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37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香菱的脸看上去有些苍白,思城一直望着她,眼神冰冷似乎要把她看穿一般,又像是两道利剑活生生的刺着香菱。

  香菱淡定下来,用手轻轻拂了拂耳边的碎发,反而显得更加从容,“大姑奶奶这是什么话?说话可是要有证据的不然就是冤枉人。”

  思晴微微一笑“没有证据,只不过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人在做,天在看。”说完思晴站起身,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香菱则喊道“做了亏心事的分别是你跟你的好哥哥!”

  思晴停下脚步,身子有些僵,这些都管思城什么事?香菱刚要继续说道,便被思城冷冷的声音打断“家务事何必这般宣扬,还不够丢人么?”

  思晴从来没见过思城发如此大的火,下人们更是没有,听到家务事三个字更是纷纷退去,没人敢留在屋里。经常发脾气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从不发脾气的人突然动了怒。

  屋里静悄悄的好像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被听到,忽然出现阵阵抽泣声,思晴回过头,见香菱已是泪流满面,“柳思城,你敢不敢把你心里的话说出来?”

  思晴不得不一惊,对于古代的女子,谁也不会直呼丈夫的大名,更别说这说话的语气,男尊女卑,不是说说而已。

  思城则轻声道“别再闹了,好好生活不好么?”

  香菱则笑了笑,眼泪却一直在脸上流“你不说我说。”她现在的样子看起来无比恶毒。

  “柳国公的嫡长子爱上了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这是不是天大的笑话。”说完哈哈大笑,思城的眼睛好像一潭死水,脸上更是毫无表情,丝毫不像被揭穿秘密的人。

  而思晴是满脸惊讶,甚至说不出话,她自是不愿相信香菱的话,但这却是一切事情的最好解释,记忆中与思城相处的回忆碎片渐渐拼起,一切接踵而来。

  思晴不敢相信,更是不敢想像,思晴微微的张了张嘴,恢复理智,毕竟这件事传了出去对思城有很大的影响,“大嫂真是说笑了,这样蹩脚的理由怎么好登上大雅之堂。若是大嫂还是想不明白继续血口喷人的话,我也懒得再听。”说完推开门准备离开。

  “他的书房放着你写的字,画的画,甚至还有你的画像,他每天都要去你住过的抱厦,站在梨树下吹笛子,你觉得这样正常么?”香菱说话有些疯狂,那眼神是极其的嫉妒,好像这么久的压抑一下全部释放出来。

  思城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也在等待思晴回答什么,甚至望着思晴的神情有些绝望,思晴微微一笑“我自小与哥哥感情就好,要说爱,真谈不上,要说喜欢,思城一直对我是妹妹般的喜欢,我就当大嫂多想了做了糊涂事。”说完这次真的离开,只不过更像是落荒而逃。

  思晴听见香菱说了那样的话后,就不知要如何在思城面前自处,怎么都感觉自己是,任人的眼光在自己身上考量。

  更不能面对的是思城的眼睛,思晴就是再不相信,在看到思城那绝望的眼神之后也有九分明了。事情说开了,兄妹还要怎么做。

  屋里只剩下思城夫妻,思城上前去扶香菱,轻轻的帮香菱擦干眼泪,香菱有些不敢置信,她想像过自己若是说了,思城会发多大的火,甚至会找理由休掉自己,只不过她没想到,在这样的时候他还温柔的替她擦干眼泪,心里更是窝火,他们兄妹就是这样,都以为自己是圣人,把全部的过错轻而易举便进行原谅,好似给了别人多大的宽容与恩宠,香菱躲开思城的手“不必假装慈悲,我也不用可怜。”

  思城收回顿在半空中的手,叹了一口气道“你并不可怜,只是有些可悲。”

  第四十二章

  香菱坐在原地,看着思城慢慢走出屋子,她的眼神有些空洞,然后如木偶般笑了笑,看不出喜也看不出怒,有些无奈,似乎也有些苍凉。

  夜兰王朝最盛行的便是世家子弟的联姻,你来我往,便形成了巨大的关系网,氏族深深扎根,彼此依靠,紧密相连。

  而王府似乎变成最受欢迎的去处,不用担心它像侯府一样被皇上拔根,毕竟与皇上连着亲,也不用担心像国公府一样命数将近,毕竟是世袭罔替,不用担心失宠,有些东西赏了皇上就受不回去,所以大多数世家一直打着主意。

  作为世子妃的思凝却没有那么好运了,现在的她才了解为什么平平淡淡才是真,才是福气。低嫁要比高嫁活得痛快。

  不得不说她是有一阵子幸福日子的,便是她刚嫁进来的时候,她人生得美,世子看了也喜欢,每夜都停留在她房里。

  只不过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世子很快就被一个歌妓吸引住了目光,常常夜不归宿,甚至几夜都不回家,最过分的是他到底还是把那个歌妓接回了府里,放进了独门独户的小院里。

  思凝听说后事又急又气,顿时乱了方寸,一心只想着杀去那小院,治治这个夺了宠爱的歌妓。

  那歌妓确实生得美貌,不仅美貌,更多了一份媚气,别说是男人,就是女人看见她都挪不开眼睛。

  思凝是又气又恨,真想一把掐死那歌妓,而她却没那么做,只是上前打了那歌妓一耳光,那歌妓似乎早有预料,躲开了那耳光,还嘲笑的看着思凝,思凝再次打歌妓时,歌妓却没有躲,硬生生的接了那一巴掌,还借力一头撞在了柱子上。

  思凝刚觉得有些奇怪,世子便出现在思凝身后,一巴掌打得思凝的嘴角直流血,抱着那歌妓,心疼的像是一件珍宝,大骂思凝“贱人,妒妇。”

  思凝不可置信,跑回自己的房间,委屈的哭了起来,自打那以后思凝就一直不断的流眼泪,若不是王妃前来劝阻,思凝死的心都有了,明明是良配,一瞬间却变了样子,往日的宠爱全部烟消云散,竟然为了歌妓打正妻。

  王妃苦口婆心的劝思凝,并赏了很多宝贝,轻声细语的关切的思凝,更是为思凝做主,把世子大骂了一顿,还把歌妓弄死扔到了乱坟岗。

  这样思凝才息事宁人。

  只不过有一就有二,世子的风流是不可能改的了,姨娘侍妾一个接一个,唯一不变的就是世子从来不去思凝的屋里,毕竟儿子宠谁,王妃是管不了的,更何况王妃对这唯一的儿子是偏袒有佳,当初若不是怕思凝闹大,对宝贝儿子不利也不会去探望思凝,思凝被气得生了好一阵子的病,最后还是选择的习惯。

  人就是这样,最后被逼无奈的时候都喜欢选择妥协,选择麻木,选择接受一切,捂住自己的眼睛告诉自己一切都好。

  思凝与世子的名义夫妻做的越来越好,世子做什么,思凝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思凝不知道,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世子做不到的。

  世子竟然开始玩相公。

  要说玩相公并不稀奇,可是却没有这般名明目张胆的,带到家里来的,要说不气是假的,思凝又羞又恨,只能强忍着。忍不住的结果是被打,所以还不如不去管。

  玩够了他自然会换花样。

  没想到他换到了自己身上,无宠便无宠,不是没了男人日子就过不了,再无宠她也是世子妃,是诰命,没人敢骑到他头上,只不过他竟然让思凝与侍妾一起服侍他,这般侮辱思凝怎么会同意。

  人忍到极限时便是爆发,她一脚把世子踹下床,吓得那侍妾在角落里直发抖。

  不过世子把那侍妾撵了出去,笑着对思凝说“想不到我的世子妃也会忍耐不了,你不是很能忍么?让你伺候本世子你还不愿意,真是吃了豹子胆,真以为我不敢打你。”

  世子一手便抽了思凝,思凝咬着嘴唇强忍着疼痛,不想流出眼泪,世子看了更是兴奋,马上便上演了一场霸王硬上弓。

  第二日思凝便回了家,本以为王妃会派人来接,等了几天都没有,便知道不可能来了,母亲怎么都会站在亲生儿子身边,怎么会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况且她还踢了世子下床,以王妃的性格定会心疼自己的儿子冷落自己。

  柳太太一直在思凝身边说不让她回王府等着王府来接,只有她自己心里知道王府的人不回来了。

  知道琴姨娘来与自己说话那日,她才坚定了回王府的心。

  琴姨娘年近三十,但是风韵犹存,那一颦一笑都很吸引人,怪不得父亲喜欢她,办事又伶俐,为人圆滑,难怪父亲派她来看看自己。

  琴姨娘站在炕前,看着思凝心里不屑,脸上没有表现出来,这两个姑奶奶比起来可比不了,怎么看都是思晴上上等,思凝逊色些,要怪只能怪当年思晴命苦,没了生母。

  思凝一脸冷冷淡淡,很明显在摆谱给琴姨娘看,琴姨娘怎么也是自己生母的对手,就算生母没给自己选好婚事,自己心里怨恨,但也不会忘记这么多年来生母的好,柳太太为思凝算是操碎了心,站在自己娘亲这便是理所应当的。

  “琴姨娘来了有什么事?”思凝冷淡的说道,琴姨娘微笑着,十分得体的回答“老爷让我来劝劝世子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