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妻上位 第43章

作者:叶蓁 标签: 台湾小言

  “琴姨娘说柳太太一直在病中,头疼的病也越来越严重。”

  思晴对柳太太确实没有丝毫感觉,但想了想思城,心中还是于心不忍,怎么说那是自己很少在乎的人之一,“若是能收手就让琴姨娘收手吧,我还是会保她跟东哥儿。”

  “是,小姐。”

  思晴吃过午宴,便窝在贵妃榻上看书,汀兰匆匆忙忙跑了回来,“小姐,出事了。”

  思晴拿下书,费力的支持身子,由奶娘扶着,“怎么了?”

  “大奶奶让奴婢告诉您声,小少爷出事了。”汀兰一脸着急,思晴则愣在原地,手中的书啪的掉在地上,思晴深吸口气,让自己尽量平静“出了什么事?”声音不断颤抖,手也有些抖动,思晴紧紧靠着奶娘让自己站的稳一些。

  第四十九章

  “说是在书院掉到了水里,已经请了太医,现在还没有醒。”汀兰也有些焦急,这萧念是萧默唯一的儿子,如今萧默在战场,最脱不了干系的就是继母,等将军一回来,还会有好日子过么?

  思晴则是心中作痛,那个曾经日夜陪着你自己的孩子,有些小任性,还有可爱,自己为什么这么疏忽,唯一忘了这个还在书院的孩子。

  “小姐,既然找了太医,那少爷应该不会有事,小姐宽心,要照顾你肚子里的这个啊。”奶娘劝道,毕竟萧念不是与奶娘汀兰接触,思晴心中的难过她们也很难懂。

  思晴眼中有些模糊,眨了眨眼,道“备马车,我去看看念儿。”

  汀兰则急道“大奶奶本来是让奴婢不要告诉您的,现在奴婢多嘴让小姐担心,奴婢该死,但小姐要是非去不可,动了胎气,倒真真不能让奴婢活了。”

  思晴看着跪在地上求自己的模样心中虽是着急,也冷静了大半,“你起来吧,备马车,去书院。”

  汀兰与奶娘都没有办法,只好派人去准备,自己来服侍思晴换衣。

  书院路途不算远,就在京城的郊区环境较好,深春之际更是鸟语花香,只不过这些都不能让思晴变得心情好起来,因为她心里现在只有萧念。

  “这件事不管是谁都不准传出去,也不准传去给将军!”思晴想起萧默与萧念相处的情节,萧默对萧念的宠溺,再不敢想像下去。

  “知道了。”

  到达书院,将军府的婆子和小厮便出来相迎,“三奶奶怎么来了?”

  “来看看念儿。”然后就由婆子搀扶,走进正厅就见到一脸急切的大爷,和嘤嘤哭泣的大奶奶。

  “大哥,大嫂。”思晴叫道,大奶奶抬起头“三弟妹你怎么来了?你这……”

  说完继续嘤嘤哭泣,“念儿还没有醒来,都怪我。”

  “大嫂怎么能怪你呢?”思晴开始安慰,大奶奶这招也算不错,小厮的人选是她选的,如今主子出了事那小厮是不用想了,大奶奶先把责任揽到自己身上,到时候也不会留什么话柄,毕竟没人会真去埋怨大奶奶,这就是最会做人。

  思晴倒是没有心情与大奶奶周旋只是道“不怪大嫂,只是这孩子时运不济,我能进去看看么?”说完看了看大爷,毕竟男人才是一家之主。

  “去吧,只是没醒来,有点高烧,太医在里面,陈妈陪着三奶奶进去。”

  思晴感激的冲大爷大奶奶夫妇点了点头,然后走进房间,只闻得药味儿扑面而来,思晴往床边走去,静静问道“小少爷怎么样了?”

  太医道“现在还不知道,发着烧情况不乐观。”太医一脸的无奈,已经尽力。

  思晴冲太医笑了笑,而这笑是那么不自然,遇上这种情况谁也笑不出来,七情六欲没有的是神仙,而思晴刚刚好只是个凡人。

  思晴走向床边,萧念的脸上有些发烧的潮红,但嘴唇却白的可怕,掉到水里,早就手脚冰凉了吧。

  思晴坐在床边,想起这孩子的笑颜,任性的样子,轻轻拉起萧念的手,但那一刻却愣住了,萧念的手十分的烫,甚至是灼热。

  思晴再也忍不住,“太医这为什么这么烫,你快看看念儿,快看看他,怎么会这样,他只是个孩子。”声音微微的颤抖甚至呜咽。

  太医叹了口气“夫人,您是双身子的人,不合适情绪激动。”

  “这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能不激动?”对,萧念在思晴心里一直都不是继子,而是自己的亲生子,试问哪一个做母亲的人会在这种情况下冷静?

  外室似乎听到了屋里的动静,大奶奶赶紧进来,上前拉着思晴“弟妹,一定不要激动,要是出了三长两短了我就真的没脸见三弟了。”

  是啊,这个时候思晴能做的只有不再添乱,思晴努力整理自己的情绪,用丝帕擦了擦眼泪,站起身道“我想见见书院的院长。”

  大奶奶见思晴平静很多,点头道“咱们这就见。”

  院长是个白须老者,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也是难辞其咎,本来高洁的性子,见了思晴也有几分低三下四的歉意。

  “将军夫人这真是我们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

  思晴笑了笑,十分淡定的道“我只是想知道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

  院长一怔,这女子怎会这般冷静,萧念明明是继子若是这次真出了事,这夫人还怀了孩子不是正合她意,还用问什么过程,若是真疼爱萧念怎么可能这半年冷静。

  可院长不知道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有人听见湖边的救命声音,便往湖边去,一看是萧念,因着那位学生不会游泳,便赶紧找人将萧念救出,救出的时候有些晚,就变成了现在的情形。”院长诚实的说出每一句。

  思晴的眼中是看不透的冰冷,“我要见那位学生,还有所有在当时没有课的学生,还有与念儿走的近的学生。”

  院长有些为难,这夫人看样子是要来真的,可是这学院的学生也都是非富即贵,自己开罪不起。

  见院长迟迟不肯言,思晴便道“犬子在书院读书,是要长知识以后考取功名的,是受你们的教导的可不是来送命的。除了这样的事你想我们家里会接受着不清不白的结果么?是失足还是蓄意要查了才知道,难不成院长怕些什么?院长这般胆小也不要开书院了吧。”

  院长满是皱纹的脸看得出来有丝丝震惊,还有几分恼怒,道“夫人要查便查,老夫教出来的学生都是行得正。”

  说完拂袖而去,院长再次相信了那句话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何况是集小人与女子一身的人。

  思晴知道忍字头上一把刀,但她什么都愿意忍,唯独不能忍受别人伤害自己在乎的人,曾经是无力保护,如今又能力了,就不能白白让亲人受屈。

  萧念始终没有醒来,像原来一样还是个贪睡的孩子,大奶奶好不容易把思晴劝回了房间睡上一觉,休息下,却始终劝不回思晴。

  “三弟妹,你这是何苦呢?弄坏了自己的身子怎么办?”大奶奶口中有埋怨也又心疼,她是不希望萧默不在家的时候大的小的都出事,自己的儿子还在战场靠着萧默,外一出了事,自己难辞其咎不说,儿子不光前途没了,叔叔再不照料,岂不是要送死。

  心疼也是真心,毕竟与思晴这个妯娌相处的很好,这个妯娌从来不给自己找麻烦,这时候还是个孕妇,自己怎么能眼巴巴的看着不心疼。

推荐阅读