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38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思凝冷冷笑道“没什么好劝的。”

  琴姨娘还是没有生气,始终保持的微笑,似乎看不到思凝的冷冰“世子妃好歹听奴婢把话说完,世子妃身为世子妃,回娘家是正常,但住的久了便是不正常的,时间久了人们都要淡忘有位世子妃了。反而会更加猖狂,世子妃不要忘了,就算世子再不好他是你的夫君,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只有世子休了你的分,没有您休世子的份,而您只要一天在那个位置上您就是世子妃,别人想坐都坐不了,若是您不在那位置上,那便是把位置送给了别人。话奴婢就说到这里。您休息吧,奴婢退下了。”

  琴姨娘不卑不亢,话说的更是句句在理,思凝咬了咬唇终于也下了决心。

  回到府里的思凝不再如从前,只是安守自己的本分,万事不管不问,世子的生活也多了些自由。

  对于自己的转变思凝没有勉强,只是人失望到了一定的程度,就不会再期望,心死了自然什么都不愿意管,何况是那样一个丈夫哪个会安下心来与他过日子,还要维持那不太可能的琴瑟和谐,举案齐眉。

  “世子妃今日还要在佛堂用斋菜么?”柳妈妈问道,思凝从蒲团上起身,“在这吧,眼不见心不烦。”

  柳妈妈则一脸担心“世子妃这般退让难道真的不争了么?”

  思凝脸上的平静逐渐退去,变成了深深的讽刺“我并不是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争,那世子的爱没什么可争的,不值得我去依靠,我便不争,可是这府中的荣华富贵本就该属于我,我又怎么会不争?安分守己不过是为了让世子念在我步步退让的份上,让我过得好些,宠爱不给我,那富贵不会不给我,只要我放纵他,不去干涉他,他还是会尊敬我的,那我就还是这个世子妃,谁也抢不走,不争便是最大的争。”

  第四十三章

  柳妈妈眼睛转了转恍然大悟,“世子妃说的对,还是您想得明白,不争便是最大的争。”

  思凝终于算准了一回,果然世子待她比以前好的多,时不时的送来不少奇珍异宝,还会来佛堂看看思凝,开始的眼神祇是在探究,后来便是满眼的愧疚。

  “世子妃若是喜欢这里,便在这里住下去,若是不喜欢就搬回正屋去。”世子一边喝着茶一边说道,“那妾身就多谢世子了。”

  “都是夫妻何必多言。”世子还是有明理的一面,这样的人不该去逆着他与他对立,来硬的只会让他更强硬,你若是哄着他顺着他,他便会怜你爱你。

  世子继续说道“梨堂的梨晴有了喜,世子妃看这个?”世子很显然在征求意见,那梨晴是世子带回来的一个姬妾,身份不高,以后生下孩子也未必能抬了姨娘,反正自己也没机会生,何不让她生了抱给自己养,这事怎么说都是有利无害的。

  “世子放心,就算我不照顾好,王妃也会照顾好的。妾身会尽力的。”思凝一句一句说道,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世子膝下一直没有孩子,王爷和王妃早就急的很,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先不说身份是高还是低,至少是一个后代,本来思凝未生产的情况下是不应该允许侍妾生下孩子的,但是世子大婚几年来思凝也没有所出,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生就生吧。

  世子点了点头,满意的看了一眼思凝,似乎这世子妃的转性才是他最关注的事情。

  后宅里的争斗永远是不休止的,不管你再怎么退让,你退敌进,而且更加得寸进尺,等到无力翻身的时候,才明白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永不翻身。

  “世子爷最近总是往世子妃那里去啊。”小丫鬟道,梨晴微微勾起嘴角,“这个没有什么好怕的。”小丫鬟自然相信,这梨晴从一个外面的卖艺不卖身的官人最后进了王府可见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能在府里都出名堂更是厉害。

  “走,去世子妃的小佛堂看看。”梨晴一时兴起,那小丫鬟面露难色,“还是…”

  “怕什么,还不跟我走?”梨晴一脸的不痛快,挺着个微鼓的肚子便走了出去。

  从梨堂到思凝所在的小佛堂不算远,但梨晴还是歇了几次,最后终于到了小佛堂。

  梨晴调整好表情,一脸微笑走进小佛堂,“给世子妃请安。”

  思凝皱了皱眉,毫不客气道“怎么来了,有了身子自己不知道么?”

  那梨晴并没有生气,而是自己起身,“世子妃说的是,我也不适合长时间的施礼,先起来了世子妃别在意。”

  思凝看的出来梨晴明显是来找麻烦的,便不想再理,“有什么事情,没事的话柳妈妈送客吧。”

  梨晴看出思凝的意思,可是还是厚脸皮的道“世子妃连杯茶也不愿赏么?还是赏不起了?”

  思凝大怒,即使在家里也是千金小姐何来赏不起的道理,“上杯茶。”

  不管怎么说梨晴也是怀了世子孩子的人。

  梨晴轻轻抿了一小口茶,笑了笑“喝到世子妃的茶了我便心满意足了,世子妃好好休息。”

  说完便挺着翩翩大腹离开。

  柳妈妈瞪了一眼梨晴的背影,不过是有了孩子就骑到世子妃头上了,真是不自量力,“世子妃,你说这来者何意?”

  思凝一脸不耐烦“眼不见为净,谁管她什么意思。”

  思凝用过膳之后便一直念经,只是心不静,很是烦躁,总是感觉要发生什么一样,门外打了帘子,柳妈妈匆匆走进来,“世子妃不好了,梨姑娘肚子不舒服。”

  思凝手一停,太过用力佛珠散落在地,原来那杯茶是有用意的。任何事都是有原因的,何况是那样的不速之客。

  思凝深吸了一口气,“更衣,去礼堂瞧瞧。”

  待思凝到的时候,梨堂已经满是人,当然孩子的父亲世子也在,思凝屈了膝“见过世子。”

  久久没有回答的声音,只听啪的一声,世子一巴掌打在了思凝的脸上,“亏你还答应过我好好照顾孩子,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蛇蝎心肠,这就是你的照顾么?”

  思凝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并没有疼痛,更多的是悲哀和没有尊严,当着大大小小的侍妾去打正妻,真是够可以。

  思凝直起身“不知世子说的是什么话?”

  世子没有想到思凝为何这般理直气壮“若不是你的茶水会这样?亏我还相信你,幸好孩子还在要不我就要你陪葬。”

  思凝笑了笑有些绝望“世子有什么证据是我,若是我会只闹出这么一点动静么?孩子早就没了。”

  听了思凝的话世子皱起眉,看向床上的梨晴,梨晴盈盈双眼,咬住嘴唇,很是委屈“世子,难道是我自己害了自己不成?”

  世子甩了甩袖子,清官难断家务事,何况他是个糊涂的世子。

  “世子妃禁足,梨晴好好休养。”世子道,梨晴让丫鬟从床上扶起自己,然后慢慢走到思凝身边,忽然跪了下来,“世子妃,求您让我生下这个孩子。”

  思凝没有想到梨晴还有后招,心里十分愤怒,一个屎盆子还不够,还要再给自己带一个么?

  “你还是好好照顾好自己。世子我退下了。”说完转身要离开。

  梨晴抓住思凝的裙角,被思凝的裙角带动,借力使力一下便甩了出去,在尖叫声中倒落在地。

  听不见周围的声音,所有人倒吸口凉气,这一下思凝的罪行做实了,丫鬟婆子呼呼啦啦的上前,只听道梨晴在说自己肚子痛。

  只有思凝一个人在原地手足无措。“把世子妃带下去关起来!”世子冰冰冷的声音传来,这一声终于宣布思凝告负。

  残害妾室是小顶多落个坏名声被说做的妒妇,杀害世子子嗣才是大。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