周围,幸好是在京城的繁华区,看来这人只是想吓吓自己,不然早就找一个自己的车夫直接害死自己,真是好手段,为了让思晴日日活在恐惧中竟然用这么狠的手段,要知道人死了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活着要日日怀疑日日担惊受怕。

  “那边有家茶馆,咱们进去坐坐,然后麻烦车夫你回将军府禀报,就说我受了惊吓,务必要将军来接。”说完给汀兰失了个眼神,汀兰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塞到车夫手里,“这是大姑奶奶给你的打赏。”

  那车夫满脸惊讶,随后是欣喜与感激,“我快去快回,一定会办好。”

  思晴笑着点了点点头,“别忘了把马车安顿好,不然可不够你赔的。”然后转身便带着汀兰与奶娘向茶馆走去。

  身后传来“谢大姑奶奶提点。”

  思晴一进茶馆便被热情的小二带到了包间,这小二最会察言观色,每天茶馆来来回回的人,谁是该招待的谁是不能得罪的看得清清楚楚,练就一副火眼金睛。

  思晴虽带的人少,可是却身着火狐狸披风,头上戴的也价值不菲,更重要的是气质脱俗,一看便是哪家的太太,小二有怎能不好好招待。

  小二领着的包间十分典雅,一张桌子,几把椅子,墙上挂着一副寒梅图,屋里还放着一套品茶的工具,一看便是讲究的茶楼。

  “就来上好的毛尖吧。”汀兰交了茶钱,又打赏了小二些银子,小二高高兴兴便去了“好勒,夫人请稍后吧。”

  汀兰关上门,道“小姐,幸好你考虑周到,这要是再走走,真是非死即伤,真没想到柳太太竟然这么狠心,小姐这趟浑水趟的真是危险。”

  思晴却不这样认为,显然汀兰高估了柳太太的智商,这时奶妈道“我觉得未必是柳太太,我们都了解柳太太,是那种表面看着聪明,十足愚蠢的人。她不会懂得擒贼先擒王的道理,自然不会来为难小姐,估计家里的那个就够让她分心了,哪有功夫策划这样的阴谋,再说她也不能这个时候动手,因为谁都会怀疑到她身上。这点她应该明白。”

  思晴点了点头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柳太太虽心狠但不成大事。

  “这事就先这样吧,回到将军府就咽到肚子里都不准说。”思晴吩咐,然后又道“奶娘,真是难为你还要跟着我担心。”

  奶娘心中感动,握住思晴的手“小姐真是太客气了。”

  敲门声响起“夫人茶到了。”汀兰上前打开门,小二把茶端了进来又退了出去。

  思晴心里平静下来,自己在明处,那人在暗处,真是要小心些,从长计议,就算是在暗处也会露出马脚。

  几个人喝了一会儿茶,门口传来小二的声音,“老爷,是不是这个房间的夫人。”

  门被打开,思晴向门口看去,竟是萧默,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赶来,看到萧默思晴突然觉得一切的担心都是无所谓的,因为见到萧默那一刻,心里的害怕与担心全部土崩瓦解,没想到自己依赖他到了这个程度,看见他就会觉得安心很多。

  “娘子。没事吧?”萧默拧紧眉头,思晴站起身,向萧默走去,轻轻抚平萧默的眉头,温暖的笑着“没事,你来了就都没事了。”

  萧默拉起思晴的手,然后道“我们回家。”

  思晴心中一暖,眼中感觉瑟瑟的,很久很久以前思晴便想,什么时候能有一个人伸出手,对着自己说“来,我们回家。”

  一直以来思晴都是和奶娘汀兰在抱厦,没有父亲疼爱,也没有母亲关怀,她怨过,可是长大以后才知道怨是没有用的,越是表现在脸上无所谓,思晴心中越是在乎。

  而如今这个人来了,就是萧默。

  似乎等了很多年一样,从想像中的模糊身影,变成了能摸得到的温热。

  回到家为了给思晴压惊,萧默吩咐小厨房做了汤。就连易北夫人也送来了白玉佩来给思晴压惊。

  萧默什么也没有问思晴,只是上下看看思晴有没有受伤,“还好,没伤到。”

  思晴不禁好笑“什么也没发生,当然没有伤到。”

  “但是还是要找大夫来看看,怎么也被吓到了,有人想害你,我是不会让他们得手的,以后去哪我会陪着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