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36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还是小姐想得妥帖,就算不是二奶奶近身丫鬟,在二房那里也能打听消息。”

  思晴继续吩咐“还有咱们这不是有人送的孩子衣服么,男孩女孩各挑套好的送去二房,算是咱们礼还,说出去也好听又不能让二嫂生气。”

  “是。”

  冬天往边疆的路遥多难走有多难走,萧默上路了几天只只走了一点路程,不是将士们太脆,而是这气候太恶劣,越往西北这风越硬,雪越厚,连马的脚下都要包上棉布,想加快行程都没那个能力。

  萧默心中也是犯难,本以为程大人会在粮草和衣物上做文章,没想到拿来的都是上好的,萧默不禁犯了嘀咕,这程大人到底要从哪里入手,来向自己报仇。一时乱了套,索性歇一歇不想了。

  萧默闭上双眼,面容疲惫,“吩咐众将士雪停了咱们再出发,大家都歇一天。”

  吩咐完萧默便沉沉的睡去,毕竟这几天萧默累的近乎体力透支。

  闭上眼便是梦境,萧默梦见自己回到了府里,看见思晴在炕边静静的绣花,那表情说不出的安宁,萧念伏在思晴膝上与思晴有说有笑,萧默笑着向前走去,想拥抱住妻儿,却不想抱了个空所有的一切都消失,留下的只有黑暗。

  萧默不禁挣扎而起,才明白过来这不过是梦,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颊,已经湿了。原来自己最担心的事情不过是妻儿,只愿他们一切安好。

  萧默掀起帘子走出帐篷,站在雪地里,任由雪花落在自己的肩头,抬头望着天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等我归来。”

  白茫茫的大雪包裹了萧默的整个人,他一直很遗憾,他首先是百姓的将军,然后才是父亲和丈夫,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父亲好丈夫。他下定决心,这次战役之后,就辞官只陪着思晴萧念,还有未出世的孩子平平淡淡过完后半生。

  今天还有一更日子越平静就越容易让人过得心慌,就像暴风雨来之前的平静一般,如死水,如静波。

  萧府的大门里驶出一辆马车远远的驶去。

  “小姐,二奶奶去了程府。”汀兰小声说道,思晴微微一笑“程府。”从她与二奶奶成为妯娌那日便知道这个人愚蠢,但更不知悔改。当初程锦澜的事情思晴有意放她一马,然而她却不知感恩,反而变本加厉,思晴真不觉得自己与她的利益冲突有那么大。

  “别去管二奶奶了,仔细盯着就好,出不了什么大事,咱们屋里的小厨房也要看好,不许外人出入,也不许外人靠近。”思晴也从未把二奶奶当成过对手,毕竟二奶奶也没有那个资格,她前脚一动,思晴便知道她后脚做什么,现在她更应该关注的是另一件事情。马车事件的幕后之手是谁。想起那次经历思晴还是感觉背后直发凉。

  明刀易躲,暗箭难防。最让人恐惧的敌人往往就是隐藏的最深的那位。

  “回国公府一趟。”思晴道。

  思晴在马车上紧紧闭着双眼,似乎在养足精神一般,汀兰便帮思晴掖马车里的棉被,便道“小姐你也真是的,柳太太那脾气,有气肯定会发你身上,这要是回去气出病来你可怎么办。”

  思晴仍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笑了笑“大夫说也要多走动,只要不太劳累就好,每天坐在屋子里也是不好的。不是带了身强力壮的婆子了,再说我去了也不是看她笑话,而是要琴姨娘帮我些忙的。我是一个孕妇,若是在国公府里出了事,那继母可就解释不清了。”

  思晴早就想好了一切,才准备开始行动的,毕竟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她比任何人都要珍视。

  马车稳稳的停在国公府前,而站在门前等待的却是思城。

  思城的肩上落下两片雪花,整个人看起来还是那般模样。丝毫没有改变,好像岁月不曾在他脸上留下痕迹般。

  汀兰扶思晴下车,思晴示意性的向思城行礼,思城笑着“有双身子的人了,还来回的走。”言语间却没有丝毫埋怨。

  连思城都知道思晴有了晕,那想必整个国公府都该知道了。“就是回来看看,老是闷着也不好。”

  两人并肩进府,婆子迎着思晴进正厅,思晴刚要给柳国公和柳太太行礼,柳国公命人扶了起来,“都是有身子的人了,这些虚礼也就免了吧。”

  柳太太则是一脸漠不关心,甚至有些厌恶,好在思晴早就习惯了,不过在思晴看来,这柳太太确实憔悴了很多,连那双眼睛都少了几分光彩,想是琴姨娘在其中起了作用。反观柳太太身后站的琴姨娘则是满面红光,神采飞扬。

  如今柳太太也要退后了。

  思晴忽然问道“二妹,她…”后面话没有说完,柳太太用一副恨之入骨的眼神看着思晴,思晴则是一脸无所谓,毕竟思凝不是思晴害的,归根结底倒是她这个母亲的错。

  柳国公叹上一口气“你二妹回王府了,她那性子也该收收了。”

  思晴微微点头,不去看柳太太,“要是二妹能有个孩子,想必就不是这样的地位了,怎么说她都是世子妃。侧妃也未必敢爬到她头上,只不过现在二妹没有孩子,倒是另外一般光景。”

  说起孩子,本不是思晴故意在柳太太面前炫耀,她只是想知道谁恨她入骨,想要治她死地,这话不过是个诱饵。

  柳太太眼神中的愤恨越来越浓,可是随即却变成一丝丝无奈,思晴看在眼里想在心里,虽然柳太太害她的嫌疑很大,但是看起来柳太太没有做马车那件事。

  思晴勾起嘴角笑了笑,伸手招过东哥儿,“有没有开蒙?”

  东哥儿比之前更壮了些,性子也活泼了些,“有,最近跟着先生读书,闲下的时间挺大哥讲故事。”思晴满意点了点头,柳国公看着东哥儿的一脸慈爱,就像当年看着思城一样,思晴看向思城,不禁去想柳太太那样的人怎会有思城这样的儿子,难不成是投错胎了?还是替柳太太还债来了?

  思城感受到思晴的目光,转过头,冲思晴微微一笑。

  门口传来一道清丽的声音“听说大姑奶奶回来了,媳妇儿就赶了回来。”思城望着香菱,眼神里说不出的生疏,思晴也注意到这点,但却没有多想,毕竟两夫妻不合的事实所有人都知道。很多夫妻能做到面和心不合,但是思城与香菱连面子上的功夫都不愿多做,可见彼此僵到什么地步。“媳妇见过父亲母亲。”

  第四十一章

  柳太太示意香菱起身,香菱笑着走到思晴面前,左看看右看看,“姑奶奶真是越来越好看,看来还是夫妻恩爱,”说道夫妻恩爱四字时眼神飘向思城,只是思城纹丝不动,像是一切都与自己无关,香菱继续说道“现在又怀了孩子,真是有福。”说完掩面笑了笑,柳太太看儿媳对思晴很是亲近,心里十分不爽快,只是这媳妇儿家世好,早就压自己这个婆婆半头了再怎么生气也不会表现的太明显。

  思晴也是很奇怪,什么时候自己与香菱关系这般好?要说好也该是思凝这个亲小姑好,实在琢磨不透,“大嫂真是会说话。”说起来两人现在的状况,说是妯娌更像姐妹,真真假假人人心里明镜。

  “你们姑嫂和睦最好,我也乏了,和你母亲先离开了。”柳国公道,说罢便示意柳太太与自己一起离开,年轻人的天地自己终究融不进去了。

  妈妈带走东哥儿,柳太太带着琴姨娘离开,屋里只剩下思晴,思城还有香菱。

  香菱坐在思晴身边关切道“胎儿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不舒服?”如果之前没有想去,那表情绝对让人信以为真。

  思晴笑着回答“还好,大夫嘱咐过注意,饮食行动都很注意。”香菱听了点了点头,但心里一直在思锁什么,忽然香菱问道“家里的下人也真是要管好,要不再发生向上次马车掉轮子的事,那就糟糕了。”

  思晴听到眼中闪过一丝精明,再看了一眼思城,思城以若有若无的姿态摇了摇头,思晴接道“是啊,上次也算是劫后余生了。”说着笑了笑,一直看着香菱,香菱心里有些毛,但表面却强装淡定。思晴注意着香菱手上的小动作握拳,抓衣角,再一次确定心中的想法,只是思晴怎么都想不到动机。

  回府之前思晴便设下一个圈套,这件事在最开始听取了萧默的意见,一直保密,没有传开,

  思晴买通两个婆子在国公府几处碎嘴,说起马车的事情,小范围自然是只在主子面前说,婆子的话一般都会半信半疑,思晴只是想让婆子做出样子,让幕后的人误以为是这件事传遍了整个府,可以说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婆子只是说了马车事故,并没有说是那一部分出了事,是马,还是车,所以只有幕后的那个人知道的最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思晴一开始并没有绝对的把握把幕后之人引出来,所以只把这件事告诉了思城,思晴对思城是无条件信任的,所以才会在香菱说出后,向思城提出疑问,思城摇头则是表示没有告诉过她。

  思城的眼神越来越暗,浑身似乎发出了另一种从不属于他的气质,这种气质更像是萧默身上的凛冽。

  思晴继续道“大嫂怎么知道马车是车轮掉了?”

  香菱脸上的笑瞬间凝固又恢复原样“不过是听家里的婆子说的,你也知道下人嘛,得到点新鲜事就要讲个不停,难不成是因为别的什么?”香菱虽然尽量平静,但她的紧张还是出卖了自己,她的手虽然紧紧攥着丝帕,但还是不停的颤抖,似乎像是得了什么病一般。骨节因为攥得太紧而隐隐发白。

  “这件事本来已经被夫君封锁了消息,消息不过是我放出来的。婆子们说的是马车事故,但并没有说哪里出了事故。只是没想到真的有人会往坑里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